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来横犬 > 第19章

第19章

        方驰觉得一不留神就会感受一次孙问渠幼稚的不讲道理,比如抢黄总,比如不留下吃饭就摔饭,比如强行做客吃饭,比如现在……听这话还大有强行留宿的意思?

        “你什么意思啊?”方驰咽下柿子,抹了抹嘴看着他。

        “意思就是说不定今儿晚上我就在这儿住了,”孙问渠闭着眼睛拉了拉腿上的小被子,在躺椅上轻轻晃着,“挺舒服的,我要老了就上你们这儿来租个房子……”

        “爷爷!”方驰突然喊了一嗓子。

        孙问渠吓了一跳,睁开眼睛:“我又长辈儿了?”

        方驰往前院厨房快步走了过去:“做饭快点儿!还有俩菜别做了——晚了赶不上班车了——”

        “哎呦,”孙问渠没忍住乐了,“有你这样的吗!现在你是翻身农奴把歌唱啊。”

        爷爷奶奶对于孙问渠赶不上班车就得在家住一点儿都不担忧,还是坚持把已经计划好的菜都给做了出来。

        跟昨天一样,都是普通的农家菜,但多了好几种。

        孙问渠吃得很愉快,农家菜基本都不需要放什么味道鸡精鸭精鱼精黑熊精白骨精的,没有多余的味道,能吃到食材本身的鲜味。

        大概是见了孙子,孙子还很难得地带了朋友,爷爷奶奶都很高兴,话也多,一个劲儿给孙问渠夹菜。

        一顿饭吃完,孙问渠感觉自己坐在椅子上都是一个高难度动作了,只能站着。

        方驰把饭桌收拾完了,回到院子里斜眼儿瞅了他好一阵也没说话。

        “是不是三点的班车错过了?”孙问渠扶着旁边的柴垛,一手揉着胃,笑得很灿烂。

        “没关系,”方驰也笑笑,“四点和五点都有班车,一小时一趟,到晚上七点。”

        “你这人怎么这样,”孙问渠皱着眉,“我在这儿住一宿你是能掉毛是怎么着啊?”

        “不掉毛,”方驰也皱皱眉,“你这么难伺候,我怕你又折腾我。”

        “我能怎么折腾。”孙问渠说。

        “你看,”方驰指了指屋子,“我家这是旧房子,屋子不够……”

        “我睡沙发,睡后院儿那个躺椅也行。”孙问渠马上说。

        “铺盖都是旧的……”

        “没所谓。”

        “洗澡也不方便,得自己烧……”

        “没事儿。”

        “晚上说不定腿痒了一摸,一个大蟑螂……”

        “我睡着了不挠痒痒。”

        方驰不说话了。

        孙问渠也没再说话,靠着院门往外看着,小子跑过去蹲在了他腿边他都没有发现。

        “你……”方驰站了一会儿叹了口气,“那你要实在不想回……”

        孙问渠突然转身走到了他身边,在他耳边说了一句:“逗你的。”

        “嗯?”方驰愣了。

        “四点的班车能赶上吗?”孙问渠伸了个懒腰往后院走去。

        “能。”方驰看着他的背影。

        “走吧,送我过去。”孙问渠说。

        方驰站着没动,孙问渠也没看他,去后院拿了包,跟爷爷奶奶打了招呼就出了院门,自顾自往村口走了。

        “你怎么不送一下水渠啊!他知道在哪儿等班车吗!”奶奶过来往方驰胳膊上拍了一下。

        “哦。”方驰这才回过神,赶紧跑出门追了过去。

        孙问渠腿上有伤,虽说并不严重,但他这一天的行动都是慢吞吞的,可这会儿却走得相当快,跟踩着风火轮似的,方驰追出去的时候发现他已经快走出门外的小路了。

        “你等会儿,”方驰跑到他身边,“我借个三轮送你出去。”

        “很远吗?”孙问渠看了他一眼。

        “出了村口还得走一段,这段路不好走,”方驰说,“我开车带你。”

        “哦。”孙问渠没说别的,把包往地上一扔,坐在了路边的一块青石板上。

        “你在这儿等我啊,”方驰往回走,打算去张叔家借车,但以孙问渠这性子,此时此刻是什么状态他有些吃不准,“别自己走啊,迷路就麻烦了。”

        孙问渠应了一声,没说话也没看他。

        方驰回头走了几步又停下了,瞅了瞅孙问渠,还是那样坐着,眼睛看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转身往张叔家跑了过去。

        说实话孙问渠这样子让他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其实孙问渠在他家过个夜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换个人他根本也不会犹豫,过夜就过夜呗。

        但一想到家里能再睡个人的就只有自己那间一张单人床的屋子,他顿时就觉浑身上下哪儿哪儿都不对劲了。

        孙问渠听着方驰的脚步声消失了,才往他跑开的方向看了一眼,靠在了身后的墙上。

        这地方靠近村口,午后不少村民经过,去村口那棵大树下聊天儿,看到他的时候都会瞅一眼。

        他感觉有些憋得慌。

        过了几分钟,居然还有一群鸡经过,也一块儿停下来看着他。

        他啧了一声,抬了抬腿,鸡跑开了,还没把腿放好呢,又过来了一条狗。

        “我……”孙问渠简直无奈了,想站起来走开的时候发现这是方驰家的狗,“小子?”

        他叫了一声之后,小子过来坐在了他面前。

        “不是,”孙问渠莫名其妙地看着它,“又是你哥叫你来看着我的?”

        小子歪了歪头。

        “你哥是不是觉得我自理能力负值啊?”孙问渠说。

        小子转开了头,他也懒得再说话,靠那儿盯着狗的后脑勺发呆。

        几分钟之后,方驰回来了,但是没见着车。

        “没车啊?”孙问渠看了他一眼。

        “你……”方驰站到他面前,似乎有些犹豫,“你是不是……”

        “什么,”孙问渠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现在要再不走是不是就只能赶五点那班的车了?”

        “你是不是不想回家啊?”方驰问。

        “谁说的,”孙问渠说,“归心似箭,嗖嗖的。”

        “我爷那儿住宿条件不太好,”方驰蹲下了,“你要是实在不想回去,又不介意凑合住……”

        “嗖嗖的。”孙问渠又说了一遍。

        方驰叹了口气,起身过去把他的包拎了起来,在小子屁股上踢了一脚:“走。”

        孙问渠坐着没动:“嗖嗖……”

        “赶紧的!”方驰回头喊了一嗓子。

        孙问渠终于站了起来,慢吞吞地跟在他身后:“洗澡要自己烧水?”

        “不用,”方驰说,“家里装了热水器。”

        “我睡沙发?”孙问渠又问。

        “你睡我床。”方驰回答。

        “那你呢?”孙问渠继续问。

        “甭管了,我有地儿睡。”方驰说。

        “哦,”孙问渠啧了一声,“我以为你跟我一块儿挤呢。”

        方驰猛地转过头,拧着眉瞪着他:“你要不要坐五点的班车。”

        “不用这么紧张,我对你没兴趣,就算有兴趣……”孙问渠眯缝了一下眼睛,“找个差不多的也不难。”

        方驰没说话,转身就往村口走。

        “哎哎哎,”孙问渠赶紧拉住他,“干嘛啊,能不能开玩笑了。”

        “你会不会开玩笑?”方驰看着他。

        “行吧我不说了,”孙问渠叹了口气,“不经逗。”

        “经不起瞎逗。”方驰扫了他一眼,加快步子往前走了。

        爷爷奶奶对于孙问渠再次归来非常欢迎,奶奶一听说他晚上要住下,立马蹦起来就去收拾方驰的房间了。

        “我们平时就俩老的,难得有年轻人来,”爷爷笑呵呵地说,“小驰回来我们就高兴得不行,这再多一个更高兴了,晚上再给你做点儿好吃的。”

        “要不吃火锅吧,”孙问渠说,两个老人忙活两顿饭了他有点儿不好意思,“煮点儿蘑菇菌子什么的,好吃。”

        “行行,”爷爷笑着点头,“再弄点儿鱼。”

        “还想着蘑菇呢。”方驰说。

        孙问渠看着他笑了笑。

        爷爷在河里放了网子捉鱼,说是应该有鱼了,要去拿,孙问渠一听就来了兴致:“我也去。”

        “挺远的,”方驰在一边说,“你别去了。”

        “那能有多远!”爷爷说,“大小伙子的半小时路还走不了了?”

        “这个大小伙子腿有伤,”方驰说,“昨天上鹰头那儿滚沟里去了。”

        “不严重,现在都没感觉了。”孙问渠蹬了蹬腿。

        方驰看他一脸非去不可的表情,也懒得再跟他争,找了药给他伤口重新消了毒,看情况口子是没多深,过了一夜已经没有昨天那么难看了。

        “去吧,”方驰说,又指着他对爷爷说,“您盯着点儿他,娇生惯养的,搁以前就是地主家大少爷,别让他再摔了。”

        地主家大少爷看上去心情不错地跟着爷爷出门拿鱼去了。

        方驰坐院子里拿了家里的椅子修着,好几张椅子的腿儿都松了,坐着晃,奶奶又老嫌买来的椅子不如老爸以前做的这些结实。

        “你上回拿家来的钱我给你存上了,”奶奶坐在他身边摘着菜,“你也别老拿钱给我们,我跟你爷爷用不上,再说现在不是要考试了吗,要忙复习了吧?”

        “嗯,我回去就得复习了。”方驰点点头。

        “考不考得上没所谓,你看老陈家那个孙子,上了个大学还不是回来种地了,”奶奶拍拍他胳膊,“身体好就行。”

        “人那是回来创业的,”方驰笑了,“不一样。”

        “都是种地,有什么不一样,”奶奶说,“身体好,没病没灾就可以了。”

        “嗯,”方驰笑着说,“我身体好着呢。”

        把几张椅子都重新加固好,又陪着奶奶聊了会儿天,地主家大少爷回来了,手里拎着两条鱼,看着一条得有两三斤。

        “这不是河里的鱼吧,”方驰看愣了,“这么大?”

        “不知道,起网上来就在网里了,”孙问渠乐得不行,“你爷爷说估计上游漏出来的,我真是福星。”

        “上游?”方驰看着跟在后面的爷爷,“那不是江老头儿家的鱼塘么?”

        “应该是。”爷爷也乐呵呵的。

        “可别让他知道,知道了你俩又要打架。”方驰啧了两声。

        “打架?”孙问渠愣了,看了看爷爷,“俩老头儿打架?”

        “嗯,还是真打呢。”方驰说。

        “他打不过我。”爷爷一挺腰板,从孙问渠手上拿过鱼进了厨房。

        晚饭吃火锅就简单得多了,爷爷在屋里放了个炉子,架上锅,各种食材往锅里一煮,就齐活儿了。

        晚上有点儿凉,这么吃正好,小凳子围着炉子一坐,吃饭跟蹲着吃似的,挺有意思。

        不过孙问渠有点儿担心,抬头看了看房顶:“这烟不会把天花板给……”

        再看天花板上一片黑灰,他没再说下去。

        “没那么多讲究,”奶奶说,“黑了刷刷就白了。”

        爷爷拿了个可乐瓶过来往地上一放:“喝点儿?”

        “什么酒?”孙问渠拿起来打开,闻了闻,“这是自己家酿的吧?”

        “草莓酒,”爷爷又拿了四个大茶杯过来,“尝尝吧,还不错的。”

        “好,”孙问渠马上拿过杯子伸到了爷爷前面,“我还没喝过草莓酒呢。”

        “我家可没有胃疼药啊。”方驰马上说。

        “我喝杂了才胃疼,”孙问渠说,“尝一杯没事儿。”

        方驰没再说话,爷爷给孙问渠倒了半杯:“不知道能不能喝得惯。”

        “喝得惯,我也在山里待过三年,土酒喝过不少,”孙问渠说完就喝了一口,刚一咽下去,顿时觉得一言难尽,脸都拧皱了,“哎这酒……”

        “爽么?”方驰问。

        “太爽了,”孙问渠赶紧从锅里夹了根菌子塞进嘴里,“哎这劲头跟草莓也不挨着啊!”

        爷爷奶奶看他这样子笑得停不下来,给他又夹了一堆菜。

        这酒的确是孙问渠喝过的有着最神奇味道的酒,除了名字叫草莓酒之外,没有再跟草莓有关系的地方了,从颜色到味道,完全就是农家自酿的那种喝一口就直冲脑门的烈性土酒。

        喝完这半杯,身上一下就热了,之前被摔到的地方也感觉不到酸疼了。

        “这酒牛。”孙问渠竖了竖拇指对爷爷说。

        “再来点儿?”爷爷马上伸手去拿瓶子。

        “别别别别……”孙问渠赶紧摆手,拿过杯子放到了一边,“不来了,再来我这顿饭吃不完就得趴下。”

        饭吃得差不多了,几个人有搭没一搭地边吃边聊,爷爷奶奶话不太多,但看得出很高兴,说话的主要内容就是劝吃。

        院子里的小子叫了起来,接着就听到院门被推开了,有人走了进来:“老爷子,上回你要的那个罐子我给你拿了一个过来。”

        “张叔!”方驰一听就站了起来,冲外面喊了一声,“在屋里吃饭呢,一块儿吃点儿?”

        “吃过了,”门外进来了一个中年人,手里拿着个罐子,一看到孙问渠,笑着说,“有客人啊?”

        “方驰的同学,叫孙水渠,”奶奶也笑着说,“不算客人了,熟着呢。”

        “是问。”孙问渠忍着笑。

        “问什么?”奶奶看着他。

        “什么也不问。”方驰拍拍她的肩膀。

        爷爷跟张叔聊了几句,张叔走了之后方驰才凑到奶奶旁边说:“奶奶,孙水渠不是我同学。”

        “报复啊你。”孙问渠在一边乐着。

        “不是同学啊?”奶奶愣了,扭头盯着孙问渠,“你不是他同学啊?”

        “不是,”孙问渠嘴角挂着笑,“我是他……”

        “你给我好好说话啊。”方驰马上接了一句,盯着他。

        “朋友,”孙问渠笑了起来,“奶奶,我是他朋友,不是同学,我看着像18岁吗?”

        “像啊,”奶奶点点头,“你看着比他还傻点儿呢?”

        吃完饭,方驰把东西都收拾到了厨房,爷爷拿出烟杆点上了,靠在椅子上很舒服地抽了一口:“这日子美啊。”

        “知足常乐。”方驰笑笑。

        “来。”爷爷把烟杆递到方驰前面。

        孙问渠有些吃惊地看着。

        “不抽,”方驰摇摇头,“我戒呢,你也少抽点儿。”

        “你也没……”孙问渠想起来方驰在山上还抽烟来着,不过话没说完方驰瞪了他一眼,他没再往下说,就勾着嘴角笑了笑。

        “我一个老头儿了,不在乎这些了,这几年也见老,”爷爷抽着烟慢慢地说,“没准儿再过两年,跟老江打架就该打不过了。”

        “快别打了,”方驰皱皱眉,“你俩去申请个世界纪录吧,打架时间最长的对手,打了一辈子了吧。”

        “就烦他,没事儿还总瞅你奶奶。”爷爷拿烟杆敲了敲桌腿。

        “哎要不要脸啊,”奶奶喊了起来,“当着小孩儿面说什么呢,脸皮都折出一本书了还瞅不瞅的,他都快看不清自己瞅的是谁了。”

        孙问渠笑得差点儿一屁股坐地上去,这种对话对于他来说实在太难得,家里没有可能出现这种内容的对话,老人他都很少见得到,父母就算不吵架的那些年里,也都是相敬如宾,活得离地三尺。

        “看,让人孩子笑了吧。”爷爷说。

        “那是笑我吗!”奶奶瞪了他一眼。

        “我是真老了啊,”爷爷叹了口气,“以前你奶奶这么跟我生气,我就给她拉一段儿哄她开心,现在手都哆嗦了。”

        “我还挺喜欢听的,好久没听了呢,”方驰笑着说,“你不是手哆嗦,你是手生了就不好意思拉了吧。”

        爷爷笑着没有说话。

        “拉琴吗?什么琴?”孙问渠问了一句。

        “二胡,”奶奶说,“你们年轻人都不爱听那个,也就小王八蛋还拍拍他爷爷马屁说爱听。”

        “二胡啊?”孙问渠笑了,“我也挺喜欢听的。”

        “你就别跟着拍了。”奶奶拍了他一下。

        不过这话方驰听着却并不觉得意外,他觉得就冲孙问渠的那幅字,那张画的水平,喜欢二胡并不奇怪。

        “我说真的,”孙问渠笑着说,“爷爷你琴没坏吧,我麻烦你们两天了,要不我给你们拉一段吧。”

        “你会?那好啊!”爷爷一下就来了兴致,“小驰去把我二胡拿来。”

        “不是,”方驰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孙问渠,“你真的假的啊?”

        “少废话,”孙问渠说,“趁我这会儿喝了酒脸皮厚。”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5774/110811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