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来横犬 > 第84章

第84章

        方驰感觉自己就像一个面对一堆炸药害怕得不行却又不得不举着火把去点的人。

        不知道这堆炸药的威力有多大,能炸多远,能炸多高,会把谁炸伤,会不会把大家都炸得遍体鳞伤。

        无论多少种方案,似乎都无法确保他能拉着身边的人安全躲开。

        而这句话说出来,如同火把碰到了引信。

        看着滋滋飞溅开来的火花,他知道自己没有一点退路了。

        爷爷正在装烟丝,听了这句话,手上的动作顿了顿,填烟丝的手猛地一抖,指尖捏着的烟丝都掉在了地上。

        “为什么要抽你?”他转过头看着方驰。

        “我……”方驰不敢往爷爷那边看,只是盯着地上的烟丝,“爷爷,我……如果我说我……我跟肖一鸣一样,你会……”

        “跟他什么一样?”爷爷问。

        “跟他……跟他一样……”方驰闭上眼睛狠狠地咬了咬嘴唇,“喜欢男人。”

        空气像是凝固了。

        时间也像是凝固了。

        四周的一切都像是凝固了。

        只有冷风还在自由地飞着,从院子外面穿进来,带着刺扫过裸|露的皮肤。

        爷爷手里的烟斗猛地一下抽在了他后脑勺上。

        疼。

        非常疼。

        干了一辈子农活儿的爷爷,力量惊人。

        方驰只觉得脑袋后边儿像是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一阵钝木过后,他才感觉到了疼,还没等这疼痛漫延开来,烟斗啪地一声又抽在了他脸上。

        接着嚓一声断了。

        “你说什么?”爷爷的声音里带着惊讶和颤抖。

        方驰没有动,视线有些吃力地从地上的烟丝移到了断裂的半截烟斗上:“我喜欢……男人。”

        “你喜欢哪个男人?是肖一鸣还是……”爷爷顿了顿,“孙问渠?”

        这是在全家都顺着奶奶给孙问渠改了名字之后爷爷第一次正确地叫出他的名字,而且是连名带姓。

        爷爷会问具体是谁,这并不意外,也许在他眼里,必须要有这么一个人,否则方驰不可能说出喜欢男人这样的话。

        “不是肖一鸣。”方驰回答。

        他能够否定肖一鸣,却没有勇气再说出孙问渠的名字,爷爷奶奶把孙问渠当半个孙子看待,他实在没有足够的勇气再明确地让爷爷受一次打击。

        “那就是孙问渠?”爷爷的声音抖得有些厉害。

        方驰没有说话,沉默地盯着自己的鞋尖。

        爷爷也没有再问下去,只是从地上捡起断掉的烟斗,拿着两截烟杆往一块儿凑着,像是想要把烟杆安回去。

        但始终没有成功。

        最后他扔下烟斗站了起来,在后院里踱着步子。

        爷爷经常在后院溜达,来来回回地慢慢走着。

        今天走得也并不快,但方驰还是能从他的脚步声里听出焦躁和不安,平时最喜欢跟在爷爷脚边跑来跑去的小子也没有动,缩在院子一角安静地坐着。

        方驰的脑子已经不能思考,像是熬酱的锅,咕嘟咕嘟地翻腾着,明明是满满当当的一锅,有些什么却全都看不出来。

        他只觉得冷,寒冷从指尖开始往身上一寸寸侵过去。

        “爷爷……”他吸了一口气,抬起头。

        话没有说完,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叫完爷爷之后想要说什么。

        “你闭嘴!”爷爷两步跨了过来一巴掌扇在了他左脸上。

        方驰蹲得腿有些发麻,这一巴掌差点儿把他直接扇倒在地上,他伸手撑了一下地。

        小子叫了一声,跑到了爷爷腿边,咬住了他的衣角,发出轻轻的鸣音,吱吱地用鼻子哼哼着。

        “你,”爷爷指着他,手在抖,压低了的声音也在颤抖着,“从小都说你有主意!让人省心,有主意,你还真是有主意啊!真有主意啊!”

        方驰没有说话,爷爷这一巴掌打得他有些发懵。

        “你这是!要人命了啊你这是!”爷爷嘴唇抖着,还是指着他,半天都没有再说出话来。

        方驰也沉默着,话一旦说出来,一切就都变了,无论这样的场面他有没有预想过,接下去的每一秒都会是意料之外。

        “你给我上楼去!”爷爷瞪着他,“滚上楼去!”

        方驰很慢地站了起来,也不知道是被扇的还是蹲太久了脑缺血,眼前一片发黑,晕了好几秒,他才转过身往屋里走去。

        “你要让你奶奶怎么活!”爷爷在身后带着心痛和焦灼地说了一句,接着是重重地一声叹息,“这个年怎么过!”

        方驰没有从走廊回客厅再上楼,他害怕,也没有勇气面对还什么都不知道的奶奶,他直接从后院的楼梯上了天台,推开门进了自己房间。

        门窗都关好之后,他坐到了床沿上。

        耳朵和脑子里都在嗡嗡响,夹杂着尖锐的像是尖叫的耳鸣。

        就这么说出来了。

        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轻松,爷爷的话让他感觉自己像是被压在了很多很多棉被的最下面。

        沉,却压不死他。

        闷,却也憋不死他。

        就这么沉重着,压抑着。

        手机响了一声。

        方驰过了很长时间才动作缓慢地把手机从兜里掏了出来。

        是肖一鸣发来的消息。

        -说的时候不要提孙问渠,不要说现在有男朋友,可能会缓和一些。

        方驰动了动手指,感觉有些行动不便似的,手指每一次移动都很艰难。

        -必须说,而且已经说了。

        肖一鸣那边过了一会儿才又回了消息过来。

        -已经说了?什么时候说的?什么情况?现在方便接电话吗?

        -刚才说的,不怎么好,方便接电话但是不想说话。

        -好吧,有要帮忙的你就说,挺住,安慰好爷爷奶奶。

        -嗯。

        方驰放下手机,倒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

        爷爷除了生气之外没有给他任何回应,能不能接受,会不会同意,接下去该怎么办,他全都不知道。

        也许是爷爷还需要时间来理清头绪,这样的事别说爷爷,就是自己,当初也是无论如何都接不了。

        而爷爷理清了头绪反应过来之后……他不敢想。

        四周都很安静,就像以往的每一年一样,年前都是安静中透着过年特有的兴奋,而今年,方驰却只感受到了让他无法正常呼吸的安静。

        屋里很安静,能听到小子的脚步声,用鼻尖在他门上顶来顶去的声音。

        楼下也很安静,爷爷是在后院还是在客厅,听不出来,有没有告诉奶奶,他也听不出来。

        而自己现在除了躺在这里,还能做什么,他更不知道。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左脸火辣辣的疼痛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滚烫的温度,脑袋上的疼痛也消失了,也变成了麻木的发烫和发涨。

        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很急,很重。

        方驰睁开眼睛,猛地坐了起来。

        桌上的小闹钟显示现在的时间是中午,他在这里已经躺了三个小时。

        这是奶奶的脚步声,是奶奶生气时的脚步声。

        他吸了一口气,准备接受奶奶的责打。

        他房间的门没有被推开,奶奶打开了隔壁孙问渠的屋子的门。

        方驰还没想明白是为什么,就听到了那边传来了椅子翻倒在地的声音,杯子被砸碎的声音。

        接下去就是唏哩哗啦各种东西落地和破碎的巨大声响。

        当方驰听到有人似乎是在砸孙问渠那个电窑炉的时候,他跳下了床,鼓起勇气拉开门走了出去。

        “你出来干什么?”爷爷站在孙问渠房间门外,看到他出来,皱着眉说了一句。

        “我……”方驰看不到房间里的情况,但门口已经全是碎玻璃和木板。

        “回你屋去。”爷爷说。

        “对不起,”方驰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对不起。”

        “你给孙水渠打电话!”奶奶在屋里喊了一声,走了出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一把已经卷刃和豁口了的柴刀,眼睛发红,脸上都是泪痕,“我要问问他!我们有什么对不住他的!他要这么坑我们!”

        “奶奶,”方驰一阵心疼,就觉得整个人都抽着疼,他跪了下去,“奶奶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们。”

        奶奶没有说话,红着眼瞪着他看了很久,最后扔掉柴刀扑了过来。

        “你这是为什么啊!”奶奶一巴掌拍在了他胳膊上,然后又一巴掌拍到了肩上,“为什么啊!你为什么啊!”

        “对不起,对不起……”方驰低下头,咬着嘴唇。

        奶奶在他身上连捶带打的,边打边哭着。

        为什么。

        为什么。

        你为什么。

        这也许就是他们最想知道答案的问题。

        可是为什么?

        方驰不知道,为什么?

        如果问他为什么喜欢孙问渠,他也许能说出很多,上得了台面的和上不了台面的,很多,一点一滴,他为什么喜欢孙问渠,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比孙问渠自己也清楚。

        可为什么会喜欢男人?

        没有人能回答。

        “不知道,我不知道……”方驰低着头,声音很低,“对不起,奶奶对不起……对不起……”

        奶奶的哭声大了起来,没有再问“为什么”,只是一下下往他身上打着。

        奶奶的力气远远不如爷爷,雨点一样的拳头和巴掌落下来,身上却并不太疼。

        但心却疼得厉害,疼得方驰喘不上气来。

        “王八蛋,”奶奶边哭边打,“小王八蛋!你这个不是玩意儿的小王八蛋啊!”

        奶奶的哭喊让方驰开始后悔“抓住”了今天的这个“机会”。

        “你歇会儿去,”一直站在旁边沉默地看着的爷爷过来扶住了奶奶,“这么打也没用,当心气伤了。”

        “打死他就有用了!”奶奶哭着说。

        “别说气话,”爷爷搂着她的肩,在她背上一下下地轻轻拍着,“来,跟我下楼。”

        奶奶又伸过来往他肩上打了两下,才被爷爷半扶半拖地拉下楼去了。

        “小驰你先回屋。”爷爷在楼梯上说了一句。

        方驰低着头,跪着没有动。

        奶奶应该是被爷爷扶回了楼下的卧室,伤心的哭泣声渐渐小了下去。

        方驰还是跪着没动。

        他不想动。

        无法思考,也没有办法做出任何反应。

        他只想就这么跪着。

        感觉现在哪怕是呼吸,都会牵动疼痛的神经。

        他心疼。

        心疼爷爷,心疼奶奶,心疼这两个对自己倾注了所有精力和爱的老人。

        从他跪着的这角度能看到孙问渠房间的一角,收拾得整齐干净的屋子已经是一片狼藉。

        他也心疼孙问渠。

        陪着爷爷喝酒聊天,给他们写春联,给他们做盘子的孙问渠,现在已经因为自己一句“喜欢男人”,变成了爷爷奶奶眼里的罪人。

        心疼。

        心疼每一个人。

        可却迷茫地不知道该去怪谁。

        怪李博文?

        还是怪自己?

        他不知道。

        “没,没接电话?”马亮在一边问了一句。

        “嗯,”孙问渠看了看手机,扔到一边,“三个电话都没接。”

        “睡觉,呢?”马亮说。

        “一个午觉从中午睡到下午六点?”孙问渠啧了一声,“再说了,别说是睡觉,就算是昏迷了,他听到我的电话也会起来接。”

        “那就是出,出去玩没带,手,手机。”马亮笑了。

        “大概吧,算了等他给我打吧,”孙问渠伸了个懒腰,“我去看看设计稿。”

        “先吃,饭。”马亮拍拍他的肩。

        天儿冷了以后,胡媛媛每天换着花样给一帮人安排各种火锅,羊肉牛肉大骨头,川味湘味东北味儿,每天都不重样。

        孙问渠感觉自己过完年就能出栏了。

        “今天这个麻辣锅比较麻辣啊,”胡媛媛指着一锅红汤说,“那一包火锅料我看那么大一坨就想着给掰一半搁进去,结果手一滑全放了。”

        “今儿过瘾了,”孙问渠拿过汤勺舀了一点儿尝了尝,“哎,今儿晚上估计我可以友情出演孟姜女哭长城。”

        “是么?”马亮一听就乐了,过来也尝了一点儿,“俩孟,孟姜女,八,八达岭到慕,慕田峪全给它哭,哭倒得了。”

        哭完一顿饭,孙问渠去洗了个脸,顺便漱了漱口,再含了块儿巧克力,然后去了设计室。

        一直说懒得学着用电脑弄设计图,最后还是学了,他坐到电脑前,叹了口气,一边看图一边把自己的想法都记在了本子上。

        马亮没有跟进来,他看图想事儿的时候马亮都能很默契地让他一个人待着。

        他忙完了从设计室出来,马亮才过来递了杯热茶给他:“怎,怎么样?”

        “明天我跟小张聊聊,”孙问渠喝了口茶,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快十点了,“我先回去睡觉。”

        马亮往他手机上扫了一眼:“还是没,没……”

        “没,”孙问渠穿上外套把手机放到兜里,拉了拉衣领,“晚安。”

        “晚安孙总。”胡媛媛靠在沙发上笑着说。

        孙问渠回到自己屋里,洗了个澡之后团到床上,关掉了灯,拿过手机。

        没有未接来电,也没有未读消息,从昨天晚上方驰给他打了个电话说晚安之后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再联系过他。

        孙问渠皱了皱眉,怎么了?

        方驰是个很稳的人,无论怎么样都不会做这种会让他担心的事。

        出什么事儿了?

        李博文?

        把李博文给处理了?

        怎么处理的?

        得处理成什么样才会电话不打也不接?

        孙问渠躺着闭上眼睛,琢磨了一会儿之后猛地睁开了眼睛。

        楼下客厅的小挂钟当当地敲,方驰坐在二楼走廊上听着,十一点了。

        他觉得电视里那些一跪一夜跪得脸色煞白摇摇欲坠最后晕倒的小娘子们都挺扯蛋的,他还没跪到晕倒的程度就觉得膝盖要碎了,不得不坐在自己后脚跟儿上,再后来脚后跟儿也快碎了,就变成了坐在地上。

        手机从下午到刚才,响了很多次,有消息,有电话,他都听到了,有别人的,也有孙问渠的。

        孙问渠打了好几个电话过来。

        但他始终就这么跪着坐着没有动。

        不敢动。

        他害怕听到孙问渠的声音,他害怕自己伪装不了自己的情绪。

        他也害怕听到别人的声音,任何一个人的声音,肖一鸣,程漠,他都害怕,他害怕他们会问。

        怎么样了?

        什么情况?

        怎么说的,爷爷奶奶还好吗?

        他害怕去回答,害怕去想起之前混乱而心疼的场面。

        楼下的电视开着,爷爷奶奶跟他一样,从中午到现在,什么也没吃。

        一开始都在屋里,现在他们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频道始终放在中央一台没有换过。

        也没有听到爷爷奶奶有过交谈,他俩习惯的睡觉时间早就已经过了,却谁也没去睡,就那么坐着,沉默着。

        楼下挂钟敲了12点的时候,方驰终于听到了爷爷的声音,小声叫奶奶去睡觉。

        然后两个人的脚步声进了楼下卧室,几分钟之后爷爷又走了出来。

        方驰看向楼梯口,一阵细碎的爪子声响起,小子跑了上来,围着他转了几圈之后,拱了拱他的小腿,在他脸上舔了舔,最后趴在了他脚边。

        爷爷的脚步上了楼梯,比平时要重一些,像是累了。

        “回屋睡觉吧。”爷爷走到他跟前儿站下了。

        “奶奶她……”方驰一开口就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干涩沙哑,像是含了一口沙土,说话都带着颗粒,他清了清嗓子,“怎么样?”

        爷爷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爷爷,”方驰有些吃力地重新跪好,腰往下全都是麻的,跪的时候都有点儿找不到平衡,往小子脑袋上撑了一把才跪稳了,“我……”

        “先不要说了,”爷爷摆了摆手,“也别跪着了,去睡觉吧。”

        方驰没有动。

        “这个事也不是现在就能解决的,”爷爷说,“明天再说。”

        说完爷爷转身慢慢下了楼。

        本来麻木的膝盖休息了一会儿之后再这么一跪,不到一分钟就开始钻心地疼,方驰不得不咬着牙又坐回了地上。

        小子挨着他用脑袋在他下巴上蹭了蹭,又在他手上一下下舔着。

        “小子,”方驰搂过它的脑袋,小声在它耳边说,“你说我该怎么办啊?你知道怎么办吗?你去劝劝爷爷奶奶好不好?帮我劝劝他们……我真的……很害怕,我怕他们气坏了,可我又没有别的路可以走……”

        小子仰起头,鼻尖顶在他下巴上,凉凉的,湿乎乎的。

        “我真的……没有别的路可走了,”方驰轻轻抓抓它的脖子,“我这么多年就是怕这个,明明不是我自己选的路但是只能顺着这一条路走下去一点办法都没有……”

        小子的鼻子里发出细细的鸣音。

        “我对不起爷爷奶奶,对不起我爸我妈,”方驰闭了闭眼睛,“但是我又不知道我为什么对不起他们……我怎么办啊……你告诉我好不好……”

        方驰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孙问渠抱着笔记本靠在枕头上已经睡着了,他迷迷糊糊地接起电话:“喂?”

        “睡了啊?”那边传来了方驰的声音。

        “你怎么了?”孙问渠马上听出了他声音的变化,沙哑得厉害。

        “我发烧了,”方驰咳嗽了两声,“昨天咳了一夜,今天早上发烧了。”

        “怎么会发烧的?”孙问渠坐了起来,把还放在肚子上的笔记本扔到一边,“昨天不还好好的吗?”

        “我不知道啊,”方驰又是一串咳嗽,“今天去镇上吊了水,现在已经不烧了。”

        “怎么不接电话?也不给我打个电话?”孙问渠皱着眉。

        “早上烧到快40度,我爷爷急坏了,就送我去镇上,我迷迷糊糊的也没拿手机,到镇上打完针就去我爸妈那儿了,”方驰沙哑的声音听着让人心疼,“我又不好拿我爸妈的手机给你打电话……”

        “现在是回爷爷家了?”孙问渠问。

        “嗯,刚回来,我爸妈他们一起回来的,”方驰说,又压低声音小声说,“没生我气吧?”

        这沙哑里带着几分撒娇的语气让孙问渠心里一阵发软:“我气过了都,睡都睡半天了。”

        方驰又咳了起来,咳完了嘿嘿笑了两声:“对了跟你说个事儿。”

        “什么?”孙问渠应了一声。

        “昨儿晚上我回来的时候在村口碰到李博文那逼了,”方驰说,“给他吓了一跟头。”

        “你没把他怎么着啊?”孙问渠笑了。

        “没,我一扬手他就得给我跪下……”方驰顿了顿,“跪下,膝盖给他跪得喀嚓响出一首国歌来。”

        “什么乱七八糟的,那人少搭理,”孙问渠笑笑,“早点儿睡吧,不是刚发完烧呢么。”

        “嗯,”方驰也笑了笑,“我明天晚点儿给你打电话,我可能得睡到下午了,今天吃了药很困。”

        “知道了,睡吧。”孙问渠说。

        “晚安,”方驰说,“我爱你。”

        孙问渠愣了愣。

        我喜欢你。

        我非常喜欢你。

        我喜欢你喜欢得不行不行的。

        方驰说过很多喜欢,各种喜欢。

        但是“爱”,孙问渠还是第一次听到。

        “孙问渠,”方驰嗓子似乎更哑了,“我爱你。”

        “我也爱你。”孙问渠轻声说。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5774/123659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