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宠到底世子妃 > 【028】

【028】

        苏氏顾不上找沉欢算账了,心痛的抱起秦嫣急呼,“嫣儿,嫣儿,你怎么样了。”

        秦嫣浑浊的眼睛看不清苏氏,听到熟悉的声音顿时哭了起来,“母亲……女儿……让女儿死了吧。”

        苏氏听到心爱的女儿说出这样的话,顿时抱着她大哭起来。

        秦松涛紧咬着嘴唇,双眼渐渐的溢满眼泪,可他还是不肯低头看一眼秦嫣。

        沉欢平静的和秦松涛对视着,他眼里都是愤怒、不甘、恐惧。

        她在等他爆发。

        “哭什么,今天我们是来收房子的。”云裳厉声喝道。

        秦松涛面色难看,咬牙道:“收房子?你们妄想!”

        云裳冷笑,从袖口扯出一叠纸丢在秦松涛脚下,“这是你抵押房子的欠条,你自己清点下。”

        秦松涛浑身一震,低头看了眼,无奈拾起,一张一张翻着,越看脸色越青。

        “看清楚了?这些都是你欠我家姑娘的银子。这个房子本来也不值这些钱,我家姑娘慈悲,就算了。你们现在就滚出去!”云裳说罢,冲着大乙他们挥手,“来人,帮他们收拾东西,立刻赶出去!”

        “你敢!”秦松涛气疯了,不顾形象的大吼起来。

        沉欢平静的抬眸,“你不想将脸丢尽是吗?不想被我一个女娃子赶出家门,流落街头是吗?”

        秦松涛狠狠的咬着牙,血从嘴角流出,可他也不敢吭声了。

        沉欢的话戳中了秦松涛最后一根虚弱的神经。他已经狼狈不堪了,为了维护颜面,赶走了小妾和她的孩子,少两个人就少了两份支出。

        唯一的希望这套房子还能多卖点钱,将借款还完,悄然带着家人躲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苟延残喘,可是,沉欢居然当众要将他的最后一层颜面撕掉。

        他怎么可以容忍自己被她当众扫地出门,重要的是,他已经身无分文,养不起自己,养不起妻子,现在还有重病不知道死不死的掉的女儿。

        沉欢摇头轻笑,“我向来很通情理。虽然,我父母身亡不是因为你,但是你要替你杀人的娘向我父母谢罪。你对我们兄妹两做下的种种罪孽,你也要请我原谅。这样吧,我看在你还有几分血缘的面子上,你跪着叩上五十个响头,我就可以容你一天。”

        秦松涛瞪着通红的眼睛,从牙缝里挤出:“你休想!”

        沉欢咧嘴一笑,“云裳,让人动手。”

        “不要!”苏氏忽然扑过来,冲着沉欢哭叫着,“嫣儿这样子,今天若是出去,连个栖身的地方都没有,就算让她死也要死得有地方。”

        沉欢冷笑,“我父母死在荒野,他们都死得没有地方,就连灵柩都回不了家。你们这个又算什么!”

        苏氏恐惧的看着冷漠的沉欢,可如果今天被赶出去,秦嫣就更加惨了。

        “起来!”秦松涛伸手扯她。

        苏氏猛然转身,狠狠的在秦松涛的脸上煽了两巴掌,“你这个畜生!她是你的女儿!她是因为你才变成这个样子的!你简直畜生不如!你这样冷血,你就为了你狗屁面子,连女儿的身后事都不愿意弯腰吗?你的今天,不就是你的贪婪、你的自私、你的小人本性造成的吗?你还有脸站在这里,你难道不该对女儿跪下吗!你不该对我跪下吗!”

        秦松涛震惊的瞪着向来温顺的苏氏,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尤其是沉欢的面,居然被妻子打骂,还骂得如此难听,他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沉欢挑眉,苏氏原来也有泼辣的一面。

        “你还站着干什么!如果你不让嫣儿今晚好好的躺在家里,我就杀了你!”苏氏疯了似的一把抓住秦松涛的衣领,不知道哪里来的如此大力,用力将他往地上压去。

        甘珠手指一动,一枚石子准确的击在秦松涛膝盖穴位上。

        他脚一麻,单漆盖跪在了地上,苏氏乘机在他脚窝上狠狠的一踹,秦松涛双膝落地,头被苏氏用力一按,呯的一声,额头重重的磕在青石板上。

        沉欢平静的看着这一切。

        秦松涛似乎成了木头人,任由苏氏按住他的头,一下一下的在沉欢脚下磕头,没有一丝反抗。

        苏氏便按着秦松涛的头磕头,边哭着求着,“四姑娘,求求你,大发慈悲,让嫣儿在家里过完她最后的日子吧。至少嫣儿小的时候,和你最要好,她对你还是好的。”

        沉欢低头轻笑,“我父母换来了你们怜悯的好,真是让你们得逞太久了。”

        苏氏哭着自己也开始磕头,边磕便哭着,“都是我们的错,我们不得好死,我们卑鄙,我们都是畜生,我们对不起大哥嫂子,我们对不起你和你哥哥。等嫣儿去了,我和她爹都自刎谢罪,求你给嫣儿最后一点颜面,让她不要死在荒野里。”

        沉欢站起来,“好,看在你们如此卑贱的在我面前磕头,就给你们一点为人父母悔过的机会,好好的向秦嫣忏悔吧。”

        云裳立刻扶着沉欢带着众人浩浩荡荡的离去。

        苏氏全身顿软如泥,瘫倒在一边。秦松涛头抵着青石板,跪着一动不动。

        秦嫣早就晕厥过去,没有了知觉。

        “姑娘就这样放过他们了?”云裳皱眉问。

        “不需要我放过,秦松涛自然不会他们自己。”沉欢笑笑,坐上轿撵,“走吧,我去看下哥哥和嫂子。”

        云裳点头,刚下放下门帘,沉欢又伸出手,掀开门帘。

        “表叔一家已经搬到了皇上赐的新宅,之前这座我们就买了送给哥哥。”

        “姑娘不是想将秦松涛这座送给大公子吗?”

        沉欢看了一眼大门,“太脏了。”

        云裳心领神会,“好的,明儿我就让人来看看有什么要修缮和添置的。”

        沉欢点头,“秦松涛这宅子改建为我们的秦氏家庙,将父亲和母亲的灵牌请进来,再修个大花园供他们用。”

        “好的。”云裳笑了。

        秦钰和曹玉见到沉欢,高兴坏了,曹玉赶紧去厨房亲自安排饭食。

        沉欢翻着秦钰书桌的书,似乎心不在焉。

        秦钰瞧她半响,笑道,“你是不是想问下凌凤的消息?”

        “我才不想知道,你也别告诉我。”沉欢瞪他。

        “想知道就想知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别扭了。”秦钰大笑起来,真是难得看到沉欢这副模样。

        沉欢恨恨的将书关上,“我哪里别扭了?人家都不在乎我关不关心,我关心了什么?”

        秦钰笑嘻嘻的弯腰探头看她,“你的脸红了。”

        沉欢立刻摸脸,“哪有!”

        秦钰敲了敲她的头,倒了杯茶给她,“好了啊。你就算不问,我也要告诉你。凌凤身体你是知道的,他为了保护你,硬撑着回来。事情刚落尾声,人就再没了支撑,刚开始昏睡了好几天。这段时间朝政繁忙,我也没顾得上去看他,听逸飞说他已经醒了,只是人太虚弱了,每天都是晕沉沉的,都不知道他是不是清醒的。”

        沉欢脸色微变,“究竟如何了。”

        秦钰见她着急了,也不逗她,正色道,“你不用担心,应该没事。他只是需要恢复而已。”

        沉欢心里的石头松了松,没吭声。

        “欢儿,吃饭吧。”曹玉笑咪咪的进来,拉着沉欢就要走,忽觉她面色不对,忙看她,“怎么了?”

        “没事,她担心凌凤。”

        “啊?你担心他干什么?那个家伙居然敢把你药晕,我还要找他算账呢!”曹玉哼哼。

        沉欢忙点头,“还是嫂子疼我。”

        秦钰好笑的摇头,“你呀就不要添油加醋了,好不容易让欢儿不生气了,瞧你这会说得,当心凌凤回来找你麻烦。”

        “哼,他找我麻烦,我还得踹他两脚,居然敢欺负我家妹妹。”

        沉欢也笑了,曹玉完全当自己自家人了。

        她挽起曹玉的胳膊,“嫂子就是好,我不喜欢哥哥了。”

        曹玉被她难得撒娇的模样逗乐了,“呵呵,好好,我们不要理他。对了,惠太后说要封你为公主,给你选驸马呢。我明儿就进宫去,和惠太后好好合计合适。”

        沉欢用力点头,“好啊,我也得好好选选。选个听话的。”

        秦钰闻言急了,“胡闹!”

        曹玉哼了一声,“选驸马多威风,那么多优秀男儿任欢儿选不好吗?”

        秦钰更急了,拉着曹玉戳她脑门,“你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哪有你这样拆散鸳鸯的。凌凤喜欢沉欢都喜欢到骨子里去了,你以为沉欢不喜欢凌凤啊,她面皮薄,好强。”

        沉欢瞪眼睛,“谁说我喜欢他啊!”

        曹玉揉着脑门,嘟囔着,“他们两的婚事自己是不能做主的。惠太妃说也要给凌凤赐婚,说邻国公主要嫁他,近日都已经启程往大沥来了。”

        沉欢脸色一变。

        秦钰瞪大眼睛,“你胡说什么。”

        “我没胡说。昨天入宫听到惠太妃说得的。”

        沉欢顿时脸色不好了,拉着曹玉没好气的说,“肚子饿了,吃饭。”

        秦钰一跺脚,抬头就看见曹玉冲他挤眼睛,心里才松了口气,笑着瞪她一眼。

        沉欢吃饭时神不守舍,筷子一直翻着米饭发呆。

        秦钰皱眉瞪曹玉。

        曹玉笑着帮沉欢夹菜,“快点吃,今晚你就不要走了,和我作伴。明天我和你一起入宫,看下惠太妃要给你选哪位驸马。”

        沉欢哦了一声,闷闷的趴了一口饭。

        “姑娘。”云裳跨步蹦了进来。

        沉欢抬头,皱眉,云裳向来不会这样不稳重。

        云裳顾不得她的表情,兴奋的说,“姑娘,秦松涛自杀了。”

        “啊?”秦钰惊讶的放下筷子,“为什么?”

        沉欢嗯了一声,继续吃饭。

        这是她意料中的事情,今天发生的一切,他还能活才奇怪了。

        “大公子、大夫人,姑娘,你们想不到的,秦松涛将苏氏和秦嫣绑在屋里,一把火将他们三个活活烧死了。”

        “啊。”秦钰震惊了。

        “虽然听起来挺吓人的,不过这种人渣死惨点才好。”曹玉满不在乎。

        沉欢这才放下筷子,秦松涛倒是死得可以,心情不由愉悦了些。

        “派人看着,别烧太多间房间,就把他们的房间烧干净就行了,然后请法门寺过来做个法事。”

        “我已经安排了。”云裳愉快的说。

        沉欢点头,“哥哥,嫂子,吃饭。”

        秦钰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秦松涛全家死了,也算是对父母有了交代,也不再多说,往曹玉和沉欢碗里夹了她们喜欢吃的菜。

        等沉欢去沐浴的时候,秦钰拉住曹玉低声问,“你说赐婚的事情是真的?”

        曹玉笑着说,“真的倒是真的,可欢儿谁能勉强,只不过惠太妃担心欢儿不喜欢嫁给皇族,给她多个备选罢了。惠太妃打心眼里疼欢儿呢。而且惠太妃说按例皇族肯定要三妻四妾的,担心欢儿性子不接受。”

        “凌凤肯定不会三妻四妾的,他对欢儿好得很。”

        “你这个榆木脑袋。”曹玉娇喃的戳了戳他的脑门,“我不这样,哪里试的出欢儿对凌凤究竟多少心思。看她表情,自然是喜欢凌凤的。”

        秦钰咧嘴一笑,“主要是夫人太聪明了,为夫可不就蠢些。”

        曹玉笑了,“我就喜欢你傻乎乎的,好欺负。”

        秦钰一把揽住她的腰,低声道,“嗯,为夫任由你欺负。”

        沉欢正好走出门,看到这一幕,脸瞬间红了。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5795/128331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