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者兵医 > 0182章 畜生儿子

0182章 畜生儿子

        “说过的话,答应的事一定要做到吗?”周锡问了一个很天真的问题。

        “对,对,”李刚和旁边的一齐忙不迭的点头。

        “可是有人亲口说的,如果我把你弟治好了,他医院的院长就不做了,要做我的徒弟,算不算数呀?”周锡瞪着毛院长。

        李刚马上猜到了是毛院长,大声吼道:“你在里面又得罪过周锡,马上撤职!”

        “真的撤还是只是忽悠我一下?”周锡摸着鼻子问道。

        “真撤!”李刚马上拿起电话:“喂,毛院长在这次处置艾博拉疫情时工作不力,就地撤职,让第一副院长先顶替他的工作,马上到隔离病房来!”

        毛院长一听,脸都黑了,真后悔质疑周锡。他现在不敢说什么,毕竟还有八个人的生命等着周锡,除了他没有人能救。

        周锡对毛院长笑了一下:“毛……那个,你不做院长了就做我的徒弟吧?快,叫师傅!”

        毛院长苦笑了一声,真得是笑的比哭还难看十倍。

        “叫呀,你这个混帐,不叫他不会救人的!”李刚在毛院长的屁股上踢了一脚。

        大家都盯着他,眼神像是要杀人一般。

        “师傅!”毛院长极其不情愿的迸出两个字。

        周锡掏了掏耳朵:“没听清,你气的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吗,大声点!”

        毛院长真恨不得扇死他,在那么多专家面前,自己还有什么脸面,但情形让他不得不面对。

        “师傅!”他大声地吼道,脸红脖子粗,像是要找人决斗一般。

        “好了,乖,徒弟,你过来,为师有话跟你说!”周锡对他招了招手,领着他走到一边去了。

        两个人耳语一阵之后,周锡就又往外走了。

        “周锡!”李刚又是急切的叫着,带着旁边那患者的家属追了出来。

        “不要谢了!”周锡挥了挥手说:“其他那些病人,我徒弟会帮他们治好的!”

        说完不等大家反应过来,身形一闪,人就不见了踪影,速度真是太快了。

        周锡拦了一辆车往男人天堂,心里却还在想着玛丽医院的事情,虽然毛院长对自己多有得罪,他受到的惩罚也够了。而且他做为一个院长,还亲自到病房去,也是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

        得罪自己只是因为不相信自己有这个能力,还有一个就是自己的穿着也太容易让人误会了。

        所以才收了这个所谓的徒弟,把那个药物的配方都告诉了他。自己配好剩下的药也足以医好50个左右的患者,但愿没有更加多的人感染。

        如果还有人感染,配制那种药需要一种奇特的药引子,只怕院长到时候又是头疼了。

        当然还有一件事让周锡也很苦恼,那就是自己虽然想出来了医治种病的方法。只是却必须在病人发作并且晕死过去后才能给药。而这病一旦从潜伏期发作起来,会发烧,恶心呕吐,还会身体抽搐,都会是特别的痛苦,是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试想一下,成千上亿的病毒在吞噬自己的五脏六腑,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撕心裂肺,那真得是死了一回。

        要是能找出预防这种病毒的东西就好了,或者是潜伏期就能发现病人,而且也可以提早治疗。有什么办法呢?黄天本草上可能有这种方法,只是在父亲的手上,难道真的要回去找父亲一次?

        只是母亲交待过了,如果没有和苏莺琳结婚就不可以回去,母亲的话还是要听的,做一个乖孩子。

        正在他想的入神时,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他笑了,是罗兆磊打过来的。

        当初自己来到西海,苏家怕连累自己而故意气走自己,这才投靠了他,后来还和他在参源制药的仓库做了自己的第一份工。

        “罗大哥!有什么好事?”周锡很开心。

        “你能不能过来一躺,医院!”罗兆磊的语气很是沉重。

        不好,周锡心里一阵咯噔,医院、那种低沉的声音,一定是罗母出事了。

        “好,我马上到!”周锡挂了电话对司机说道:“去市一医院!”

        赶到病房的时候,差点和一个年轻的女医生撞了个满怀。

        “哟,是你,周锡,你怎么来了?”陈颖有些惊喜般的看着他,脸色红红的。

        “那个,罗大哥叫我过来的!”

        “哦,那你快去吧,他母亲快不行了,哎!”陈颖眼眶有一些红。

        虽然医生见多了生老病死,应该说心都会有一点麻木的。只是罗兆磊和母亲那种亲情让大家感动。罗兆磊每一天下班后都要到医院来陪着母亲。而母亲也总是为他的婚事愁眉苦脸,可以说是一生都是为他着想。

        “我不管那么多,我也是你的儿子,你的财产我也有一份,你今天一定要给我!”周锡还没有到病房门口,就听见有人在里面咆哮。

        儿子?难道罗兆磊母亲还有一个儿子吗?

        周锡赶紧进去,看见房间里有不少的人,应该都是罗兆磊家的亲戚,大家的表情都很悲伤,而唯有一男一女,似乎还满脸怒气。

        “哥,你别这样了,妈没有什么财产,不像你说的都留给了我!”罗兆磊站在他哥的前面,声音也有一些大,看来应该是争执了一段时间了。

        而旁边一个穿着紧身连衣裙,身体激凸,涂着腥红嘴唇的年轻女人,也是大声的叫道:“你当然这样说了,妈就是把所有的财产都给了你!”

        “你们不要这样,妈都这个样子了,还能不能让她安心呀?”罗兆磊一个大男人眼眶红红的。真没有想到一直想好好的照顾妈妈,却让她临走时都不安心。

        做儿子的想到这里,又怎么会不伤心呢。如果不是不想让妈妈含恨离去,他真想教训一下哥和嫂子了。

        旁边的亲戚也在劝解着,大家都没有怎么注意到一个身穿迷彩服的民工进来了,当然注意到了也不稀奇,说不定罗兆磊家就有这样的朋友呢。

        “妈,你都要死了,怎么还只顾着弟弟一人呢,我也是你的儿子呀,你的财产不告诉我们,不分我一半,死了我也不会下跪的,你坟头草长得比房子高我都不会理的!”那个大哥瞪着床上的罗母叫道。

        “你,你这个畜生!”罗母用哆嗦的手指着大哥,哆嗦着说道:“平时难得见你们一面,病了也从来不来照顾我,现在我要死了,却来争什么遗产,实话跟你们说吧,我没有。但是就算有的话,我也不会给你们的,畜生,赶紧离开这里,让我死的安心一点!”

        罗母说完,眼泪从那深陷的眼窝里奔涌而出。养儿防老,如果都养出这种不屑之子,还不如一生下来就把他掐死算了。

        “我们不相信,你以前有一个首饰箱,里是装着几样宝贝,还有一本存折,我看见过,都去哪里了?”那嫂子尖叫着,像是批斗地主一下,手都差点戳到罗母眼睛里去了。

        周锡再也看不下去了,径直走了上去,来不及和罗兆磊打招呼,瞪着他大哥,一字一句的说:“这位大哥,大娘都这个地步了,你还在他的前面闹,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

        见一个外人都出来说话了,旁边的那些亲戚也开始指指点点了:“是呀,这太不好了,人家都快那个了,也不让人家走的安心,哪有这样做儿子的?

        “对呀,真是还不如养一只狗,说不定还会安静的守着主人!“

        “…..”

        那个紧身裙的大嫂发飙了,指着那些亲戚吼道:“关你们鸟事呀,这是我们的家事,呆一边去!”

        看来这大哥大嫂平时太过强势,那些亲戚见她一发飙,什么话也不敢说了,只有忿忿不平的神色。

        “你是谁,算哪一根葱呀,我们家的事轮得到你一个民工来说话吗?”那大哥一把揪住了周锡的衣领,说话的语气都和他的老婆有几分相像。

        这大哥比男兆磊还有高出半个头,身体强壮,像是一个铁塔似的。旁边的亲戚都替周锡担心不已,可是却不敢说什么。

        “老弟,你不要管!”罗兆磊见是周锡来了,赶紧去拉他,就怕他一出手打伤了哥哥。

        “你认识他?叫他赶紧滚是最好的,兔得我一出手,把他打伤了!”那大哥似乎并不想太为难周锡,把他的衣领松开了。

        罗兆磊对他哥说道:“哥,我是怕你被他打伤了。你还是走吧,妈真得没有什么财产!”

        看来罗兆磊虽然盛怒之下,还是念及兄弟之情的。

        他拉着周锡:“老弟,你先到外面去吧,我跟他说!”

        周锡只好先退开了,既然罗大哥有不想自己出手的意思,也就暂时放下。

        “放开我,我真没有钱!”就在这时,床上发出了虚弱的叫声。

        让大家震惊不已的是那个紧身裙大嫂居然摇晃着床上的罗母,要她交出钱来。

        叔可忍,婶子也不能忍。娘说过,好男不跟女头,于是周锡摸出一个硬分币,手指只是轻轻的一弹。

        那个紧身裙大嫂的双手就突然不能动弹,身体慢慢的下滑,然后扑通一声跪在了床前。

        “嗯,突然良心发现,有了孝心!好!”旁边的亲戚虽然很震惊大嫂的突然变化,却还是以为她真得良心发现了。

        而刚才她摇晃罗母的时候,罗兆磊上去要扳开她的手。

        他大哥以为是他把紧身裙女人弄倒的,提起手边的一条橙子就朝罗兆磊的头上砸来了。

        “啊!”亲戚们一阵的尖叫。

        “嘭,哗啦”一声响,大家都以为罗兆磊的脑袋开了花。

        让大家没有想到的是,那条橙子居然砸在了他大哥自己的头上,而且他接着扑通一声也跪在了床前。

        这一下大前看清楚了,是之前那民工一脚踹在了他的脚肚处。

        只是他们没有发现之前也是周锡用一个硬币弹了一下他的手,让他本来要砸出去的橙子反而砸向了自己。

        “你这个没有良心的人,居然如此逼迫病重的母亲,还要对亲弟弟下毒手。我今天就替他们教训你一下!”周锡一边说着一边左右开弓:“啪啪……”的在他的脸上扇着。<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120/111924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