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来横犬 > 第39章

第39章

        午睡会做梦挺奇怪的。

        也许是太困。

        午睡做梦的时候梦见孙问渠更奇怪。

        大概是每天都跟他混在一起。

        孙问渠长得挺好看的,特别是他做陶的时候,专注的侧脸,微微颤着的睫毛,手也很漂亮,带着泥却依然修长有力的手指。

        在泥坯上滑过的手指,按着转台的手指,拿着笔的手指,敲着他卷子的手指,在他手背上轻轻弹过的手指。

        抚过后腰上文身的手指……

        腰……

        脚踝……

        耳后……

        皮肤很光滑……

        孙问渠的呼吸扫过耳际,带着懒洋洋的暖……

        方驰猛地睁开了眼睛。

        瞪着天花板上的没有开的灯看了很长时间,才让自己蹦到了嗓子眼儿的心跳和急促的呼吸慢慢放缓下来。

        他还躺在酒杯躺椅里,因为一直仰着头,脖子和后背都有点儿发酸了,腿也有些发麻。

        他活动了一下脖子,慢慢坐了起来。

        想看看孙问渠是不是还在睡的时候,猛地发现孙问渠坐在床上靠着墙看着他。

        一直裹在被子里的黄总也起床了,端正地坐在孙问渠旁边,正一块儿盯着他看。

        “我!”方驰吓了一跳,挣扎了半天才从酒杯里站了起来,刚一站起来又觉得不对劲,赶紧转过了身,“你什么时候醒的啊!”

        “刚醒。”孙问渠的声音挺平静,但听得出他在笑。

        “不是,”方驰回过头,“你醒了你叫我啊,就这么看着?”

        “说了刚醒,”孙问渠笑着说,“就一分钟。”

        “一分钟也很久了好么,”方驰拿过手机,“你拿个秒表捏一下看看一分钟有多长!”

        孙问渠伸了个懒腰:“你梦见什么了啊?”

        “什么也没梦见。”方驰非常尴尬地往门口走过去。

        “就这样出去?”孙问渠笑了起来。

        方驰听到了门外有人走过,听说话声音是胡颖和方辉,他伸向门的手又收了回来,最后一咬牙转身坐回了椅子里。

        “想笑笑吧。”他看着孙问渠。

        “没笑你,”孙问渠打了个呵欠,“就觉得打个盹儿都能打了硬了挺牛逼的。”

        “……年轻嘛。”方驰说,自从认识孙问渠以后,他就感觉自己的脸皮以失控速度一点点儿厚了起来。

        孙问渠笑了:“所以问你梦见什么了啊。”

        这个问题让方驰脸上一阵发热,烧得脑子都有点儿转不利索了,随口说了一句:“梦见带小子去打猎了。”

        “……哦,”孙问渠愣了愣,然后往枕头上一倒,笑得停不下来,“年轻就是好啊,胃口好。”

        “靠。”方驰回过神来有点儿想往窗户那儿跳出去的冲动。

        “哎不逗你了,”孙问渠下了床,走到窗边往下看了看,“是不是要吃饭了?下去吧。”

        “几点了?”方驰拿过手机,看到上面的时间都四点多了吓了一跳,“睡这么久?”

        “睡会儿也好,晚上估计睡得晚吧。”孙问渠揉揉眼睛。

        “你睡着了吗?”方驰站起来提了提裤子,终于缓过来了。

        “嗯,”孙问渠笑笑,“我就听着你在纸上唰唰写,还挺催眠的。”

        “你要嫌吵就在屋里再待会儿,”方驰整了整衣服,又抹了抹嘴,“我下去看看,开饭了我叫你。”

        “好。”孙问渠靠在窗边。

        方驰下了楼,小子一边吧唧嘴一边摇着尾巴跑了过来。

        “吃什么了?”方驰抓抓它脑袋。

        “给它吃个了饺子,”胡颖在旁边小声说,“不过是生的,没事儿吧?我看它太馋了。”

        “没事儿,”方驰笑了,“该开饭了吧。”

        “嗯,姥爷刚说十五分钟,”胡颖估计是馋了,边搓边说得一脸期待的,“我刚上去想叫你和孙大哥来着,听那屋没动静,估计你俩睡觉呢就又下来了。”

        “……哦,”方驰一听“你俩睡觉”这四个字就觉得一阵说不上来的感觉,身上有点儿发麻,赶紧蹦了蹦,“睡了一会儿。”

        村子里的鞭炮声越来越密集了,渐渐响成一片,空气里能闻到硝烟味,但厨房里的菜香很强悍,兜都兜不住,飘得一院子都是,客厅里也全是香味儿,还都是肉香。

        方驰在厨房里转了一圈,拿出手机给孙问渠发了条短信。

        准备吃了,好多好菜,要下来先偷吃一点吗?

        没两分钟,孙问渠就跑了下来,外套肚子那块儿鼓着,一看就是塞着黄总下来的。

        “上哪儿都带着,”方驰叹了口气,“吃饭也带着它啊?够十个月能不能出来一窝啊?”

        “嘴时不时就利索一把真是惊喜……先抱会儿,它没听过炮仗声,要扔屋里一会儿晚上估计得吓疯吧,”孙问渠往厨房外面看了看,“偷菜吃不合适吧?”

        方驰从锅里捏了块酱鸭子出来:“那你吃不吃?”

        “吃。”孙问渠正想伸手接过来,黄总从他领口挤了出来,挣扎着要往肩上爬,他赶紧抓住黄总,一边往衣服里塞,一边凑过去往方驰手上一口咬走了鸭子。

        孙问渠转身出了厨房之后,方驰还愣了好一会儿才把举着的手放下去在裤子上蹭了蹭。

        出厨房的时候爷爷走了进来,一看他就笑了:“偷菜呢?”

        “酱鸭子好吃。”方驰嘿嘿笑了两声。

        “有烤红薯,吃吗?”爷爷说,“不过马上就吃饭了……”

        “吃吃吃吃吃,”方驰一连串地说,他喜欢吃,特别是爷爷烤的,“给我一个,小的就成。”

        “没小的,都跟你脑袋一样大。”爷爷笑着说。

        “那来个我脑袋这么大的。”方驰说。

        孙问渠站在院子里,看着老爸和二叔他们几个拆鞭炮,双手揣在兜里,估计还在衣服里抱着黄总。

        “吃吗?”方驰过去晃了晃手里咬了两口的烤红薯。

        “香吗?我闻闻,”孙问渠转过头,“一鼻子都是炮仗味儿都闻不到菜香了。”

        “你要是想吃……”方驰把红薯递到孙问渠面前,本来是想说要吃他就再去拿一个过来。

        但没等他话说完,孙问渠直接就对着他手里的红薯咬了一口,然后一边吸气一边含糊不清地说:“哎哎烫死了……好吃……比街上烤的好吃。”

        “这是……”方驰看着他,“我咬过的。”

        “咬过咬过呗,”孙问渠扫了他一眼,“你一个成天往裤子上擦手的人老讲究这些,喝你一口水说半天,吃你一口红薯也念叨。”

        “我不是这意思,”方驰被他说得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低头狠狠也咬了一口,“算了。”

        屋子里的菜已经满满当当地摆了一大桌,所有的人都一块儿挤到了院子门口,等着放鞭炮。

        村里的鞭炮声已经响成了一片,远远近近噼里啪啦着。

        孙问渠用手捏住黄总的耳朵喊着说:“你看看人家小子,学着点儿!”

        小子做为一条过了很多次年的老狗,对于放鞭炮完全没有恐惧,只有兴奋,甚至已经兴奋地爬上了柴垛,愉快地冲着地上的鞭炮摇着尾巴。

        方辉去点的鞭,方驰本来也想点,想想又没去,万一打起来太影响气氛。

        鞭炮点着了,院子门外一片炸响。

        “啊——”胡颖捂着耳朵在人堆里边喊边蹦。

        “你傻不傻!”方驰笑着对她吼。

        “啊——”胡颖也听不见他说什么,就使劲喊。

        方驰又看了看孙问渠,孙问渠一手抱猫一手捏着猫耳朵,脸上带着笑,但估计是鞭炮太响,他慢慢往后退了几步,偏过头想把耳朵往肩上压着但没成功。

        “响吧?”方驰过去在他耳朵边吼着问了一声。

        “要聋了!”孙问渠也凑到他耳边喊。

        方驰笑了笑,站到孙问渠身后,伸手捂住了他的耳朵。

        这挂鞭挺长的,老爸挑的,又长又响,方驰挺喜欢这种气氛,不在意这点儿声响,要搁小时候,他这会儿肯定已经蹦到炮仗中间去了。

        现在虽然不会瞎蹦,但一点儿炮仗声他还是可以轻松接受,替孙问渠捂耳朵的时候他还抽空看了看那个在耳后的小小的文身。

        是一个很小的黑色的锚,也就小指甲盖那么一点儿。

        挺普通的也很常见的一个文身,但因为所处的地理位置,让人看着觉得有些微妙。

        方驰看着衬在这个文身下面的孙问渠挺白的皮肤,莫名其妙地又想起了中午那个梦里孙问渠在他耳边扫过的呼吸。

        他赶紧转开了视线,换了小子的尾巴盯着看。

        放完炮仗,一家人又连笑带喊着进了屋开始吃年夜饭。

        二叔一扬手就把桌上几瓶酒都打开了,挨个给倒酒,孙问渠赶紧拿过自己的杯子:“我喝土酒吧。”

        “你还真奇怪,有好酒不喝,要喝农村土酒,”二叔笑着说,“那方驰给他倒上,土酒。”

        “土酒好喝呢,”爷爷呵呵乐着,“我喝惯了都离不开。”

        “是挺好喝的。”孙问渠点点头。

        “一会儿我给你拿一壶上去,你搁屋里,”爷爷拍拍孙问渠的肩,“睡觉之前喝一小杯,保证你睡得香!”

        “你别把人往酒鬼那边儿带,”方驰啧了一声,“他那点儿量还天天一小杯呢……”

        “哎小驰你这就不会看了吧,”二叔给方驰也倒了杯酒,“你这朋友可不是一小杯的量,我估计真喝起来你不是他对手。”

        “那不可能。”方驰对二叔的判断很不认同,他印象里孙问渠喝了酒不是头痛就是胃疼,不是要背就是要睡的。

        “所以说你不懂,”二叔摇摇头,又看着孙问渠,“小兄弟你说我这话对不对。”

        “我真不行。”孙问渠笑着说。

        “谦虚,一般这样的都能喝,”二叔说,“好狗不叫……”

        “没喝呢你就抽抽了!”二婶一巴掌拍在他背上,一屋子人全笑了。

        二叔总喝酒,酒友也多,按理说他看人喝酒应该有经验,但方驰觉得这次他看孙问渠没准儿是走眼了。

        还是自己的判断不准?

        谁走眼了呢?

        方驰一边吃着菜一边琢磨着,反正他吃饭基本不出声,就是听着,这会儿就一筷子菜一声呵呵再往孙问渠那边瞅一眼。

        孙问渠喝酒挺慢的,不知道是中午喝多了还是怎么,不急不慢跟他跑步似的,吃菜也很慢,不过他平时吃菜就慢,还少,估计一顿的饭量跟黄总差不多。

        “黄总呢?”方驰突然想起黄总,有点儿担心地往孙问渠肚子上摸了过去,“别给憋坏了啊。”

        “搁回屋里了,”孙问渠在他伸过来的手上捏了捏,“这会儿炮声没那么响了,十二点的时候再抱着。”

        “嗯。”方驰应了一声,收回了手,埋头开始吃菜。

        孙问渠这个很随意的动作让他差点儿被骨头卡着嗓子眼儿,赶紧又拿了杯子灌了一口酒。

        “哎呦真豪迈,”孙问渠还是慢悠悠地喝着酒,“你直接拿瓶子喝多好。”

        “吃你的。”方驰瞅了他一眼。

        这大概是方驰吃得最心不在焉的一顿年夜饭了。

        或者说,从中午那个丢人显眼还当着主角的面做的梦开始,他就一直有点儿说不上来的感觉,每次看到孙问渠,都会想到那些声音,画面和感觉。

        虽然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内容,却总让他愣神。

        饭桌上大家都聊了什么他差不多都没听清,反正就一口酒一口菜地吃着,知道大家很热闹,还知道方辉又演讲来着但是被胡颖喝了倒彩差点儿吵起来。

        偶尔一定神,就发现自己目光停在孙问渠手上。

        家里的年夜饭战线都拉得很长,吃着菜,喝着酒,聊聊天儿,骂骂春晚,没什么感觉就过了十一点。

        “方驰去下饺子吧。”老妈往他这边看着说了一句。

        “哦。”方驰应了一声,站起来就往厨房走,没走两步差点儿踢了放在旁边的酒瓶子。

        “这是醉了啊。”方芸笑着喊了一句。

        “没吧?”方驰有些怀疑,感觉自己没怎么喝。

        “醉了醉了,我跟小驰差不多干了这一瓶呢,”二叔拿了个空瓶子敲了敲,“别把饺子下灶里了啊,记得往锅里放。”

        “还是我去吧。”奶奶有些不放心地想要站起来。

        “我去帮忙,”孙问渠站了起来,笑着说,“我顺便透透气儿,我也喝晕了。”

        “你早着呢!”二叔指了指他,“眼睛都还是亮的。”

        孙问渠跟着方驰进了厨房,灶上已经烧着一大锅水了,方驰正弯个腰看着灶膛里的火。

        “要我帮忙吗?”孙问渠问了一句,没忍住往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不用,你不会弄土灶,”方驰回手在自己屁股上摸了摸,隔了能有十秒钟才突然直起身转过了脸,“你手怎么这么欠啊?”

        “撅这么好,不拍一下我强迫症下不去了。”孙问渠笑着说。

        “你是不是以为,”方驰往他眼前凑了凑,“我不敢动你啊?”

        “说实话,”孙问渠勾着嘴角,“我还真就是这么以为的。”

        “你想错了,”方驰笑了笑,突然伸手绕到他身后对着他屁股啪地拍了一下,劲儿还不小,“挺有弹性。”

        “哎你长行市了啊?”孙问渠吓了一跳。

        “酒壮怂人胆儿,”方驰站回到灶前,掀开锅盖,叹了口气,“我感觉我没喝多少啊,晕得厉害……”

        “你喝不少了,美酒加咖啡,一杯又一杯。”孙问渠靠着墙。

        “是么?”方驰回头看了看他,有些迷茫地拿起了饺子。

        “嗯,”孙问渠站到他身边,帮他往锅里下饺子,“你一晚上想什么呢。”

        “我看起来像在思考吗?”方驰问。

        “不像,你从来就没出现过思考这种状态,”孙问渠说,“我感觉你在神游天际。”

        “……啊,”方驰想了想,“大概去了趟印度。”

        孙问渠一下乐了,靠到墙上笑了半天:“哎,你多喝点儿吧,你喝多了挺好玩的。”

        “你也喝不少吧,你没事儿?”方驰撑着灶台回头瞅着他。

        “我都说了我只要不喝杂了就没事儿,”孙问渠说,“不过现在也有点儿晕,我出去清醒一下。”

        “别扭脚啊。”方驰说完又吹了声口哨。

        一直在屋里等着大家轮流投喂的小子窜了出来,跑进了厨房,方驰指了指孙问渠:“小子跟着他,他扭脚了你叫我。”

        孙问渠也没走到哪儿去,就回屋把外套穿上了在院子里转悠着。

        小子一直摇着尾巴跟在他身边。

        转了几圈之后方驰从厨房里探了个脑袋出来冲客厅那边喊了一嗓子:“来端饺子——”

        饺子俩字还破了音,孙问渠听着就想乐。

        这小孩儿喝了点儿酒状态跟平时都不一样了,愣了吧唧的。

        方驰这句话刚吼完,邻居家的鞭炮就响了起来,胡颖边笑边跳地捂着耳朵跑进了厨房端饺子。

        邻居家的鞭炮都挂在院墙上,孙问渠捂着耳朵盯着黑夜里炸出的一朵朵金花看得正入迷,手突然被人一把拉开了。

        “黄总总要吓尿了!”方驰在他耳边喊。

        “哎忘了!”孙问渠赶紧转身跑进了屋里。

        饭吃了一晚上,肚子其实已经没多少空间了,大家随便吃了点儿算是应景,就开始准备放鞭炮。

        方驰还是晕,脚下不太稳,就靠在门边看着别人忙活,懒如蛇蛋的孙问渠依旧是一手抱着黄总一手捏着它耳朵,站在院墙边儿上,脸上带着笑容。

        四周的鞭炮声越来越密集,从左一片右一边前一片后一片慢慢汇成了一整团,人站在那儿都能感觉到从里到外的震动。

        方驰过去按住了孙问渠的耳朵。

        孙问渠的耳朵冰凉的,他想了想又用掌心捂在了他耳朵上。

        家里的鞭炮和烟花备了不少,不过因为没有太小的小孩儿,放了一通大家也就都回了屋,继续吃吃喝喝聊着。

        二叔喝得不过瘾,拉着方驰过去又碰了两杯:“你比你姐夫还强点儿。”

        方芸的老公已经喝得靠墙边两眼发直了,方驰放下杯子抓着二叔的手,特别诚恳地说:“二叔,我不能喝成他那样,我明天还要复习。”

        “放过你!”二叔一拍他肩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我困了,”胡颖窝在沙发里,“我要睡觉。”

        “小颖上我家睡,睡方驰那屋,”老妈安排着,“二叔你们几个老爷们儿估计是不睡了吧?”

        “不睡了,要睡也就在沙发上什么地方的随便凑合一下了,”二叔说,又冲姑姑一挥手,“你上我家睡去,跟你嫂子挤挤。”

        “那就行了,就这么着吧。”老妈拍了拍手。

        “你睡哪儿?”孙问渠问方驰。

        “睡什么睡,”方驰说,“你不说了么,三十儿晚上我陪你聊天儿。”

        “就你这状态?”孙问渠笑了。

        “小看我,”方驰转身就往院子里走,“你等等。”

        孙问渠看着他先踢了张凳子然后撞了一下门框然后才走了出去,笑了半天。

        方驰是去洗了个脸,估计还是用冷水洗的,再进屋的时候身上都带着冷气儿。

        “怎么样?”孙问渠看着他,抬手在他脸上碰了碰,果然冰凉。

        “……没什么用,冻得我一哆嗦把酒劲都哆嗦上来了,”方驰揉揉鼻子,“算了不管了,走,上楼。”

        孙问渠笑着跟他一块儿上了楼,一进屋黄总就从孙问渠胳膊上跳了下来,窜上了床直接钻进了被子里。

        “哎,”方驰站在床边,用手在被子上拍了几下,“给我留点儿地方,我趴会儿……”

        “你家什么时候给压岁钱啊?”孙问渠脱了外套,从被子里把黄总掏出来放在了枕头边,又扯了条小毛毯盖在它身上。

        “明天,一早起来给爷爷奶奶磕头拜年然后数钱。”方驰转身坐在床边。

        “哦,那你现在给我拜个年吧。”孙问渠站到他跟前儿。

        “新年快乐,”方驰仰脸看着他,“过年好。”

        “不对,再来一次。”孙问渠眯缝一下眼睛笑着说。

        “靠,”方驰也笑了,“爸爸过年好?”

        “乖,过年好,”孙问渠拉开了旁边的抽屉,拿出了一个红包,递到他面前,“大吉大利。”

        方驰愣了愣,接过红包打开了,里面一沓钱,还有一张叠好的纸。

        打开来是一幅很小的画,也就半个巴掌大小,画的却不是q版了,而是一张他侧脸的素描。

        “我这人呢,每次想给人送点儿上心的小礼物,就弄不出什么创意来,”孙问渠靠着桌子,声音不高地说,“无非也就是写几个字,画点儿画……”

        “你送我这个不对,”方驰说,“你应该画个你送给我啊。”

        “是么,”孙问渠看着他,勾了勾嘴角,“好,想要什么样的?”

        “都行,”方驰往后倒在床上,举着那张小画看着,“你真的挺……好的。”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5774/110811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