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来横犬 > 第56章

第56章

        晚餐很丰盛,除了孙问渠点的红烧鱼之外,还有方驰爱吃的叉烧,另外鸡鸭一个没落全有,还有一锅排骨汤。

        “这也太多了,”方驰边啃着排骨边说,“三天也吃不完。”

        “你难得回来一趟,”奶奶说,“吃不完就吃不完,以后去上大学了,更是回不来了,我看老李家那个孙子,去上大学,过年都没回来。”

        “那是去女朋友家了嘛。”爷爷说。

        “我不可能过年不回来的,”方驰笑笑,“我有时间就会回来。”

        “那可没准儿,”奶奶叹了口气,“你要找了个女朋友,不也得讨好人家,陪着人家上人家家去啊?”

        “我……”方驰飞快地往孙问渠那边扫了一眼,孙问渠正很认真地低头剔着鱼刺,“我不会的。”

        “你这么傻。”奶奶啧啧两声。

        “他这么傻,没准儿上了四年学也没捞着一个女朋友呢。”孙问渠一边剔鱼刺一边说了一句。

        “就是!”方驰赶紧点头,“是,我太……傻了。”

        孙问渠笑了,抬头看了他一眼。

        这顿饭虽然是在院子里吃的,但还是吃出了一身汗,孙问渠一放碗就去冲澡了,半天也没出来,方驰热得不行,只得去后院用爷爷浇菜的水管冲了个澡。

        “你这一吃完饭就凉水洗澡!”奶奶皱着眉,“对身体不好!”

        “我热死了。”方驰坐在院子里的竹椅上晃了晃,冲了个凉水澡全身都舒坦了。

        前院澡房里的水还在响着,奶奶过去又敲了敲澡房的门:“水渠啊!”

        “奶奶你干嘛?”方驰吓了一跳。

        “水渠!”奶奶又敲了两下,“不要用凉水,用热水!”

        “哦,”孙问渠在里面应了一声,“奶奶,我用的是热水。”

        奶奶这才走开了,方驰跟过去小声说:“奶奶,人一个男的洗澡,你敲门,多不好啊。”

        “有什么不好,他又不会开,再说都跟我孙子一边儿大,”奶奶斜了他一眼,“要是你在里面,我直接就进去了,门都不敲呢。”

        “……哦。”方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坐回了竹椅上。

        澡房里的水声哗啦啦的,孙问渠也真够牛的,一个冲个澡快二十分钟了都出不来。

        哗啦啦的。

        方驰突然又开始有些燥热,眼前晃过水潭边孙问渠只穿了内裤的身体时,他有些无奈地把腿弓起来踩在了椅子上。

        其实在今天之前,他想起孙问渠的次数不少,但从来没像现在这样,随随便便就能有了反应,孙问渠那句“开了闸”还真没说错。

        方驰你开了闸了啊。

        孙问渠终于从澡房里出来了,光着膀子穿了条宽松的运动裤,头发湿着,身上还带着热气儿。

        方驰扫了他一眼,刚平静一些的情绪再次被迅速挑起,他赶紧转开头盯着在旁边伸懒腰的小子。

        “干嘛呢?”孙问渠走过来在他脑袋上弹了一下。

        “你……”方驰没看他,“这么洗澡洗完了又一身汗吧?”

        “没啊,”孙问渠说,“挺舒服,我一开始也想用凉水来着,冻我一激灵,你家这水山上引下来的吧,也忒凉了点儿。”

        “嗯,”方驰抓抓头,“是。”

        孙问渠没再说什么,转身上楼去了。

        方驰继续坐在院子里入定,到太阳完全下山了,蚊子都飞舞着出来了,他才起身回了屋。

        全家除了孙问渠那间屋子,都没空调,爷爷奶奶用不上,方驰有个电扇吹着就差不多了。

        娇气的孙问渠受不了热,入夏的时候就买了空调装上了,奶奶还挺替他心疼钱的。

        方驰上了楼,进自己屋里转了一圈,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这高考一结束,之前那种分秒必争复习的状态突然一脚踩空,顿时整个人都闲得五脊六兽的了。

        在屋里东抓一把西摸一下之后,方驰还是站到了孙问渠门口敲了敲门。

        “没锁。”孙问渠在里面回答。

        方驰推门进去,看到他正坐在桌前,没再光着膀子,穿了件挺宽松的t恤,看样子是准备干活儿。

        “你……”方驰犹豫着,他知道孙问渠干活挺认真的。

        “没事儿,”孙问渠看了他一眼,“你待着吧,不影响我。”

        “我就……”方驰从到床边,一把把想要走开的大胖黄总兜了过来揉着,“我就闲着不知道干什么了。”

        “看我干活儿呗。”孙问渠勾勾嘴角。

        “嗯。”方驰点点头。

        孙问渠继续低头画图,方驰往床上蹭了蹭,靠着墙,扯着挣扎着想跑开的黄总的腿。

        这次回来都没有细看,孙问渠这间屋里又多了几个瓶瓶罐罐的,屋角那个做陶的转台上还有做了一半的一个形状古怪的瓶子。

        这些东西和正低头画图的孙问渠形成了一个让人很舒服的氛围。

        虽然如果盯着孙问渠看时间长了,方驰总觉得自己有点儿蠢蠢欲动,不过眼下这种感觉他还是很享受的。

        很放松。

        不用再去想着还有一堆题没做。

        不用琢磨考试。

        也不需要再压着心里的那些情绪。

        说了。

        尽管还有很多不确定和也许在挺远的前方等着他的无奈。

        但他得到了回应,这已经足够让他放松下来。

        就这么看着孙问渠的侧脸,他什么都没想。

        一直到手机响了,他才回过神,飞快地按下了接听,然后跳下床跑出了房间,他怕吵着孙问渠。

        电话是许舟打来的,语气很欢快:“哎方驰,你是不是回你爷爷那儿了?”

        “是啊,”方驰应了一声,进了自己屋里,“怎么?”

        “我们一帮人正商量呢,说去玩一下,”许舟说,“怎么样,你有时间没?”

        “都有谁?肖一鸣你们叫了没?”方驰第一反应是应该叫上肖一鸣,他现在的情况最需要散心。

        “叫了啊,他也一块儿去,”许舟说,“你没什么事儿吧?”

        这帮人说要来玩已经说了一个学期,现在终于放假了,估计已经兴奋得不行,但孙问渠还在这儿,他又有些犹豫。

        “我还不确定,”方驰想了想,“我问问我爷爷这几天有没有什么事儿,一会儿给你电话。”

        “好。”许舟说。

        他回到孙问渠房间里,孙问渠换了个姿势,还是埋头盯着图。

        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开口机会,方驰就没说话,站在他身后等着。

        过了一会儿孙问渠突然回过头:“怎么了?”

        “哦,”方驰揉揉鼻子,“是……我同学打了个电话过来,说一帮人想过来玩。”

        “嗯?”孙问渠看着他,“不挺好么,我看你闲得就差数猫毛了。”

        “不是,”方驰笑了:“我是怕他们来了……挺闹的一帮人,会不会影响你啊?”

        “不会,”孙问渠回答得很干脆,“又不上我屋闹来。”

        “那……”方驰还在犹豫。

        孙问渠放下笔站了起来,走到他面前搂住了他,在他耳边轻声说:“没事儿的,同学来玩就来玩,你自己不瞎琢磨,也没谁会想什么。”

        “嗯,”方驰点点头,搂紧孙问渠的腰,“我就是……其实也没什么。”

        “本来就没什么。”孙问渠笑笑。

        “我这样是不是挺没出息的?”方驰叹了口气,手在孙问渠背上搓了搓。

        “这跟出息不出息的没什么必然联系,”孙问渠在他脖子上亲了一下,突然很轻地笑了一声,“哎其实也挺有出息的了,就这说两句话都能升旗了。”

        “我……”方驰顿时脸都红了,想撅个屁股又觉得姿势太蠢,只好挺着没动,“我这是太年轻了。”

        “嗯。”孙问渠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但声音里还是带着没压住的笑意。

        “不是,”方驰瞪着他,“你没有过这样的时候么?笑什么笑啊。”

        “没笑,真没笑,”孙问渠松开了他,退后一步在他肩上拍了拍,“韭菜精嘛,是这样的。”

        “什么精?”方驰愣了愣。

        “你亮子叔叔说的,”孙问渠靠在桌边,“韭菜精。”

        “韭菜?韭菜怎么了?”方驰没想明白。

        “韭菜壮阳呗。”孙问渠啧了一声。

        方驰憋了一会儿乐了:“哎,这人要不结巴嘴得多欠啊。”

        “所以老天爷让他结巴了,怕他挨揍。”孙问渠说。

        方驰乐了一会儿之后走到孙问渠跟前儿,凑过去吻住了他,又搂着他往床边推过去。

        “嗯?”孙问渠看着他。

        “亲一会儿,”方驰把他往床上一压,“就亲一会儿,韭菜精嘛。”

        孙问渠笑了起来,躺着没动。

        方驰跟找宝似的在他脸上脖子上一通亲,然后搂着他重重地叹了口气:“我这情况是不是得吃点儿药啊?”

        孙问渠本来被他亲得挺有感觉的,一听这话顿时笑得什么情绪都没了,边乐边说:“你还吃什么药啊,你一句话就能把我那点儿激情全给败了。”

        “我晚上,”方驰在他身上压着没动,“晚上我睡你这儿,行吗?”

        “嗯,睡呗,”孙问渠推了他一把,“下去,压死爹了。”

        方驰翻了个身平躺到床上,用力叹了口气。

        孙问渠一旦开启工作模式,就能一小时只盯着自己眼前的图,连动都不带动一下的。

        方驰眼睁睁看着两只蚊子在他胳膊上停下,只得找了个小喷瓶把奶奶的独家驱蚊水倒进去,往孙问渠四周喷了喷。

        瞪着孙问渠干活也一个多小时了,方驰轻手轻脚地走出房间关上了门。

        爷爷奶奶还在楼下说话,方驰一下来,奶奶就把他拉到了沙发上坐着:“以前一回来就粘着我们,这两次回来就老跟水渠摽一块儿了。”

        “……没啊。”方驰有种又心虚又不好意思的感觉,搂了搂奶奶的肩。

        “年轻人话题多,”爷爷在一边笑笑,“还能总跟老头儿老太太聊天儿么。”

        “我跟你们话题也挺多的,”方驰往下出溜了一点儿,靠在爷爷身上,“没话题的时候我也爱听你们聊。”

        “就会说好听的讨人喜欢。”奶奶拍了他一下。

        方驰笑了笑没说话。

        爷爷奶奶继续聊天儿,说的都是小辈儿的事,老爸老妈的店啊,姑姑家的房子啊,方驰半眯着眼听着。

        风扇的风时不时扫过他身上,感觉挺美好,像是回到了小时候。

        “你爸你妈啊,也是心大,”奶奶摸摸他的腿,“这高考都完事儿了,到现在都没打个电话问问吧?”

        “他俩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考试。”方驰嘿嘿笑了两声。

        “那你告诉他们啊,”奶奶皱皱眉,“养个儿子养得还真是省心,什么都不管。”

        “有你俩呢,不用他们管,”方驰笑着说,想了想又说了一句,“对了,明天我同学过来玩。”

        “同学来玩?那好啊,”爷爷挺高兴地说,“来多少个啊?咱家住不开吧?”

        “七八个吧,”方驰说,“住得开,天儿这么热,晚上把竹床架上,再铺两张席子打地铺就行,女生……可以睡我屋。”

        “还有女生?”奶奶一听就来了兴趣,“漂亮吗?多高?胖的瘦的?”

        “哎……”方驰抓抓头,“就同学,女同学,奶奶你想得也忒远了吧。”

        “明儿我得看看。”奶奶笑着说,忽略了他的话。

        又聊了一会儿,爷爷奶奶商量好了同学过来吃饭的菜单之后,就回屋睡觉了。

        方驰又逗了逗小子,上了楼。

        推开门的时候他看到孙问渠正站在屋里活动胳膊。

        “忙完了?”他进了屋关上门。

        “嗯,”孙问渠回过头,“身上都酸了,要不是现在天儿热,我都想出去跑两圈放松一下。”

        “要不,”方驰犹豫着,“要不我给你……捏捏?”

        “你会?”孙问渠看着他。

        “算会点儿吧,”方驰说,“我奶奶爱腰疼,以前我都给她捏腰来着,她还说我捏得挺好的。”

        “那你给我捏捏,我刚坐的时候拧劲儿了,背挺酸的。”孙问渠往床上一趴,胳膊腿都伸展开了。

        方驰搓了搓手,站在床边,找了半天姿势也没找到合适的。

        “干嘛呢?”孙问渠偏过头问了一句。

        “我在想我怎么待着比较好捏。”方驰一条腿跪到床边。

        “你是要给我捏背呢,”孙问渠眯缝着眼睛,“还是想摸我?”

        “……捏背啊。”方驰说。

        “捏背还能什么姿势,你坐我腿上不就捏背了么,”孙问渠啧了一声,“看把你纠结的。”

        方驰没说话,上床跨到他身上,坐到了腿上:“我沉吗?”

        “凑合能扛得住。”孙问渠说。

        “哦。”方驰点点头,把他的衣服往上推了推。

        手放到他背上时,孙问渠又说了一句:“其实你要想摸我,也是这姿势合适。”

        “你怎么这么欠呢?”方驰举着手拧着眉说。

        孙问渠没说话,闭着眼笑。

        方驰的手举了能有半分钟,凝神聚气地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手上,感觉自己已经刀枪不入了,这才把手放到了孙问渠身上。

        一下放去,手刚碰到孙问渠的背,他就有点儿晕。

        不过还是咬着牙开始在孙问渠背上腰上边敲边捏着。

        “轻点儿,”孙问渠呲了呲牙,“你打贼呢?”

        “这么娇气,”方驰放轻了力量,“就这样我奶奶还总说我不敢使劲呢。”

        “我能跟你奶奶比么,”孙问渠闭上眼睛,“我上月陪她去赶集,她拎得比我多,走得还比我快。”

        “是,”方驰笑了,“这个你还真比不了她,农村老太太,干一辈子活儿了,都有这本事。”

        说起来,孙问渠身上肌内也有,还挺坚实,但手感上的确是挺嫩的,方驰眼睛都没敢往他身上瞅,一直盯着床单上宽宽窄窄的花纹。

        “腰那儿就像刚才那样再人来几下吧,”孙问渠说,“就刚才那么敲几下,挺舒服的。”

        “嗯。”方驰在他腰上轻轻敲按着。

        “刚跟你爷爷奶奶聊天儿了?”孙问渠问。

        “嗯,”方驰点点头,想想又叹了口气,“我奶奶最近总……”

        “盼重孙子呢。”孙问渠笑笑。

        方驰手上的动作顿了顿,轻声说:“是。”

        “别想这些,”孙问渠回手在他腿上摸了摸,“你就算要去找个姑娘结婚,也不是现在就得办的事儿。”

        “过一天算一天吗?”方驰抓住他的手。

        “攒攒,”孙问渠说,“非说不可的理由和勇气,攒够了再想这些。”

        “嗯。”方驰应了一声。

        “这话听着,跟说及时行乐差不多,”孙问渠的手指在他掌心抠了抠,“但又不一样,责任是不能忘的,但前提是得到你扛得起的那一天。”

        “嗯。”方驰看着他的侧脸。

        “虽说喜欢谁,是男是女,都没错,”孙问渠闭上眼睛,“但也只是说说,同样的路别人都走右边儿,我们偏偏走了左边,这东西从那天起就背着了,甩不掉的……是不是有点儿太沉重了?”

        “没,”方驰笑了笑,“我挺愿意听你说这些,这种时候我才感觉你真比我大十岁。”

        “从你爹这儿感受到温暖了吧儿子。”孙问渠说。

        方驰没说话,沉默了一会之后,伏身在他背上亲了一下。

        孙问渠的皮肤挺紧实,暖暖的。

        方驰吻顺着一路往上,最后停在他了耳垂上,大概是呼吸扑到了孙问渠脸上,孙问渠闭着眼,睫毛轻轻颤了一下。

        方驰凑过去在他眼角又亲了亲,然后紧贴在他后背上,手往他身前探了过去。

        ……

        本来方驰觉得这么热的天儿,自己跟孙问渠挤一张床上,估计半夜得热醒。

        但娇气的纨绔子弟孙问渠,不仅开了空调,还把温度调得挺低,一个人裹着条小毛毯睡得非常香。

        方驰早上被电话吵醒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跟个八爪鱼似的连胳膊带腿全在孙问渠身上箍着。

        他一边接起电话一边小心地松开了孙问渠,孙问渠立马翻了个身,像是解放了似地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我们现在出发了啊!”许舟在电话那边嚷嚷着,“应该中午之前能到你们那儿,你出来接我们啊,我们都不认识路。”

        “嗯,”方驰应了一声,“到养鸡场那儿给我打电话,我去路口接你们。”

        “养鸡场?”许舟愣了愣,“我们哪知道哪儿是养鸡场啊。”

        “售票员会叫的,那儿有一站会停,”方驰怕吵醒孙问渠,语速很快地轻声说,“到那儿了给我电话。”

        “行!”许舟兴奋地说,“晚上烧烤啊!你们家后院!去山里也行!你给向个导……”

        “闭嘴赶紧上车吧。”方驰挂掉了电话。

        “你同学啊?”孙问渠在旁边嘟囔着问了一句。

        “嗯,”方驰搂着他在他鼻尖上亲了一口,“我先下楼了,你再睡会儿吧。”

        孙问渠哼了一声继续睡了过去。

        方驰起床穿了衣服,站床边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转身出去了。

        奶奶正在厨房里煮面条,方驰靠在厨房门边打着呵欠:“我想吃香肠面。”

        “煮的就是香肠面,”奶奶回头看了他一眼,“你同学是中午到吗?”

        “嗯,刚给我打电话了,现在上车了。”方驰点点头。

        “那午饭就得给他们准备着了,”奶奶笑笑,方驰要去洗漱的时候,她又过来一把拉住了方驰,“哎,我问你。”

        “嗯?”方驰看着奶奶。

        “你昨天晚上在水渠屋里睡的啊?”奶奶说,“我早上看你屋里没人。”

        “我……”方驰愣了,心跳们纷纷踩错了节奏唏里哗啦的一通瞎蹦,“啊,是。”

        “你没事儿跑人家屋里睡干嘛?”奶奶问。

        “就……聊,聊天儿,聊了一会儿,”方驰舌头都快打卷儿了,“聊晚了就睡着了……”

        “他本来就成天通宵不睡觉,你还跟着他也不睡觉,聊什么啊,白天不能聊啊,”奶奶拍拍他的脸,“这么长时间都没好好休息过,回来了还不老实睡觉!”

        “我知道了。”方驰说。

        奶奶拍了他一下,继续煮面去了。

        方驰走出厨房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整个后背全是汗。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5774/114236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