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来横犬 > 第46章

第46章

        开学以后又下了两场雪,冷得很。

        方驰每天路边花坛都看看,琢磨着什么时候开春,什么时候能看到一朵花。

        不过这些花花草草的一直没什么动静。

        方驰复习的日子慢慢步入正轨,上课下课晚自习,每周三次跟肖一鸣一块儿去上补习班,老李找他谈过两次,对他现在的状态表示非常欣慰。

        不过虽然辛苦他能熬得住,但对于一条在乡下长大从来没认真学习过的野狗来说,这种生活还真的确挺闷挺压抑的。

        唯一的乐趣就是跟肖一鸣下了课回家的时候一块儿瞎贫几句,就跟以前那样,肖一鸣话其实挺多,他俩聊天儿一般都是他说,方驰在一边听着。

        关系刚缓和的时候,他话少,方驰话更少,经常说不了几句就卡壳了,这阵儿就好多了,方驰觉得他俩之间只要不提以前那事儿,也不说那个给他送书包现在又住他爷爷奶奶家的“朋友”,他就挺自在的。

        他做不到像肖一鸣那样坦然,他也不知道肖一鸣和孙问渠都是怎么能这么坦然的。

        但他也没法问。

        因为他不坦然。

        死结呢。

        “呸,”肖一鸣吃了颗栗子,往地上啐了一口,“坏的,我还说它个儿大呢。”

        方驰嘿嘿乐了两声:“去索赔。”

        “就是,”肖一鸣点点头,又剥了一颗,边吃边说,“得去索赔。”

        “走,去索赔。”方驰也应着,边走边吃得挺热闹。

        “怎么不得赔十颗啊。”肖一鸣说。

        “才十颗就够了?得二十颗。”方驰说。

        “嗯,走。”

        “走着。”

        俩人说完谁也没回头,低头继续吃着栗子,过了一会儿肖一鸣转头看着他:“今年你生日过吗?”

        “不过,”方驰说,“这会儿了谁还过生日。”

        “嗯,那就不过吧,”肖一鸣点了点头,“明年过个二十大寿得了。”

        “生日礼物还是得要的。”方驰说。

        肖一鸣笑了:“那必须要,没得玩就算了,礼物也没有那也太虐了。”

        这段时间跟孙问渠的联系还是老样子,很少,一星期能说上那么几句话,不过有孙问渠在,爷爷奶奶找他倒是很方便。

        跟肖一鸣在岔路口分开之后,方驰戴好耳机正打算跑一段,他手机在兜里响了起来。

        拿出来看到是孙问渠的号码时他忍不住轻轻往前蹦了一下。

        “下课了?”孙问渠的声音传出来。

        “嗯。”方驰应了一声。

        “今天怎么样?”孙问渠问。

        “老样子,”方驰叹了口气,“天天都这样,明天要去补课。”

        “上回是不是说那个老师讲题挺好的?”孙问渠笑笑。

        “还不错,跟你差不多,”方驰笑了,“反正我能听明白。”

        “那不挺好么,”孙问渠说,“奶奶跟你说话。”

        “嗯。”方驰点点头。

        奶奶也没什么重点,主要是问有没有吃好吃饱,有没有买营养品补补,方驰都顺着她全嗯嗯了,然后是爷爷来说话。

        爷爷倒不会说这些,就乐呵呵地跟他说了一会儿这几天有意思的事儿,谁家买了辆新车但是第一次开就把院墙撞倒了,谁家吵架吵得打起来啦之类的。

        方驰就笑着听,心里觉得很静。

        不过爷爷跟他聊完说去做饭了,也没等方驰说把手机给孙问渠,就把电话给挂了,这让方驰又有些不怎么静。

        孙问渠的电话很快又打了过来:“你爷爷帮我省话费呢。”

        “他思维还停留在双向收费长途一块五的阶段。”方驰笑着说。

        “我问你,”孙问渠说,“就那个芝麻糊怎么做?我看还有芝麻,我想弄来吃宵夜。”

        “……你让我爷爷帮你弄吧。”方驰对于孙问渠自己做芝麻糊完全没信心。

        “应该很简单吧,芝麻都磨好了的。”孙问渠说。

        “还要搁糯米粉呢,”方驰犹豫了一下,“就……你放两勺糥米粉,五勺芝麻粉,再放点儿糖,把牛奶煮开倒进去就行了,没牛奶就搁奶粉,然后倒开水。”

        “好。”孙问渠说,那边传来“滴”的一声。

        “什么声?”方驰愣了愣。

        “录音啊,我录下来了,要不记不住。”孙问渠说。

        “……我觉得你还是让我爷爷帮你做,我老感觉你自己做的吃的要闹肚子。”方驰说。

        “我做好了给你看。”孙问渠笑了。

        晚上方驰正趴桌上写晚自习没做完的卷子,孙问渠的信息发了过来,配了张照片,是一碗芝麻糊。

        方驰看了半天,发了条语音过去:“怎么还放麻油啊?”

        “你这眼神儿也是泣鬼神了,那是蜂蜜,我加了勺蜂蜜。”孙问渠回过语音来。

        哦,看起来能吃。

        我先吃了,你早点睡吧,晚安。

        晚安。

        方驰放下手机,过了一会儿又拿了起来,点开了芝麻糊的照片看着。

        这是孙问渠把碗拿在手里拍的,他盯着孙问渠抠在碗边的大拇指看了好半天。

        孙问渠挺讲究的,指甲修得很整齐,干净,透着健康的淡淡粉色。

        好看。

        方驰又往前划拉了一下,前一张是孙问渠那天发给黄总“一解相思之苦”的照片。

        照片上孙问渠靠在躺椅里偏着头,手指撑着额角,唇边带着一丝很浅的笑容。

        拍得很随意,孙问渠每次拍照都很随意,但却总让人觉得舒服。

        方驰轻轻叹了口气,把手机放到一边,戴上了耳机。

        时间一天天过,老师上课讲课的时间越来越少,更多的是不停地做题做题,方驰每天都埋在各式各样的卷子和习题集里,别说自习课的聊天儿了,就是跟坐在身边的梁小桃说话的次数都越来越少了。

        也就每天跟肖一鸣回家的时候聊一聊,本来就经常不知道该说什么,现在更是感觉自己语言功能都快退化了。

        下午放学的时候他去超市买面条,收银问他有没有会员卡,他一边把会员卡递过去一边憋了半天在人家都把会员卡刷好还给他的时候说了一句:“没有会员卡。”

        收银小姑娘笑了半天。

        这日子过的。

        方驰啧了一声。

        这段时间孙问渠没给他打过电话,爷爷奶奶也没联系过他,他有点儿空空的,说不上来是因为想爷爷奶奶了,还是想孙问渠了。

        可想给孙问渠打电话吧,又还是以前那样,不知道该说什么,面对面跟孙问渠待着,有一句没一句地能聊很久,但打电话却又不能这样。

        郁闷。

        “什,什么时候回,乡下?”马亮坐在沙发上问。

        “明天,”孙问渠看看日历,“明天一早,你送我回去?”

        “不,”马亮把车钥匙扔给他,“自己开,开车回去。”

        “开回去我停哪儿啊。”孙问渠啧了一声。

        “后,后院儿啊,”马亮说,“他家后,后院门口那,么大。”

        “再说吧,”孙问渠把钥匙扔到桌上,“吃饭去,下午你别出门儿,我们聊后面的设计。”

        “不用聊,都听,你的。”马亮说。

        “没说听你的,就我的你也得听听我是怎么想的。”孙问渠说。

        “嗯。”马亮点头。

        “下午五点前要聊完,我晚上有事儿。”孙问渠又说。

        马亮看了他一眼:“千里寻,寻子?”

        “他今天生日,”孙问渠说,“我顺便请他吃个饭。”

        “这样明,明天一早,能走,走得了?”马亮笑了起来。

        “老流氓,”孙问渠指指他,“你媳妇儿得是戴着蒸汽眼罩看上的你。”

        “你肯定没,问题,”马亮收了笑容,“我是怕他把,把持不住,你打,不过他。”

        孙问渠一听这话就乐了,倒沙发上一通笑:“他要有那胆儿早干了好么。”

        “吃,吃饭去。”马亮站起来把他外套扔到他身上。

        中午孙问渠跟马亮没上太牛逼的馆子,就在工作室外面的小街上吃了顿涮羊肉。

        吃完饭就立马回了工作室,孙问渠把带来的文件夹往桌上放,拿出十几张设计图铺在了桌上。

        “哎,”马亮揉揉眼睛,“你学着用……”

        “不学,你要看不顺眼让你的人弄电脑里去你慢慢看,”孙问渠把设计图按编号排好,“你现在就听我说。”

        “你这一,一点,”马亮笑笑,“像老爷子。”

        “我是懒得学,”孙问渠手撑着桌子,“他是学不会。”

        马亮笑着点点头。

        孙问渠没跟他多扯,直接拿着设计图开始说自己的想法:“我不知道你上哪弄这么个矫情的主题,等待,看得我牙都酸了,我是这么想的……”

        马亮趴到桌上看着图。

        “这得是一组作品才能体现,”孙问渠手指在纸上点着,“我本来是想着,弄个什么望夫石之类的特别直白的,但觉得没意思,等待这东西得意会才有味道,等什么,怎么等。”

        “嗯。”马亮应了一声。

        “等爱情,这个最容易做,”孙问渠继续说,“但没劲,也没新意,不如等你长大。”

        “成长。”马亮马上竖了竖拇指。

        孙问渠也冲他竖了竖拇指,马亮总能在第一时间明白他的意思。

        孙问渠工作状态时有点儿自我,他说的,他的想法,他的表现,需要有人听着,不插话,或者插话也得能插在点儿上。

        这是他的毛病,但马亮在这一点上跟他特别合拍,每一次打断他的提问都切中要点。

        这样的感觉他喜欢,比跟老爸交流要愉快得多。

        当然,他跟老爸根本也没有过这样的交流。

        一般是他刚一开口,老爸就会一摆手:“你不要扯那些有的没的。”

        他心里就算是有再多的想法,也无法再开口说下去。

        这次他的想法还只是想法,图也都只是构思,所以用的时间不长,喝完两杯水,就讲得差不多了。

        “可行。”马亮只给了两字。

        “那我就继续。”孙问渠说。

        “我们签,签个意向……”马亮说。

        “不用,”孙问渠打断他,之前的紧绷兴奋已经消失,他回到了懒洋洋的状态里,靠在沙发上窝着,“我是帮忙。”

        “辛苦费啊。”马亮皱皱眉。

        “再说吧,”孙问渠笑笑,“我还没想好,别弄这么正式,让我觉得后面跟合作似的了。”

        “想屁,又没让你卖,卖身,”马亮叹了口气,“行行,随,随你。”

        说到卖身,孙问渠想起了方驰,摸过手机看了看时间:“我得走了。”

        “学校?”马亮看着他。

        “嗯。”孙问渠起身穿上外套,把桌上的纸的都收拾好。

        “跟他说,了没?”马亮问。

        “没说,说了我怕影响他复习,”孙问渠说,“一会儿去了给个惊喜,明天就回了,我是看他这阵儿复习好像很压着。”

        “然后你给他释,释放一下?”马亮笑得一脸意味深长的。

        “我跟你说,我早晚得跟胡媛媛说你放不下我见天儿骚扰,”孙问渠笑着说,“我走了,有事儿电话联系。”

        “嗯,”马亮应了一声,想想又叫住了他,起身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个礼盒来,“给我大,大侄子带,带过去。”

        “这什么?”孙问渠接过来。

        “参片,”马亮说,“提,提神。”

        “那我吃合适啊。”孙问渠说。

        “不,要脸,抢小孩儿东,东西啊。”马亮鄙视地看着他。

        “有多的没啊,给我点儿,”孙问渠也瞪着他,“抢你的,你不算小孩儿吧,亮子哥哥。”

        “不要脸。”马亮从柜子又拿出来一盒递给他。

        “走了。”孙问渠笑着接过来转身出了门。

        车开到方驰他们学校门口的时候刚到放学时间,不过看上去高三的还没出来,孙问渠把车停在了校门对面的临时停车位上,隔着车窗往校门口看着。

        又过了能有半小时,高一高二的都走光了,才开始看到高三的出来,高三的挺好认的,一个个都是一脸疲惫,一看就是刚熬完一天没缓过来的,走路都比学弟学妹们要慢。

        孙问渠下了车,手插兜里在车门上靠着。

        方驰出来的时候他一眼就看到了,方驰脖子上的耳机太明显。

        这么看,方驰的精神面貌算得上是相当好的,脸上有些疲惫,但站得很直,跟旁边同学边聊边往外走,嘴角还带着笑。

        挺帅的。

        孙问渠拿出手机拨了方驰的号,一边等着电话接通一边继续看着他。

        今天方驰穿的是件短款的灰色羽绒服和牛仔裤,显得腿特别长。

        走了两步,电话接通了,方驰低下头从兜里摸出手机看了一眼,很快地接起了电话:“喂?”

        “下课了?”孙问渠说。

        “嗯,刚出校门,”方驰笑着说,“正准备去吃炒栗子。”

        “生日快乐。”孙问渠看着他。

        方驰的步子顿了顿:“你怎么知道的?”

        “奶奶说的,”孙问渠笑了笑,“她没记错吧?”

        “没记错,”方驰的声音带着笑,“谢谢。”

        “今天有安排吗?生日聚会什么的。”孙问渠看着方驰已经慢慢走远的背影,转身上了车,把耳机插上了,发动车子跟了过去。

        “没有,”方驰揉揉鼻子,看了看身边闷头走路的同学们,“这都什么时候了,哪来的时间过生日啊。”

        “吃顿好的还是应该的嘛。”孙问渠那边突然传来了生日快乐的音乐。

        “……你这是笔记本放的音乐吗?”方驰乐了。

        “不是,车上的。”孙问渠说。

        “车上?什么车啊?你在哪儿呢?”方驰愣了愣,孙问渠的车没在爷爷奶奶家,马亮又去了?

        “回个头呗,”孙问渠说,“跟半天了。”

        方驰没说话,顿了两秒钟之后猛地回过了头,看到了就在身后几米远的路边慢慢开过来的红色甲壳虫。

        “我靠?”他声音都有点儿走调。

        “怎么了?”肖一鸣在旁边问了一句。

        “我……朋友。”方驰看着已经开到他面前停下的车。

        车窗放了下来,孙问渠冲他挥了挥手。

        “哦,那我先走了。”肖一鸣说。

        “别啊,”方驰这才回过神来,“一块儿上车,他送送你啊。”

        “不了,”肖一鸣笑笑,又小声说,“这车上去太费劲了,去后座还得爬,我溜达过去坐公车就行了。”

        他拍拍方驰的肩,又说了一句:“生日快乐啊。”

        肖一鸣走出去能有十来步了,方驰才走到车边,弯腰往里看了看,确定自己没眼花,开车的人就是孙问渠没错。

        “你怎么回来了?”方驰说不上来这会儿的感受,吃惊,开心,有点儿控制不住自己往上扬的嘴角,感觉得用手扯着才行。

        “上车,”孙问渠说,“你不冷我还冷呢。”

        “哦。”方驰拉开车门上了车。

        车门车窗一关,方驰立马觉得身上暖烘烘的了,也不知道是车里暖和还是因为心情好。

        孙问渠开着车掉了个头:“带你去吃点儿好的补补。”

        “你怎么回来了啊?”方驰这才又问了一遍,“也没提前说一声啊!我爷爷奶奶也没告诉我啊!”

        “让你知道了我还能看到你这样子么?”孙问渠勾勾嘴角扫了他一眼,“惊喜吗?”

        “……惊喜,”方驰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想想又笑了起来,“你这人怎么这样。”

        “哪样?”孙问渠笑着问。

        “不知道,”方驰靠着车窗嘿嘿嘿地又笑了几声才转过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上午,找亮子说点事儿,然后就过来了,”孙问渠看了他一眼,“我还以为复习这么久你得很憔悴呢,看起来还成。”

        “睡得好吃得香的,能憔悴到哪儿去,”方驰笑着说,想想又敲了敲车窗,“哎!”

        “怎么?”孙问渠笑了起来。

        “没,”方驰揉揉鼻子,“就高兴呗,太意外了,我还说这生日不过了呢。”

        “得过啊,必须过,”孙问渠把生日快乐的歌关掉了,“15岁了呢。”

        “是啊。”方驰一听又乐了。

        “晚上要自习吧?”孙问渠问。

        “不自了。”方驰说。

        “那多不好,耽误你复习了。”孙问渠一脸严肃地说。

        “太假了,”方驰笑笑,“耽误一天没事儿。”

        “那今天你好好放松一下吧,我带你去个特别舒服的地方。”孙问渠踩了一脚油门,车往前加速开了出去。

        “什么地方?”方驰有点儿好奇。

        “一个我特别喜欢的餐厅,”孙问渠笑着说,“我们这种蛇最喜欢的餐厅。”

        “蛇最喜欢的……”方驰想了想,“耗子啊?”

        “哎!闭嘴!”孙问渠喊了一声。

        方驰笑得不行,拿出手机:“什么名字啊,我查查?”

        “餐厅叫躺着。”孙问渠说。

        “什么?”方驰拿着手机愣了。

        “躺着,特昂躺,躺着。”孙问渠说。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5774/110811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