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来横犬 > 第35章

第35章

        孙问渠给方驰讲题还是老样子,讲得很认真,条理也很清楚,方驰听得挺仔细,他不想一会儿做不出来再被孙问渠嘲笑。

        讲完不会的,孙问渠又很有耐心地看着他把后面的题做了,碰上不会的就接着讲。

        说实话,方驰看着偏头给他讲题的孙问渠,如果老师是这么上课的,他估计不太会打瞌睡……

        一张卷子折腾完,方驰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行了你玩会儿别的吧,”孙问渠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我腰都酸了,我得躺会儿去。”

        “谢谢啊。”方驰说。

        “不客气。”孙问渠看着他。

        方驰没说话,也看着他,过了几秒钟跟孙问渠一块儿乐了,虽然说不清是怎么了,但就觉得他和孙问渠之间说个谢谢不客气挺可乐的。

        孙问渠回了屋,门一关不知道是睡觉还是继续画图了。

        方驰经过他门口的时候压住了趴门缝瞄一眼的想法,快步地跑下了楼。

        老爸老妈和爷爷奶奶都在厨房和院子里忙活着,其实有些菜早几天就开始准备了,但过年就是这样,好像永远都在做菜,在厨房这个阵地上从天亮忙到天黑。

        这种时候小子是最愉快的,就蹲厨房外边儿,等着吃做菜剩下的边角料。

        “散步去。”方驰过去踢了它屁股一下。

        小子起身跟在他身后走出了院子。

        出了院子往村口走了几步方驰又停下了,退回到门口看了看两边的对联。

        春到堂前花似锦,日临庭上人如龙。

        一看就是孙问渠的字,大气有力,不过内容没看懂,就估计着能猜到挑这么两句应该是孙问渠的风格。

        “怎么样?”奶奶手里拿着只鸡,一边揪着碎毛一边跟他一块儿看着,“原来没打算写这个,是水渠说用这个比较诗意,我跟你爷一想,几十年了,咱就诗意一回吧。”

        “原来想写什么啊?”方驰笑笑。

        “你爷爷想了个大富大贵大吉大利,后边儿想不出来了,”奶奶笑了,“水渠顺嘴给补了个添福添顺添财添丁……”

        方驰愣了愣,心里莫名其妙提了一下。

        “后来他说不好,诗意好,就诗意了。”奶奶又说。

        “哦……”方驰揉揉鼻子,“诗意好。”

        奶奶回厨房忙活去了,方驰抬头往楼上窗口看了一眼,带着小子慢慢顺着路遛达出去了。

        往村口走的时候,经过好几个邻居家门口,都看到了应该是孙问渠写的春联,都是常见的吉利话。

        方驰又有点儿想笑,不知道孙问渠写这些东西的时候是不是也没让人看,就感觉孙问渠这么个挺有才的人,这笔相当有水平的字,就这么神奇地出现在了乡下院子门外的墙上……

        挺有意思的,大概也只有孙问渠这种坚持不吃药的神经病身上才会发生吧。

        孙问渠靠在椅子里,腿架在床沿上,腿上依次摆放着黄总,笔记本和素描本。

        手机在旁边响着,他坚持把最后几笔画利索了才伸手拿过手机接了电话:“亮子。”

        “怎,怎么样?”马亮在电话里问。

        “什么怎么样。”孙问渠看着纸上画着的一个壶。

        “全部。”马亮说。

        “都挺好的,”孙问渠笑笑,“准备跟你媳妇儿回家了吧?”

        “嗯,过,过两天我,去你,你那儿,”马亮说,“初三,三,四吧。”

        “干嘛?”孙问渠愣了愣,“土还有,不用送。”

        “谁,谁送土,啊,”马亮啧了一声,“去呼吸新鲜空,空气,顺便给你带,带点儿年货,谢,谢谢人家收,留你。”

        “我这是租房好么,又不是白吃白住,”孙问渠转了转笔,“来也成,不过年货弄点儿有意思的,普通的别拿了,我看人家里也不缺,堆了一屋子,你再拿多了都没地儿放了。”

        “要不我去拿,拿点儿走得了,”马亮笑着说,停了停又说,“那什么,帮你打,听了,你大姐夫没,没事儿了。”

        “本来也没事儿,这都能有事儿他也真是一朵娇嫩的小粉花了,”孙问渠皱皱眉,一提这事儿他就心情不好,“我统共推了他四下,就这四下还有两下没推着呢。”

        “是,就一下就够,够了,直接推花盆,上,”马亮叹了口气,“那脸磕的,一看就,就是挨揍了。”

        “他不来招惹我,我根本就想不起来有他这么一号人,”孙问渠拧着眉,“我爸逼我,孙遥见天儿数落我,我都能忍,顶两句犟两下我就不去多想了,那毕竟是我爸我姐,他什么玩意儿还跟着高|潮了玩颜|射呢,靠。”

        “粗,粗俗,”马亮说,“等我找耳,塞。”

        “还说什么不回家认错就滚蛋,”孙问渠迅速地在纸的一角画了个被扇耳光的小人儿,“他谁啊!”

        “你大姐夫呗。”马亮回答。

        “滚蛋。”孙问渠很不屑地说,他一直没太想明白孙遥跟她老公到底有没有爱情,不过他俩是老爸的左膀右臂,在维护老爸的权威上有着惊人一致,倒是很般配。

        “还,还有,”马亮想了想又说,“孙嘉月找,找我要你电,话。”

        “给了没?”孙问渠说。

        “没啊,骂了我五,五分钟。”马亮说。

        孙问渠乐了:“我给她打。”

        跟马亮又扯了几句就挂了电话,孙问渠想了想,给孙嘉月打了个电话过去。

        “你找抽啊!”孙嘉月一听他声音就喊上了,“你说你是不是皮痒了啊!”

        “这不是给你打电话了么。”孙问渠笑着说。

        “躲哪儿去了你!怎么还把刘挺给打了啊?”孙嘉月一连串没停地说,“我打你电话打不通上你那儿找你,结果还此房已出售了……”

        “嗯,我搬了。”孙问渠说。

        孙嘉月顿了顿突然笑了起来,边乐边问:“哎,你是不是打了刘挺被赶出去的?”

        “差不多吧,本来还能再赖一个月的。”孙问渠跟着笑了笑。

        “长能耐了啊,”孙嘉月笑得不行,“哎,打得爽吗?”

        “要不你找个时间试试呗。”孙问渠往后仰了仰头。

        “得了吧我才懒得管家里这些破事儿,”孙嘉月收了笑声,叹了口气,“明天又不回家了吧?”

        “嗯,你回吗?”孙问渠问。

        “你不回了我就回吧,去年去我婆婆那儿过的,今年本来也准备回家过,”孙嘉月想了想,“你到底在哪儿呢?”

        “山里。”孙问渠回答。

        “得了吧,鬼才信,好容易被从山里逃出来了又跑山里去?”孙嘉月说。

        “这儿跟挖土工地不一样。”孙问渠看看窗外,一派宁静的风景里飘着不知道谁家刚放完鞭炮的烟雾。

        “不说不说吧,还有钱吗?”孙嘉月说,“不够我让你二姐夫给你转点儿过去。”

        “有,大把。”孙问渠说。

        孙嘉月估计也被老爸警告过不许给他钱,要不也不会说让二姐夫给他转钱。

        他手头还有钱,就算没了,他也不会把孙嘉月两口子卷进这破事儿里来,孙嘉月一向不爱过问家里的事,老公开了个挺大的装修公司,俩人没孩子压力也小,过得挺舒心的,孙问渠不想破坏她每天闲事不管只管花钱的太太日子。

        “你也别死撑……算了这是废话,你要不是爱死撑也不会到今天这地步,”孙嘉月用力叹了口气,“反正你不行了就说话,二姐管你。”

        “你才不行了,大过年的会不会说话啊。”孙问渠笑了起来。

        “一直都不会说话,”孙嘉月笑了,“行了我约了小叽做头呢不跟你说了。”

        “别让他给你染头。”孙问渠说。

        “知道啦!”孙嘉月大笑着把电话给挂了。

        孙问渠把手机放到一边,看着还趴在他腿上的黄总。

        黄总一直转着耳朵听着他说话,这会儿跟他眼对眼地瞪着。

        对视了一会儿之后,黄总喵了一声,脸蹭着他的腿躺下了,还抬起爪子盖在了脸上。

        孙问渠用手指在它爪子上轻轻摸了摸,轻轻叹了口气。

        窗外传来一阵鞭炮声,听声音应该就是隔壁的邻居,估计是差不多要准备吃晚饭了。

        最近这一星期一到午饭和晚饭的点儿就能听到鞭炮声,离三十儿越近,鞭炮声越密集。

        听得人有点儿胆战心惊。

        却也偶尔会觉得踏实。

        方驰家没有早早地开始放鞭,爷爷奶奶俩人在家的时候估计没精力玩这些了,今天倒是好像准备要放。

        孙问渠正拿了笔想再琢磨一下今天的思路时,院子里一阵热闹的人声和笑声响起,有喊爸妈的,有喊爷爷奶奶的。

        他挑了挑眉毛,把腿上的东西放到一边,抄起黄总站到窗边,往下看了看。

        院子里人不少,看样子应该是方驰的叔叔或者伯伯一家,都围着爷爷奶奶正在说话。

        除了年长的夫妻两人,还有一对小夫妻和一个看着跟方驰年纪差不多的戴着眼镜的男孩儿。

        这是赶着回来过年的亲戚,明天三十儿,估计还会有人回来。

        孙问渠顿时感觉有些说不上来的滋味,不知道是心慌还是羡慕。

        他犹豫了一下,出门到隔壁方驰的屋子看了看,没人,于是拿过手机拨了方驰的号码。

        “谁?”那边方驰接起电话。

        “你爹,”孙问渠说,“你去哪儿了?”

        “带小子散步呢,从村口刚转到河边儿,”方驰说,“这是你现在的号码啊?”

        “嗯,快回来救命,你家来亲戚了,五口人,挤一院子。”孙问渠说。

        “五个人就能挤一院子了你也太夸张了,”方驰说,“我二叔吧,这么早,我以为得明天上午呢。”

        “那还加上你爸你妈你爷爷奶奶啊,”孙问渠皱皱眉,“不行,你要不回来就带我去散步。”

        “那你出来呗,我一会儿再回去,”方驰说,“我跟方辉不对付,一见面就想揍他,我晚点儿回。”

        “我要一出去见着人怎么办,我现在心情不好不想跟人打招呼,”孙问渠有些烦躁地说,“你家后院那个破栅栏门还锁着的,出不去。”

        “……你去我屋等我吧。”方驰说。

        孙问渠抱着猫去了方驰的房间,待了没两分钟听到后院的门响了一声,他凑到窗边,看到方驰跑了进来,小子蹲在后院门外。

        他打开了门走到了天台上,方驰跑了上来,看到他就招了招手,压着声音:“赶紧走,一会儿小子忍不住该叫了。”

        孙问渠跟着他一溜小跑着出了后院。

        “小子闭嘴,不许叫。”方驰关上后院的门,又指了指小子。

        小子哈哧着摇了摇尾巴。

        方驰带着顺着河边遛达到了村口,这会儿没有人,俩人进了旁边的一个亭子里坐下了。

        这亭子其实是个车站,还带着挡风的墙,不过修好之后原计划从这儿经过的班车一直也没开通,所以成了村里人的聊天圣地。

        “其实你在你屋待着也没谁会进去找你,”方驰说,“是不是觉得吵啊?”

        “不是,”孙问渠把胳膊架到椅子靠背上,手指戳着额角,另一只手揣在外套里摸着黄总,“就是觉得太热闹了,就特别寂寞。”

        “你真容易寂寞,”方驰笑了,“没人的时候寂寞,有人的时候还寂寞。”

        “这你就不懂了,跟人有关的那是孤独,”孙问渠看着他,“寂寞和孤独是不同的,寂寞归心境管。”

        “挺高深,但是没听懂。”方驰点点头。

        孙问渠看着他笑了起来,好一会儿才说:“我跟你聊着就不会觉得寂寞。”

        方驰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揪了揪小子的耳朵:“哦。”

        “对了,你们玩攀岩的,是不是很会打结啊?”孙问渠伸手在兜里掏着。

        “打谁的劫啊?”方驰愣了愣。

        “哎哟您这觉悟,真高,”孙问渠啧了一声,“打结,绳结。”

        “……哦,”方驰笑了,“会啊,单手都能打。”

        “那太好了。”孙问渠说。

        “你要干嘛啊?”方驰问。

        “帮我打两个结,”孙问渠从兜里掏出了他送的那根小骨头和一截儿黑色的皮绳,“我挂脖子上。”

        方驰接过骨头看了看,又抬头看了看孙问渠:“你真挂脖子上啊。”

        “挂啊,”孙问渠眯缝了一下眼睛往他脖子那儿扫了一眼,“你不是都挂上了么。”

        “我……”方驰摸了摸胸口的那个四叶草,“这不是天灵灵地灵灵么,挂上没准儿能把题都做对了。”

        “我脖子冷所以也要挂点儿东西。”孙问渠一本正经地说。

        方驰叹了口气,拿着小骨头研究着:“你直接打俩眼儿钻个……”

        “我不想弄坏它,这也有点儿年头了,万一打眼儿的时候夸嚓!碎了怎么办。”孙问渠说。

        “……行吧,我看看怎么弄。”方驰低头琢磨了一下,拿过皮绳比了比长短,在小骨头的一边绕了一下,开始慢慢地打结。

        他会打挺多结的,除了攀岩要用到的,还会很多别的结,都是爷爷教的,活结死扣他都会,没多大会儿功夫他就把结打好了。

        “长了,能短点儿吗?”孙问渠说。

        “短点儿你怎么套进去啊,脑袋比脖子粗你不知道啊……”方驰说。

        “那把绳儿弄断了加个能伸缩的结呗,”孙问渠说着往兜里摸了摸,“我这有剪……”

        话还没说完,方驰已经很随意地把皮绳搁嘴里用牙给咬断了。

        “哎这牙口。”孙问渠笑了起来。

        方驰重新打一个活动的结,拉了几下之后递给了孙问渠。

        “挺好的,”孙问渠挂上了,把绳子拉短,小骨头正好停留在锁骨稍下的位置,“怎么样,酷吧。”

        “嗯,”方驰点点头,一拍小子的脑袋,“小子吃骨头去!”

        坐在他腿边的小子一蹦而起,前爪搭到了孙问渠腿上,伸着脑袋对着他一通啥哧。

        “哎哎哎!”孙问渠吓了一跳,赶紧往后躲,“要咬我啊!”

        “怎么可能,”方驰笑得很开心,“我以为你不怕狗了呢。”

        “它不碰我我就不怕它。”孙问渠说。

        刚说完,黄总突然从他外套里探出了半个身子,对着小子的鼻子就是好几巴掌拍了过去,然后又迅速地缩回了衣服里。

        这套连环掌让俩人一狗同时都愣住了。

        小子吓得耳朵都夹到了脑袋后边儿。

        过了好一会儿方驰和孙问渠才同时爆发出了狂笑,小子回过神来哼哼唧唧地转身跑出了亭子。

        “咱们回吧,奶奶一会儿该催我了,”方驰站了起来,还没笑停下,“小子回来!跑什么啊!”

        小子回头瞅了他一眼,没过来也没再往前走。

        就这么保持距离地在前面走着。

        快到家的时候孙问渠在后院的拐角停下了:“我从后院上去吧。”

        “没事儿吧,”方驰说,“我……”

        “一个租客,就不弄那么费劲了,”孙问渠拍拍他的肩,“我这段时间真不太想跟人打交道。”

        “行吧,”方驰点点头,把后院的钥匙给他了,“晚上吃饭我给你拿上去?”

        “嗯,”孙问渠走两步又停下了,“给我加个餐吧。”

        “巧克力啊?”方驰笑了笑,“我带那点儿都得让你吃光。”

        “吃光了再说。”孙问渠抱着黄总走了。

        方驰从前院进了门,刚一进去就听到小子吱地叫了一声,从客厅里跑了出来,接着就听到了方辉的声音:“怎么总让这狗进屋啊!”

        “哎呦又踢它!”奶奶有些不高兴地说。

        “你爷爷从养那天起就让它进屋,你这回回都踢,也不嫌累,”老妈说着话从客厅也走了出来,看到方驰的时候马上指了指他,压低声音说,“你好好的啊,别又跟他吵。”

        “小子过来,”方驰蹲下,小子跑到他身边,他搓了搓小子的脑袋,“去厨房找爷爷去。”

        小子转身跑进了厨房。

        方驰进了客厅,二叔二婶,堂姐方芸两口子和方辉都在,加上老爸和奶奶,沙发和椅子都坐满了。

        “二叔二婶过年好,”方驰打了个招呼,“姐,姐夫过年好。”

        “哎好好,”二叔笑着站起来走到他面前拍了拍他胳膊,“这小子,好像又长高了啊,真结实!”

        “四肢发达呗,”方辉在沙发上半躺着,一边玩手机一边说,“他们那帮搞体育的不都这样么,傻大个儿。”

        方驰扫了他一眼没出声。

        “你跟根豆芽似的就好啊,”奶奶在一边说,“你好歹也动唤动唤,成天就躺那儿玩手机。”

        “我长的是脑子!”方辉推了推眼镜,很不爽地说。

        “看出来了,”方驰不想再待在客厅,转身往楼上走,“努力十来年了得有八钱了吧。”

        “你……”方辉一扔手机站了起来。

        “行了啊!”二婶一拍巴掌,“你俩都闭嘴,兄弟俩见天儿吵,烦不烦啊!”

        方驰没再说话,几步跨上了楼梯。

        “烦啊!”方辉一屁股坐回沙发里,“怎么不烦!要不是因为要看爷爷奶奶,谁愿意跑这儿来啊!”

        方驰本来已经快上到楼梯顶上了,听了这话脚步又停了。

        本来这几天心情挺好的,现在却被方辉几句话就弄得很烦躁。

        “那你看爷爷奶奶呗,你非盯着方驰干嘛,”方芸在一边说,“这都多少年了,就看你俩在这儿折腾。”

        “你少废话,轮得着你说我吗!”方辉吼了一句。

        方驰愣了愣,平时方辉的确很烦人,但还没有这么跟他姐说过话,方驰感觉他是不是吃错了什么耗子药,扭头就往楼下走。

        他得揍这个傻逼一顿。

        没等他下完楼梯,二叔已经一脚踹在了方辉屁股上:“你还没完了是吧!败兴玩意儿!跟你姐道歉!”

        “我不!”方辉梗着脖子继续吼。

        “哎呀你们去院儿里喊去,”奶奶在一边挥着手,“院里有棍子,打起来也方便!”

        方辉被他爹连推带搡地弄出了客厅,在他们家,打孩子一般没人拦,该骂骂,该打打,方驰小时候被爷爷按柴垛上揍的时候奶奶也是在一边儿叫好的。

        方驰打算去院子里看热闹。

        “哎哎,”身后传来了孙问渠的声音,“干嘛去。”

        方驰转过头,看到孙问渠站在楼梯拐角那儿,他放低声音:“看我二叔揍人啊。”

        “我也想看啊,你上来跟我一块儿看,”孙问渠笑着也小声说,“顺便给我解说一下呗。”

        “我……行吧,”方驰笑了笑,跑上了楼梯,“你还爱凑这种热闹啊,你不是好寂寞呢么。”

        “主要是没见过,我家不这样,”孙问渠进了屋,站到了窗户边,“挺有意思的。”

        “你爸没打过你啊?”方驰挺意外。

        “没打过,”孙问渠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从来没打过我。”

        孙问渠的表情变化太明显,他似乎也没打算掩饰,方驰能很清楚地感受到他的某种不愉快。

        “……哦。”方驰应了一声,没忍住抬手在他肩上轻轻捏了一下。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5774/110811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