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错位游戏:总裁霸爱小娇妻 > 第四十一章 嫉妒

第四十一章 嫉妒

        祁佑走后,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人,看了眼一直望着她的左骁,凌若霜忽然觉得有些不习惯,那样深邃漆黑的眸子,惹得她心一阵乱跳。

        忽然想到了什么,她翻过左骁的手,在他手心一笔一划地写着字。

        短短的指甲像挠痒痒般在左骁的手掌上一划一划,弄得他心痒痒的。

        她只写了一遍,他就明白了,他抬起头看向凌若霜望着她的眸子,忽然放开了握住她的手,从床边站了起来,声音变得冷漠:“你不是说我没有尽到作为一个丈夫的义务吗,现在名义上你是我的老婆,所以我去救你是应该的,而且,你应该感谢祁佑,是他找到你的位置,才把你救出来的。”

        手忽的被放开,无力地垂在床上,带动了身上的伤口,她痛得倒抽一口气,却在他说出那番话的时候整个人怔住。

        说完,他决然回头走出了卧室,只留给她一个毫无温度的背影。

        凌若霜眨了眨干涩的大眼睛,心里明明那么难受,她却怎么也哭不出来。

        她突然看不懂他了,不,应该说,她从来就没有懂过他。

        原本他表现出的冷酷漠然几乎已经让她快要放弃了,可是生死关头他又救了她,她清楚地记得他抱着她的身子微微颤抖着,脸上的焦急表露无疑,还有他刚才看着她时双眸中些许的关切之情,表明他分明是担心她的。

        可是为什么,他却又能那么冷漠无情地说出那种话,只是名义上的老婆,所以才有义务去救她。他所做的一切,仅仅只是作为一个丈夫该尽的义务!

        站在书房落地窗前的左骁,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他握紧拳头,眉宇深锁,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

        自己明明是想关心她的,却在看到她在他手上一个一个划出的字,和她大眼睛里的满满的怀疑时,瞬间失去了理智,心口不一起来。

        为什么来救我?短短六个字,却是如此伤人的问题,她对他深深地不信任让他不自觉怒从心起。

        夜色沉霭,晚上的温度骤然下降,他冷然望着窗外,一阵风从未关的窗户吹进来,冷得他头皮发麻。

        一整晚,他都没有再进来过。

        凌若霜保持着僵硬的姿势半梦半醒地睡到天亮,白羽刚打开门,就看到她双眼无神地望着天花板发呆。

        “我的小宝贝啊,你可总算是醒了呀!!!”白羽两三步冲到凌若霜面前,对着她露在被子外的小脸就猛亲了一口。

        凌若霜被他的出现吓了一大跳,随后狠狠瞪了他一眼,好像在说,别以为我不能动就乱吃我豆腐!

        白羽自动无视了她的白眼,把盖在她身上的被子掀开,轻轻剪断手臂处的绑带。

        他看了眼暴露在空气中的几条伤口,几秒后,又重新把绑带绑回她的手臂上。

        “没什么问题了,再吃几天消炎药,躺一个礼拜就ok了。”他拍了拍手,笑眯眯地说道。

        凌若霜直直地望着他,大眼睛眨了眨,好像要说些什么。

        看到她的眼神,白羽愣了愣,随即恍然大悟似的把自己的左手递到她手边,说道:“sorry啊,我忘记你暂时不能说话了。”

        凌若霜把手指移到他的手上,一笔一划写着,刚写完第一个字,白羽就忍不住缩回手使劲搓了搓,笑个不停道:“不行不行,太痒了,你等着啊我去给你拿纸笔。”

        白羽在一旁的抽屉里翻来翻去,终于找到了一直黑色水笔和一张A4纸。

        凌若霜费力地执起笔,在纸上写道:我身上的伤口,会留疤吗?

        白羽看了看,却猛地一怔,他闪躲着她探究的眼神,东聊西扯道:“我和你说哦,你不知道那个男人送你来医院的时候有多狼狈,脸上身上全是血不说,下巴的胡渣都长出来了,头发乱糟糟的,好邋遢,你……”

        无谓的话在他看到纸上的另一行字时停了下来,凌若霜不知什么时候又写了一句话。

        白羽,不要骗我。

        原本勾起的嘴角不知道什么时候垂了下来,他凝视着凌若霜,面色渐渐凝重,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凌若霜顿时睁大眼睛望着他,微张的嘴忘记了合拢。

        她知道自己几乎全身都被鞭子横扫过,如果那些鞭痕都留下疤的话……

        她不敢想象,自己会变成怎样一副丑陋的样子。

        看着她不敢置信的表情,白羽不禁心里一痛,急忙安慰道:“若霜,即使留疤也没什么啊,至少脸上还是漂漂亮亮的嘛。”

        胸口突然闷得她透不过气来,她干脆把脸撇向另一边,不再听他说话。

        白羽识相地闭上嘴巴,他静静地帮她把滴完的药水换了,然后帮她把被子盖好,轻轻说了句好好休息,便转身走了出去。

        听见门被关上的声音,凌若霜无力地闭了闭眼,一滴泪突然从眼角滑下,然后,一滴紧接着一滴,不一会儿浸湿了脸边的白色枕头。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就算她再怎么不爱打扮不爱化妆,也毕竟是个喜欢偶尔自恋地照照镜子,然后看着镜中白皙的自己得意地微笑的小女人,

        如果浑身都是像何绍脸上那样恐怖的疤痕,她宁愿去死,真的,宁愿去死。

        曾明美坐在小公寓的沙发里,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她拿着遥控器一个一个台换过来,从头翻到尾,什么好看的电视都没有。

        她撒气地把遥控器猛地朝沙发上一摔,拿起身旁的手机翻开通讯录。

        一个名字锁住了她的视线,她想按下通话符号,却又缩回了手。

        她记得左骁说过,任何情况下不许打电话给他,所以每次都是他来找她,如果他不来,那么她就只能傻傻等着。

        距离上一次左骁来她公寓过夜,已经过了好几个星期了。

        曾明美平时除了接走秀,几乎没有什么收入,她只有牢牢抓着左骁,才能让自己过上好日子。

        曾明美按下home键,看着暗屏的手机上反射出的妖媚脸庞,绽开笑容。

        既然他不来,她就去别墅找他!

        上一次她去左骁家的时候,暗暗地记下了门牌号和路名,曾明美走出小区拦了辆出租车,直奔目的地。

        黑风大厦八十层,总裁办公室内,左骁坐在办公椅上,长腿交叉,脸上看不出表情,可是仔细一看,却能发现他眼里闪烁的寒光。

        “什么叫做被劫走了?”他声音里透着冰冷。

        站在桌前的川野暗自捏了把汗,过了一秒才说道:“我们原本把何绍关在那个地下器材室里,派了十个人把手。可是我今早收到消息,那十个人全死了,何绍也不见了踪影。”

        左骁盯着桌上的电脑,他清楚地看见自己眼里的怒火和脸上彻骨的寒意。

        “去查,一定要活捉回来。”

        见川野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他不耐地开口:“还有什么事?”

        “老大,上次那份给你签的保密文件……你还没给我……”川野局促地说着。

        左骁扫了一眼桌上,突然想起来,那份文件被他混在其他文件里带回家看了。

        他烦躁地揉了揉太阳穴,拿起桌上的车钥匙,越过川野径直走了出去。

        望着眼前气派的别墅,曾明美两眼放光,再次在心里坚定了一定不能离开左骁的信念。

        门卫上次见过她,所以就放她进去了。

        曾明美按响了门铃,门一被打开,她就直直走了进去。

        张嫂看到来人,皱了皱眉,她记得上次这个女人来的时候,不停的使唤夫人,最后被先生赶走了,今天她又来做什么!

        曾明美脱下高跟鞋就要上楼,张嫂急忙拦住她:“小姐,先生不在家。”

        “那我去卧室等他。”曾明美不在意地拨了拨头发,娇声说道。

        张嫂一愣,急忙再次拦住了她说道:“先生不喜欢别人随便进他卧室,你还是在客厅等吧。”

        “ok。”曾明美应了声,扭着腰朝沙发走去。

        看着张嫂重新进厨房的身影,曾明美站起身来,轻手轻脚地上了二楼。

        刚才张嫂眼里的慌张全数落入她的眼里,直觉告诉她,卧室一定有人!

        她轻轻推开门,却看见一个女人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浑身包着绷带,挂着点滴,似乎病得很重。

        她再仔细一看,这才看清,原来床上的那人就是上次被她当成佣人的女人!

        凌若霜也看到了她,她望着那个窈窕的身影,顿时警觉起来。

        见她现在那么好欺负,曾明美大胆地走到凌若霜身边,不屑地打量着她,冷笑一声道:“哟,这不是小女佣嘛,怎么了?快死啦?”

        凌若霜看着她那张让人不自觉就产生厌恶的脸,拿起身边的笔在纸上写下一句话。

        托你的福,死不了。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5830/110921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