笔趣阁 > 总有人治得了你 > 第54章 番外6

第54章 番外6

        看完射箭比赛,陆老气呼呼,走出观众席又给了秦衍两脚,揪着他的耳朵教育,“死小子,枉我养你这么大,关键时刻掉链子!你居然胳膊肘往外拐!”

        秦衍俯着身,偏着脑袋,“陆老爷您轻着点儿,耳朵被你拽烂了。”

        陆老松开他的耳朵,又戳戳他的脑袋,“当个明星了不起?成天没个正经,看看你的样子?让你给我们霜霜举个横幅,那是看得起你!你还胳膊肘往外拐,啊?”

        秦衍揉着脑袋,表示不服:“我说陆老爷,霜霜还没嫁陆怀瑾呢,您这么偏心合适吗?万一他们分手了呢?”

        这句话气得陆老两眼发红,陆老一把掐在他腰部,疼得他“哎呦”一声。陆老道:“有本事你也找个女朋友,啊?怎么着,自己找不到女朋友,还诅咒怀瑾分手?你这个小没良心的,当哥哥当成你这样,真是气死我了。”

        秦衍在陆老面前永远是个小孩模样,看得刘峰憋着笑。

        秦衍扯过刘峰,挡住陆老:“我说陆老爷,您还歧视上单身狗了?单身狗招你惹你了?”

        陆老跺脚,眼睛瞪大:“单身狗你还骄傲上了?当个明星了不起是吧?信不信我去天涯爆你八卦!”

        秦衍一听他要报自己八卦,连忙抱住他的胳膊,求饶道:“陆老爷,小的错了,求不八……”

        陆老这才一翻白眼满意,顺了口气,冲着秦衍劈头盖脸又是一阵骂。

        陆老言出必行,前些年陆老劝秦衍退圈,秦衍不从,于是陆老暗戳戳放出秦衍童年穿裙子的照片,打算黑他一把。结果秦衍童年丑照一爆出去,不仅没能给秦衍招黑,反倒给秦衍招来一大票脑残粉。

        陆老对粉丝的审美感到痛心疾首。

        他一直不希望秦衍做什么明星,希望秦衍回集团工作,再不济自己做点小生意也是可行。秦衍手里头有集团股份,怎么也是个小股东,即便不工作,也不会饿死。

        偏偏他喜欢往娱乐圈钻,累死累活拍戏,还找不到女朋友,真是苦了他一大把年纪,还替他的终生大事操心。

        *

        一连两天比赛,林熙和顾霜霜成功打入韩国区总决赛。

        林熙带着顾霜霜投入高度紧张的训练中,越相处越发现,顾霜霜这姑娘,有点意思。

        原来霜霜这姑娘,一直生活在山村,没见过什么世面,林熙挺心疼这姑娘。

        这天考完试,顾霜霜来学校找她,正好赶上中午,林熙邀她一起去食堂吃饭。顾霜霜拉着她的手,新奇地望着周围的教学楼,走进食堂后止不住的东张西望,看着扎堆吃饭的学生们,她拽着林熙的衣角,兴奋地无以复加,“熙熙,你们食堂可真好玩,可以一起吃饭。”

        前面有个同学打完饭转身,差点撞上顾霜霜,她顺手拉了她一把,将她给拽进食堂窗口的队伍里,然后才说,“好玩吗?我平时吃饭都一个人。”

        顾霜霜问她:“你不跟同学一起吃饭吗?你看他们,吃饭的时候有说有笑,多好玩啊?”

        林熙耸肩,无奈解释道:“舍友有男友,偶尔陪我吃,大多时候我都是一个人,今天还好,有你陪我。”她伸手在她肩膀上拍拍,掏出饭卡在她眼前,“想吃什么,今天姐请你!”

        顾霜霜先是激动地跳了一下,然后给她一个白眼,一本正经说道:“熙熙,我比你年长,我才是姐姐。”

        林熙“哼”一声,比画了一下两人的身高,挑着眉头调侃道:“我比你高啊。”

        顾霜霜被她惹急,涨红脸还想辩解,林熙拽了一下她的胳膊,“快,选菜。”

        总算等到食物,顾霜霜立刻将“谁才是姐姐”的事给抛之脑后,她转身对着窗口,用手指点着里面的的菜,说:“师傅!我要这个!那个!还有那个、那个……最大那晚红烧肘子也给我们吧。”

        打菜师傅顿了一下,看着点菜的小姑娘,“这么多?吃的完吗?要多少饭?”

        顾霜霜问道:“一般他们点多少饭啊?”

        “女孩半斤,男孩平常就点一斤。”师傅回答。

        顾霜霜想了一下,说道:“那就给我来六斤饭吧!我饿死了……”打菜师傅手一颤,提醒她:“小姑娘,可不能浪费粮食啊……”

        “不会的师傅!我吃的完!”

        然后从目瞪口呆的林熙手里夺过饭卡,“嘀”一声刷了卡。

        一顿饭的金额98元,林熙已经傻眼。顾霜霜一个人点了十几份菜,来回端了五次才端走。林熙默默地点了一份炒豆芽和半斤白米饭……

        顾霜霜还挺有良心,给她夹了一只鸡腿和一块肘子。等顾霜霜吃饱喝足,她摸着肚皮感叹:“熙熙,你们学校的这个虾真不错,比我陆大哥做的好吃多了!”

        林熙塞了一坨米饭进自己嘴里,她兀自嘀咕了一句,“国民老公还会做饭呢……”然后抬起眼皮问她:“秦衍会做饭吗?”

        这个问题倒是让顾霜霜顿住,她打了个饱嗝,嘟囔道:“他又不是我男朋友,我怎么知道呀?”

        说的是,她怎么会知道呢?

        林熙继续低头挑豆芽,刚吃两口,对面坐下几个男人。

        林熙抬头看着他们,脸色并不好看。顾霜霜扫了眼个子均在一米八以上的几个男同学,扭过头问林熙:“熙熙,这些是你同学啊?”

        林熙低头继续扒拉米饭:“……不是。”

        沈冬一拳砸在桌子上,发出“砰”一声巨响,“林熙,把你那天拍的东西拿出来。”他被林熙和秦衍揍过之后进了医院,今天刚出院。一回学校,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带着系里几个兄弟赶来食堂堵林熙。

        跟他一起来的几个男同学也挺莫名其妙。搞啥呢?追个女人至于搞这么大阵仗?

        林熙抬头,一脸茫然看着沈冬,“什么照片啊……同学,你是?”

        沈冬气得青筋直暴,咬牙切齿,腮帮子一阵鼓动,用手指指着林熙,“你这个碧池,信不信我——”举起拳头就要落下去。

        随来的男同学一看这架势不对,忙抓住他的手腕,问道:“沈冬,这啥情况啊?你这架势什么情况?要打女人啊?感情你叫哥儿几个来,就是来给你撑场面打女人的?别丢人行不?”

        沈冬回头瞪了说话的男生一眼,顺势推了一把:“你管得着吗?”

        他看见林熙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同他一起来的男同学打量了他一眼,说了一句“有病”转身就走。

        顾霜霜看这架势不对,放下筷子,颤颤巍巍问道:“这位……同学,你是想打我们熙熙吗?”

        沈冬瞪了她一眼:“滚开。”

        顾霜霜坐定,抱住林熙的胳膊,“不滚!我们熙熙是好女孩,你不许欺负人!”然后一群人就听她小声嘀咕说:“看电视学校里都是女孩欺负女孩,怎么男孩子也这么不要脸,欺负女孩啦?”

        这话被围观的一群大男生听了去,都忍不住笑出声。这姑娘说话,有点意思。

        跟着沈冬一起来的几个男生说:“是啊沈冬,追不上人家姑娘,也没必要学人家搞什么霸道野蛮的追求,现在是和谐社会,和谐社会。”

        沈冬扭身就给说话的男生踹了一脚,两个男人便大眼瞪小眼,气氛莫名诡异起来。林熙也不想惹事,扔下筷子,趁着沈冬不注意,拉着顾霜霜默默地走出食堂。

        当天晚上两个女孩一起去逛小吃街。林熙带着顾霜霜吃完整条街,从一家街拐角的臭豆腐店一出来,又碰上沈冬,两人被堵在拐角处,身后不通路,死胡同。

        这次沈冬带来的人均不是学校的同学,看模样打扮倒想是经常混于附近酒吧的社会青年。她跟顾霜霜人手两串臭豆腐,慢悠悠地啃着,慢悠悠打量着眼前一群人。

        顾霜霜咬了一口臭豆腐,偏着脑袋打量着对方最壮的一个青年。青年袖子挽至胳膊肘,左胳膊有青龙纹身,右胳膊有白虎纹身,她看呆,用胳膊肘子撞撞林熙,“熙熙,那人手上的纹身,好漂亮啊,真霸气!”

        林熙没有理她,而是盯着沈冬,笑道:“你想报复?找我麻烦?沈冬,你是古惑仔看多了吧?”

        她觉得像沈冬这种,绝对是被亲人惯坏的二世祖,挺混蛋。

        沈冬揉着耳后根,“照片拿出来,跪下给老子磕头认错!”

        顾霜霜啃豆腐的动作一顿,巴巴打量着眼前的俊高少年,趁机教育:“看起来挺好的一男孩子,怎么能这么二缺暴力血腥呢?电影看多了吧?怎么能欺负女孩子?”

        林熙拉了顾霜霜一把,低声对她说:“你先跑。”

        结果顾霜霜大吼一声:“我怎么能先跑?那太没义气了!”

        沈冬听见,笑得很得意:“想跑?门都没有!”走过去伸手抓住顾霜霜的小肩膀。

        她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拽着男人的手,给了对方一个过肩摔。恰好这一下将男人摔在身后的一堆砖头上,疼得男人半晌起不来。

        顾霜霜捂嘴,正想道歉,几个社会青年举起拳头朝她们揍过来。林熙也不是吃素的,捏捏拳头,几拳上去,抬腿一踹,将人踹开老远。

        顾霜霜见这状况不对头,左右寻了一根木棍,不管三七二十一,见人就敲。臭豆腐店的老板,看见店门口有人斗殴忙打电话报警。

        半个小时候,一群人被警车带走。

        一群人被带到警局,沈冬压根就没来警局,直接被送进医院。一群社会青年也逐一被人保释出去,两个女孩的一直等到凌晨一点,也没人来领。

        男警官扫了眼两个女孩,打了个哈欠:“欸,我说你们父母到底来不来了?”

        林熙抬眼看警察:“家里不管我。”

        男警官目光落在顾霜霜身上,“你呢?”

        顾霜霜低头玩手指,弱弱道:“我没父母……”

        男警官扫了眼两女孩,一脸无奈:“你说你们两女孩,什么不学好,要学人家打架!打架很好玩吗?我这就给你们校长打电话,让你们的校长领你们回去!”

        “……大叔,您当我们小学生哪?”林熙抬手扶额,有点无奈说,“警官你等等。”随后拉着顾霜霜胳膊问,“霜霜,你看能不能让陆怀瑾来领我们?”

        顾霜霜涨红脸:“当然不行,陆大哥会打死我的!”

        林熙:“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顾霜霜提议:“秦衍在家休假,不如你打个电话让他过来……冒充你哥?”

        林熙咬着嘴皮,瞪了她一眼:“你觉得警官不会认识秦衍?”

        顾霜霜看了眼快五十的男警官,扭过头,弱弱问他:“大叔,您认识秦衍啊?”

        男警官挺意外小姑娘突然这么问他,他倒觉得这名字耳熟,想了一下,没印象,于是问她:“你爸爸?”

        林熙:“……我男朋友。”

        男警官咳嗽一声,严肃起来:“这样啊,那行,那就让你男朋过来保释你们!”他顿了顿,以教育的口吻说,“下不为例,打架可不是好玩的,何况两个女孩子,少惹那些人,知道吗?”

        顾霜霜小鸡叨米似的点头,竖着两根手指发誓,声音清脆:“知道了警察叔叔,以后绝不会再犯!”

        男警官看向林熙,问她:“你呢?”

        林熙不想回答,男警官就那么默默盯着她。还是顾霜霜用胳膊肘捣了她一下,她才不情愿地说了声“知道了”。

        又过了四十分钟,警察局已经没什么人。秦衍推门走进来,三人几乎同一时间把目光扫射过去。男警官看着门口戴着口罩,金发蓝瞳、身姿修长的男人,感叹:“你男朋友是外国人?”

        林熙面不改色:“不,他是歪果仁。”

        秦衍一进来,先跟男警官握手,紧接着飙出一串法语,叽里咕噜,男警官一个句没听懂,最后傻乎乎问林熙:“小姑娘,你男朋友这是在说什么呢?”

        林熙:“他在向你问好。”

        男警官头疼:“行行行,你告诉你男朋友,去走廊尽头那个房间办个手续,你就可以走了。”

        顾霜霜指着自己鼻子问:“大叔,那我呢?”

        男警官看着她:“这是人家男朋友,也是你男朋友吗?”

        林熙胡乱瞎诌道:“他们是兄妹……兄妹,关系比我亲。”

        “糊弄谁呢?”男警官严肃,“我是老,但可不瞎啊,你男朋友是外国人,金头发,蓝眼睛,说的可是洋文。这姑娘可是黑头发黑眼睛,普通话里有股方言味儿,这两人是兄妹,你逗我呢?”

        顾霜霜窘迫,她拽了拽秦衍的袖子,又拽了拽林熙的衣角,“你们别扔下我一个人,别告诉陆大哥,他会揍我的。”

        秦衍冲着顾霜霜说了句英文,她一个词没听懂。说完转身走出房间,替林熙办手续去了。

        顾霜霜问她:“熙熙,他说啥啊?”

        林熙说:“哦,他说已经打电话给老孟了,马上过来。”

        顾霜霜松一口气,叫老孟也比叫陆怀瑾的好啊,她嘀咕说:“我不想让陆大哥操心,我惹的事情已经够多了……”

        林熙调侃她:“你很怕他啊?”

        顾霜霜咧开嘴,笑得一脸骄傲:“不!我是喜欢他!”

        林熙挑眉:“喜欢?喜欢他什么?听说他不是个好脾气的人。”

        “喜欢就是……”顾霜霜扭过头看她,“熙熙,难道你不喜欢秦衍吗?我喜欢陆大哥,我也说不上来喜欢他什么,反正就是喜欢了!跟喜欢的人在一起不会有排斥情绪,处起来很舒服。再说了,跟我陆大哥混久了你就知道,他人其实很好的。”

        这话倒让林熙顿住,她的话犹如在她心上锤了一下。没有排斥情绪,就是喜欢

        她想了一下,其实跟秦衍在一起她也挺舒服,没有排斥情绪,跟秦衍第一夜再到第二夜、第三夜……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这其中似有种神秘力量的牵引,将他们撮合在一起。

        所以,这是喜欢吗?

        她也说不上来,反正两人现在已经是情侣关系。

        林熙跟着秦衍从警察局出来,一阵寒风迎面而来,冷得她直打颤。她搓搓手,跟他一起走在路边,问他:“就这样扔下霜霜一个人?”

        “你放心,会有人来接她。”秦衍说。

        恰好驶过一辆车,秦衍下意识将林熙拨到路里边护着,顺势拉住她的手,牵着她朝停车的地方走。

        林熙慢吞吞跟在他后面,看着被他牵住的手,又打量着男人的脊背、后脑勺。她郑重其事喊了他一声:“秦衍。”

        秦衍没回头,兀自拉着她,漫不经心“嗯”了一声,示意自己在听。

        “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我以为你不回来。”接下来,林熙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她顿了顿,又说:“我以前跟舍友走路逛街,通常是我把她给拨到里面,护着她走。没想到今天,体验了一把被人护。”

        秦衍停住,回过身看她。

        路灯落在男人的金发上,折射出淡淡的金光,男人戴着口罩,唯有一双深动的眼睛,让她觉得眼前的人特别鲜活,凝视她的瞬间,让她觉得有种无声的炙热。

        两人就这样对视一分钟。

        这一分钟内,林熙的心情有点奇妙。想躲过他认真的眼神,可又实在舍不得,就那么静静地看,无声间似乎产生了诸多微妙情绪,有一股热浪在她心底翻滚奔腾,就在某种情绪快要喷涌而出的时候,她别过脸,假装看周围的环境。

        然而四周杳无人影,环境昏暗。

        秦衍捧住她的脸,将她的脸扭过来,让她直视自己。随后摘掉口罩,捧住她的脸,吻了下去。

        这一吻,居然让她整个人都呆滞,这个吻像是饱含着某种情绪,无形间给了她一份巨大冲击。

        这一吻浅尝辄止,并没有纠缠太久。

        秦衍低头看着已经木掉她,语气很认真:“作为男朋友,无论什么情况,只要你打电话,我一定赶过来。”

        林熙看着他,见他说的这样认真,自己倒是有几分尴尬。她刻意笑出声,说道:“开什么玩笑,你要是在拍戏,也会赶过来?”

        他几乎毫不犹豫,斩钉截铁道:“会。”

        林熙显然不信,在娱乐圈想要达到秦衍这种高度,除了靠颜值,还要对工作有颗百分九十九赤诚的心,她真的不相信,秦衍会因为她而耽搁剧组拍摄进程。她翻了个白眼:“哄人的话谁都会说。”

        秦衍拧着眉头,抓着她的胳膊问:“你认为我是在哄你?你不了解我。”

        “抱歉,我还真不了解你。”林熙不以为然耸肩。

        她这话显然让秦衍心里不舒坦,他的语气也明显有情绪波动,“林熙,处到现在,我也不了解你,我甚至不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甚至不知道你到底拿我当什么。真的是男朋友还是一件可有可无的物品?”

        林熙几乎没有思考,便脱口而出道:“各取所需啊。”

        听到她这样随意的回答,秦衍心里憋着口气半晌出不来。他看了眼四周,拉着她往停车的方向走,等将她塞进车里,他才扭过头对她又说:“好,那我告诉你,我一旦对某件事认真,就会努力认真去做好,对感情也是如此。”

        林熙看着他,嘴角的笑容有点僵硬:“不好意思啊大哥,我不看童话故事。童话里的那种爱情故事,套在我们身上也不合适啊。我们在一起只是各取所需,谈什么感情呢?难道你会跟我结婚吗?你会娶我吗?开什么——”

        秦衍打断她,语气坚定:“会。”

        她这个回答出乎林熙预料。

        林熙定定看着他,心里如有小鹿乱撞,跳得厉害。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激动。她强做镇定,表情已经很不自然,“开什么玩笑,你可是堂堂大明星,跟你在一起,我压力很大。”

        秦衍说:“我出道的时候说过,找到心仪的姑娘结婚,会退出娱乐圈。所以,如果你愿意跟我结婚,我愿意为你退出娱乐圈。”

        林熙整个手指都僵住,表情也变得僵硬:“为……为什么?”

        秦衍:“对你一见钟情。”

        林熙脑子有点乱,诸多语言组合成一句:“什么时候开始?”

        秦衍回答:“赛场上,你射出第一箭开始。”

        林熙“哈哈”笑了两声,表情极不自然,“开什么玩笑,我从来不相信一见钟情。”

        “事实证明我们还是有缘分的,不是吗?”秦衍接着又说,“我为了你答应参加你们学校的讲座,但我没想到,讲座结束后会遇见你。这不是缘分,是什么?”

        林熙顿住,神色语气均变得紧张起来,“为……为了我?”

        虽然她觉得秦衍这话百分之九十是为了哄她开心,可这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真的很具有冲击力。一个国际影星,国民男神,当时跟她素不相识,却为了一个普通的女学生,到自己学校讲座?

        真是她的脑残粉?

        林熙显然一脸不信,秦衍也不想证明自己这句话的真实性,直接一句带过:“信不信都好,反正已经过去了,不重要。”

        他接着又说:“你和你的舍友被选为剧组群演,也是我跟导演提的。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多看你一眼。刘峰说的没错,我的确是你的‘脑残粉’,只是一直端着,不敢承认,是我怂。”

        林熙巴巴看着他,觉得搞笑。

        秦衍直勾勾盯着她的眼睛,语气依然认真:“你在台上射出第一箭的时候,你的神情动作在大屏幕上停顿了三十秒。你眉宇间的英气和你射箭时的那股韧劲儿,很吸引人。每个男人对未来的另一半都有过完美的幻想,而你恰恰就符合我的标准。”

        林熙笑不出来了,一阵沉默,等他把话说完。

        秦衍继续又说:“嗯,说完这些你可能想揍我?你想揍的话,脸给你,随便揍。”

        林熙也正经起来,问他:“你不嫌弃我的性格?如果我真的是那种到处找男人的女人,你还会喜欢我?又或者说,我第一个男人不是你,而是其它男人?你还会?”

        秦衍打断她:“你这是假设,没有任何参考性,偏偏就是这么巧,我成功的勾引上了你,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再者,学校里可是个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的地儿,如果你真是这样的女人,你的名声,在同学之间还存在吗?这些我随便找个人打探一下便清清楚楚。”

        “你查我?”林熙蹙眉,有点不快。

        秦衍:“我只是想了解我一见钟情的女孩。”

        林熙问他:“所以,你是想和我以结婚为前提交往喽?”

        秦衍:“如果可以,我们可以先领证,感情可慢慢培养。”

        林熙老实说:“太快了,我还不了解你。”

        秦衍:“夫妻之间未必要了解那么多,我觉得生活上处着融洽这很重要。我们这段时间的相处,难道不好吗?如果可以,结婚的事情你可以考虑一下。”

        林熙:“你难道就不怕,我是个表里不一坏女人?”

        秦衍挑眉:“我可从没觉得你是个善茬。”

        好吧。林熙叹气,“行啊,等百步穿杨总决赛之后,我考虑跟你结婚,可是你的事业我支持,没必要为了我放弃事业,我会过意不去。”

        秦衍握住她的手,抓紧,说道:“我是为了我们以后的家庭,进入娱乐圈只是我的一个缓冲事业,我的事业当然不能满足于此,这点你放心,即便不演戏,我也养得起你和孩子……”

        林熙看着他,觉得这男人天马行空,考虑的是否太长远?

        她不排斥跟秦衍结婚,反而觉得,如果跟秦衍这样的男人在一起过日子,会相对比较舒服,这大概她一直所追求的情侣相处方式。

        林熙显然没有秦衍对这段感情上心。

        她一直以为,是自己成功勾引上秦衍,可今天秦衍摊牌,她才发现,原来是秦衍成功勾引了她。

        男女之间的吸引方式,真是奇妙。她想。

        *

        林熙要赶在大年三十那天回贝宁市。

        离开那天,她在机场等候检票,身后的人贴着她脊背一阵蹭。

        受到骚扰,她蹙眉,转身想给身后的人一拳教训。

        转身才发现,身后的人居然是秦衍。

        不得不说,秦衍乔装的功夫有一套,口罩一戴,只能看见他一头金发和一双蓝眼睛,若不是早知道他这把戏,她当真会以为眼前这个是外国的小鲜肉。

        她惊讶:“你怎么来了?”

        秦衍用标准的英文回答:“来送你。”

        林熙看了眼前面,说道:“马上就进检票口了,你也送不了我多久。”

        秦衍掏出去贝宁市的机票,在她眼前晃了晃,“喏,送你回去,顺便见见你的家长。”

        林熙朝着他小腹给了一拳,低声道:“有病啊?大过年你去见我父母?会被打死扔进水沟好吗?”

        秦衍揉着小腹:“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想娶媳妇儿必须先去拜访岳父岳母。你看你男朋友也老大不小,就体谅一下老年人想早点结婚的心情?”

        林熙瞪他:“可我才二十岁!”

        秦衍:“哦,已经到了法定年龄。比赛之后去领证,等你毕业再补办婚礼,这样的安排不好吗?”

        林熙看着他,耸肩妥协,“随你……”转身过了检票口。

        等上了飞机,秦衍是头等舱,林熙是普通舱,他用头等舱跟林熙旁边的男人换座。

        林熙一脸无奈看着他,觉得他这么做是多此一举。

        他也不说话,拍拍自己肩膀,示意她靠上来,休息会。她叹息一声,什么话也没说,趴在他双膝上睡觉。

        他们旁边正好也坐了一对情侣。

        男友对女孩说:“你要不要也趴在我腿上休息会?”

        女孩说:“不要了,你腿会麻的。”

        林熙心里比了个中指。秀恩爱是吗?了不起啊!

        ——继续枕着秦衍的双膝睡。

        飞机飞上天空时,林熙很难受,耳膜似乎要破掉。

        秦衍见她脸色难看,从兜里掏出一盒口香糖,剥开一颗,塞进她嘴里。

        秦衍突然往她嘴边递来一个东西,她想也没想就张嘴吃掉。

        ——是口香糖。

        她嘴里嚼着口香糖,不停吞咽唾沫保持耳朵内外气压平衡。

        秦衍见她脸色没有缓和,用手指帮她堵住耳朵。男人的手掌堵在她耳朵里,掌根覆盖在她腮下,男人掌心的炙热让她觉得很有安全感。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林熙真的感觉好受不少。

        林熙醒来时已经飞机已经抵达贝宁机场。

        秦衍帮她拿着行李,一直将她送到家门口,才打车回酒店。接下来几天是过年,林熙变得忙碌,跟着哥哥父母四处拜访亲戚,期间还跟父母去吃了两顿喜酒,见证了两场婚礼。

        很奇怪。以前她也跟着父母见证过婚礼,可从来没有像今年这般,看见两对新人在台上拥抱,承诺一生一世的那一刻,居然随大众一起哭了。

        难道是有了男朋友,尝到了感情的甜头,情绪就变得敏感?

        大年初八,林妈妈开始带着各种好友来家里,给林熙相亲。

        本来林熙以为自己可以躲过相亲遇奇葩的经历,结果才恍然,都是幻觉……只要你不喜欢对方,听对方说话都觉奇葩;若是喜欢对方,就算对方掏鼻孔,你也会觉得是件优雅的事儿。

        连续几天相亲,林熙终于憋不住,开始在微信上跟秦衍吐槽。

        秦衍:“那我也安排安排,明天跟你相亲。”

        林熙本来以为他是开玩笑,结果第二天晚上,秦衍带着陆老,真的就坐在了自家客厅里。她在楼梯上杵着发呆,以为是自己产生幻觉。

        母亲招手喊她:“熙熙,快点下来招呼客人。”

        她慢吞吞下楼,给秦衍和陆老倒茶。两人都装作不认识她,她也装作不认识他们。

        没一会,林熙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哥哥统统下楼,在客厅坐着,打量着秦衍和陆老。

        林父打量着秦衍,转脸问陆老:“陆老爷,这就是你们家大孙子秦衍啊?从前只在电视看过,没想到能有机会见着真人。”

        林家在贝宁可是吉百年传承的大家族,他们的箭馆已经被国家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陆老人脉广,界内的人都尊称他一声“陆老爷”。陆老跟林家交情不深,要不是秦衍连打九十九道电话,他才不会厚着脸皮过来。

        来之前陆老已经交代清意图。林家父母觉得女儿叛逆,不听话,想早点给她定个亲事,约束一下她,连续挑了几家都不合适。

        对方要么嫌弃女儿玩射箭太暴力,要么就嫌弃女儿个子太高,身材太瘦,不好生养。陆家孙子一般人可高攀不起,陆老有这个意思,林氏夫妻当然高兴。

        一番交谈下来,林母对秦衍尚算满意,林父不太满意秦衍明星的身份。

        林父说:“我们一家素来低调,摊上个明星女婿,以后新闻不得铺天盖地?闺女会不会被粉丝恶意抨击?”

        秦衍看了眼林熙,忙道:“伯父,这个您放心,我目前已经打算退出娱乐圈,等林熙毕业,我差不多已经全身而退。陆氏集团有我的股份,这些年我也做了许多副业,您大可把女儿交给我,哪怕她是个败家女,我也能养得起她。”

        他这话让林家人都顿住。

        可从来没有男人,会想取一个败家女的。虽说死相亲,但未免也说得太快了吧?

        秦衍也觉得自己这么说太唐突,他补充一句:“我喜欢射箭,所以有关注百步穿杨,我很喜欢林熙,梦想娶她为妻,请你们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们可以尝试着交往一下。”

        然后一大家的人都看向林熙,等她表态。

        林熙愣着不说话,爷爷奶奶推了她一把,她才反应过来,说道:“哦……其实……我很喜欢看秦衍的电视,我也很喜欢他,崇拜他……可以试着相处一下?”

        听她这么说,一大家子的人都松了口气。

        ——宝贝熙熙终于有人要了,男方条件还不错!

        相亲愉快结束。第二天一早,林熙就被奶奶外婆从床上拽起来,梳妆打扮,“被迫”去跟秦衍出门约会,尝试着恋爱。

        两人出门之前,很矜持。

        一出门,脱离了家人视线,该牵手牵手,该拥抱拥抱,该接吻接吻……

        两人按照家长的规划,去看电影,逛街。

        看完电影出来,林熙带着他去山上看烟火。按照贝宁的习俗,初十前一晚会有烟花。结果林熙收到的消息错误,今年贝宁市政府下通知,为了保护贝宁市环境,不许放烟花。

        林熙和秦衍坐在山上的石头上,冷得直发抖,嘴唇冻得发紫,手冻得麻木。她很抱歉,“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今年不能放烟火,让你在我的地盘受苦了。”

        秦衍抓住她的手,掀开自己的衣服,将她的手塞进自己衣服里,用体温给她暖手。

        男人腹部温度让林熙的双手感到温暖,她想缩回来,秦衍却将她的手摁死,“不许缩回去。”

        林熙问他:“你不冷吗?”

        秦衍:“心暖就好。”

        林熙卷了卷手指,感动涌上鼻尖,酸酸地。

        她一头扎进秦衍怀里,紧紧抱住他的腰,说:“秦衍,我想,我真的喜欢上了你。”

        秦衍的声音淡淡地:“我也是。”

        她将脑袋埋进他的怀里,更想将自己的心埋进他的心里。她抱紧他,他搂进他,两人之间无声传递着彼此的情绪。山顶一片静谧,耳畔传来“沙沙”地风声,寒风拂过枯叶,忽而临近,倏而远离。

        面对山顶一片萧条景色,动听的歌调从秦衍的喉咙轻轻地哼唱出来。动听的歌调盘旋山顶,穿进林间深处。

        枯木好似逢春,落叶下仿佛生出嫩绿的青草。

        她静静地凝听,好像,终于明白了,什么是爱情。

        ——番外完——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3252/106360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