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来横犬 > 第26章

第26章

        孙问渠经常抽风,说点儿让人防备不及的话,干点让人措手不及的事儿,但方驰怎么也没想到在英语教学范文写作这么正经严肃的过程中孙问渠会干出这样的事来。

        柔软湿润的触碰带着小小的旋风,很快地来,几乎没有停留,就又带着小风离开了。

        但方驰还是被这突如其来的轻轻触碰带来的强大力量掀翻在地。

        他猛地往后一靠,椅子跟着也往后一倒。

        震惊。

        迷茫。

        害怕。

        来不及发火。

        他连人带椅子哐地一声摔倒在了地板上。

        孙问渠还半趴在桌上,偏着头,手里拿着笔,没有机会开口说话,方驰在倒地的瞬间手一撑地,整个人直接就从地上跳了起来,稳稳地站在了桌子边。

        好身手!

        接着就一拳砸在了孙问渠脸上。

        好功夫!

        没等孙问渠趴在桌上从眼冒金星的状态里恢复过来,就听见到方驰碰桌子踢椅子撞门一路带着响儿地跑了出去。

        等他捂着眼角抬起头来的时候,只听见客厅门嘭地一声关上了。

        “我靠。”他皱着眉小声说了一句,撑着胳膊看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又趴回了桌上,闭上了眼睛。

        方驰感觉自己几乎都没用腿帮着蹬一下就那么从院墙上飞了出去,这是他这么多年跑步回家速度最快的一次,还是在训练了一天之后。

        一路冷风从领口哗哗地往衣服里灌,全身冻了个冰凉,耳朵里什么也听不见了,就只有呼呼的风声,一直跑到楼下了他才放慢了脚步。

        边喘着粗气往楼上走,边感觉脑子里还是嗡嗡响着,所有的思路都消失了,全被折现变成了孙问渠那个全无预兆的触碰。

        开门进了屋他还觉得有点儿晕,往沙发一趴。

        胳膊旁边传来嗷地一声,接着就被狠狠挠了一爪子。

        “哎,”方驰赶紧看了一眼,黄总被挤在了他胳膊和沙发靠背中间,吓了他一跳,“我不是故意的!”

        黄总没理他,转身噌噌地就窜到了冰箱上坐下了。

        “不好意思啊……哎……”方驰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以缓解自己满身满脑的眩晕。

        他现在说不清自己在想什么,具体是什么感受也说不上来,就觉得乱。

        乱糟糟的像是摔进了草堆里,昏昏沉沉沉的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刚在孙问渠家摔那一下也没摔到脑袋啊……

        一想到孙问渠他立马又跟身上被无数根烧热的针戳了似的,全身一阵阵地又烫又扎,还有种心悸带来的发麻。

        没错,除去混乱和发晕,最清晰的感受就是心悸。

        心跳得很快,害怕。

        紧张。

        不安。

        这一夜是怎么睡着的方驰不记得了,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趴在沙发上,动都没有动过。

        他坐在沙发上,头有些沉,不得不用手捧着。

        捧了能有十分钟,他才慢慢清醒过来,洗漱完了换了身衣服准备去学校。

        但是……

        没有书包,没有书,没有作业,什么都没有。

        全在孙问渠家里扔着。

        昨天唯一从孙问渠家带出来的只有手机,还是因为之前顺手搁兜里了。

        方驰坐回沙发上叹了口气,昨天晚上的事又跟潮水一样涌了过来,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拿着手机对着孙问渠的名字发了很久的呆,最后他站起来,给黄总弄好猫粮之后出了门。

        就这么着吧,书包什么的再说了,今天先凑合借别人的用用得了。

        方驰甩着两只手出了门。

        到了学校附近想吃早点的时候才想起来不光书包没了,书包里的钱包也没了,他现在身无分文空。

        “操。”方驰小声骂了一句,只能顶着风站学校的路口等着。

        站了没两分钟,许舟开着小电瓶过来了,他刚要喊,突然看到后面还坐着肖一鸣,顿时又犹豫了。

        “方驰!”许舟看到了他,喊了一声把车开过来停在了他面前,“在这儿干嘛呢?”

        “……有钱吗?”方驰说,“借我点儿。”

        “要多少?”许舟马上扯过书包翻钱。

        “两百。”方驰说,其实吃个早点有十块就能吃出幸福感了,但考虑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勇气去孙问渠那里拿书包……

        “你杀了我吧,”许舟停下了动作看着他,“要不咱去三小门口蹲着,小学生现在都有钱。”

        “那……”方驰琢磨着要不就拿十块吃早点。

        “我有。”肖一鸣在后座上说了一句,下了车。

        “拿……”方驰顺嘴说了一个字又迅速打住了,拿来,他以前一般都这么说,但这次他顿了顿说的是,“借我。”

        肖一鸣没说话,从兜里掏了二百给他。

        “我先去停车了啊。”许舟开着车先往学校去了。

        方驰和许舟站在路边,有点儿尴尬。

        “你吃了没。”方驰问。

        “没有,”肖一鸣说,“想去吃馄饨的。”

        “那去吃吧,”方驰准备过街,馄饨店就在斜对面,大肉馄饨,挺好吃的,“我请客。”

        “嗯。”肖一鸣点点头。

        正准备过街的时候,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停在了他俩面前,正好挡住了过街的路。

        方驰皱皱眉准备绕开,车门打开了,有人从车里下来。

        “还真是这样就来学校了啊。”这人说了一句。

        方驰一愣,转过头,看到了孙问渠,眼角带着明显的淤青,估计是昨天自己那一拳给打的。

        劲儿这么大?

        还打眼睛边儿上了?

        “给。”孙问渠一边打着呵欠一边把他的书包从车里拎出来扔了过来。

        方驰接住书包,肖一鸣就站在旁边,他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其实肖一鸣没在边儿上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谢谢。”最后只说了这么一句。

        “不客气。”孙问渠看了他俩一眼,回身坐回了车里,车开走了。

        “我以为……你书包已经扔到教室了呢。”肖一鸣往车开走的方向看了看。

        方驰没说话,把书包甩到背上,那二百块塞回了肖一鸣兜里。

        两个人沉默地过了街了,沉默进了店,要了两份大碗的馄饨沉默地吃着,肖一鸣几次抬头想要说话,但最后都没有开口。

        方驰不知道他想说什么,但是在肖一鸣眼里,自己这应该就是在某个男人那儿过了夜还忘拿书包的情况,换个人也没什么,可偏偏是肖一鸣。

        如果还是以前那样的关系,估计肖一鸣早就已经问了。

        这一上午的课上的简直煎熬,不困,不累,不迷糊也不饿,就那么瞪着老师,脑子里时不时就窜过一阵紧张,连带着心脏猛赶着跳几下。

        不断涌出来的源自内心深处的不安让他连上英语课都不瞌睡了,瞪着老师出神,而且一惊一乍的。

        讲卷子的时候梁小桃顺手拿了他桌上的卷子去看,就这么一个动作,吓得他差点儿从椅子上蹦起来。

        “怎么了?”梁小桃也吓了一跳,小声说,“我就看看你卷子。”

        “看吧。”方驰扯了扯衣领。

        梁小桃有些奇怪地瞅了他两眼,低头看着他的卷子,翻到后面的作文题时,突然偏过了头:“这谁帮你写的啊?字写得真好啊。”

        “嗯?”方驰转过头往卷子上看过去。

        一眼就愣了,作文题已经写上了,一串圆圆胖胖的圈圈,一看就是孙问渠写的,他没说话,从书包里翻出了别的卷子和作业,发现昨天孙问渠没来得及给他讲那几道题都已经写上了。

        “还有人帮你写作业呢?”梁小桃啧啧两声,她英语挺好的,作文她看了几眼又啧啧了两声,“还是个学霸啊。”

        方驰没有说话。

        中午放学他也没去吃饭,趴桌上努力想让自己睡一会儿,但没成功。

        神奇的是下午自习他还是不困,老师来答疑的时候他全程神采奕奕,只不过老师说了什么他也没怎么听见,就瞪着孙问渠给他做的那几道题发呆。

        他不讨厌孙问渠,一开始当然是讨厌的,后来就不讨厌了,就觉得孙问渠智商应该很高,就是情商发育不良,虽然很幼稚爱遛人喜欢找麻烦,但心地挺好的。

        一颗寂寞的蛇蛋,会帮人写作业的那种。

        但无论他对孙问渠的印象有多好,这事儿都是他无比抗拒也不能接受的,只要一想起来,就会浑身难受。

        最后一节自习课,他认真地琢磨了一节课,打算正式地跟孙问渠说说不要再这样。

        铃一响他就拎着书包出了教室,一路小跑着到了人少的小街,掏出了电话。

        拨号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手有点儿抖。

        电话里响了半天,那边孙问渠才接了起来:“喂?”

        孙问渠声音有些发沉,从听筒里传出来时,方驰觉得就跟贴在耳边说话似的,嗓子紧了紧才说了一句:“我,方驰。”

        “嗯。”孙问渠应了一声没说话。

        “那什么,”方驰咬咬嘴唇,“我今天……就先不过去做饭了。”

        “嗯。”孙问渠还是应着。

        “我就……就是想说,”方驰说得有些吃力,“我挺不喜欢你那样的,就昨天那样,你懂我意思吧。”

        “嗯。”

        “所以我是想说,你要老这样,我就不过去了……不过钱我会还你的。”

        “嗯。”

        孙问渠始终就只是嗯嗯,方驰也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还是有别的想法?

        “你的脸……”他犹豫着又问了一句,早上看着孙问渠眼角的伤不轻,虽然情有可原,他还是不太好意思。

        “你是不是?”孙问渠突然开口,打断了他。

        “是不是……什么?”方驰猛地一惊,那种像打闪似的心悸再一次掠过。

        “非得我说出来?”孙问渠说,“我感觉你不太愿意听呢。”

        方驰没说话,感觉自己眼前的东西跟着心跳一块儿蹦着。

        “同性恋,”孙问渠很平静地说,“你是不是。”

        这三个字让方驰一下靠到了旁边的树上,挺冷的天儿出了一后背的汗,还都是瞬间出的汗。

        他努力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又停了几秒钟才开了口:“我……不是。”

        “是么,”孙问渠的声音里似乎带着笑,“你确定么?”

        方驰定了定神:“确定。”

        “这样啊,”孙问渠停了停,“那你不用再过来了,那个卖身契,不,那个服务合同,作废吧。”

        “嗯?”方驰愣了。

        “我第一次说我喜欢男人的时候,”孙问渠声音还是没什么变化,“你那个反应,我还觉得你是……不过你要说你不是,那就不是,所以不用再来了。”

        方驰没说话,一时还没回过神来。

        “你要不是,我逗着也没意思了,就这么着吧,”孙问渠说,“这月工资给你放书包那个拉链兜里了,给黄总买点儿好猫粮吧。”

        “……哦,”方驰不知道自己现在在想什么,“钱我会还的。”

        “还没到时间呢不着急,”孙问渠笑笑,“我挂了,拜拜。”

        没等方驰出声,孙问渠挂掉了电话。

        方驰把手机放回兜里,也没再继续跑,直接坐在了树下的石凳上,石头的冰凉很快透过裤子传了上来,爬向全身。

        他从书包里摸出了烟盒,点了一根叼着。

        抽了几口之后又伸手到书包里翻了翻,在拉链小兜里摸到了一个信封。

        一摞新票子,还用张细纸条捆着,方驰看了看,纸条上还有字。

        是孙问渠的字,估计是用那种细细的毛笔写的,跟用钢笔写的字差不多大小,非常漂亮整齐地写着:做饭费,做菜费,拖地费,扫地费,翻墙费,拆窗费……

        后面还有什么费方驰没再看,把纸条叠起来放进了兜里,这一项项列出来的内容让他反复想起这段时间在孙问渠家的各种画面。

        并不太好受。

        抽完一根烟,他戴上耳机站了起来,慢慢往回走。

        今天不用去做饭了,不用买菜也不用收拾,时间突然像是变多了,可以不急不慢地顺着路遛达。

        到小区门口的时候他去旁边宠物店买了两袋孙问渠同款猫粮,再去小超市买了点儿面条,感觉很久没在自己的破屋子里给自己煮面了。

        回到家,黄总很意外地没有虐待食盆子,而是团在门边自己的拖鞋里睡觉。

        “今天这么乖,”方驰把它拿起来捧手里摸了摸,“你怎么老也不长个儿呢?”

        黄总挥了挥爪子。

        喂完黄总打扫完猫沙,方驰坐到了书桌前,准备复习。

        这个书桌租房的时候就有,房东的,跟他在爷爷家的书桌差不多大小,看长相年头估计也差不多。

        桌上贴了很多贴画,比起孙问渠那张黑色的宽大的泛着柔和哑光的一尘不染的大桌子,还真是不太能集中注意力。

        他趴到桌上开始写作业,大概写了半小时,肚子饿了,他放下笔去给自己煮了碗面。

        面还煮得挺不错的,他滴了几滴麻油,很香,边看电视边吃,热乎乎的鼻尖都冒出了汗珠。

        莫名其妙地就想起来不知道孙问渠吃的是什么。

        估计是外卖,或者出去吃。

        想想又觉得自己瞎操心,一个拿钱不当钱的大少爷,还用担心吃什么的问题么,再说之前也没人给做,不也长得……挺好的吗。

        吃完面方驰继续做题,做得不太顺,老走神,不过好歹是挣扎着做完了,不会的题他都空了出来。

        起来喝了口水之后他回到桌子旁边,看着没做的那几道题,愣了好一会儿叹了口气,空着也就空着了,没孙问渠给讲了。

        猛地就有些郁闷。

        方驰皱着眉一屁股坐回椅子上,很郁闷,因为自己的郁闷所以更郁闷了,这到底是怎么了!

        折腾到快12点,方驰凑合着把不会的题硬做完了,对错不管了,反正填满为止,看着都满了还能舒服点儿。

        他扔下笔打了个呵欠,飞快地洗了个澡就躺到了床上,鉴于今天自己像个神经病一样到现在依然神采飞扬,他戴上了耳机,打算听听音乐培养一下瞌睡。

        选了个随机播放,然后关灯,闭眼。

        机子里的音乐都挺舒缓的,跑步散步静心利器,听着很让人放松。

        方驰闭着眼,放缓呼吸,让自己跟着音乐的节奏慢慢地吸气吐气,精神了一天了,晚上要再睡不着,他明天不用上课了。

        几首曲子听过去,瞌睡没有如期而至,他叹了口气,打算挑出几首特别慢的听听。

        刚一抬手,耳边传来很轻地两声咳嗽。

        他顿时跟被捅了一刀似地坐了起来,全身汗毛都炸了锅。

        “给你拉一段,按你的水平,估计没听过,”孙问渠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这个叫牧羊女,我挺喜欢的,那天在你家本来想拉这首来着,你点了个赛马。”

        方驰坐在床上没动。

        耳机里短暂的安静之后,响起了二胡特有的带着些许哀伤的声音。

        听得出孙问渠的这把二胡比爷爷那把要好得多,声音圆润柔和,虽然mp3的收音效果不是太好,但方驰还是迅速被拉进了旋律里。

        “你到,到底开不开门。”马亮在电话里说。

        “我困死了要睡觉,”孙问渠裹在被子里,“烦着呢。”

        “那我自,自己开了。”马亮挂掉了电话。

        “啊……”孙问渠翻了个身,听到马亮在外头打开了院子门,又打开了客厅门,最后推开卧室门走了进来。

        “起,起来。”马亮指了指他。

        “干嘛。”孙问渠闭眼儿躺着没动。

        “你想什么,呢?”马亮过来掀掉了他身上的被子,“这,这么大的事儿,都不,不跟我说?”

        孙问渠无奈地坐了起来,抓过睡衣套上了盘腿坐在床上:“多大点事儿啊,你大半夜的不搂媳妇儿跑来掀老爷们儿被子。”

        “老爷子给我打……电话了,”马亮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下看着他,“怎,怎么回事?”

        “跟你说什么了?”孙问渠打了个呵欠。

        “不许给,给你钱,给钱就收,收拾我。”马亮说。

        “你怎么说的?”孙问渠转过头,老爸动作还挺快,这就开始封锁经济了?

        “收,收拾呗,”马亮皱皱眉,“还能揍,我么。”

        “把你客户一断你就完蛋。”孙问渠笑笑。

        “不会,我客户跟他那儿不,不是一个风格,”马亮看上去挺着急,直接在卧室里点了根烟,“你快成流浪蛇了你知,知道么。”

        “你就来提醒我这个?”孙问渠转过脸看了看他。

        “你脸怎么了?”马亮站了起来,伸手扳过了他的脸,有些吃惊,“还动……手了?”

        “没,”孙问渠拍开他的手,“不是我爸。”

        “是谁!”马亮叼着烟喊了一声,烟灰掉在了床上。

        “我儿子,”孙问渠把烟灰拍掉,“你他妈出去抽。”

        “你儿,儿子?方,方,方……哎操,”马亮吃惊地瞪着他,“你是不是耍花,骨嘟流氓了?”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5774/110811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