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来横犬 > 第64章

第64章

        方驰一进院子就很紧张,除去这是他第一次见孙问渠他爸,他的家长之外,也因为他感受到了孙问渠和孙问渠他爸之间无比有存在感的低气压。

        还没有从他俩简短的对话中品味出下一步该怎么办的时候,“我是谁”这样的高难度问题就这么抛了过来。

        脑子里像是有风刮过,还不是小风,呼呼吹得他脑浆子都有些飘散了。

        这个瘦高个儿看上去很儒雅的老头儿就是孙问渠他爸。

        方驰盯着他看着。

        他也正一脸说不清的表情看着自己。

        该怎么回答?

        爷爷好,我是孙问渠的儿子。

        伯伯好,我是孙问渠的男朋友。

        我是韭菜精。

        我是野狗。

        我是枪王。

        我是……

        孙问渠转过脸看着方驰,他也没想到老爸会这么快就把目标转到了方驰身上,这会儿方驰正面无表情地跟老爸对视着。

        肯定紧张了。

        但看了两眼之后孙问渠又不是太确定了。

        方驰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就是这么沉默地直视老爸的目光,甚至带着莫名其妙的嚣张。

        这一瞬间孙问渠突然感觉很爽。

        “嗯?”老爸看方驰没有出声,皱了皱眉。

        “问我?”方驰看着他说了一句。

        “不然还能问谁?”老爸的眉毛拧了起来。

        孙问渠清了清嗓子,感觉方驰可能应付不来这样的场面,正想帮着回答的时候,方驰又开了口:“哦,问我,我是孙问渠的……男……”

        男朋友。

        孙问渠挑了挑眉,看着方驰。

        他想过方驰可能会这样回答,但也觉得以方驰现在的状态来说,这样的回答可能会很吃力。

        现在真正听到的时候,他心里一阵暖,软乎乎的。

        但方驰的回答并没能全说出来,站在一边的李博文就在这时突然开口很大声地干笑了两声,打断了方驰的话:“朋友!这是问渠的朋友,孙叔,这小子是我们在俱乐部认识的向导。”

        说完这话,他往孙问渠这边看了一眼,帮着打完掩护之后那种眼神让孙问渠心里一阵犯堵。

        谁他妈要你帮着遮了?

        就这浮夸的演技就算是真的在打掩护,也得是掩护失败全体阵亡。

        “问你了么?”方驰突然说了一句,看着李博文。

        孙问渠猛地转过头看着方驰。

        方驰脸上终于有了表情,厌恶和不耐烦。

        随着这句话说出口,院子里的几个人包括刚抬了腿要从屋里迈出来的胡媛媛,全都愣住了。

        方驰你牛逼了。

        方驰你今儿算是露脸了。

        你太牛逼了。

        一紧张说不出话也就算了。

        一张嘴就说出这么高难度的玩意儿。

        你算是不打算跟这个老头儿再说下一次话了……

        李博文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瞪着方驰:“什么?”

        “伯伯好,”方驰看着老爸,“我是孙问渠的男朋友。”

        “男朋友?”老爸有些吃惊地上下打量了一下方驰,又转头看了看李博文。

        李博文轻轻点了点头。

        “这就是你那个小男朋友?”老爸的语气里带着不屑,又扭脸盯着孙问渠问了一句。

        “嗯,”孙问渠抱着胳膊,勾了勾嘴角,“没错。”

        老爸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才扫了方驰一眼,眼神里全是鄙夷和轻蔑:“就是你啊?”

        方驰没说话。

        “老爷子,”胡媛媛走到孙问渠他爸身边笑了笑,“刚不说看看窑嘛,现在去看看?亮子!陪老爷子再转转啊,我去打电话订个餐,一会儿吃饭去。”

        “师父,”马亮赶紧走了过去,“帮我看,看看窑?”

        孙问渠他爸冷冷地哼了一声,跟着马亮两口子往后院走过去。

        李博文犹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闲,闲人,”马亮一回手拦住了他,“免进。”

        李博文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停下了。

        院子里只剩下了三个人。

        方驰看着李博文,他讨厌这人,第一次见就觉得这人虚得很,现在更讨厌了。

        看他刚才的表演,孙问渠他爸不是第一次听说自己,听那意思,李博文估计已经给他介绍过自己。

        至于是怎么介绍的……看孙问渠他爸的反应就知道了。

        方驰一想到这儿就有股无名火从脚底下窜了起来。

        “你说你,”李博文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看着孙问渠开了口,“父子俩这么久没见面,见了面说话怎么还不收着点儿呢?”

        “你让我爸来的?”孙问渠看着他。

        “……是,”李博文皱着眉叹了口气,“问渠,你跟老爷子不能总这样,总得想想法子……”

        “你是怎么给他介绍我小男朋友的?”孙问渠继续问。

        “我就随口提了一句,”李博文看了方驰一眼,放轻了声音,“我还能怎么能说,老爷子本来就接受不了,加上又觉得是小孩儿……这事儿只能打个掩护说也就是玩玩,谁也没认真,让他别……”

        方驰猛地转过头看着他。

        “滚。”孙问渠说。

        “……问渠?”李博文拧着眉。

        “滚。”孙问渠又说了一遍。

        “你……”李博文看着他,半天之后叹了口气,转身往院子外面走了过去,“行行,我上外面转转去,你这脾气啊。”

        李博文出去之后,方驰在原地沉默着站了一会儿,转身也往院子门口走。

        “干嘛去?”孙问渠问了一句。

        “不干嘛。”方驰说。

        “方小驰你想干嘛?”孙问渠往旁边的树干上一靠,眯缝了一下眼睛。

        方驰回过头看着他:“你待在这儿,我马上回来。”

        孙问渠没说话。

        马亮这个工作室门外是一条新修的路,还没修好,排水沟还是挖开的,两边堆着土。

        李博文没走远,就在马路对面的土堆上站着打电话,背对着院子这边。

        方驰穿过马路,跳过两个土堆,走到他身后,对着他的背一脚蹬了过去。

        “啊!”李博文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小急促的惊叫,就被一脚踹进了排水沟里。

        挣扎着还没爬起来的时候,方驰跟着跳了下去,抓着他后脖领把他拎了起来。

        “方驰?”李博文转过头看到是他的时候眼睛都瞪得能碰着鼻梁了,接着就吼了起来,“你干什么!神经病啊!”

        方驰没说话,对着他肚子一拳砸了过去。

        李博文倒抽了一口气,没了声音。

        方驰松开手,李博文弯着腰跪到了坑里,他退后一步,站在李博文跟前儿,没走也没出声。

        “你干什么!”李博文咬着牙,“你活他妈不耐烦了!”

        “那是你。”方驰说,往他腿上又蹬了一脚,不过这一脚没用太大力量。

        “给孙问渠出气?”李博文捂着腿,笑了一声,“我可没惹他,我跟他是铁子,我俩二十多年……”

        “你惹我了。”方驰说。

        孙问渠坐在马亮那张茶桌边,给自己沏了点儿茶,挑了个杯子慢慢喝着。

        刚喝了两口,方驰从外面走了进来。

        孙问渠看了他一眼:“喝茶吗?”

        “不想喝,”方驰走到他旁边坐下,又往后院方向看了一眼,“你爸他们还没过来?”

        “嗯,”孙问渠看着他,“李博文呢?”

        方驰停了一小会儿才闷着声音说了一句:“他不小心摔排水沟里了。”

        “哦。”孙问渠喝了一口茶,笑了起来,又轻轻叹了口气。

        “我今儿这算完了吧。”方驰小声说。

        “嗯?”孙问渠放下杯子。

        “干脆利落把不该得罪的人全都得罪了。”方驰说。

        “没事儿,”孙问渠嘴角勾了个笑容,“除了我,没有什么人是你不能得罪的。”

        “……哦,”方驰拿过他的杯子喝了口茶,“我真是……气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气。”

        “夏天嘛。”孙问渠靠到椅子上,把腿伸长。

        “就是他说你在这儿的,他带着你爸来找不痛快的,也是他给你爸说……他不说那句玩玩,我也没那么大火,”方驰咬咬嘴唇,“我没玩。”

        “我知道。”孙问渠抬手在他下巴上轻轻勾了两下。

        老爸和马亮两口子从后院儿回来的时候,李博文一身泥地正好也进了院子。

        “怎,怎么了?”马亮一看他这样子就愣了。

        “没怎么,”李博文看了方驰一眼,“我刚……摔沟里了。”

        “沟?”马亮啧了一声,“厕,厕所就在屋,屋里呢。”

        “亮子!”李博文有些恼火地提高了声音。

        “后院儿有水,”胡媛媛跟他招招手,“我带你去,洗洗吧,摔伤没有啊?”

        “没。”李博文按了按肚子。

        老爸一直没说话,李博文跟着胡媛媛去了后院之后,他才盯着方驰看了一眼:“他去沟那儿干嘛?”

        “我不知道啊,”方驰愣了愣,“尿尿?”

        老爸没说话,孙问渠迅速转开头冲着墙乐了。

        “不吃饭了,”老爸说,“我下午有事儿,走了。”

        “吃了再,再走啊,”马亮拦着,“您这头,一回上,上我这儿来。”

        “以后还有机会,”老爸说,“他不是在你这儿做东西么。”

        “他做?”马亮笑了起来,“他肯做就,就好了。”

        老爸冷笑着看着马亮:“你俩还真是穿一条裤子。”

        “真穿,不下,”马亮说,“我最近,胖了。”

        “走了。”老爸说着往院子门口走过去。

        孙问渠站了起来,跟在他身后走出了院子。

        “有话说?”老爸转头看着他。

        “没。”孙问渠说。

        “你的事儿我不想管,”老爸说,“不过我倒是想等着看看,你能玩出朵什么花来。”

        “大喇叭花儿。”孙问渠说。

        李博文从院子里出来,身上还带着水,看上去一脸郁闷。

        “孙叔,”他走过来,“走?这好容易来一趟就……”

        “你这样了还吃饭么。”老爸看了他一眼,“你想跟他聚,你们另外找时间。”

        “那问渠……”李博文转过脸看着孙问渠。

        孙问渠没说话也没看他,直接转身回了院子里。

        马亮两口子在门口把老爸送走之后,一块儿跑了回来,胡媛媛过来对着方驰后背拍了一巴掌:“我的天呐大侄子!”

        “怎么了……婶儿。”方驰被她拍得呛了一下。

        “是不是你给李博文弄沟里去的!”胡媛媛瞪着他。

        “没,”方驰摇头,“亮子叔叔说他尿尿摔下去的。”

        “你接,接着装,”马亮指了指他,又看了一眼孙问渠,“你俩是真,不,不怕事儿大。”

        “我饿了。”孙问渠说。

        “那种人你,你俩等,等着,”马亮过去喝了两口茶,“他肯定没,没完。”

        “吃饭。”孙问渠说。

        胡媛媛在旁边的一个馆子定了个小包厢,几个人直接开车过去了。

        在包厢里一坐下,胡媛媛就让服务员按之前订的菜开始上菜。

        “吃不完吧,”孙问渠说,“退几个。”

        “我就按咱四个人订的,”胡媛媛说,“老爷子不可能跟咱……不,是不可能跟你一桌吃饭,我一开始就没订六个人的菜。”

        “……你这媳妇儿娶得真有眼光。”孙问渠愣了愣,冲马亮竖了竖拇指。

        “那必须。”马亮一点儿没客气地点了点头。

        方驰感觉自己还没有缓过劲来,这一上午他都有些发晕,吃饭的时候也是埋头吃,一句话都没有说。

        就听着孙问渠跟马亮聊。

        也就是到现在了,他才知道,孙问渠跟他爸的关系有多差,也是到现在了才知道孙问渠为什么搬出了那套房子,为什么去了爷爷家住。

        虽然正常情况下,一个30了的老男人跟家里闹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方驰还是突然有些担心。

        这是不是别人,是孙问渠,是30年里都没上过班没有正式自己养活过自己的孙问渠。

        还很娇气。

        吃完饭他们又回到马亮的工作室,孙问渠和马亮跟技术员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开始忙活。

        方驰看了一会觉得看不明白,于是到了院子里。

        “跟婶儿逛街去吧?”胡媛媛说。

        “什么?”方驰愣了愣,工作室这边虽然看起来很现代化,但四周都是工业园和开发区,逛街?

        “逛街啊,”胡媛媛说,“旁边有个村子,可大了,跟县城似的,不少好看的衣服……”

        “我不去。”方驰很干脆地拒绝了。

        “哎呦!”胡媛媛笑了起来,“你不是打算一直在这儿守着孙问渠吧?”

        “嗯,”方驰也笑了笑,笑了两声又收了笑容,“我感觉我今天太冲动了。”

        “冲动?李博文尿尿的事儿么?”胡媛媛问。

        “会不会给孙问渠惹麻烦了?”方驰皱着眉。

        “你去看李博文尿尿的时候问渠拦你了没?”胡媛媛笑着问。

        “……没,算是没有吧。”方驰闷着声音。

        “那就没事儿,”胡媛媛拍拍他,“问渠这人,看着什么都不上心,什么都无所谓,其实心里比谁都明白,他要没拦你,就说明没事儿,他都不在意,你想那么多干嘛?”

        “真的吗?”方驰看着她。

        “听婶儿的,别担心,”胡媛媛一挥胳膊,“再说,能有什么事儿啊,这不还有我跟你亮子叔叔么。”

        方驰笑了笑。

        孙问渠进了办公室就没出来过,方驰也没进去看,就一直坐在院子里玩手机。

        四点多孙问渠打着呵欠从屋里出来的时候,他手机都快玩没电了。

        “走,”孙问渠过来摸摸他的脸,“回了。”

        “完事儿了?”方驰站了起来。

        “嗯,明天可以弄土了,”孙问渠笑笑,胳膊勾着他脖子,靠过来在他嘴角上亲了一下,“就得开始真的忙了。”

        “妈呀。”站在一边的胡媛媛跑进了屋里。

        “是回去做饭吃,还是出去吃?”方驰搂了搂他的腰。

        “回去做吧,”孙问渠说,“挺久没吃你做的菜的。”

        “你不说我做的不好吃么。”方驰笑了。

        “是不好吃,”孙问渠伸了个懒腰,“但我就是想吃了,一会儿买点儿菜回去做吧。”

        方驰看着孙问渠,每次看到孙问渠这种懒洋洋旁边有张床就会倒下去的状态,他都会觉得一阵恍惚。

        好看。

        他喜欢。

        “嗯?”看他没出声,孙问渠看了他一眼。

        方驰这才回过神:“做?”

        孙问渠往椅子上一倒,看着他笑了起来:“哎儿子,你脑子里现在还有别的玩意儿么?”

        “……应该有的。”方驰有些不好意思地揉揉鼻子。

        孙问渠一上车就靠着车座闭上了眼睛,方驰感觉还没有开出十分钟,他已经睡着了。

        今儿晚上就算了吧。

        虽然他非常非常非常地想,一看到孙问渠靠着的姿势就想扑上去把他衣服裤子都给扒了,不过……方驰看着孙问渠的侧脸,今天孙问渠估计心情不怎么愉快,还累了一下午。

        方驰轻轻叹了口气,感觉自己可能真的是脑子里没别的了,明明今天自己的心情也不见得有多明媚,居然还能满脑子都是孙问渠有些沙哑的呻|吟和性感的喘息。

        他把车停在了小区对面超市的停车场,犹豫着是自己去买菜还是叫醒孙问渠。

        就这么犹豫的几秒钟时间里,他悲哀地发现自己看着孙问渠的锁骨居然都能硬了。

        “我靠。”方驰很悲痛地小声说了一句。

        “……到了?”孙问渠有些迷糊地睁开了一只眼睛。

        “嗯。”方驰点了点头。

        “你去买菜吧,我睡会儿。”孙问渠说。

        “哦。”方驰应了声,但是没有动。

        他想等着自己缓缓再下车,但他高估了自己的控制能力,他甚至不需要看着孙问渠也不需要听到他的声音,只闻到他身上的椰奶香味就能红旗永不倒。

        孙问渠闭上眼睛等了好半天,看他没动静,又睁开了眼:“没带钱包啊?”

        “不是。”方驰看着他。

        “那……”孙问渠顿了顿,眼睛往下扫了一眼就笑了,转开头很小声地说,“天爷。”

        “怎么办。”方驰说。

        孙问渠笑了一会儿,转头往四周看了看:“停得还挺靠边儿的啊。”

        “啊?”方驰没听明白。

        “过来。”孙问渠勾了勾嘴角。

        方驰愣了能有十秒:“在这儿?”

        “要不要啊?”孙问渠啧了一声。

        “要。”方驰马上侧身靠了过去。

        这还是他第一次觉得甲壳虫狭小的空间非常合理。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5774/123659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