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飞来横犬 > 第92章

第92章

        方驰早上不是自然醒。

        虽然今天一早要回家去跟老爸老妈聊聊,但扛不住韭菜大舞台终于开幕,掌声雷动完美表演之后,一夜睡得连梦都没顾得上做,就感觉刚闭上眼睛,接着就听到了孙问渠打电话的声音。

        他迷迷瞪瞪地睁开眼睛,想说你大半夜的跟谁聊呢,结果看到了孙问渠嘴里叼着牙刷。

        “我往哪边儿扭也不出热水啊,”孙问渠叼着牙刷含糊不清地说,“昨儿晚上用着还是好的……哦,哦……行我再去看看。”

        “谁电话啊?”方驰等着他挂了电话,问了一句:“几点啊?”

        “房东,快八点了儿子,”孙问渠把手机扔到床上,转身往外走,“起吧,今儿不还说一早回去么?”

        “……我感觉刚睡着,”方驰揉了揉眼睛,“别走,过来让我亲一下。”

        “我一嘴沫。”孙问渠回看了他一眼。

        “我不管。”方驰张开胳膊。

        孙问渠走回来,胳膊往床上一撑,低头用嘴在他脑门儿上鼻子上嘴唇上一通乱蹭,然后跳下床出去了。

        方驰半天才回过神来,就觉得嘴上都是牙膏味儿,再往脸上摸了摸,一手的牙膏沫,顿时就清醒了,坐了起来:“孙问渠你这是什么行为?”

        “告诉你了我一嘴沫你还非要亲我只好用行动告诉你后果自负的行为,”孙问渠在客厅里说,“一会儿去亮子那儿蹭早饭。”

        “嗯。”方驰慢吞吞地下了床,趿着鞋跑进浴室,从身后抱住了正在洗脸的孙问渠。

        “别报复啊。”孙问渠说。

        “我是一个有素质的人,”方驰松开他,挤到他身边拿起牙刷,“这是我之前用的那把吗?”

        “不是,新换的。”孙问渠说。

        “之前那把没用两次呢,就扔了?”方驰啧了一声,“浪费。”

        “牙刷一个月就得换。”孙问渠擦了擦脸,把脸凑到镜子跟前儿看着。

        “我那把也没用到一个月啊。”方驰说。

        “你烦不烦,”孙问渠从镜子里瞪着他,“我的换了我就把你的一块儿换了,我管你用没用啊,我就喜欢两把都一样的放那儿。”

        方驰愣了愣笑了:“那你也可以……”

        “不,我也不喜欢每次都用同款的牙刷,”孙问渠打断他,“赶紧收拾,大清早的这么啰嗦,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话多呢。”

        “你怎么知道我要说什么。”方驰边刷牙边乐。

        “我小学都快毕业了你刚在你妈肚子里长出人形来少年。”孙问渠往他脸上弹了一下,转身出去了。

        胡媛媛做的早点是煎饺和豆浆,方驰吃的很愉快,就是吃的时候总被盯着。

        一抬眼就能看到并排着坐在桌上的黄总和芝麻酱直勾勾的眼神。

        “这猫在你们这儿待遇也太高了,都上桌子了,这要不拦着一会儿要上我碗里掏了,”方驰指了指黄总,“黄皮酱,你都胖成四瓶酱了还往人碗里瞅呢?”

        黄总一动没动,就跟没听见似的,倒是旁边的芝麻酱喵了一声。

        “这只白猫没事儿了?”孙问渠吃了几个饺子之后放下了筷子,手指在桌上轻轻敲了几下,两只猫同时转身挨到了他手边,黄总还低头在他掌心里蹭着脑袋。

        “嗯,拿回来就精神了,带去医院检查了说身体健康,打了疫苗什么的,”胡媛媛说,“我想吧,要不再捡几只,咱市里门店那边不是打算弄成咖啡陶么,把猫都放过去。”

        “黄总放门店太丑了吧,”方驰揪了揪黄总的尾巴尖儿,黄总扭脸对着他手就是一爪子,他啧了一声,“这脾气还能放店里让人撸毛呢?”

        “就挠你,你是不是之前虐待它了?”胡媛媛笑得不行。

        “我把它捡回来的时候它都快死了,伺候了一星期才缓过来,”方驰又揪了一下它的尾巴,“结果一见孙问渠立马就变节了,丑太监。”

        黄总转身往他手上一扑,对着他胳膊使出了一套无影掌。

        “哎!”方驰站了起来,“走了!”

        这次回去,比起年前的那一次,方驰的心情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

        紧张,害怕,不安,愧疚这些从他决定说出来的那一刻起就纠缠着他的感受,在慢慢退去,不安还是有,愧疚也依然在,但更强烈的感觉是坚定。

        面对家人的退让和担忧,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向他们证明。

        证明他们的退让和包容是值得的。

        “开车认真点儿。”孙问渠在副驾上说了一句。

        “……我挺认真的啊,”方驰收回思绪,看了他一眼,“你不是在睡觉的么?”

        “你晃了两把了,给我晃醒了,”孙问渠重新闭上了眼睛,“眼神儿都放空了……想什么呢?”

        “想以后的事儿。”方驰嘿嘿笑了两声。

        “真能琢磨,”孙问渠打了个呵欠,“方总管,申请一下,下月要给亮子转账。”

        “多少?”方驰问。

        “凑个整都转过去,”孙问渠说,“统共也没多少。”

        “好,”方驰点点头,想想又笑了,“我应该去把钱都提出来,然后拿过去给他。”

        “神经。”孙问渠笑着说。

        “你说要真这么干,他会说什么?”方驰问。

        “就这,这么点儿还费,费劲取,出来,”孙问渠学着马亮的口气,“换成毛,毛票多,多好,显多。”

        方驰冲着前面一通乐。

        今天路上的车已经多了起来,做生意的都出门儿干活了,休息的也出门玩了,方驰想想有点儿感慨,这还是他第一个没找同学玩的假期。

        正感慨着,手机在兜里响了,孙问渠伸手帮他拿出来看了看:“肖一鸣。”

        “耳机在兜里。”方驰说,孙问渠帮他插上耳机,电话一接通就听到了那边挺嘈杂的声音。

        “怎么样?”肖一鸣都没等他出声,先问了一句。

        “还成吧,都知道了,”方驰说,“我昨天回了市里,现在开车往回走呢。”

        “跟孙叔叔一块儿?”肖一鸣问。

        “嗯。”方驰应了一声。

        那边肖一鸣轻声往旁边说了一句:“没事儿了。”

        “你跟程漠在一起呢?”方驰问。

        “……嗯。”肖一鸣清了清嗓子。

        “过年一直在一起?”方驰又追问。

        “是,”肖一鸣回答,“他没回家过年。”

        “我靠,”方驰笑了,“那你俩在哪儿过的年啊?”

        “过年我上班啊,”肖一鸣说,“就是三十儿去吃了顿饭。”

        “反正就是这几天你俩都腻一块儿呗?”方驰乐了。

        “我让他回家来着,他不回,我就懒得管那么多了,”肖一鸣的声音变得有些含糊不清,听着是在吃东西,“反正……”

        “反正他不回去你栗子管够。”方驰说。

        肖一鸣笑了笑:“那什么,程漠跟你说。”

        “方驰,”那边马上传来了程漠的声音,“你家气氛现在怎么样?”

        “一般吧,没特别惨,也没特别开心,”方驰说,“不过真的要好好谢谢你妈妈,哪天有空我回市里请她吃个饭吧?”

        “不用,你请我吃吧,”程漠说,“你家现在的气氛需要有人去打个岔吗?就是帮着营造一下愉快的过年的气氛。”

        方驰愣了愣之后就乐了:“你俩啊?”

        “嗯,不过如果你哥也去了不方便的话就算了,我俩再找别的地儿玩去。”程漠说。

        “孙问渠不住我家,”方驰看了孙问渠一眼,“他去他朋友的农家乐。”

        “农家乐?”程漠一听立马来了精神,“农家乐不错,那我们跟你哥一块儿住农家乐吧。”

        “李博文那个农家乐能住人了吗?”方驰问了孙问渠一句。

        “肯定有能住人的地儿,”孙问渠笑笑,“他自己过来也要住的。”

        “那估计得住得凑合点儿,”方驰对着电话说,“就……”

        “没问题,就呆两天玩玩,感受一下乡下过年的气氛。”程漠说。

        方驰啧了一声:“我问你,你这是要去给我家营造气氛呢还是玩呢?”

        “玩啊,”程漠笑了起来,“不过说真的,要是真的需要我们去活跃气氛,你一句话,我们马上出现。”

        “过来了打我电话吧。”方驰笑着说。

        小子依旧是在路口等着,它认识孙问渠的车,老远看到就边跑边叫地冲了过来,尾巴摇得都打圈儿了。

        方驰放下车窗:“小子乖,离车远点儿啊,要不压你爪子!”

        小子跟车并排着跑到了村口。

        “车停哪儿?”方驰问。

        孙问渠看着前方路面已经修整了一半的农家乐,眯缝了一下眼睛:“停农家乐门口去。”

        农家乐还是个半成品,做了地面硬化,修整了一下现有的两个二层小楼,别的都还没有动工,跟方驰那天晚上看到的样子差不多。

        门口看不见人,只停着一辆脏兮兮的农夫车。

        孙问渠下了车,在外面先转了转,方驰没跟着他,就在门口逗着小子。

        孙问渠转了一圈回来:“规模还不小。”

        “我看里边儿有工人。”方驰说。

        “进去。”孙问渠拉拉围巾,转身进了农家乐的门。

        “小子你在这儿等着。”方驰摸摸小子的头。

        那天方驰过来的时候也没看清这农家乐里头都什么样了,今天进来才看清,规模真不小,把原来的一大片空地都圈里头了,包括一个小鱼塘和一片菜地。

        方驰啧了一声,看来李博文还真是打算认真弄个农家乐。

        如果不是这农家乐的老板是李博文,他还真觉得有这么一个大的农家乐挺不错的。

        屋里有人,听到他俩在院子里的动静之后,有人走了出来。

        方驰转头看了一眼,居然是李博文。

        大过年的居然还在这儿待着?

        还真是够拼的。

        “问渠?”李博文看清院子里的人之后愣了。

        “过年好。”孙问渠双手插兜里冲他笑了笑。

        “过年好,”李博文往方驰脸上扫了两眼,又往院子外面看了看,“你们怎么……过来了?”

        “看看呗,我好哥们儿的农家乐,”孙问渠勾着嘴角,“我今天才过来,算是不够意思的了。”

        李博文脸上抽了抽,像是想笑没笑出来:“进来坐坐?”

        “先不坐,”孙问渠又扭头往四周看着,“你现在是住这儿么?住的地儿弄好了?”

        “楼里几个房间都能住人,都弄好了的,”李博文脸色不怎么美好,“不过我不住这儿……”

        “那太好了,”孙问渠一拍方驰的肩,“进去看看房间。”

        方驰点点头,跟他一块儿进了屋里。

        屋里还有两个人,看样子是工人,正在看图纸。

        孙问渠进了屋直接往楼上走,方驰跟他身后东张西望的,这房子里面都装修过了,把之前的大白墙重新刷过,也装上了很漂亮的灯,走的是原始的田园风格,看上去还挺舒服的。

        二楼都是做旧的木地板,栏杆和房间门也都是做旧的木头拼起来的,走廊里还挂着油灯。

        “还挺有味道。”孙问渠推开一扇门往里看了看。

        “问渠,”李博文跟了上来,脸上还是挂着肌肉抽搐无法复原的笑容,“你什么意思?”

        “就这间吧,”孙问渠指了指房间,“我今儿晚上住这儿,旁边这间留给方驰的同学。”

        李博文的表情凝固了一下:“什么?”

        “我住这间,方驰俩同学住那间,”孙问渠看着他,“暖气片没装好吧?不过我看空调是装好了。”

        “……是,”李博文瞪着他,“你什么意思。”

        “就是有三个人要在这儿住一夜,”方驰啧了一声,“这都说了三遍了能听懂了吧?”

        李博文没说话,对着孙问渠的时候脸上还有一抹习惯性的笑容,虽然一眼就能看出不怎么愉快,但转过头看着方驰的时候,笑就没了。

        瞪着方驰看了半天,他突然吼了一声:“没听懂!还想怎么玩我直说!”

        这一声吼中气挺足的,一点儿也没被大冬天没暖气的屋子影响,直上云霄,吓得方驰差点儿扑上去给他一拳。

        “哎哟,”孙问渠也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这高音,我差点儿要鼓掌了。”

        “问渠,”李博文吸了口气,努力控制着语调,“你为什么不住他家去,他家那么近……我们之间还有那么大的误会,现在你还上这儿来住来,你倒底是想……干什么?”

        “误会?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孙问渠挑了挑眉毛,“那天你给我打电话就是说这个吗?我都没听明白呢。”

        李博文看着他,眼角轻轻抽了几下:“你真不知道?”

        “我那天就说了,”孙问渠手往兜里一插,靠着墙,“我没功夫跟你折腾。”

        “好吧,就当你不知道,”李博文闭了闭眼睛,又吸了口气,慢慢吐来,“那我现在告诉你,我爸以为我喜欢男人……不,他以为我喜欢……你!”

        孙问渠愣了愣,笑了起来。

        方驰在一边问了一句:“那你是不是喜欢他?”

        “我他妈不是同性恋!”李博文转过头压着声音冲他吼了一声,“不是!”

        “哦。”方驰应着。

        “问渠,”李博文看着孙问渠,“我现在门儿都出不了,这儿刚开始弄,我爸直接让我撤了……”

        “李叔不是挺开明的么?”孙问渠一脸惊讶的表情。

        李博文盯着他:“是挺开明的,他说能理解我喜欢男人的事儿但不能喜欢你!”

        孙问渠跟他对视了几秒钟之后乐出了声,靠着墙笑得停不下来。

        “别笑了,我就今天来拿点儿东西我爸都差点儿叫人押着我出来……问渠,”李博文指了指自己,“我喜欢男的女的你不清楚吗?”

        “我真不清楚。”孙问渠笑着说。

        李博文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脸上的表情都快抽成一把刀了,拿下来就能砍人。

        三个人都没说话,孙问渠压着笑,李博文估计是在压着火,方驰低头在一边玩手机。

        过了挺长时间,方驰的手机响了,转身到一边去接电话。

        李博文看了他一眼,往孙问渠旁边凑了凑,再次深呼吸:“问渠。”

        “嗯。”孙问渠看着他。

        “我们之间有误会,”李博文皱着眉,“你对我有误会。”

        “是么,”孙问渠笑了笑,“也许吧。”

        “不管你是怎么看我的,我对你……有没有那个意思,”李博文说,“你应该清楚,现在我爸这么认为我,我怎么解释他都不信。”

        “李叔性格就是挺犟的。”孙问渠说。

        “我不管他是怎么会这么想的,但只有你帮我说说话了,”李博文叹了口气,“现在他就认定了我会骚扰你。”

        “那你别骚扰我不就行了?”孙问渠眯缝了一下眼睛。

        “我……”李博文看着他,眼睛里火都快把睫毛燎着了。

        “博文,”孙问渠笑了笑,伸手拍拍他的肩,“咱俩一块儿长大,谈不上多好,但都相互挺了解,我这人懒,一般不把我逼急了我根本懒得动,更不会主动找麻烦。”

        李博文盯着他,没说话。

        “咱俩,普通朋友,”孙问渠说,“跟罗鹏他们一样,你也不用跟我说那么多解释那么多,现在我来借俩房间住,你也不用往深了想,至于李叔……”

        孙问渠笑笑:“他也不是傻子,是不是的,时间长了他自然能知道,我跑去跟他解释,你不怕他觉得我被你威胁了么?”

        程漠和肖一鸣坐下午的班车过来,方驰跟他们说好了晚饭到家里来吃,然后挂掉了电话。

        那边孙问渠和李博文已经没再说话,李博文叼了根烟站在走廊上,孙问渠在两间房里来回走了两趟,表示居住环境很不错。

        “方驰你先回家吧,”孙问渠说,“我睡会儿,昨儿晚上没睡好。”

        “哦,那……”方驰看了一眼李博文,有点儿不放心。

        “博文也得回市里了,”孙问渠说,“他就来拿点儿东西,回晚了李叔该不高兴了。”

        李博文张了张嘴,半天才说了一句:“行,我走。”

        看他转身下楼了,方驰才嘿嘿乐了两声:“要内伤了。”

        “下午肖一鸣他们过来?”孙问渠笑着问。

        “嗯,晚上他们上我家吃饭,这两天亲戚都走了,正好他们来热闹一下,”方驰叹了口气,“虽然都知道他俩……不过总好过家里就那几个人,我爷爷一直喜欢热闹。”

        “那你先回去吧,”孙问渠摸摸他的脸,“跟你爸妈再聊聊,如果情况还行,我晚上也过去。”

        “好,”方驰靠过去搂住他,“中午我给你拿点儿吃的过来?”

        “不用,我吃不下,”孙问渠拍拍他的背,“我就是困得不行,我睡一觉再说了,下午饿了我再给你打电话。”

        “嗯。”方驰点点头。

        因为楼下还有俩工人没走,而且还赶着回家,方驰没在孙问渠身上腻太长时间,跑下楼出了院子。

        小子还老实地在院子门口等着,看他出来,马上摇着尾巴迎了上来。

        “乖。”方驰摸了摸它的头,转脸发现李博文还坐在旁边那辆农夫车里,他走了过去,敲了敲车窗。

        “干嘛。”李博文拧着眉放下车窗。

        “你还不走啊?”方驰问。

        “走!”李博文瞪着眼吼了一声,发动了车子,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子发出巨大的声响窜了出去。

        方驰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原地乐了半天。

        小子冲他叫了两声,他弯腰抓抓小子的耳朵:“知道了,咱们现在回去。”

        方驰呼出一口气,带着小子往村子里跑过去。

        他每次回家都习惯跑,以前是想着快点到家,今天虽然心里不踏实,并不是特别盼着马上到家,但还是习惯性地一路小跑着。

        小子还是按惯例离着院门还有十多米就开始叫了,爷爷从院子里探出了半个身子:“回来了啊?”

        “爷爷!”方驰喊了一声,加快步子跑了过去。

        之前的那种忐忑在听到爷爷这句“回来了啊”之后顿时消失了。

        老爸老妈都在院子里,老爸在修搭在屋檐下的遮阳篷,老妈在旁边扶着梯子。

        “爸,”方驰叫了一声,过去扶住了梯子,“妈。”

        “以为你要吃过午饭才回来呢,”老妈拍了拍他袖子上蹭的灰,“没多玩会儿?”

        “没,我同学……就肖一鸣他们,下午过来玩。”方驰说。

        老妈的精神不太好,昨天晚上估计是没睡好。

        “肖一鸣啊?”爷爷笑着说,往厨房走过去,“那好啊,我去让你奶奶晚上弄几点儿好菜。”

        “知道啦,我听见了,”奶奶在厨房里应了一声,“晚上涮肉吧?”

        “行。”爷爷回答。

        爷爷奶奶都在厨房里,院子里剩下方驰和老爸老妈,三个人都没说话,方驰突然感觉到了紧张和尴尬。

        “爸,”他清了清嗓子,仰起头,“我弄吧,你下来。”

        “好,你来,”老爸点点头,从梯子上下来了,方驰往梯子上爬的时候,老爸在他背上拍了拍,“小驰。”

        “嗯?”方驰转过头。

        “没事儿了,”老爸说,“没事儿。”

        方驰愣了愣,不知道老爸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跟你妈妈商量过了,”老爸又拍了拍他的背,“没事儿,你别担心我们的想法,我们……这事儿我跟你妈……没意见。”

        方驰顿了顿,往上爬的时候差点儿一脚踩空,定了定神爬到梯子顶上站稳了,抬手蹭了蹭眼睛:“谢谢。”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5774/123659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