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来横犬 > 第8章

第8章

        方驰接过了孙问渠扔过来的东西,是车钥匙,看样子是孙问渠喝高了让他过来开车……打个车不行么,叫个代驾不行么!

        “有,有本儿么?”站在车外的那个人看着他问了一句。

        这人他还记得,方影也给他介绍过,孙问渠的铁子,马亮。

        “没有。”方驰没说实话,本儿他有,上月刚拿的,平时会拿陈响的车练练手,开个自动档的小甲壳虫没什么问题,但他就是不想给孙问渠开车。

        “没,没有你来干,干嘛?”马亮说。

        “看看,”方驰说,准备把手里的钥匙扔回车里,“走了。”

        “嘿,”马亮乐了,“气性挺大。”

        “别废话了!”孙问渠在副驾上靠着,闭眼皱着眉,“赶紧开车,我难受。”

        “走走走,”马亮无奈地一挥手,“从那,那边绕,警察少。”

        “我无证驾驶?”方驰手撑着车顶没动。

        “你,你有……本儿,”马亮笑着指了指他,“别跟你叔装,大,大侄子。”

        “开车!”孙问渠在车里又喊了一句。

        “亮子!”酒吧那边有人冲这边挥了挥手,“差不多了,来处理一下。”

        “谢了,路上开,开慢点儿。”马亮拍拍车顶,转身往酒吧走过去。

        方驰看了看的里的钥匙,叹了口气,拉开车门上了车,又扯开书包翻了翻,确定驾照在包里,这才发动了车子。

        孙问渠已经把副驾的座椅放下去半躺着了,看上去似乎已经睡着了,拧着眉一脸不爽。

        夜生活时间才刚开始居然就已经喝成这样了!

        酒鬼!

        方驰在心里骂了一句,熟悉了一下车之后顺着路慢慢开了出去。

        开出去还没十分钟,方驰又把车停在了路边。

        这边他不熟悉路,晚上更是有点儿迷茫,于是点开了旁边的导航,折腾了半天,又重新开了出去。

        全程孙问渠都很安静,像是睡死了。

        这让方驰舒服不少,他按下了播放器,边听着音乐边开着车,车里的音乐不知道是不是孙问渠挑的,全是英文歌。

        让方驰又想起了那个gravity,忍不住啧了一声,扭头往孙问渠那边瞅了瞅,接着就吓了一跳。

        孙问渠正靠在车座上枕着胳膊看他。

        “你醒着啊?”方驰莫名其妙地有点儿恼火。

        “谁告诉你我睡着了?”孙问渠说,声音很低,带着鼻音。

        “你不是喝醉了吗?”方驰说。

        “没到那程度,就是胃不舒服,”孙问渠勾勾嘴角,“主要是为了遛遛你,体验一把手握卖身契的感觉。”

        “你这种人也就活个无聊了。”方驰冷笑了一声,转头盯着前面的路。

        孙问渠没出声,过了挺长一段时间,车都开过三个路口了,他才说了一句:“没错。”

        这里离孙问渠家不近,加上方驰现在是新司机开陌生车跑不熟的路,所以老半天了才走了一半路程。

        “停会儿车。”孙问渠敲了敲车窗。

        “干嘛?”方驰踩了刹车。

        “你爹要视察一下那个超市。”孙问渠指了指路边的一家24小时超市。

        “明天再视察不行么?”方驰看了看路边,他对侧方停车有阴影,考试的时候两次才过的,“这儿不好停……”

        孙问渠没说话,又敲了敲车窗。

        方驰皱皱眉,跟个喝高了的人没法讲道理,他咬咬牙,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把车停在了路边,离人行道估计能有一米距离。

        孙问渠慢吞吞地开了车门,看了一眼:“这都能跑马了,你怎么不再停远点儿,快车道上原地一刹完事儿……”

        “你要不去就关门。”方驰看着他。

        “谁说我要去了,”孙问渠眯缝了一下眼睛,“你去,给我买瓶水。”

        “我去?”方驰拧着眉,“你不说你要视察呢么。”

        “那你搀我进去?”孙问渠抬起胳膊,“还是背我进去?”

        方驰熄了火,打开车门下了车,往超市那边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看着正打开了副驾的门把腿伸到车外面搁着的孙问渠:“要什么牌子的水。”

        “随便。”孙问渠低头看着地面。

        “冰的还是常温?”方驰又问,“农夫山,行不行?”

        “冰的冰的冰的冰的行行行行行,”孙问渠抬头看了他一眼,“不是才14岁么,这么啰嗦。”

        “一会儿买了冰的农夫山过来你要再换水,我就打车走人。”方驰说。

        孙问渠愣了愣笑了起来,头歪着枕在车门边:“警惕性这么高。”

        方驰快步走进了超市,直奔冰柜,拿了一瓶农夫山,小跑着去结账,好在这个时间超市已经没什么顾客了。

        他这么急也是有原因的,孙问渠脸色煞白,也不知道到底喝了多少,到底醉成什么样了,他怕自己动作慢了这人发个酒疯上马路上遛达一圈再惹点儿什么麻烦出来。

        拿着水走出超市,一眼就能看到路边的车,以及蹲在路边的孙问渠。

        “给,你现……”方驰把水递了过去,孙问渠没接,手撑着车没动,他一看这姿势顿时就紧张了,“不是吧你又吐了?你怎么一喝就吐啊!”

        “我没吐,胃不舒服,”孙问渠又缓了缓才站了起来,靠着车拿过他手里的水,仰头灌了两口,斜眼儿瞅了瞅他,“再说上回我吐是喝吐的么。”

        “好点儿没,好点儿了上车,都11点多了,”方驰看了看手机,“我明天不能迟到。”

        孙问渠又喝了两口,把半瓶水往旁边垃圾筒里一扔:“走。”

        “真浪费,”方驰绕过去上了车,“早知道给你买小瓶的。”

        “哟,是挺浪费,”孙问渠想了想,“要不你去捡出来?”

        方驰没理他,发动了车子。

        喝了半瓶水之后孙问渠像是恢复了精神,靠在椅背上来翻来翻去的一直没停过。

        方驰开车是新手,本来就挺紧张的,余光里孙问渠一动,他就感觉一阵紧张,老觉得会被碰到胳膊。

        “你长跳蚤了吧?”他实在忍不住问了一句。

        “头疼。”孙问渠说。

        “就这样的你还总喝酒?”方驰觉得不能理解。

        “平时喝点儿没事,”孙问渠拧着眉又扭了扭,手按着额角,“今儿酒喝杂了,不知道谁喝多了把白酒倒我红酒杯子里了。”

        “就你这德性,人没喝多也得给你倒杂酒。”方驰说。

        “是么?”孙问渠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他笑了笑,“还真没准儿。”

        孙问渠估计是真难受,一路上没再说话,就拧着眉一手按着肚子一手顶着额角,来回翻着。

        快到他家的时候才终于停下了,闭着眼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在养神。

        把车开到孙问渠家院子门口也找不到停车的地方,地上也没划停车位,方驰只能估计着跟别人一样把车就停在了路边。

        “哎,”他推了推孙问渠,“到了。”

        孙问渠没有动。

        “醒醒,回家再睡,”方驰又推了推他,“你不起来我走了啊。”

        孙问渠还是没动,拧着眉。

        方驰有些无奈地愣了一会儿,下了车,绕到副驾那边打开了车门,探了半个身子进去拽了拽孙问渠胳膊:“醒醒!别睡了!”

        孙问渠还是不动。

        “你别指望我抱你进去啊,再不起来你今儿晚上就睡车里了。”方驰说完弯个腰瞪了他足有一分钟,看孙问渠还是睡着没一点动静,他把车窗开了一条小缝,然后退出了车子把车门一关,锁上了车。

        “走了啊!”他把车钥匙从车窗缝扔进去,钥匙落在了孙问渠手边。

        转身走了几步,方驰又停了停,扭头看看车里的孙问渠还是没动静,于是大步往小区后门走过去。

        现在天气还不算太凉,车里睡一夜也没什么问题。

        边想边走刚走出后门,他的手机响了,摸出来一看,是孙问渠的号码。

        他有些无语地接起电话:“醒了?”

        “就这么把你亲爹扔车里了?”孙问渠的声音还带着鼻音。

        “不然呢?”方驰停下步子。

        “回来,”孙问渠说,“我难受死了,走不了路。”

        方驰回到车边的时候,孙问渠还是靠在副驾座位上,一脸痛苦地拧着眉。

        “我扶你进去吧。”方驰拉开车门。

        “走不了,晕。”孙问渠闭着眼。

        “……那我怎么弄你进去?”方驰皱着眉,车里已经全是酒味儿,闻着都让人烦躁。

        “背我。”孙问渠说。

        “什么?”方驰愣了愣,声音无意识地提高了。

        “等我找找……合同,”孙问渠闭着眼在身上摸了半天,居然从裤兜里摸出了那份“服务合同”,打开了递到他眼,“念念?”

        方驰拍开了他的手,把合同扔到一边,拽着他胳膊把他拉了起来:“就这一次。”

        “那可没准儿。”孙问渠说。

        要不是听孙问渠声音里实在是透着难受,脸色也着实是差,方驰真是没法多待一秒。

        他转身在车门边蹲下,闷着声音说了一句:“上来。”

        孙问渠起身往他背上一扑,胳膊搂住了他的肩。

        “别乱动。”方驰先从他外套兜里摸出了钥匙,再扳着他的腿站了起来,踢上车门。

        “肌肉不错。”孙问渠枕在他肩上,在他耳边轻声说。

        这声音跟鸡毛掸子似地扫过耳后,方驰半边身子都有些发痒,他快步走到院门前,忍着把孙问渠从围墙抡进院子的冲动,一边开门一边说:“你不要说话!”

        “为什么?”孙问渠笑了笑,突然往他脖子上吹了口气,“我表扬你呢。”

        这个动作让方驰差点儿把孙问渠直接扔到地上,他咬着牙定了定神:“我警告你……”

        “我要吐了。”孙问渠突然说。

        “忍着!忍着!”方驰吼了一声,拿出钥匙飞快地往院子门上捅着,他从来没有这么全心全意地开过门。

        打开院子门之后他背着孙问渠冲到房门口,再次全心全意地捅着门锁,好在院子门和房间门的钥匙差别比较大,他不需要来回试。

        打开房门之后他把孙问渠往墙边一放,让他靠着墙,然后伸手在墙上一通拍,有些着急地问:“灯呢?厕所在哪边?”

        孙问渠没出声,过了几秒钟,方驰听到了他的笑声。

        “你又……”方驰话还没说完,孙问渠不知道从哪儿把客厅的灯给打开了。

        灯亮起的一瞬间,方驰看到了他脸上愉快的笑容,顿时有种想把他拖出去扔大街上的冲动。

        “看到你这么孝顺,我顿时就好多了。”孙问渠笑着说,抬了抬手。

        方驰一看他这动作下意识地往身后遮了一下。

        孙问渠一看,笑得更厉害了:“今儿不摸你屁股。”

        方驰无法形容自己现在的感受,手指往孙问渠脸上指了几下都没说出话来,最后一拉门出去了,门贴着孙问渠耳边哐地关上了。

        孙问渠又笑了两声才弯腰捂着胃跑进了浴室,趴在洗手池上干呕了两下没吐出东西来。

        胃里跟着火了似的烧着,头也开始从隐隐作痛向欲裂那边发展。

        他的朋友都知道他不能喝杂酒,到底哪个傻逼把酒给混到他杯子里了!

        “操,”他洗了把脸,回到客厅往沙发上一团,一只手顶着胃,一只手摸出了手机拨了马亮的电话,“亮子,过来。”

        马亮进屋的时候孙问渠正抱着靠枕全身冷汗地窝在沙发里看电视。

        “你儿,儿子呢?”马亮从兜里掏出了几盒药,一边拿了杯子倒水一边问。

        “走了,”孙问渠说,想想又乐了,“窜得跟兔子似的。”

        “笑得比……哭还,还难看,”马亮皱着眉把药和水递给他,“怎么不让他买,买点儿药。”

        孙问渠看了他一眼没说话,把药扔进嘴里仰头灌了一杯水下去,然后闭上眼叹了口气:“丢人。”

        “我说送,送你回来,不要,”马亮看着他,“非让那,那小子送,送了又嫌丢人。”

        “闭嘴,”孙问渠冲他竖了竖中指,“我就想逗他玩,这小孩儿……你没看出来么。”

        “嗯?”马亮应了一声。

        “他讨厌我……”

        “看出来了。”

        “别抢答!”孙问渠抱着靠枕重新团好,“他讨厌我最大的原因是什么,你没看出来么?”

        “没,反正我讨,讨厌你的最大原……因是,你不,成器,”马亮说,“烂泥扶不上墙。”

        “滚蛋,”孙问渠又笑了,笑一半有点儿难受,又皱着咳嗽了两声,“我喜欢男人,他讨厌这个。”

        马亮没说话,过去把他拖进了卧室里扔到床上,又弄了个暖水袋让他抱着。

        “哎……胃疼。”孙问渠翻了个身趴着,眉毛都快拧成卷儿了。

        “换睡衣,吗?”马亮拉开衣柜问他。

        “不换。”孙问渠半张脸埋在枕头里哼了一声。

        “睡,睡吧,”马亮看了看墙上的钟,“我明儿一早过,过来。”

        “嗯,车开走,”孙问渠挥挥手,“回去搂媳妇儿吧。”

        “别羡慕。”马亮说。

        孙问渠又抱着枕头笑了半天。

        “赶紧睡。”马亮摸了烟盒出来,到客厅窗边抽了根烟,又站了一会儿才回卧室看了看,确定他不再出声也不再乱翻之后才关了卧室的灯离开了。

        方驰感觉这刚一天,自己就已经快让孙问渠气出神经衰弱了,昨天一晚上都没睡好,早上起来的时候脑子昏昏沉沉的。

        感觉要真三个月下来不是他被孙问渠折腾死,就是孙问渠被他打死。

        本来想趁上课的时候补补瞌睡,但高三现在的气氛跟要上战场了似的,一进教室就看到了教室里贴着的大大小小的励志话语。

        瞌睡都吓没了。

        不过在看过孙问渠的字之后,这些他以前觉得还写得挺不错的字都往下降了好几个档次……

        挺了两节课之后,方驰已经开始呵欠连天,偏偏第二节是老李的课,热衷于把课间充分利用起来的老李站在讲台上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下课铃声。

        别的班估计正常下课的也不多,只能从几个晃到他们教室外面的人身上看出现在的确是下课时间。

        “六班的吧?跑这儿来干嘛呢?”旁边有人小声说了一句,他们班跟六班一向不和,这种示威似的行为立马引起了不爽。

        六班跟他们在一层教学楼,两个班在走廊两头,从走廊那头到他们这儿来晃荡差不多能算得上长途跋涉,有这功夫都能下楼去趟小卖部了。

        “有事儿?”老李也看到了外面的人,撑着讲台看着他们问了一句。

        教室里顿时跟着就响起了一片嘘声和起哄声。

        几个人迅速离开,走之前还往教室里瞪了好几眼。

        眼神很有戏,比较凶狠,方驰顺着他们视线的方向往自己身后几排看了看,没看出来谁是他们的目标。

        不过在这种压力状态之下,学校里时不时就会有斗殴事件发生,就跟借机发泄似的,你碰我一下,我看你一眼,都有可能从口角发展到动手。

        下午方驰终于撑不住了,最后一节自习被英语老师征用,他硬是顶着老师如炬的目光趴桌上睡了一节课。

        一放学他却又精神了。

        “哎,我帮你问了,”梁小桃趴到他桌上,“你家黄总现在做绝育合适的,你要有时间今天带去呗,我跟人家说好了,直接去就行。”

        “哦,”方驰应了一声,“是你上回说的那个医生?”

        “就是那个,你是不是舍不得啊?”梁小桃笑着问。

        “黄总现在对我就没好脸色,我怕给它阉了它弄死我,”方驰笑笑,把书包往背上一甩,“我晚上先带它过去感受一下吧。”

        从学校回家方驰都是走路,算是锻炼,学校后面有条小路,单行线,车少,树种了挺多,戴着耳机从这条路慢慢走回去还挺舒服的,方驰有时候还会跑着回去。

        走了一段之后,有两辆电瓶车从他身后呼地一下窜到了前面,拐进了旁边的一条小胡同里。

        都是他们学校的,方驰认出了这俩就是今天上他们教室外面转悠久的六班的学生。

        他犹豫了一下,快步跟了过去,摘下了耳机,走近时听到了胡同里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和打斗的声音,还有人叫骂着。

        “打的就是你!老子早看你不顺眼了!”

        方驰皱了皱眉,这如果打的是他们班的人,他得帮忙。

        顺手往书包里摸了摸,没摸到什么称手的兵器,只有一个下降器和一个岩钉,岩钉太狠,他把下降器夹在了指缝中间,走到了胡同口。

        “你他妈一个同性恋你拽什么拽!”有人又骂了一句,接着就是拳头砸到人身上的声音。

        方驰猛地停下了脚步。

        在这同时他也看清了胡同里的人。

        打人的是四五个六班的,被打的,是肖一鸣。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5774/110811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