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宠到底世子妃 > 【027】

【027】

        禅位大事已定,朝中大臣有些风中摇摆的也就消停了,有人开始寻找和荣亲王贴近的关系,期望靠上大树好乘凉。

        睿亲王和荣亲王一支的自然不用讲,各自都用尽力量稳定朝堂,等着将新帝扶上宝座。勋国公的势力借此事已经一网打尽,凡是参与谋反的一律收了监,有些墙头草,只要效忠新帝的,凌朝凰也就放了一马,毕竟要为新帝做下仁慈的形象。

        凌朝凰果然下旨给了沉欢一个二品女官封号,虽然是虚衔,但整个大沥朝三代都没有出过那么高品级的女官,一时间也引起了不少轰动,可凌朝凰同时下旨不准人前去骚扰拜会沉欢,想攀炎附势的自然不敢不尊。凌朝凰的赏赐却源源不断,就连轿撵都是十六人大娇,合不合规矩已经没人议论了。

        这下惹得家里人都笑说皇上可是为沉欢攒嫁妆呢,要是这样一直赏下去,等到可以大婚的时候,嫁妆可比睿亲王府的家财还要多一倍了,这下凌凤压力大了,他该用什么来求婚呢?

        听着这些看似笑话的议论,沉欢无奈又气恼。

        休息了两日,身体也就无恙了。可是一直没有凌凤的消息,心里不免有些生气,这个人怎么这么不知道人家的心?起码报个平安?

        想着认识他那么久,他似乎总是自把自为的欺负自己,用自己认为对的方式来对自己好,可是,他不在意她的担心吗?但她忍着不问其他人,免得显得自己很上心似的。

        沉欢心里很乱,凌凤在她心里的分量越重,她越是犹豫。其实自己更加喜欢经商,不喜欢朝堂的事情,如果和凌凤在一起势必是离不了这些纷争的。

        “姑娘。”云裳笑着走进来。

        沉欢即刻收拾心情,“如何?”

        “姑娘猜得不错,秦松涛正在卖宅子。”

        沉欢勾唇一笑,“走吧,我该出去走走了。”

        沉欢让凌朝凰不要以谋反罪处置秦松涛,就是要亲手了结他。

        云裳笑了,“就等姑娘这句话呢。”

        “她,带出来了吗?”

        云裳点头,“已经出了宫,等会姑娘到了,她也该到了。”

        沉欢颔首,“好。”

        沉欢选了一套凌朝凰专门为她定制的二品等级的宫装,又是根据她的喜好清淡高雅的式样,淡绿色和鹅黄色的配色,清一色的翡翠小玉镶嵌,加上银线描线刺绣,整套宫裙将本来生得就出尘脱俗的沉欢衬出美得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般。

        云裳点了家里模样最霸气的十个府丁、六位府中最有气质的大丫鬟们,加上前不久投靠沉欢的望族世家培养出来的正统大丫鬟秋盈、秋葵,还有赤冰和甘珠两位冷面美人站在后面,这样的阵势简直惊呆了众人,这样一行人出了府门便引起围观,大群人一路尾随着跟着议论。

        大家都知道这位二品女官后台甚硬,虽然没有赐婚诏书,但都传闻是睿亲王前世子的未来妻子,加上皇上张扬的赏赐,谁不想看看究竟是怎么样的女子能得到这些无人能及的恩宠。

        大家一看倒是惊呆了,盛京美人多,可这个简直不是美人,而是后无相比的绝世美人。加上他们的前呼后拥的气势,简直和皇后出行差不多。

        沉欢本是不愿意张扬的人,可今天不同,她要去看看最后垂死挣扎的秦松涛,

        秦松涛的宅子已经不是初初入京的宅子,而是沉欢刚到盛京看到的燕表叔宅子对面原本辛府宅子。

        和前世不同的是秦松涛原本有实力直接买下宅子,今世因为江浙秦家产业被沉欢抢得所剩无几,要买下这样一个三品官大宅子需要的银两已经不是他前世那样轻易了。可秦松涛偏偏是个要面子的人,为了能符合自己身份,硬生生的将余杭剩下的产业卖光,不够的就在盛京最大的钱庄押了不少首饰,多借了些银子筹齐买了这个宅子,那个时候他正意气风发的要成为二皇子新帝的老师,加上秦嫣后宫需要大量金银打点关系,如今他算是掏空了,还欠了银庄的银子。

        云裳敲开秦宅的门,开门的是秦松涛一直带着的小传。

        小传一看云裳,脸色煞白,忙躬了腰,“云裳姐姐。”

        云裳高抬着头,“我家姑娘来看看宅子,这个宅子我家姑娘要买。”

        小传为难的看了一眼身后,低声道:“云裳姐姐……我家老爷已经……四姑娘就不要……”

        “小传,你就不要多话了,看在我们在一个宅子里待过,姐姐我给你个情面,你赶紧让开。”云裳沉了脸。

        小传无奈,“那我去通传一声。”

        云裳拦住他,“你去告诉秦松涛,这个宅子的债主来了。”

        小传惊讶的瞪大眼睛,“债主?”

        “秦松涛在盛京荣冠银号噹了三千两的首饰早就到期该赎了,要是秦松涛死了,那也就算了,可他还在盛京,我家姑娘说还是要当面对对典当单才是。另外,秦松涛在荣冠银号另外借了一千两银子,利滚利两年了,如今连本带利要还一万两,本来他老老实实的还钱就好了,可偏偏胆大妄为的要卖宅子逃跑,这样我们家姑娘可不做亏本买卖的。”

        小传脚一抖,“荣冠银号?”

        云裳点头,“荣冠银号是我家姑娘的产业。”

        小传瞬间嘴唇都白了,忙点头,“姐姐稍等……小的马上去告诉老爷。”

        云裳看着小传跑回去的脚都软了,上台阶摔了一跤,顾不上爬起来,直接爬进了正屋。

        不一会儿秦松涛一身浅灰色袍子冲出来,本来穿着就算简单些,以他的俊美容颜和身段还是有股逼人气势的,可偏偏脸上起了少见的胡须,人消瘦得不成人样,整个人看上去显得秋风扫落叶一般。后面跟着苏氏,本来漂亮的妇人,如今如枯槁,两鬓出现白发,一项注意仪表装扮的她,现在头发乱乱的拢着,连个发簪都没有。

        云裳看了不由心里感叹,成者为王败者为寇这个道理在他们面前也算是表现得透透的。

        “她还有脸来!”秦松涛浑身似乎在颤抖。

        苏氏咬着唇,扯了扯秦松涛的衣袖,低声道,“如果她要买就由着她。”

        秦松涛一把掀开她,“卖给乞丐都不会卖给她!她辱没了我秦家的颜面!”

        云裳忍不住笑了,“秦松涛,你这话说得太可笑了。你有脸买房子,我们债主自然要来的。”

        “胡说!她有什么资格做我的债主!”秦松涛嘶声叫着。

        云裳冷笑着,让开身子。

        秦松涛看到门口停着的十六人大轿,秋莹掀起轿帘,秋葵恭谨的扶着一只白嫩的手小心翼翼的带着下了车。

        秦松涛和苏氏呆呆的看着她。

        沉欢,秦沉欢!

        沉欢站定,抬头,噙着一丝高贵的笑意,看着两人。

        赵熏带着大甲、大乙搬了一张八仙椅放在轿前,秋莹和秋葵一左一右扶着沉欢落座,烟翠打着一把锦缎遮阳伞立在后面。

        秦松涛紧紧握着拳头,脸色铁青的盯着架势不输皇后的沉欢。

        沉欢坐稳了,这才再次抬头看他们,淡淡一笑。

        “秦松涛,今天我是来收房子的。”

        秦松涛实在忍不住了,冲了出来,却被赤冰一步上前,拔剑对准他的咽喉。逼得他不得不后退一步,恶狠狠的瞪着秦沉欢,怒吼道:“你这个目无尊长,欺师灭祖的畜……”

        “啪啪。”

        秦松涛话没说完,被甘珠重重的煽了两巴掌。

        “你一个草民,竟然敢对二品女官大呼小叫,你才是目无尊长!”甘珠冷冷的喝道。

        秦松涛是文官,如今又瘦弱得很,哪里经得起甘珠的巴掌,一个踉跄没站稳,差点趴在台阶上,幸得苏氏冲上来扶住,才没有跌得那么狠。

        沉欢低头嗤笑,没说话。

        云裳走下台阶,站在秦松涛面前,“秦松涛,你老糊涂了吧。你看清楚你面前的是谁,我家姑娘不是你秦家的人,二品官员在你面前,你不行礼跪拜,还胆敢如此放肆!按律当众杖责30大板。”

        秦松涛气得浑身发抖,“你……你敢!”

        “云裳,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今日我们没有带官丁,自然不能行使官刑。”沉欢带着微笑平静的道。

        云裳忙弓腰点头,“是,姑娘教训得是。”

        沉欢扫了一眼秦松涛和苏氏,笑意森森,“虽然,我兄妹已经剥离了秦府,自立门户,但毕竟有一点血缘,冲着这个血缘,我还是愿意为你们尽力做最后一点事的。秦嫣是你们的命根子,是你们夫妻用尽力量培养出来的女儿,虽然她已经成了废草,但我还是想圆你们愿望,将她还给你们。”

        秦松涛和苏氏一怔,脸色大变。

        “将秦嫣带上来。”

        沉欢话音刚落,大甲、大乙就大声应着跑到轿撵后面的一个木制马车上,拖下来一个软塌塌的人来。

        苏氏惊得张大嘴,脸无血色,可不敢出一点声音,生怕惊动了那个一阵风就能吹走的被抬下来的人。

        大甲、大乙毫不怜惜的将人丢在他们脚下。

        苏氏第一时间扑上去将人的头翻起来,顿时哭天抢地的。

        “嫣儿啊,嫣儿……你怎么变成这幅模样了啊……”

        秦松涛紧咬嘴唇,一眼都不看地上的秦嫣,双目充血,恶狠狠的盯着秦沉欢。

        “你,是你害得嫣儿这副模样……”苏氏哭着要扑上来抓沉欢,被赤冰飞起一脚踹到一边。

        “秦松涛,你还是看下女儿的情形吧。”云裳鄙夷地哼了一声。

        秦松涛如今哪里还会在乎没用的女儿,他从来都是只爱自己的。

        秦松涛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你以为这样你就赢了吗?你还是冠着秦家的姓,你灭秦家人,你以为你就有好结果吗?”

        秦沉欢微微一笑,“你说得有道理,所以,我来清理门户了。秦松涛,你将好好的秦家带着如今这样,你卖了租屋和祖宗辛辛苦苦置下的家产,逼死你亲生母亲,葬送你亲生女儿的一生。而我为了维护秦家的颜面,将你卖掉的全部买了回来,我这样做,是替秦家挽回颜面。你顶着秦家嫡出血脉,踩着家人的鲜血往上爬。你谋反,我护着你一条命,你唯一的女儿在宫里生不如死,我给你带出来还给你。可你呢?一眼都懒得看为你付出生命的人。你这个人简直畜生不如。”

        周围围观的人越老越多,顿时议论纷纷。

        秦松涛双目滴血,恨不得一口咬死秦沉欢。

        “苏氏,你好好看看你的丈夫,养妓女、生私生子、送你最心爱的女儿到老头身边,不顾她备受折磨的身体,逼着她留着死胎,导致她身体如秋风落叶一般,这样的男人是你要爱的吗?你知不知道他为了吸引你的注意,故意在试考时接近你,一切都是为了得到权势。你和秦嫣不过是他往上爬的台阶而已。”

        苏氏心痛如绞,秦沉欢的话句句是实话,就是现在,秦松涛连弯下腰看一眼女儿都不愿意,她已经心凉透了。

        “赤冰,让秦嫣清醒下,可怜她时日无多,总得清醒下见见父母最后一面。”

        “是。”赤冰一把推开苏氏,在秦嫣的穴位上狠狠一击。

        秦嫣惨叫一声,睁开眼睛。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5795/127604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