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来横犬 > 第55章

第55章

        方驰仰起脸的时候,一小块阳光正好落在他挂满水珠的脸上。

        水珠闪着光,他眯缝着眼,偏了偏头。

        孙问渠看着他没说话,嘴角还挂着笑容。

        “你就蹲着跳下来就行,”方驰大概是把内裤穿好了,胳膊抬起来冲他挥了挥,“你一下水我就拉你起来!”

        孙问渠往水潭看了看,笑着说:“行。”

        “来。”方驰张开胳膊踩着水。

        孙问渠定了定神,也没磨叽,脱了身上的衣服和运动裤就跳了下去。

        他没这么跳过水,最多是从泳池边儿上跳进水里,那感觉跟从两米高的地方像一颗炮弹一样用屁股开路砸进一个不知道深浅的野外的水潭里跟本不能比。

        还挺好玩的,在空中短暂飞过的瞬间,身上的皮肤能同时感觉到阳光和风,然后突然就被水包裹住了。

        眼前全是透着金色光芒的被搅乱了的水花,耳边是咕噜咕噜的水声。

        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挺奇妙的感受。

        方驰在孙问渠入水的同时潜到水里,胳膊一划水就游了过去。

        孙问渠跳下来的姿势挺可爱的,团起来像个小孩儿。

        不过虽然之前他表示这么跳水挺吓人,但方驰看得出来他是会游泳的,一下水就马上伸展开了,增加了阻力,没有继续沉下去。

        方驰游到他身边,水波的光芒在孙问渠身上跳动着,有点儿瘦,大腿根儿……没有文身。

        孙问渠还真是瘦了……

        他抓着孙问渠的手腕,把孙问渠拉出了水面。

        “冲力还挺大,”孙问渠抹抹脸上的水,往水潭边游过去,“我知道你裤子为什么掉了。”

        “我以前都不穿裤子跳,”方驰跟在他后面,“我都光屁股跳,反正没人。”

        “你还真是野生的,”孙问渠笑着说,水潭没多大,两三下就游到边儿上了,是一个有些陡的斜坡,踩上去才发现居然不是石底的,而是软软的细沙和泥,他摸了摸潭边厚实的草,“泥底儿的啊,难道草长得这么……”

        话还没说完,身后传来一阵水响,方驰直接扑到了他身上。

        孙问渠腿还在水里,脚底踩的都是软沙,被他这一压,直接趴到了水潭边上。

        “你……”孙问渠有点儿想笑,这一压,他脸都蹭到了草地上,沾上了湿软的泥和草屑。

        方驰扳着他的肩把他翻了个个儿,跨过他身体跪着,一只手撑在他头边盯着他。

        “嗯?”孙问渠看着他,手擦了擦脸上的泥。

        方驰拉开他的手,用手指在他脸上擦了擦:“蹭上泥了。”

        “是啊。”孙问渠笑笑。

        “我……”方驰皱皱眉,指尖还在他脸上一下下擦着,“就是……我想说……就……你怎么不说了?”

        “我说什么?”孙问渠愣了愣,“现在不是你在说吗?”

        “平时我不是我说什么你都能猜到么。”方驰说。

        “我觉得从昨天开始,我就可以不猜了。”孙问渠笑着说。

        “哦,”方驰看着他,还抓着他手腕的手轻轻地有点儿抖,咬了咬嘴角之后跟下了什么决心似的说了一句,“是这样的,我……好像挺……喜欢你的。”

        孙问渠眯缝了一下眼睛,嘴角漾出了一抹笑容,没有说话。

        “不是好像,”方驰偏开头盯着旁边的草看了一会儿,又转回头盯着他的眼睛,“我就是喜欢你,我从来没有喜欢过谁,像对你这样的喜欢。”

        “嗯。”孙问渠左边的眉毛轻轻挑了一下,抬手在他下巴上点了点。

        “但是,就是我现在,”方驰皱着眉说得有点儿费劲,“就是我别的什么都不不能说……不敢说,我只敢说我喜欢你,你知道……我的意思吗?”

        “你还没明白么,”孙问渠啧了一声,“你现在只敢这一件事儿就可以了。”

        “……哦,”方驰看着他,“那你……喜欢我么?”

        “你觉得呢?”孙问渠转了转被方驰按在头顶的手腕,不过方驰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怎么着,抓着没松劲,他只得继续举着一只手,“换个人,敢随便跟我这儿上手上嘴的早被我抽了,就算我让谁上手上嘴了,撩一半跑了的只要有一回,这辈子我都不会再看他第二眼。”

        “我什么时候撩一半跑了啊?”方驰愣了。

        “这是重点吗?”孙问渠叹了口气。

        “啊?”方驰看着他。

        “我挺喜欢你的,喜欢,”孙问渠说,“要不就你这德性我再憋三年也懒得搭理你。”

        方驰没说话,孙问渠后面一句说的是什么,他根本就没听见,就听到了喜欢。

        呼吸先是停下了,然后被心跳带得有点儿跟不上趟。

        这一瞬间他感觉自己要是胸口贴着地,能把水潭里的水震出浪来。

        喜欢。

        喜欢。

        喜欢。

        哗啦啦。

        浪来了……

        “哎,”孙问渠在他下巴上弹了一下,“你是不是挺想跟我干点儿什么的?”

        “嗯?”方驰脑子里还转着,喜欢,哗啦啦,喜欢,哗啦啦。

        “松手,”孙问渠再次转了转自己被抓着的手腕,“再抓着缺血了。”

        “啊?”方驰还是没回过神,不过抓着他的手松开了。

        “要不我教教你吧,”孙问渠弯起了一条腿,手按在了方驰肩上,“教你什么叫一气儿呵成。”

        这话说完他也没等方驰有反应,直接一使劲把方驰往旁边一推,方驰跟他一样是踩在软泥上不好着力,这一推挺轻松地就被他给掀到了一边儿。

        接着孙问渠翻过身压了上去。

        方驰有点儿晕,他翻过身时一束阳光正好斜射在他眼睛上,眼前一片金光闪着,金光里他看到孙问渠跨到了他身上。

        避开阳光恢复视力之后,孙问渠的吻落在了他唇上。

        他在一阵眩晕和兴奋之中几乎没有迟疑和停顿迅速地迎了上去,跟孙问渠湿软的舌尖纠缠在一起。

        跟他吻孙问渠不同,孙问渠的吻充满挑逗,唇齿间勾划翻搅,他想要捕捉时又在另一处挑动起他的敏感神经。

        他的呼吸在不断地追逐缠绕之间变得渐渐粗重。

        而当孙问渠的手按到他腰侧时,他整个人都绷了一下,孙问渠刚从水里出来,掌心里带着湿润和些许凉意,从他腰上慢慢抚向大腿时带起的战栗如同过电一般瞬间漫至全身。

        呼吸,心跳,是不是急促是不是加速都已经不重要了,这一瞬间他觉得有孙问渠的抚摸就能活命。

        孙问渠的唇慢慢向下,下巴,脖子,锁骨,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跟孙问渠的唇一同扫过他皮肤的暖暖的呼吸。

        细小的触碰最后停在了他小腹之上,孙问渠直起了身,一只手按在他肩上,另一只手勾着他内裤的裤腰轻轻一拉。

        水潭边的这块地方是斜面,这个角度方驰能清楚地看到孙问渠在他身上的每一个动作。

        修长的手指勾起他的裤腰时,方驰终于注意到了自己快要散架了的呼吸。

        他盯着孙问渠的手,这是他盯着看过无数次,每次都能带给他全新视觉感受的手,修长,瘦而有力。

        现在这手就在他小腹上方,拉起裤腰后又轻轻放下,指尖落在他小腹上,往下,再往下……方驰有些费力地喘息着。

        这种刺激,兴奋,紧张交汇在一起的说不清是期待还是别的什么感觉,让他眼前有些模糊。

        当孙问渠的手隔着裤子覆下去时,他猛地仰了一下头,很低地哼了一声。

        孙问渠慢慢压了过来,手轻轻搓揉着,在他耳边低声说:“这叫一气呵成,如果我现在睡着了……你什么感觉?”

        方驰喘着粗气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停顿了几秒钟之后,他一把抓住孙问渠的手,塞进了自己裤子里。

        然后搂着他狠狠地吻了过去,翻身,压紧,接着在孙问渠耳边,脖侧,肩窝里用力地亲吻着,噬咬着,像是饿了一个月终于找到了大餐的狮子。

        孙问渠的呼吸很急,就在他耳际,在他裤子里的手变得很暖,包裹挑逗着他最敏感的神经。

        方驰在他肩上咬了一口,手抓着孙问渠的裤子往一下扯,摸了过去……

        ……

        ……

        有风吹过,水潭里的水泛起很小的波澜,水包裹着两人泡在水里的腿晃动着。

        四周一直有竹叶沙沙的声音,安静地响着,像是他们由急促慢慢变得平稳的呼吸的伴奏。

        方驰瞪着上方摇曳的竹叶,说不清自己现在的感觉,兴奋过后,刺激过后,紧张过后……

        他侧过身搂住孙问渠,在他嘴角轻轻吻了一下。

        “哎……”孙问渠闭着眼睛。

        “你要不要洗洗,”方驰小声说,“你往下出溜一点儿就可以泡进水……”

        这话没说完,他往竹林里扫了一眼突然看到了一双眼睛,顿时吓得一下就坐直了:“我操!”

        “嗯?”孙问渠懒洋洋地看了他一眼。

        “哎靠!”方驰又猛地一下松弛了下来,“吓死我了,我以为有人看着呢。”

        孙问渠撑着胳膊起来扭头往那边也看了一眼,顿时躺草地上就一通乐:“妈呀吓死我了,小子全看见了!”

        “过来!”方驰冲着还坐在竹林边抬着后爪挠痒痒的小子喊了一声,小子一溜小跑过来了,他想想又小声说,“你说它会说出去吗?”

        “会啊,”孙问渠还在笑,边笑边说,“它一回去就得找黄总,说哎你知道么他俩在水潭边儿上撸蘑菇来着……”

        方驰让他说乐了,在小子脑袋上扒拉了两下:“你得保密,你要是告诉黄总了,我就把你扔水里。”

        “它怕水啊?”孙问渠拉了拉裤子坐了起来,“狗不都会狗刨么。”

        “嗯,会游泳也怕,土狗都怕水,一般不喝水都不靠近水边。”方驰笑笑,往后一蹦,躺着砸进了水里。

        “看来你不是土狗。”孙问渠也下了水。

        在水里又泡了一会儿,他俩上了岸,天气热,几分钟身上就干透了,穿上衣服时有种很舒适的懒洋洋的感觉。

        方驰看着正低头整理衣服的孙问渠,突然看到他脖子靠近肩那块儿有一小片红色的痕迹。

        “被虫咬了?”方驰凑过去看了看,还伸手摸了一下,“痒吗?”

        孙问渠转头看着他,好半天才说了一句:“你还真是……纯情啊。”

        “嗯?”方驰愣了愣。

        “不是被虫咬的,”孙问渠甩了甩头发上的水,“是被野狗咬的,咬完了这野狗就失忆了。”

        “我……”方驰顿时有点儿不好意思,想想又嘿嘿笑了几声,很用力地搂紧孙问渠,在那块小红斑上亲了亲,又小声问,“这要让人看到了怎么办?”

        “被虫子咬了呗,”孙问渠回手拍拍他的脸,“大夏天的。”

        “真不疼吗?”方驰想想又轻轻摸了一下,“我嘴挺大啊……”

        “不疼。”孙问渠笑了起来。

        俩人带着小子回到村子,这个时间村里很静,没几个人,都出去干活儿了。

        “直接去拿鱼吧?”方驰说,“省得一会儿再跑出来了。”

        “嗯,记着要大鱼。”孙问渠说。

        “知道了,”方驰笑着说,“要最大的。”

        “你爷爷要知道了这鱼哪儿来的,会不会不给做?”孙问渠一皱眉,学着爷爷的语气说,“情敌的鱼!不吃!不给做!扔了!”

        “不会的,”方驰乐了,“他最多就是一边做一边嫌弃鱼不好。”

        江老头儿家的鱼养得挺好的,鱼塘是活水,山上引的水,这头进那头出,鱼不像一般鱼塘的鱼那么腥,方驰其实也挺喜欢吃他家的鱼。

        江老头儿正在鱼塘边忙活着,一看方驰过来就笑了:“小驰干嘛来了啊?”

        “买鱼呗,”方驰笑着走过去,“江爷爷给弄条大鱼吧。”

        “买什么买,”江老头儿说,“我给你拿条大的,今天有人来要鱼,我正好弄了不少上来。”

        “谢谢江爷爷,”方驰说,“来条大草鱼。”

        鱼塘边有间屋子,平时江老头儿守鱼塘忙起来了吃住都在这儿。

        给他挑了条大草鱼之后,江老头儿拎着鱼到厨房里很麻利地给处理干净了才装在兜里递给了他:“你爷爷要揍你。”

        “不会,”方驰拎着兜,“他说就你的鱼养得好。”

        “放屁,”江老头儿呸了一声,“你爷爷个老神经病才不会这么说。”

        “真是这么说的,”方驰笑了起来,“吵归吵,事实还是要承认的嘛。”

        “你拿回去就跟他说,”江老头儿指着兜,“江爷爷那儿拿的,爱吃不吃。”

        “好。”方驰点点头。

        因为晚上要给他接风,所以方驰拿了鱼回到家的时候爷爷奶奶已经在厨房忙活着了。

        一看到方驰拿回来的鱼,爷爷就哼了一声。

        “水渠想吃鱼,还得是大鱼,”方驰抢在他发表不满前说,“我就去给他拿了一条。”

        爷爷接过鱼,又哼了一声,没说别的,转身继续忙着了。

        “红烧的啊,”方驰又补了一句,“他说想吃红烧的。”

        爷爷继续用哼来回答了他。

        “知道了。”奶奶拍了他一巴掌。

        方驰跑上楼,孙问渠已经回屋了,门没关,方驰一推就开了,孙问渠正抬着手脱衣服。

        看到他进来,孙问渠把衣服扔到一边问了一句:“爷爷没……”

        话没说完方驰就已经过来一把搂住了他,直接推倒在了床上。

        “哎,”孙问渠有些无奈,“小子看到你都紧张,这会儿门都不用关了?”

        方驰跳起来过去把门关上了,又往他身上一扑,搂紧他在他脸上脖子上胡乱亲着蹭着,喘息着把手伸进了他裤子里。

        “开闸了啊这是……”孙问渠侧身躲开他的手。

        “我又不要干什么,”方驰在他耳朵尖上舔了一下,“随便摸摸。”

        “过瘾啊?”孙问渠笑了起来。

        “不知道,”方驰搂着他,手在他腰上腿上来回摸着,“就是想贴着你。”

        “那你……”孙问渠刚开口就听到奶奶在楼下叫了方驰一声。

        “哎——”方驰赶紧扯着嗓子应着,“我在楼上——”

        “天爷,”孙问渠捂住耳朵,“聋了。”

        “可能叫我帮忙,”方驰又亲了他两下才跳下了床,“我去看看。”

        厨房里的线有点儿老化了,电磁炉和烤箱同时一开,就跳了闸。

        “电磁炉先别在厨房用了,用后院儿那个插头吧,,”方驰架了个梯子边弄边说,“明天我把厨房线换换得了,上次就说换了也没换。”

        “难得用一次烤箱,”爷爷说,“今儿你奶奶说给你烤点儿叉烧,这就烧了。”

        “还有叉烧啊?”方驰从梯子上跳了下来,“弄这么丰盛。”

        “庆祝你上大学了嘛。”爷爷笑着说。

        “还没上呢,”方驰有点儿无奈,爷爷老也分不清高考和上大学是两个事儿,“分儿都没下来,去哪儿上啊。”

        “反正都要上的,”奶奶在一边说,“我跟你说啊,你打小就愣,上了大学得擦亮眼睛,别见个小姑娘就追,你爷爷不说什么共同语言嘛,你都上了大学了,就别急了,慢慢找一个共同语言。”

        “……哦。”方驰把梯子放好。

        准备走开的时候奶奶在他背上拍了一巴掌:“就知道哦哦哦,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

        “哦。”方驰跑出了厨房。

        “小王八蛋怎么这么烦人!”奶奶在后面笑着骂了一句。

        回到楼上时,孙问渠已经换了身衣服,正靠在椅子上看东西。

        方驰走过去瞅了瞅,孙问渠看的是他拿回来的各个学校的资料。

        “你不干你的活儿啊?”他在孙问渠肩上轻轻捏了几下。

        “晚上才有灵感,”孙问渠手里拿着支笔一下下转着,“我刚随便翻了一下,你说体育大学吧,我感觉可以。”

        “学什么啊?”方驰弯腰搂住他的肩,“又没有攀岩专业。”

        “你攀岩现在不是挺专业的么,比赛都拿那么多奖了,”孙问渠拿笔在资料上敲了敲,“你应该学点儿跟这个有关但是发展空间大一些的东西。”

        “比如呢?”方驰问。

        “这个,”孙问渠用笔在资料上画了个圈,“运动训练专业。”

        “这个以后干嘛的啊?”方驰凑过去看着。

        “就什么体校啊俱乐部之类的,教练也行,管理也可以,”孙问渠说,“以后你要想自己做也不错。”

        “哦。”方驰应了一声。

        “哦是什么意思啊?”孙问渠仰起头看着他。

        “哦就是……”方驰的目光落在了孙问渠脖子拉长的线条和他因为胳膊撑着椅子扶手而挑起的锁骨上,“就是哦。”

        他忍不住伸手在孙问渠锁骨上勾了一下,低头吻了下去。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5774/114236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