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来横犬 > 第43章

第43章

        县城的烤肉店味道一般,不过强在便宜实惠,一顿顶两顿。

        吃完饭胡媛媛回了酒店,孙问渠跟马亮找了个小咖啡馆聊到九点,咖啡馆关门了他俩才又慢慢晃回了酒店。

        孙问渠洗了个澡,躺到床上发愣。

        马亮这次来找他,不仅仅是来乡下玩,也不仅仅是要跟他说那套壶,虽然是玩笑口气,但孙问渠知道马亮是还想让他过去帮忙,或者谈好了还想合伙。

        做陶这事儿,严格说起来,马亮的风格更有老爸的亲传的范儿,合规矩,讲传统,要有根儿。

        而孙问渠让老爸不满意的除去他在老爸眼里莫名其妙的执着和叛逆之外,就是有天份却没有按着老爸的风格来。

        老爸强逼着他的那些琴棋书画,并没能完美地体现在陶上。

        想法太多,忘了根本。

        这是老爸常说的。

        孙问渠没有辩驳,却也没有服从。

        根本是什么,他跟老爸有着完全不同的理解。

        在他这里,根本这东西说得矫情些就是随心,我喜欢,我做,我觉得它这样美,它就这样。

        这本来不关对错,但在老爸那里就是怎么也说不通的事。

        老爸也不太关心他的想法,就算他想说,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契机。

        马亮理解他,也欣赏他的东西,被逐出师门单干之后马亮说过,我们一起,你怎么想的,就怎么做,我们可以面对完全不同的人。

        但那时孙问渠没有方向,做陶对于他来说就是恶梦,碰都不想碰。

        于是马亮很多年都没有再提过,最近也许是因为这套壶,让马亮有再次有了这样的想法。

        孙问渠没有像以前那样明确拒绝。

        只是也没有轻易答应,虽然他对陶的想法没变,但要真这么做下去,他曾经痴迷又避之不及的东西一旦要成为他的方向,就不是一个想法这么简单了。

        这一夜孙问渠睡得不太踏实,不如在方驰家那个房间里睡得安心,村里安静的时候能听见雪花落地的声音,宁神静心。

        县城就没那种感觉了,比城里更嘈杂纷乱,一大早货车从街道跟打仗似地开过,震得床都哆嗦。

        孙问渠愣是给震得五分钟之内就清醒得跟没睡过一样了。

        拿过手机看时间的时候,发现昨天半夜两点多的时候方驰给他发了两条语音过来。

        大半夜的没睡?

        孙问渠皱皱眉,点开了听了。

        第一条没有人说话,仔细听能听到细细的呼噜呼噜的声音。

        “什么玩意儿?”孙问渠又听了听第二条。

        这回有人说话了,是方驰带着鼻音有些迷迷糊糊的声音:“听到了没,黄总总的呼噜,它打呼噜了。”

        孙问渠听乐了,放下手机下了床。

        这小孩儿,心思真够重的。

        马亮两口子还挺能睡的,孙问渠洗漱完了到街上转了一圈回来,他俩才起床。

        “逛,逛街去了?”马亮进了他房间。

        “嗯。”孙问渠点点头。

        “有人吗街,街上。”马亮拉开窗帘往外看了看。

        “没人,想着呼吸一下早上的新鲜空气,”孙问渠笑笑,“也没有,还是村里空气好。”

        “吃了早点就去呼,呼吸。”马亮拍拍他的肩。

        县城的早点生意还是不错的,种类也挺多,三个人吃了不少,胡媛媛还带了杯热豆浆上车。

        “这车跟冰箱似的,”孙问渠说,“带着十分钟就冷透了。”

        “你别老嫌弃我家车,”胡媛媛说,“这可是历史见证。”

        “快让你家历史见证……”孙问渠话说了一半被车一颠差点儿咬着舌头,“休息休息吧。”

        “还坚强着呢!”胡媛媛笑把充好电的两个暖宝宝递给他一个。

        马亮记路挺强的,村子他就上回去了一次,这次开着车也没走错,一路颠着比班车开得快。

        “你儿,儿子是……不是要接机?”马亮问。

        “嗯,怕咱们开山里去了。”孙问渠说。

        “是么?还是想早,早点儿……”车颠了一下,马亮这话没说完,骂了一句,“我操。”

        孙问渠笑笑没说话。

        “叫他出,出来吧,快,到了。”马亮说。

        方驰站在天台上,点了根烟叼着。

        二叔和姑姑明后天都要回了,这会儿正整理东西,爷爷奶奶给准备了一大堆土地特产让带着。

        方辉在他屋里躺床上跟同学打电话,抱怨乡下没什么好玩的,顺带又发表了一些关于乡村建设的虚无缥缈的见解。

        其实方驰挺烦躁的,就冲方辉穿着昨天就在外面晃了一天的外套就那么滚在他床上,搁平时他就得进去把方辉揍一顿。

        但今天没什么心情。

        每年过年一开始都很热闹,但热闹过后就是突然的空荡荡。

        大家都走了之后,爷爷奶奶又回到两个人和小子守着这套房子的日子里,虽然看不出他俩有什么不开心的,但方驰却很心疼。

        手机在响,方驰一边掏手机一边跑下了楼梯,接起电话的时候他已经出了后院。

        “我们到路口了,就有个大养鸡场的那个路口,”孙问渠在电话里说,“大概二十分钟到你们村那条路。”

        “嗯,我现在出去。”方驰挂了电话,吹了声口哨,很响亮。

        几秒钟之后小子从后院里冲了出来,叫着跟上了他。

        方驰带着小子一路跑出去,到路口看了看,车还没到,他从路边捡了块石头远远扔了出去。

        小子叫着跑过去把石头叼了回来。

        他接过石头再扔出去,小子再欢叫着跑出去捡。

        以前他等人的时候要是带着小子,这个游戏就是他俩消磨时间的最好方式。

        扔了一会儿石头,路那边开过来一辆车。

        是马亮的那辆破面包,门关上了得踹了才能打开的那辆。

        方驰吹了声口哨,小子跑回他腿边站下了。

        车开到他跟前儿停下,副驾的窗户放了下来,一个挺漂亮的女人冲他笑了笑:“方驰吧?你好。”

        “您好。”方驰估计这是马亮的媳妇儿,但没想到会是她第一个打招呼,有些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我叫胡媛媛,我是你婶儿。”胡媛媛从窗口伸出手。

        “……哦。”方驰跟她握了握手,真不愧是马亮的媳妇儿。

        车后门打开了,孙问渠跳了下来:“我靠冻死我了这破车。”

        这声音让方驰心里一阵舒坦,以前也没觉得孙问渠声音好听,就觉得这人说话总是带着几分懒洋洋,当然,训自己的时候除外,可这会儿猛地一听,却突然发现孙问渠声音听着挺舒服的。

        “你走进去啊?”胡媛媛问。

        “嗯,”孙问渠拍拍车门,“你们自己先开进去吧。”

        “行。”马亮笑着点点头。

        看着马亮开着车轻车熟路地拐进了回村的小路,方驰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感觉很不好意思,这样的“接人”也太……那什么了。

        “小子真乖。”孙问渠抓着一直在旁边摇尾巴的小子的脑袋揉了揉。

        “他那车没暖气吧。”方驰看着他,好半天才说了一句。

        “我三年前进山的时候就坏了,现在也没修,”孙问渠搓搓手,原地蹦了蹦,“我手套都冷透了。”

        “我的……”方驰摘下了自己的手套,犹豫了一下递到他面前,“我的是暖的。”

        孙问渠笑了笑,看着他没说话也没接手套。

        方驰看了他一眼,手往回收了收。

        孙问渠一把抓过了手套,戴在了手上:“你还挺会照顾人的。”

        “啊。”方驰应了一声,手揣进了兜里。

        “走吧。”孙问渠在他胳膊上拍了一下。

        回村的这条小路不算长,不过俩人都走得挺慢的,跟散步似的,孙问渠用围脖遮掉了半张脸,只露出眼睛,也不喊冷了。

        “县城好玩么?”方驰问。

        “你说呢,”孙问渠笑笑,“你在那儿待好几年呢。”

        “没什么意思,没有村里好玩。”方驰也笑了笑。

        “昨天走亲戚好玩吗?”孙问渠偏过头看着他。

        “就那样吧,是去我二爷爷家,就是……”方驰揉揉鼻子,“就方影她爷爷。”

        “见着方影了?”孙问渠问。

        “嗯,”方驰想想皱皱眉,“奶奶跟献宝似的说我家来了个水渠,对联写得可好了什么的,她知道你在我家了。”

        “知道知道呗,”孙问渠笑着蹦了蹦,“没事儿。”

        “我怕这两天可能会过来,她跟我爷爷奶奶关系还成,”方驰有些担心,“你要是不想见她……”

        “放心,她不敢来,”孙问渠啧了一声,“我要不是看你面子,就她那样,早找人收拾她了。”

        “怎么……收拾?”方驰问。

        “你猜?我这种纨绔子弟收拾个送上门儿来的骗子还能怎么收拾,”孙问渠笑了起来,“你是表现好,要不连你一块儿收拾……是说我今天有芝麻糊吃对吗?”

        “啊?”方驰愣了愣,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孙问渠已经换了话题,“哦,是。”

        “好吃吗?”孙问渠说,“能不能给加点儿牛奶。”

        “能。”方驰说。

        孙问渠没再说话,方驰也没出声,四周挺静的,这会儿也没有鞭炮声,能听到他们和小子的脚步声,还有呼吸。

        “你屋里……”方驰低头走着,“那个盒子,是二胡吗?”

        “哪个盒子?”孙问渠问。

        “就那个看着跟武林秘笈包装盒一样的长条大木盒子。”方驰说。

        孙问渠一听就笑了,好半天都停不下来。

        “怎么了。”方驰啧了一声。

        “是,”孙问渠点点头,“李博文送我的。”

        “他送的啊,”方驰拧着眉,“他送的东西你还带着呢?不嫌硌应啊。”

        “琴是好琴,估计李叔挑的,”孙问渠笑着搓搓脸,“扔了多可惜,我心情好了没准儿还扛着上李博文家拉去呢。”

        “神经,”方驰叹了口气,说起来其实他很多时候并不太能弄清孙问渠的真实想法,就算知道了他神经病的外表下面有另一副面孔,却也还是摸不透,“你说给我拉琴,就是用这把吗?”

        “嗯,让你听听好琴的声音。”孙问渠点点头。

        走到村口的时候,马亮已经停好了车,和胡媛媛俩人拎了一大堆东西。

        方驰一看就愣了:“干嘛呢这是?”

        “拜年啊。”马亮说。

        “这也太多了,”方驰看了看,各种吃的和酒,还有几大盒老人的营养品,爷爷奶奶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高级的营养品,“能开个店了吧。”

        “开呗。”马亮笑着说。

        家里人都爱热闹,马亮两口子一进家,就受到了热烈欢迎,爷爷奶奶立马就开始张罗做饭做菜,还顺带感叹了一下方驰的朋友都是“大人”。

        马亮虽然结巴,但是比孙问渠能说,孙问渠很多时候只是沉默地坐着听,马亮很快就二叔几个聊上了,再加上胡媛媛,家里一下变得非常热闹。

        老妈把方驰叫到了院子里:“这都是你的朋友?”

        “嗯。”方驰点点头。

        “你上哪儿认识的这么些人?”老妈看上去有些不放心,“孙问渠一看就是个公子哥儿,这个马亮出手也大方,这都是做什么的?”

        “做陶,”方驰说,“孙问渠他爸好像挺牛的。”

        “陶?”老妈对这个不太了解,也问不出别的,只是又说了一句,“这些人跟我们普通老百姓不是一路人,你交这些朋友自己要留心点儿啊。”

        “……哦。”方驰点点头。

        今天的午饭挺丰盛的,按以往都是晚饭更丰盛些,但因为马亮两口子晚上还要回县城,所以爷爷奶奶把拿手菜都在中午这顿招呼上了。

        方驰照例是埋头吃,孙问渠也话不多,马亮和二叔老爸他们倒是喝得很愉快。

        老妈的话让方驰有些恍惚。

        不是一路人。

        这话方驰觉得并不准确,但孙问渠认真做陶时那种强大的气场和完全不一样的状态,给他带来的那种距离感却是清清楚楚能体会到的。

        他转头看了孙问渠一眼,孙问渠正拿着个鸡腿在啃,也偏过头,跟他目光对上了。

        “好吃么?”方驰问。

        “嗯,”孙问渠应了一声,“你奶奶说你们家小孩儿都不吃鸡腿。”

        “反正我不爱吃,我喜欢吃鸡翅。”方驰说。

        “那你吃啊,”孙问看着他,“你今天看着有点儿食欲不振。”

        “没。”方驰笑了笑,低头扒拉了两口菜。

        吃完饭大家又是麻将,胡媛媛去了厨房跟爷爷讨教做扣肉的秘方,孙问渠和马亮上了楼,估计是谈事儿。

        方驰也没什么打麻将的心情,就坐在沙发上看着院子里跟自己影子逗着玩的小子。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孙问渠和马亮又下来了。

        “我跟亮子出去转转,”孙问渠走到他跟前儿说了一句,又伸手捏了他脑袋顶上的头发搓了搓,“你一块儿去么?”

        “不了,”方驰摇摇头,他看得出马亮跟孙问渠有正事儿,他不想跟着,“你们别走远了,别走小路,当心被狼叼走。”

        “……知道了。”孙问渠从兜里拿了颗奶糖放到了他手里,转身跟马亮出去了。

        “你俩是,不是,干什么了。”马亮跟着孙问渠顺着路往村后的山边遛达,一边点烟一边问了一句。

        “嗯?”孙问渠转过头。

        “小孩儿状态不,不对。”马亮吐出一口烟。

        “嘴不利索眼神儿还挺灵活。”孙问渠说。

        “上,上床了?”马亮问,想想没等孙问渠开口,他又摇了摇头,“不像。”

        孙问渠笑了笑没说话。

        “反正是有,有点儿什么事儿,了。”马亮叼着烟盯着他瞅。

        “从我脸上看出什么来了?”孙问渠转过脸对着他。

        “没,”马亮说,“你这方面是老,老狐狸。”

        “放屁呢,”孙问渠啧了一声,走了两步又说了一句,“说不上来,吃不准他是怎么个想法。”

        “那你有想,想法?”马亮很敏感地追了一句。

        “谈不上,”孙问渠说,“我不是小孩儿了。”

        “不玩了?”马亮看着他,“玩不,起了?”

        “会不会说话了还!”孙问渠乐了,“有你这么聊天儿的么。”

        “我以为方驰成,成熟点儿,”马亮伸了个懒腰,“你会有想,想法,以前说不……碰小孩儿,憋了三,三年,没准儿想,开了。”

        “成熟什么,”孙问渠从兜里拿了颗奶糖放到嘴里,“再成熟,感情上也还是小孩儿,突然打开新世界大门,哎呦荷尔蒙一爆发,什么都没准儿,过两天回过神儿,就过眼云烟了。”

        “说你……自己呢。”马亮仰头对天喷了口烟。

        孙问渠没说话,就算是曾经的自己吧,那也是经验。

        俩人溜达了一会儿,马亮把话题转回了正事儿上,孙问渠现在是不肯合伙,但除了那套壶,马亮还想让他做些别的设计,不是合伙,暂时算帮忙,他答应了。

        不过马亮突然问起方驰的事,他有点儿被搅乱了思维,好一会儿才定了神。

        有点儿什么,是有。

        干了点儿什么,是干了。

        但方驰这性格有点儿说不上来,太过小心翼翼,你能看出来他不好意思,尴尬,或者不爽了,但你判断不出他在想什么,要什么,抗拒什么。

        而他眼下的状态没有心境去一点点琢磨。

        再说方驰还马上要高考了。

        顺着那天方驰带他跑步的路转了一圈,孙问渠和马亮回到了方驰家。

        小子在院子门口偏个脑袋挠痒痒,孙问渠过去对着他耳朵弹了一下,沉迷于挠痒痒事业的小子吓了一跳,蹦开好几步之后才又摇着尾巴过来了。

        胡媛媛还在厨房,看样子是跟爷爷学得不错,马亮也进了厨房凑热闹。

        孙问渠往客厅看了一眼,两桌麻将,没看到方驰。

        上了楼,能听到方辉在方驰屋里打电话,语气挺澎湃的,孙问渠推门进了自己那间屋子。

        方驰正趴在桌上,扣着大耳机写作业。

        孙问渠走到他身后看了看,还挺认真的,草稿纸上都写满了。

        “哎。”孙问渠在他肩上拍了拍。

        “嗯?”方驰回过头,扯下了耳机,“回来了?”

        “转了一圈齁冷的,”孙问渠抄过黄总暖着手,“一会儿马亮回县城了。”

        “事儿谈完了?”方驰问。

        “差不多吧,其实电话也能说,就是我跟他打电话吧,费劲,面对面聊我差不多不用他说完一整句就能明白意思,”孙问渠笑笑,“你做题吧。”

        “哦,”方驰转回头继续写着,“他什么时候走?得送他出去吧。”

        “你甭管了,复习你的,”孙问渠放了一颗糖在他卷子上,“亮子又不是别人,不用这么客气。”

        方驰重新戴好耳机,埋头继续做题。

        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复习第一次有这么投入的状态,跟吃错了耗子药似的,心里挺静的,就那么一页页写着。

        一直到孙问渠把他脑袋上的耳机拿了下来,他才猛地一下抬起头。

        “几点了?”窗外一片漆黑的天色让他非常震惊。

        “八点多了,焦点访谈都谈完了。”孙问渠说。

        “哎?”方驰愣着,“我还没吃饭呢!你吃了吗?”

        “吃了,就坐你后头吃的。”孙问渠笑笑。

        “怎么没叫我吃饭啊?”方驰摸了摸肚子,“我饿了……”

        “实在太难得看你有点儿复习的样子,我认识你这么久就碰上这么一回,”孙问渠说,“不得帮你保持一下么,奶奶给你留菜了,一大堆呢。”

        “我想吃面,我煮几根儿面条吃,”方驰站起来才觉得腰酸背痛的,站原地扭了半天,“哎我腰要断了。”

        “断之前给我顺便弄点儿芝麻糊吧,”孙问渠伸手在他腰上按了按,“是这儿要断么?”

        方驰没说话,背猛地挺了挺又僵住了。

        “我给你砸两下?”孙问渠拿了本书用书脊往他腰上敲了敲。

        方驰反手抓住了他的手腕,转过了头。

        “嗯?”孙问渠看着他。

        “我……”方驰松开他的手,“去煮面,你要牛奶芝麻糊是吧。”

        “是,牛奶多来点儿,糖也多搁点儿。”孙问渠点头。

        “嗯。”方驰走出了房间。

        孙问渠听着他脚步声没走两步,楼梯上就传来了一阵唏里哗啦,听着像是楼梯拐角放着的年货们翻倒在地的动静,接着是什么东西咚咚从楼梯上滚落的声音。

        “哎哟妈呀方驰你没事儿吧!”楼下传来方芸的喊声,“怎么滚下来了啊?”

        孙问渠愣了愣,赶紧走出房间。

        楼梯上全是散落的年货,方驰刚从楼梯下面站起来,拍了拍裤子之后抬头往上扫了一眼,又啧了一声:“踩空了,没事儿。”

        然后转身往院子里边走边说:“马失前蹄儿狗失前爪……”

        孙问渠回到屋里笑了半天。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5774/110811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