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来横犬 > 第1章

第1章

        山里的初秋是睡觉的季节,特别在这种淅淅沥沥下着秋雨的清晨,要起床了都感觉对不住老天爷。

        孙问渠扯扯被子,翻了个身,把脸埋了进去。

        窗外传来早起的工人准备开工干活的嘈杂声,门外的走廊里也有脚步声,他努力地想要找回一点点退散下去的睡意,他是一个善良的人,非常不愿意对不住老天爷。

        但似乎没有成功。

        孙问渠睡眠一直不好,入睡很难,唱个摇篮曲数个羊好容易把自己哄着了,屋里蚂蚁打个嗝他立马就醒。

        自从被老爸扔这破地方来了之后,三年他都没睡踏实过。

        早上六点被工人吵醒,不被工人吵醒也会被隔壁张经理吵醒,就算这些人都没动静,对面平房那儿养的鸡抽个疯四点就能开嗓把他弄醒。

        打个鸣儿打得跟笑似的。

        还笑得停不下来。

        今天照例是睡不下去,不仅睡不下去,迷糊都迷糊不成了,他屋子的门被人敲响了。

        哐哐哐三声,然后是中气十足地一句:“孙经理!有人找你!”

        听声音就知道这人是老梁,从老爸这个采陶土的工地弄起来那天就在这儿了,说话跟打雷似的,打架都不用出手。

        “我没起呢……”孙问渠拖着声音回答。

        “谁找他?”张经理的声音响起。

        “一个叫马亮的。”老梁说。

        “马亮?”张经理明显对这个名字很陌生,似乎在思索。

        亮子?

        孙问渠猛地从被窝里拔出了自己的脑袋。

        张经理不认识马亮,但这个名字对他来说,此时此刻有着相当不一样的意义,能让人瞬间一掀被子从床上蹦下来光身子穿个裤衩就打开了门的那种意义。

        “马亮?”孙问渠看着门外的老梁又问了一遍,从走廊灌进来的冰凉的秋风吹得他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是,马亮,他说他叫马亮,”老梁上下扫了他一眼,“当心感冒,上月不是刚发过烧么。”

        “他在哪儿?”孙问渠转身回屋从床边的椅子上扯了衣服裤子就往身上套。

        “就在工程部办公室。”老梁说。

        孙问渠没再多问,拿了外套边走边穿地出了屋子跑下楼,直奔宿舍楼对面的工程部办公室。

        这个工程部,以前叫指挥部,他来了之后给改的,挖点儿高岭土还弄个指挥部,不知道的以为他们挖战壕呢。

        马亮就站在办公室外面,戴着个墨镜,老远就能看到他一脸绽放的笑容。

        “跑这来干嘛?”孙问渠走到他跟前儿直接一抬手把墨镜拿了下来,“口条本来就不好还装瞎子。”

        “我来,接……接你,”马亮嘿嘿笑了两声,想了想又过来跟他狠狠地拥抱了一下,“瘦……瘦了,你。”

        孙问渠没出声,抬手想看时间,发现手表没带。

        “走。”马亮从兜里掏出一把车钥匙放到他手里。

        “现在?”孙问渠把墨镜架回马亮脸上,又回头看了一眼,张经理正站在二楼走廊上看着他。

        “当,当然是……现在,”马亮也往那边看了一眼,“那哥……哥们儿,看,看半天了,再不走该,该……给老爷子报信了。”

        “我刚起来,还没洗漱呢,”孙问渠搓了搓脸,“你怎么来的?”

        “开车。”马亮指指他手里的车钥匙。

        孙问渠看看车钥匙,又扭头冲身后二楼看了看,张经理正边打电话边往尽头的楼梯口走过去。

        估计是报信了。

        他皱了皱眉,一拍马亮的肩:“走。”

        “东,东西不拿,啊?”马亮问。

        “不要了。”他说。

        虽然在这儿待了三年,但他屋里基本没什么东西,除了几件换洗衣服,就还有一堆的高岭土资料,地图什么的,他闲着没事儿会翻翻,都翻得卷边儿了,看上去跟翻了百十来年的家谱似的。

        他在这儿就是闲呆着,不用他管账,不用他管人,也不用他管土,张经理一般就拽着他上工地去转悠,这土怎么怎么样,这批有多少多少,质量如何如何,老爸就是憋着他而已。

        说好三年,他就待够三年,今天是10月9号,正好三年。

        本来琢磨着过两天就跟马亮联系让他想把办法过来把自己弄走,但没想到马亮比他着急,顶着时间就过来了。

        他看了一眼跟在他身边的马亮,不愧是能为了他被老爸一脚踹出“师门”的铁子。

        不过俩人走出院子之后,孙问渠一看门口停在土堆旁边的车就愣了:“这什么玩意儿?”

        “车啊。”马亮说。

        “你就开这车进来的?”孙问渠看着面前的车眼睛都快不会眨了,又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车钥匙,确定自己没看错,“你把辆甲壳虫开这儿来了?你挺能耐啊!没把底盘给你刮碎了啊!”

        “急,没……没找到,别,别的车。”马亮说。

        “我不开这玩意儿,”孙问渠转身就往回走,“这开半道肯定就剩个壳儿了,我不想走路,还下着雨呢。”

        “问,问,问……孙问渠!”马亮一看他这样就急了,过来一把拉住他,“别大,大少爷了,老爷子要反悔了,让人一,一拦,你还……还得三年。”

        孙问渠站住了,看看院子里,又扭头看了看通往外面的那条路,最后一咬牙上了车。

        “你怎么不开。”发动车子之后他问了马亮一句。

        “你老,老手,你开。”马亮说着还有些担心地往后瞅着。

        “我三年没碰车了,”孙问渠把车开了出去,刚开没十米就碰上个坑颠了一下,他差点儿咬了舌头,“这路比我来的时候更烂了。”

        “都让你们拉,拉……土的车压的。”马亮笑笑,手抓着安全带。

        就这么把车开出了小路,一路颠着到了“大路”上,这路也就比工程部院子外面的那条宽了半米,曾经是水泥路,现如今除了泥和石头就是坑洞。

        “你手,手机没,拿吧?”马亮突然想起来,一边揪着安全带颠着一边问。

        “除了人什么也没拿,”孙问渠看了看后视镜,没人追上来,一条黄泥石头路在车后延伸着,空无一人,“那手机我平时也不用,拿不拿都无所谓。”

        “你旧,旧的……那个,在我这儿,”马亮说,“号也还,还留着。”

        孙问渠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只是在他肩上拍了拍。

        按说生活了三年的地方这么突然离开,像他这种人,怎么也得有点儿感慨,但居然没有,只有快点离开这一个想法,车一边颠着一边冒雨开得嗖嗖的。

        路两边都是灰和土,长出来的草和灌木丛叶子都是白的,一早从昨晚上到现在都下着雨,也没能把叶子原本的绿色洗出来。

        自己居然在这么个地方待了三年,真有毅力。

        跟自己亲爹较劲能较到这层次的估计除了他没别人了。

        “为什么不拦着他!”孙正志拿着电话吼了一声,又往办公桌上拍了一巴掌。

        在一边会客沙发上坐着的孙遥吓了一跳,手里拿着的杯子差点摔到地上,她站起来走到老爸身边,冲他摆了摆手。

        孙正志挂了电话把手机往桌上一扔,转头看着她:“这事儿你知道吧?”

        “我不知道,”孙遥皱皱眉,“我就算知道也不会让亮子去接他啊。”

        “那就是你妹!”孙正志怒火有点儿压不下去,狠狠往椅子上一坐。

        “也未必就是嘉月,”孙遥过去给他倒了杯水,“亮子跟他关系那么铁,去接了也不奇怪。”

        “他车哪来的?张兵说他开的是辆甲壳虫!马亮哪儿来的甲壳虫,他就一辆破面包还是二手的!”孙正志又一拍桌子。

        孙遥没说话。

        “一个个可真行!”孙正志额角的青筋跳动着,“真行!”

        “爸,”孙遥停了停才走到他身后在他肩上轻轻捏着,“你说你动这么大气干嘛?我说句你不爱听的……问渠去那边三年,这话是你说的,现在三年到了,他要回来,也正常啊。”

        “你别帮着他说话!”孙正志拍开她的手站了起来,“我说待三年,没说三年完了他就能回来,我现在就让人弄他回去再待三年!这个不成气的玩意儿,待三十年也不算长!”

        “爸,”孙遥叹了口气,“你们这样要到什么时候?问渠三年没回过家了,这没两个月要过年了……我妈想他想得不行……”

        “那又怎么样,”孙正志看了看她,冷笑了一声,打断了她的话,“你觉得他会回家过年?”

        孙遥没再说话,沉默了一会儿起身离开了办公室,交待了一下门外的秘书送杯参茶进去之后就离开了。

        一路上孙问渠都没说话,甲壳虫底盘太低,这路要再下两天雨,他跟马亮肯定会陷车,没准儿接着就被老爸的人逮回战壕修建现场去。

        而且这路的颠簸程度,他也怕说话一张嘴磕着牙,他这口整齐洁白的牙不能伤,以前还正经有人来找过他拍牙膏广告呢。

        在路上颠了一个多小时,终于颠上了平路之后,他才舒了口气,拉了拉安全带,冲马亮问了一句:“车哪儿来的?”

        “借,借的,”马亮说,也拉了拉安全带,摸了根烟出来叼着准备点,“给你借,的,你开就是。”

        “别跟我扯,”孙问渠伸手把他嘴上的烟拿下来扔出了窗外,“说吧,我二姐的还是我妈的。”

        “不是。”马亮把烟盒放回了兜里。

        “亮子,我认识你多少年了,”孙问渠瞅了瞅他,“这应该是孙嘉月的车……是她的还是她买了给我的?”

        马亮看了他一眼,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买给……你的。”

        “我不要,”孙问渠啧了一声,“跟坐鞋盒里似的。”

        “问……问,问……”马亮叹口气,转过身对着他。

        “问吧。”孙问渠看了他一眼。

        “渠。”马亮把话说完了。

        “你就不能直接说话么。”孙问渠没忍住乐了。

        “叫名字显得语,语重心……长,”马亮也笑了起来,然后又收了收笑容,“要我,我说,你去给老爷子认,个错,得了。”

        “认什么错?”孙问渠一脚刹车踩下去,把车停在了路中间,“我有什么错?我喜欢男的有错?我不愿意做陶有错?我就不喜欢那些个瓶子盘子罐子有错?我都上山沟里待三年了我还错?”

        “我不,不是那……”马亮被他一通轰得话更说不利索了。

        “我知道你意思,”孙问渠把车重新往前开着,“他不就觉得我不成器么,我就成不了他要的那种器不行啊?”

        马亮叹了口气,手往口袋那儿摸了摸又停下了。

        “想抽抽吧,”孙问渠说,“窗户开开。”

        “不是我说,你,”马亮掏出烟点上了一根,“你不想成他,他要的那种……器,你也没,没成什么……别的器。”

        孙问渠半天没说出话来,转过头很认真地看了看马亮:“你得亏嘴不利索。”

        本来四五个小时的车程,路上一烂,车一直开到下午才到了孙问渠自己的住处。

        这次接他回来的事儿,马亮没跟别人说,所以没有以前他上哪儿一回来就一帮人给他接风接尘的热闹场面。

        虽然孙问渠并不喜欢酒桌上一帮人连吹带扯的,但现在站在自己房里客厅里却猛地觉得有点儿冷清。

        几个屋里转了一圈之后愣在客厅不知道该干什么好了。

        “我收拾了。”马亮在一边说。

        “看出来了,都没落灰。”孙问渠手指往桌上划了一下,很干净。

        “钥匙给,给你,”马亮掏出他进山修行之前留下的钥匙放在了桌上,“那套你记,记得要回来。”

        “嗯?”孙问渠看了他一眼。

        他有两套钥匙,走之前一套给了马亮,另一套给了李博文。

        “要回来,”马亮说,“要不就换,换锁。”

        “他带人来了?”孙问渠边问边进了卧室,桌单被罩看得出都是马亮给他新换的,他又拉开柜子看了看,里面除了他没带走的衣服,还有两套女人的裙子,他给拎了出来,扔到了客厅的沙发上,“操,你怎么没给扔了。”

        “留着你过目。”马亮说。

        孙问渠又检查了两遍,没再有别的发现,估计要有也都已经让马亮收拾干净了。

        “我旧手机呢?”他问马亮。

        马亮从茶几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了手机递给他,已经充好了电也开了机。

        他接过电话准备拨号,马亮拦了他一下:“先,先吃饭,我请。”

        “给我接风啊?”孙问渠笑了笑,把手机放进了兜里,“就咱俩?”

        “嫌人少我给……给你再找,找俩充气,娃娃,”马亮说,“一边一个。”

        “我看成,”孙问渠伸了个懒腰,“先说好,我虽然三年没吃好东西了,以前吃腻的那几个馆子我还是不去的。”

        “新的。”马亮点点头。

        孙问渠进浴室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在镜子前瞅了瞅,感觉自己有点儿重获新生的感觉。

        在山沟里呆三年他都没忍心多照镜子。

        就是这发型还得重新弄弄,都是跟张经理去旁边镇子采购的时候在镇上理发店弄的,透着一股子村口王师傅的魔力。

        “你开车,”出门的时候孙问渠把甲壳虫的车钥匙扔给了马亮,“我不认识路了已经。”

        马亮拿过钥匙笑了两声。

        “这车明天还给孙嘉月,我不开这玩意儿。”孙问渠走出门,他这房子在一楼,门外有个七八平米的小院子,他在院子里种了不少花,这三年没回来,马亮照顾得不错,居然都还生机勃勃的。

        “你开摩,摩托?”马亮问,“还是电……瓶?”

        “我走路行不行啊?”孙问渠说,想了想又转身看着他,“算了,车不还给孙嘉月了,她肯定会说你不要就扔路边吧,车留着,你开。”

        没等马亮说话,孙问渠走出了院子,正想往车那边走,身后传来一个女声:“孙问渠!”

        这才刚回来就有熟人?

        他扭头朝后边儿看了一眼,一个女人正一步一扭慢慢地往他前面走过来,身后还跟着个男的,个儿挺高,戴了个鸭舌帽,脖子上还挂着副大耳机,看不清样子。

        “您是……”孙问渠盯着这女人看了好几眼,戴着副遮掉半张脸的墨镜,剩下的半张脸挺漂亮,但是妆很浓,看着有那么一丝眼熟,又想不出来是谁。

        “看看,”女人在他跟前儿站下了,抱着胳膊冷笑了一声,侧过身对身后的人说了一句,“这才多少年没见啊,你爸就不认识我了。”

        孙问渠愣了愣,猛地转头看着马亮:“这姐姐说什么?”

        “她说那,那小子,是……”马亮指了指女人身后,“你儿子。”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5774/110811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