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来横犬 > 第42章

第42章

        早上爷爷奶奶起来练八段锦的时候,方驰也醒了,不过他没动,被子里很暖,热乎乎的他不想动。

        翻了个身扯过被子蒙住头打算再迷糊一阵儿。

        但被子盖过来的时候他闻到了淡淡的椰奶香味。

        孙问渠?

        方驰睁开了眼睛,迷迷瞪瞪地看了看身上的被子。

        灰色和蓝色的条纹。

        没错,这是孙问渠的被子。

        方驰一下坐了起来,沙发太窄,手往身旁一撑撑了个空,直接翻到了地上。

        他赶紧跳起来,拎着被子一通抖。

        这下好了,瞌睡全醒了。

        孙问渠的被子是怎么跑自己身上来的?

        方驰往楼上看了一眼,先跑到了后院,站在爷爷奶奶身后跟着一块儿活动着胳膊腿儿。

        “爷爷,”他小声说,“我盖的被子哪儿来的?”

        “不知道啊,”爷爷转头看了看他,“你怎么睡沙发上去了?”

        “还不是你呼噜打得太美。”奶奶说。

        “喝了酒嘛。”爷爷呵呵笑着。

        方驰跟爷爷奶奶聊了两句,跑回了客厅,把孙问渠的被子叠好,抱着上了楼。

        孙问渠应该就这一床被子,拿给他了,那孙问渠就肯定没得盖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拿下来的,这一夜睡没睡。

        这会儿他也不管孙问渠是不是在做陶会不会打扰了,直接在门上敲了好几下,声音还挺响。

        “来了。”屋里传来孙问渠的声音。

        “快点儿,”方驰又敲了一下,压低声音说,“你怎么回事儿?”

        门打开了,孙问渠穿着睡衣:“什么怎么回事儿?”

        “你又没睡?”方驰进了屋,把被子扔到床上,那个壶已经成形,壶上已经勾出了颜色很浅的线条,看不出具体是什么,但很漂亮,他皱皱眉,“一晚上没睡吧?”

        “昨天下午睡太久了,晚上睡不着,”孙问渠笑笑,“我现在也不困。”

        方驰看了看孙问渠,脸色还凑合,眼睛也没看见有红血丝什么的,他没再说什么,只是捏了捏蹲在桌上的黄总的耳朵。

        黄总很不客气地拍开他的手,蹦回了床上。

        “你怎么知道我睡客厅了?”方驰看看孙问渠。

        “我去上厕所,”孙问渠说,“路过客厅给我吓一大跳,睡得张牙舞爪的。”

        “……有么?”方驰抓抓头,“我觉得我睡觉挺老实的啊。”

        “那是你觉得,”孙问渠笑笑,“我就把被子拿下去了,感觉客厅温度低不少。”

        “谢谢啊。”方驰说。

        “不用谢,”孙问渠打了个呵欠,“给煮碗面吧。”

        “嗯,”方驰点点头,想想又说,“今天要去走亲戚拜年,中午家里没人……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先准备好,下午我就回来了。”

        “不用准备,”孙问渠说,“我今天去县城,爷爷说今天有班车了。”

        “县城?”方驰愣了愣,有些吃惊,“今天就两班车,上午一班出去,下午一班回来,你下午才回来吗?”

        “不回,我明天才回来,”孙问渠拍拍他的肩,“你亮子叔叔过来了,住在县城,今天我跟他一块儿混,明天再一块儿回来。”

        “什么?”方驰完全愣了。

        “今天晚上你睡我这儿吧,不用睡沙发了。”孙问渠说。

        “你晚上不回来啊?”方驰还是没回过神。

        “嗯,”孙问渠点点头,转身身看着他,“怎么了?”

        “我……”方驰说不上来什么感觉,突然间有些失落,坐到桌子边的椅子上,顺手拿了支笔在手上转着,“没什么。”

        “是不觉得去拜年挺没意思的?”孙问渠笑着伸手捏着他头顶的头发搓了搓。

        “嗯,是挺没劲的,亲戚我都不太熟,没话说。”方驰轻轻叹了口气。

        “有红包拿呢。”孙问渠又搓了搓他头发。

        “这种红包能有多大啊,没有诱惑力,”方驰笑笑,“加一块儿都赶不上你那一个的……你那个红包多大?”

        “你不会是还没数吧?”孙问渠靠到桌边。

        “没数,没好意思数,就感觉挺多的。”方驰往外套内兜的地方摸了摸。

        “还揣身上呢?”孙问渠笑了起来。

        “一直就搁兜里,”方驰说,“又没换衣服。”

        “也没多少,就2666,”孙问渠说,“我之前去镇上银行换的钱,换半天,服务态度一点儿也不好。”

        “……太多了吧,你们纨绔子弟都这么玩的吗?”方驰说。

        “谁说的,我们纨绔子弟没5000往上拿不出手,”孙问渠敲敲桌子,黄总从床上又蹦回了桌上,孙问渠拿过它抱着,“就是讨个口彩。”

        “哦。”方驰点点头。

        接下去两个人没说话,方驰心情有些不太美好,本来去拜年就挺没劲的,结果孙问渠还要去县城玩,明天才回来。

        烦。

        “哎,”孙问渠在椅子腿上踢了踢,“我饿了。”

        “嗯?”方驰抬起头,“哦。”

        他站起来转身走出了屋子,去厨房煮面。

        开始烧水了他才反应过来,马亮要过来啊?

        “嗯,他上回来玩了一次就挺喜欢这儿的。”孙问渠一边吃面一边说。

        “大冷天儿的有什么可玩的。”方驰挺不能理解。

        “你不懂,县城啊镇上啊,年味儿比城里足,还让放炮,好玩,”孙问渠说,“他俩今年不回父母家,自己待着也没事儿。”

        “……他要来几天?”方驰问。

        “不知道,也就一两天,我跟他还要谈事儿,反正他开了车,住县城两边跑也跑得过来,”孙问渠看了他一眼,“你不吃啊?”

        “吃。”方驰低头扒拉了一下自己碗里的面,吃了一筷子。

        “你什么时候回学校?要不坐他车回去吧,不用跟人挤了。”孙问渠又说。

        “……不用了,”方驰说,“我初六回。”

        “嗯。”孙问渠应了一声。

        吃完饭,帮着爷爷奶奶整理了一下要带着的年货,差不多弄好的时候,家里的人都过来了。

        走亲戚主要都是爷爷的哥哥姐姐,按说老人也不用出门,小辈儿来回跑就行,但爷爷奶奶都把这事儿当旅游似的,也觉得年纪大了,见一面少一面,所以年年都愿意跑一跑,一起聊聊小时候的事儿,打算以后腿脚不利索了再在家坐着等着众人朝拜。

        好在倒是住得都不远,方驰去张叔家借了车,开车颠一会儿就能过去了。

        “过年的班车少,所以人多,你注意点儿,”奶奶在后院交待孙问渠,“还有,等车不在平时的那个地方,得往出走点儿,不太好走,怎么跟你说呢,就在……”

        “我带他过去。”方驰走过去说了一句。

        “他一会儿才走呢,”奶奶说,“你现在送他过去吹风啊。”

        “你们先过去,让我爸和二叔开车,我送完水渠自己去,借个摩托车就去了。”方驰说得很干脆。

        “那行,随便你,”奶奶拍了他一下,往屋里走,“以前让你送方辉打死都不挪窝,这下还挺积极。”

        “方辉算个屁。”方驰啧了一声。

        “哎你这孩子,”奶奶退回来又在他背上拍了一巴掌,“一会他听见要打起来。”

        “又打不过我,”方驰说,“单手随便抡他个309b。”

        “你讨厌不讨厌!”奶奶又拍了他一巴掌。

        家里人一多,要出个门就特别混乱,你喊一句我嚷一句的全都没有重点,老爸和二叔冲破重围把东西先都放上了车,然后把爷爷奶奶推上车。

        “行了行了上车上车!”老爸喊着。

        二叔弄了辆车过来,加上张叔借的车,一共两辆,就上哪个车,一帮人都喊了半天,最后胡颖跟方辉上了同一辆车,很不爽地喊着:“我要换个车,我要去姥爷那个车!”

        “走走走走,开车!”方芸拉着她,“再换来换去不用去了!”

        车开走了,方驰站在院子里感觉终于消停了,这一通折腾了一个小时,连小子都被吵得不知道躲哪儿去了。

        “孙问渠!”方驰站院子里喊了一嗓子,不知道孙问渠是在楼上还是在后院猫着。

        “这儿!”孙问渠的声音从后院传来,还伴着小子的叫声。

        方驰转身去了后院,孙问渠正逗小子玩。

        “本来以为还得有一会儿,”方驰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这通闹,也不用等了,你收拾收拾,差不多可以走了。”

        “收拾什么?”孙问渠看着他。

        “东西啊,你不是要去县城吗?不拿个包啊什么的?”方驰说。

        “拿条内裤揣兜里不就去了么,”孙问渠说,“还有什么带的,我又不去多久。”

        “哦。”方驰应了一声。

        不知道为什么,孙问渠这句话突然就让他心情好了很多。

        “要不你跟我去县城玩?”孙问渠突然笑着说,“我怎么感觉你这一早上就跟我偷摸出去玩不带你你还不高兴了似的呢。”

        “有么?”方驰问。

        “有啊,”孙问渠凑到他跟前儿看了看他的脸,“写着呢,今天去县城,昨天也不提前说一声儿。”

        方驰笑了:“本来就是,昨天怎么不说。”

        “真是忘了,我这人就这样,一干活别的事儿就总记不明白。”孙问渠笑笑。

        “你不带黄总吧?”方驰问。

        “不带,你今儿晚上跟它培养一下感情吧,要不你回去的时候我怕它不跟你走了。”孙问渠说。

        “由得它走不走么,塞猫包里老老实实跟我走,”方驰满不在乎地说,“我放弃跟它培养感情了。”

        “你初六就回学校了啊?”孙问渠弯腰用手指弹了弹小子的脑袋,“我以为能过了十五呢。”

        “要补课,没让我们三十儿放假初一回校就不错了。”方驰叹了口气。

        “回去了你提□□儿劲,横竖就这一刀,脖子认真点儿洗,砍完就舒服了。”孙问渠说。

        “这话说的。”方驰笑了起来。

        孙问渠没什么东西收拾,还就真是拿了条内裤用密封袋一装,塞兜里就出门儿了。

        方驰跟他俩人带着小子往村口慢慢溜达出去。

        今天雪停了,太阳也露了头,就是风还有点儿大。

        村子里挺热闹的,村口还有小孩儿在放炮,一炸就一片兴奋的叫喊声。

        “你小时候也这样吧?”孙问渠看着那些小孩儿。

        “差不多,”方驰吸吸鼻子,“不过我还是更喜欢上山,我爷下雪也带我上山,看雪景。”

        “好看么?”孙问渠转头看了看远处的山。

        “不好看,摔个半死。”方驰说。

        今天的班车不是平时的那趟,而是得顺着村口的小路往岔路上再走一阵儿,坐别的镇子过路的车。

        方驰觉得路挺远的,但没聊几句,却又已经到地方了。

        “完了。”孙问渠突然抬手捂着自己的脖子。

        “怎么了?”方驰愣了愣。

        “围巾没戴,我说怎么跟光着似的呢,”孙问渠说,“回去拿来得及吗?”

        “来不及,”方驰叹了口气,扯下了自己的围巾,往他脖子上一绕,“用我的吧,这是我奶奶自己手工钩的,挺暖和的。”

        “嗯。”孙问渠整了整围巾。

        在路边没站几分钟,班车就从路那边开了过来。

        方驰扬了扬手让车停下,转看着孙问渠想说什么,但又不知道有什么可说的,于是只说了一句:“上车吧,到县城是十块钱,过年涨价了。”

        “嗯,”孙问渠笑笑,准备上车的时候又一回手在方驰脸上弹了一下,“赶紧回去吧,齁冷的。”

        “还要去拜年。”方驰飞快地抬手在也他手背上弹了一下。

        “哎,”孙问渠缩回手,搓了搓手背,“有没有点儿数了。”

        “没有,”方驰退了两步,“快上车。”

        车晃到县城的时候,马亮两口子的车就停在县城汽车站外面,孙问渠一下车就看到了。

        “帅哥,是去,去那个……什,什么哎算了,帅哥要,要车……”马亮过来就说,半天没说利索被胡媛媛打断了。

        “大哥是要去哪儿啊?要包车吗,看能不能顺道捎你一段儿,比那些拉客的车便宜呢。”胡媛媛一连串地说了出来。

        马亮冲她竖了竖拇指。

        “你俩是不是已经拉了一趟客了。”孙问渠乐了。

        “想拉呢,不是要等你么,”胡媛媛一拍小面包,“这车往这儿一停,半小时十几个人问,你简直耽误我们生意。”

        县城比镇上要热闹得多,虽然已经过了午饭的点儿,但还是轻松就找到了个看起来不错的饭店。

        “还以为你在这儿过年能长胖点儿呢,”胡媛媛一边在手机上飞快地按着一边瞅了瞅孙问渠,“结果还这样啊,这消瘦中带着疲惫的脸迎风帅出八里地了都,昨儿晚上又没睡吧。”

        “嗯。”孙问渠笑了半天。

        “那活儿又不急,别太拼了,长胖点儿吧,过年吃这么好也没胖。”胡媛媛叹了口气。

        “过一阵儿估,估计才能看出效,果来,催肥有周,周期。”马亮说。

        “你看着像是周期到了。”孙问渠摸摸马亮的肚子。

        “是,到了,九个半月了,”胡媛媛点点头,“现在月嫂也不好请,我这儿正愁着呢。”

        胡媛媛点了几个菜,又要了瓶酒,就继续低头弄手机了:“你们聊着,酒放心喝一会我开车,我这碰上个理解能力有问题的客户,我俩说二十分钟了还没搭上频道呢。”

        孙问渠往她碗里舀了点儿老鸭汤。。

        “我以为你得带,带着你儿,子,一块儿来呢。”马亮拿着酒瓶子给他倒酒。

        “他跟家里人走亲戚,”孙问渠笑笑,“你还挺操心。”

        “随便操,操操,”马亮说,“主要是你不,不省,心。”

        “这阵儿有没有什么情况?”孙问渠问。

        “没有,”马亮拿起杯子往他杯子上磕了磕,“孙遥来找,找我一趟,问你在,在哪儿,我说睡,睡下水,道呢。”

        孙问渠笑着喝了口酒:“真够朋友,她没骂你啊。”

        “没,她多有风,风度,从来不骂,人,就是训,训话,”马亮说,“给我训睡,睡着了,就走了。”

        “你胆儿现在也是肥了,”孙问渠笑了好半天,“你这么不给她面子,等到她给我爸掌舵那天,肯定第一个拿你小破工作室开刀,挤不死你。”

        “不怕,”马亮一指他,“有,有你。”

        孙问渠没说话,只是看着他。

        “你要肯跟,跟我,一块儿,”马亮吃了口菜,“别说孙,孙遥,老爷子我也不,不怵。”

        “我就答应帮你这套壶。”孙问渠提醒他。

        “那你就睡,睡下水道,去吧。”马亮说。

        孙问渠笑了,捏着嗓子说了一声:“讨厌。”

        “别,别这样,”马亮摸摸他的手,“我媳,媳妇儿在呢。”

        孙问渠呛了一下,转头边乐边咳了半天。

        “你不用跟他这么温和,”胡媛媛对马亮说,“这种软硬不吃的人你就晾着他,等他混不下去了或者咱俩混不下去了,他就来了。”

        “我软硬不吃么?”孙问渠笑了。

        “你就吃你自己想吃的呗,”胡媛媛给他夹了块排骨,“吃饭,大过年的别老让亮子带着你说这些没劲的。”

        跟马亮两口子在一块儿混着的时候,孙问渠还是很轻松的,哪怕前途一片混沌。

        反正一直也没看清过。

        跟方驰待着也很放松,但跟这种轻松不太一样。

        马亮知道他的所有,也很了解他的想法,让他觉得自在,不累心,而并不了解他的方驰或者说并不了解他的方驰在他旁边时,他会觉得挺踏实,睡觉都能睡得比平时沉一些。

        这种感觉想想也挺好的。

        只是方驰身上开始有些变化,他不知道这样的变化是好还是不好。

        这顿午饭本来就吃得晚,再吃着饭聊着天,感觉还没怎么着,天已经擦黑了,马亮看了一眼手机:“我靠,直接能接,接上晚饭,了。”

        “那就直接再点一桌晚饭呗。”胡媛媛说。

        “别啊,换个地儿,”孙问渠笑笑,“换换口味。”

        “成。”马亮把账结了,站了起来。

        胡媛媛想吃烤肉,三个人开着车在街上没有目标地转悠着,感觉转了半个县城了也没找着烤肉店。

        “哎你怎么不开那辆,”孙问渠缩在后座上,“这破车也没个空调,冻死了。”

        “给,给他一个。”马亮坐在副驾,从胡媛媛腿上拿了一个暖宝宝回手递了了他。

        “这么小。”孙问渠拿过来在脸上耳朵上贴了一会儿。

        暖宝宝的温度还成,贴在耳朵上时,有点儿方驰的手捂着的错觉。

        “要不你给大侄子打个电话问问吧,”胡媛媛偏了偏头,“不是本地人么,应该知道吧。”

        “嗯。”孙问渠拿出了手机。

        “他就等这,这句呢。”马亮说。

        “那继续转。”孙问渠把手机又放回了兜里。

        马亮乐了,正笑呢,孙问渠的手机在兜里响了。

        孙问渠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亲儿子。

        “喂?”他接起电话。

        “在吃饭了吗?”方驰说话有些含糊,像是嘴里吃着东西。

        “没呢,没找着地儿,”孙问渠看了看窗外,“你回了?”

        “嗯,刚回。”方驰说。

        “吃饭了?”孙问渠又问。

        “没,”方驰吧唧了一下嘴,“巧克力花生糊。”

        “……你什么意思。”孙问渠说。

        “馋你。”方驰笑了。

        “你牛逼了是吧。”孙问渠啧了一声。

        “爷爷炒了芝麻,明天给你弄点儿芝麻糊吧,巧克力胖人。”方驰说。

        “那你还吃?”孙问渠说。

        “我这样一条野狗的运动量不是你一条蛇能比的,”方驰说,“我一直以为你到冬天了会冬眠呢。”

        孙问渠乐了:“野狗,我跟你打听个事儿。”

        “说。”方驰听声音又喝了一口巧克力,呼噜呼噜地弄出很大声音。

        “你们县城哪儿有烤肉?”孙问渠看着窗外,“我连大盘鸡都看见了,就是没烤肉。”

        “汽车站那儿就有,”方驰说,“金什么什么还是韩什么什么的烤肉城。”

        “汽车站,你们等我那儿就是汽车站吧?”孙问渠跟胡媛媛说。

        “是,”马亮一拍腿,“这通绕的。”

        “知道路吧?”方驰问。

        “嗯,你亮子叔叔是人脑导航。”孙问渠笑笑。

        “那……”方驰顿了顿,“你去吃饭吧。”

        “没到地方呢。”孙问渠抱着暖宝宝。

        “哦,”方驰应了一声,那边传来了奶奶的声音,“我吃饭了。”

        “去吃吧。”孙问渠说。

        “你……你跟马亮……子叔叔,明天什么时候回?”方驰问,“奶奶刚说你们中午回来吃饭?”

        “嗯,你马亮子叔叔特别想吃你爷爷做的菜,我跟他宣传好几回了。”孙问渠笑着说。

        “那……”方驰顿了顿,“那……”

        “嗯?”孙问渠抬眼看到马亮转过了头,正看着他。

        “认识路吗?要不要我去接。”方驰说。

        “认识啊,”孙问渠一听就乐了,“就那几步路还能不认识啊?”

        “哦。”方驰没再说话。

        “那你接我们吧,快到了我给你电话。”孙问渠说。

        “好,”方驰笑笑,“那我去吃饭了。”

        “嗯,”孙问渠挂掉电话,看着马亮,“想说什么?”

        “人高,高考呢要。”马亮说。

        “我知道,”孙问渠把手机放回兜里,“初六他就回学校了。”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5774/110811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