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错位游戏:总裁霸爱小娇妻 > 第四十二章 满室鲜血

第四十二章 满室鲜血

        曾明美看着她的动作,愣了愣,突然笑了起来:“原来你不能说话啊,这就好办了。”

        她弯腰狠狠按了按她露在被子外面绑着绷带的手臂,凌若霜顿时疼得龇牙咧嘴,冷汗直冒。她想要叫张嫂,却怎么也叫不出声。

        看见她这副样子,曾明美心里十分爽快,上一次她让她在左骁面前丢尽了脸,还害得左骁把她赶出门,今天,她一定要好好惩罚惩罚她!

        曾明美一把掀开被子,又朝着她的肚子按了一下,东按按西打打,享受着凌若霜叫不出声紧咬着牙的模样,心里非常痛快。

        解了一番气后,她再次把视线转向凌若霜的脸。

        她的脸上虽然有伤,可是依旧白皙,大大的眸子含着泪水,十分惹人爱怜。

        曾明美皱了皱眉,嫉妒地伸手朝着她嘴角的伤口按去。

        凌若霜望着她伸过来的手,用尽力气一抬头,狠狠咬住。

        “啊!”曾明美痛得惊叫出声,却又猛地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把楼下的张嫂引来。

        她好不容易拔出自己的手,食指上的皮都被咬破了,她咬得很深,鲜血直流。

        “你个贱女人!”曾明美气歪了脸,伸手就要往她脸上扇巴掌,可是挥到一半,却停了下来。

        她转身从床头柜上拿起她刚才瞥到的一把剪刀,浓妆艳抹的脸上露出丝丝阴森的笑意。

        “小女佣,你说,如果我咔嚓一声把你的输液管给剪断了,会怎么样呢?”曾明美托着腮看着她继续说道,“你的血一定会送断了的管子里流出来吧,一滴……一滴地滴在地上,直到失血而死,你说好不好?”

        凌若霜见她好像不像在开玩笑,惊恐得瞪大眼睛,直摇头。

        此时左骁不在家,张嫂一般不会进她的卧室,而她又不能说话,一旦出事,她必死无疑!

        望着她惊慌的表情,曾明美娇笑起来,她伸手,咔嚓一声,剪断了输液管。

        管子里的透明液体滴在地板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连接着她手上的血管的那一端,透明液体流完后,渐渐滴下了鲜血。

        触目惊心的血染红了曾明美的眼睛,看着地板上的血迹,她突然慌了起来。

        她这算不算杀人?她居然杀了人?!

        曾明美眼里渐渐聚满了恐惧,她忽然看到自己手里的剪刀,发疯似得扔在地上,跌跌撞撞地冲出了门。

        她慌慌张张地跑下楼,见张嫂还在厨房里,急忙拿起沙发上的皮包,鞋子都来不及穿好,跌跌撞撞地跑出了门。

        张嫂从厨房出来,却不见了沙发上的曾明美,她以为她等不了那么久回去了,也没在意,拿起抹布擦起了电视上的灰尘。

        凌若霜瞪大眼睛望着输液管里她的鲜血一滴一滴地落在地板上,速度很快,虽然没有疼痛感,可是她知道,过不了多久,她就会失血过多而昏倒,甚至死亡。

        她眼睛环顾四周,电话在书桌上,而她的手机在另外一边的沙发上,两边都距离她很远。

        她动了动身体,想要爬起来,却一点力气也没有,轻轻一动就牵起了浑身的伤口,痛得她满头大汗。

        她死死咬着牙,再次挪动身体,一点一点,不一会儿,半个身子到了床外。

        这个时间里,地上的血渐渐扩大了范围,不知不觉已经蔓延到了门口。

        她感觉自己身上的伤口好像再次裂开许多,可能是失血过多的原因,她的头越来越晕。

        扑通一声,她手一个没撑稳,重重地摔在了地板上,地上囤积的鲜血尽数染在了她的睡衣上,还有一些因为撞击溅到了柜子床单,还有她的脸上。

        凌若霜的嘴唇被她咬得死白死白,脸上毫无血色,额前的刘海颜色渐深,湿漉漉地贴在了额头和脸颊上,汗珠混着血从下巴滴到了地板上。

        她一点一点爬到沙发边上,身下拖出一道长长的血痕,红得触目惊心。

        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拽住包包的一角,把它从沙发上拖了下来。谁知包的拉链没拉,里面的东西尽数散落在地上。

        光是这些动作,就痛得她直喘气,她努力振了振精神,颤颤巍巍地拿起手机,解锁,翻找着通讯录。

        她按下一个名字,电话里随即传出悠扬的彩铃,响了一会儿,没有人接。

        凌若霜只觉得铃声越来越轻,手机上的名字也越来越模糊。终于,在手机接通的那一瞬间,她头撞在地板上,晕了过去。

        从左骁家出来已经有好一会儿了,白羽开车回医院,刚准备把车开进停车场,手机却响了。

        他看了看来电显示,猛然一惊,若霜怎么会打电话给他?她不是不能说话吗?

        白羽带着疑惑接通了电话:“喂?”

        那边没有丝毫反应,他又叫了几声,却还是没有动静,他突然察觉到一丝不对劲,猛然调转车头,急踩油门,朝别墅飞驰而去。

        左骁开着车回到别墅,快要到门口的时候,一辆黑色奔驰突然从他身旁嗖的一下飞驰而过,他淡淡瞥了一眼,却看见那辆车驶进了他家的大门。

        左骁立刻跟着开了进去,刚停稳,却看见白羽急急忙忙地从车上下来,车都没熄火,就朝门口奔去,过了一会儿门被打开,他闪身冲了进去。

        白羽怎么会在这里?看他那样慌张的样子……难道凌若霜……

        左骁猛地一怔,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他快速下车,疾步朝别墅走去。

        “哎,白先生,您上午不是来过了吗,怎么又来了?”张嫂打开门,看见一脸慌张的白羽,惊讶地问道。

        “若霜呢?”

        “夫人当然在卧室啊,哎哎……白先生……”

        白羽三两步冲上楼,却在看见门缝间渐渐漫出来的鲜血时停住了脚步。

        他狠狠地倒抽一口冷气,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地上的血。

        “若霜!”他大吼一声,破门而入。

        在楼下刚踏进门的左骁,还未来得及问张嫂有什么事,却听见了白羽的吼声,下一秒,他的身体已经飞奔上楼。

        红色,到处都是红色,地板上,床单上,整个房间几乎被鲜血染红,触目惊心的猩红色瞬间染红了两个男人的眼睛。

        凌若霜静静地趴在血泊之中,安详地像个天使,脸上早已没了血色,手机在她脸旁放着,手背上的管子还在不停地滴出鲜血。

        “若霜!”白羽几乎目眦尽裂,他大吼一声冲到凌若霜身边,一把拔掉她手背上的输液针管,想要抱起她浑身是血的身子,在触碰到她身体的那一刻,白羽的心狠狠地震了一下。

        冰冷,如冰块一般没有温度的身体,他抬手在她鼻子前放了放,幸好还有气息。

        白羽一把抱起她,往外冲去。

        “滚开!”他狠狠撞开呆站在门口的左骁,飞速奔下楼,把她抱进了自己的车里,坐上驾驶座猛踩油门飞驰而去,一路上留下串串血脚印,十分恐怖。

        左骁被撞得靠在墙上,凌若霜的小手擦过他的身体,却是一片冰冷,丝毫没有温度。

        他走进房间,未来得及脱下的皮鞋沾上了鲜血,他看着垂在那里早已滴完药水的输液管,紧紧拧着眉。

        突然,他瞥见了血泊中被扔在地上的一把剪刀,他迅速拿起床头柜上的纸巾,把剪刀拾起来包在纸巾里拿在手上。

        做完这些,他居然发现他的身体不自觉地在颤抖。

        在楼梯口的张嫂早被吓呆了,她不停地颤着身子,嘴巴久久合不拢,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他走到张嫂面前,忍着心中满腔的怒火,沉声问道:“张嫂,今天有谁来过?”

        “今天……今天……刚才有一位小姐来过……就、就是您上次带回来的那个,让夫人帮她倒水的小姐……”张嫂泪流满面地抖着身体,口齿不清地说着。

        他带回来的?他至今为止只带过一次女人回来,还是为了气凌若霜。

        “曾明美……”

        左骁脑海里瞬间跳出这三个字,他咬牙切齿地喊出这个名字,双手紧紧攥成拳,骨头咯咯直响,仿佛要把她放在手里捏碎了。

        “找人收拾干净。”左骁扔下这句话,疾步奔下楼,往门外走去。

        怒火在身体里肆意流窜,胸口快要爆炸一般,左骁坐在车里,紧紧攥着方向盘,大口大口地吸着空气,快要窒息似的闷。

        他飞速倒车开出大门,带上蓝牙耳机,拨通了祁佑的电话。

        不一会儿,电话被接通,祁佑吊儿郎当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里:“老大,怎么啦?想我啦?”

        “褐影,你现在马上去利晶医院找白羽,凌若霜她……出了点事……”

        一听到凌若霜的名字,祁佑瞬间严肃了起来:“什么事啊老大?”

        “她被人剪断了输液管,失血过多……反正你快去帮白羽,我还有事……先挂了。”说完便挂了电话,一踩油门,车子冲了出去。

        帝皇饭店内,肖天煜见祁佑面色凝重地挂了电话,喝了口红酒问道:“褐影,怎么了?”

        “老大说嫂子被人剪断了输液管,失血过多,让我赶快去利晶医院,我先走了啊……”说完,祁佑抓起椅背上的外套,朝包厢门口跑去。

        突然,他停了下来,转过头对肖天煜说道:“夜魅,你定位老大的车,跟着他,他好像独自去找凶手了,我怕他情急之下出什么事。”

        肖天煜点了点头,掐灭手里的烟,拿起外套跟着走了出去。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5830/110921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