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意绵绵 > 乱叫爸爸

乱叫爸爸

        王未未的穿着打扮,看上去很嫩,似乎比江曼的年龄要小,手里捧着一份包装精美的礼物盒子,可是,陆存遇并没有接,反而正以一副“你是哪位”的神态盯着王未未。

        办公室里一共五个人,加上门口站着一个正在往里看的秘书孟迪,皆是被定住了表情一般。

        金科站在沙发一旁杵着,完全不知道该这么办,陆存遇不表态,办公室里也没人敢起身出去或是怎么样,万一会错陆存遇的意呢。

        “存遇哥哥,你不记得我了?”王未未开口问。

        声音甜美的过分,江曼和小张听了对视了一眼,既尴尬又觉得皮肤上有点冷溲。

        “一起打过高尔夫。”陆存遇说。

        王未未频频点头,笑得开心:“对呀!”

        金科双手插在裤袋里,不禁扬起嘴角转过头去对着墙壁偷偷的笑,打过高尔夫这一点如果不是自己进来的时候提醒,他是不是对这位小姐半点都想不起来了,忘的彻底恧。

        “坐。”陆存遇伸手示意。

        “好呀。”王未未整理了一下粉色连衣裙,在陆存遇的旁边坐下。

        王未未一副标准的淑女坐姿,一直在甜甜地对每个人笑,抬起头小心的看了一下在座的每个人,仔细打量。沙发的另一侧坐着两个女人,看着打扮和她们面前摊开的文件与图纸,知道应该是来讲工作的。

        江曼低头,视线淡淡的盯着自己的手提,这设计还怎么研究下去?

        今天来的似乎不对,但是也不能起身直接告辞,这个时候,一旦起身告辞就会被陆存遇当成她在吃味,能做的,仅是表现的若无其事。

        秘书孟迪很快走进来给了王未未一杯水,小心放下。

        陆存遇的手机响了。

        他站起身,拿着手机蹙眉走向落地窗前接听。

        “爸,”

        “见到了,但是,”

        “上回带到家里的那个,我们很好。”

        陆存遇想说的前两句话都没有机会说完整。

        小张在沙发上坐的身体简直要坚硬了,动也不敢,转头再看一旁的曼姐,一副轻松的样子,手指飞舞在键盘上,正跟同学在QQ上聊天。

        江曼听懂了陆存遇的话,也明白他是在搪塞他的父亲。

        王未未没有跟江曼她们打招呼,装作什么也听不懂,低头拆开礼物盒子。

        陆存遇接完电/话走了过来,王未未就献宝一样把一部手机搁在了陆存遇眼前的文件夹上:“屏幕的长宽度我觉得刚好,全键盘的设计也很适合存遇哥哥你的风格,没问过你,我就做主选了商务灰色调的这款。”

        江曼抬头瞥了一眼,看清楚了就立刻不着痕迹的收回视线,一部商务灰的保时捷手机,不是黑莓P‘9981就是黑莓P‘9983。

        这个手机江曼见客户用过9982,平时她对手机这东西很少关注,也不是哪个品牌忠实的粉儿,选购手机一般看着价格合适,好用就行。

        陆存遇看着那部手机,抬起头说:“我有一部这款手机。”

        陆存遇看向金科。

        金科连忙点头,从裤袋里掏出一部黑莓手机:“未未小姐,我用的这部就是陆总去年给我的,别人送完陆总,陆总手机多的根本用不上,我就跟着用。”

        “哦……”王未未把手机拿了回去。

        一个不太会说话的娇娇小姐,也就只能慢吞吞的把手机重新再装起来,她可不想送完陆存遇,陆存遇不用,转而扔给别人去用。

        王未未装手机装的很慢,仿佛在等陆存遇开口说一句软话,但是陆存遇让她失望了,一句话没有再说。

        手上拿着影剧院的效果图,他的心思都在公事上。

        这和下逐客令有何区别?

        江曼替那个女孩子感到尴尬,但她也不能开口说什么,拿起咖啡杯,浅浅地喝了一口咖啡。

        陆存遇的身上有让江曼欣赏的地方,比如现在。

        昨晚她明确的拒绝了他,但是江曼也明白,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忘记并没有那么快,好比自己对江斯年,心死了,可恨还在。

        那天江曼去跟钟晨相亲,是陆存遇亲自开车送她过去的,虽然他表面上没有吃味,可是心里也许会有一点点吧?

        今天换成他的身边来了一个女人,如果他违心的对王未未热情起来,只为了看她是否吃味,做给她看,那么江曼会觉得这种男人很不成熟。

        好在,他并没有。

        王未未拿着手机盒子,站了起来。

        “存遇哥哥,不耽误你工作了,我先走了。”

        金科精神抖擞,已经拿出了一副送人出去的架势。

        陆存遇忙碌于工作中,故作冷漠的抬头对她说:“再见。”

        王未未彻底郁闷了。

        “再见。”王未未拿着手机盒子出去。

        金科出去送王未未小姐,秘书孟迪进来迅速收拾好桌上的垃圾拿出去。

        办公室里,陆存遇和江曼在商量研究生态木的造型和颜色问题。

        两个人一旦都在外人面前,便表现的陌生的很,公对公,不掺杂私人情绪在里面。

        小张在一旁听着看着,陆存遇在小张的眼中,俨然就是一个严肃的大老板,高高在上,矜贵,思想成熟,苛刻,但又不刁难人。

        由于王未未小姐的到来耽误了些时间,所以,一个生态木的问题,谈到中午十一点才算结束。

        江曼从未这样累过。

        并不是别的方面累,是呼吸累,在生态木这一点上,江曼和陆存遇的意见最终达成一致的这个过程里,都是陆存遇在讲,江曼来做。

        他站在她的身后,认真看她的方案,手指不时的指着她的手提屏幕,给她意见。

        江曼一遍遍的告诉自己淡定一些,再淡定一些,不要刻意的去重视他的存在,但是,他宽厚的身躯的确就在她的身后,指挥着她,不可避免,必须靠的那么近,他在身后站的久了,江曼就觉得整个背部都被包围的热热的,不停的喝着秘书倒的冰水,缓解压力。

        ……

        江曼装起手提,收拾了一下先前的效果图这些垃圾。

        穿上西装外套的陆存遇,转身对她做出邀请:“急着回公司?如果不急,就一起吃午餐。生态木的设计方案你同意的很勉强。”

        小张见此,识趣地对江曼说:“曼姐,我自己先回公司。”

        江曼犹豫中,他喜欢‘亚柚色’的高长城板,江曼最终点头同意的的确很勉强,陆存遇对颜色似乎有着表面上的自我认定。

        江曼是设计师,要对自己的工作负责,每一个项目都是一个作品。

        她喜欢‘胡桃木’的大长城板。

        不只是亚柚色和胡桃木色存在意见分歧,他的高长城板和江曼的大长城板也存在分歧。

        这种情况江曼时常碰到,一般她会不管不顾的跟客户说,我是一名设计师,请听我的,我的经验比较丰富,可以想象出这个材料将来装在建筑物上会呈现出什么模样,它和你现在眼前看到的单块材料绝对不是一个效果。

        今天对方是陆存遇,江曼就畏惧,不敢张口,怕一不小心跟他吵起来,小张在这里,听出来什么也不太好。

        严肃的正事上,江曼有些怕陆存遇,从某个角度来说他是上司,她是下属,上司自然习惯了特立独行。

        跟他认识了不少天,但算起来终归还是太短,了解甚少。

        江曼没有见过他真正的脾气面貌,所以在说话做事上,江曼有为自己保留几分,怕一味的逞强表现自己,反会给自己找了难堪,那样的人,无论男女,都是叫人讨厌的。

        “OK。”江曼点头应下,希望吃饭时可以说服他。

        金科送小张到大厦外面,安排了车送小张回创州。

        江曼去了一趟洗手间,出来遇到金科。

        “陆总呢?”金科问。

        “哦,有人找他在办公室谈事情,我就在这等吧。”

        江曼说完看了一眼这层的格局,职业病,走到哪个地方都习惯性的扫视一眼装修风格。

        金科看江曼:“影剧院上,看来江小姐要费心不少,不过江小姐也不用太忐忑,陆总一般的情况下不会对人发脾气,还是很好说话的。”

        “是吗。”江曼听完干笑。

        江曼观察了金科几秒钟,对他说:“金总经理,你如果有事就去忙吧,我自己在这等就可以。”

        “……”

        金科琢磨了又琢磨的,暂时没走,他是有话要说。

        “江小姐,没生我们陆总的气吧?”金科指着陆存遇的办公室门口,解释了一番:“那个王未未小姐,是陆总父亲朋友的一个女儿,29岁了,你看她打扮的就像16岁,嗲嗲的,又不懂事,那不是我们陆总喜欢的类型,以我对陆总的了解,可以确定,陆总百分之百是喜欢江小姐这类型的。”

        江曼玩味地对金科笑了笑,等着下话。

        金科又说:“她今天来送手机太可笑!陆总想要什么手机自己买不起?这些陆总日常带在身边的必需品也轮不到她送吧,多少女人要把自己送给陆总,陆总都不要。江小姐,跟你说句真心话,如果你能征服陆总,那这辈子你就幸福了,陆总长情,一颗心如果搁在哪个女人身上了,不是真心死了都不撤退,这可是独家透露,陆总听见非得弄死我——”

        江曼刚才本想调侃金科两句的,澄清一下,但是现在听了金科说的话,有些晃神,金科说的是真的吗,如果说的是真的,那么,陆存遇一定在谁的身上长情过吧,否则金科怎么说的如此信誓旦旦。

        陆存遇出来了。

        “你们去吃饭,我去忙了。”金科立刻闪人,生怕陆存遇逮到他说了什么一样。

        ……

        陆存遇没有在公司附近附近的餐厅用过餐,问江曼吃什么,商量半天,两个人开车又去了江曼带他吃过的那家餐厅。

        可吸烟区老位置坐下,江曼点餐。

        等待食物上来的时候,江曼问:“陆总,你叫我一起吃饭,生态木上是有商量的余地对吧。”

        他看着她,点了点头。

        “别有压力,放松,我只是想跟你一起吃个午餐。”他点了根烟,抬头说:“两种生态木你各做一份效果图,看完再定。”

        “好的,我尽快。”江曼露出笑容。

        说完这个话题,江曼和他之间又是长久的沉默。

        今天的菜仿佛上的尤其慢,江曼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快12点了。

        陆存遇又看向江曼:“那天,你相亲相的如何了?”

        江曼没想到他会聊起这个,尴尬地说:“还好,相亲对象不是奇葩的人。”她不愿意对他多说这个,钟晨不错,但是唯独没有陆存遇身上的气质魅力。

        “王未未,也就是上午那个,我爸提醒我说,她是我相亲对象中的一位。”陆存遇眼眸平静,对江曼说。

        江曼讶异:“陆总也相亲?”

        相了多少个女人,以至于要他父亲提醒他才能记得起来?江曼低头,以后跟他谈工作,不会动不动就有女人找上来吧!

        他说:“你27岁的被逼着相亲,我37岁这么老的能躲得过?差别是,我的相亲没有你的那么正式,一般都是在一些家宴上,外面饭局上,长辈悄悄为我安排隐形的相亲,我去了才知道真相。”

        江曼点头附和:“如果长辈告诉你去了是相亲的,你就不去了?”

        陆存遇点了点头:“不会去。”

        “其实,相亲上也有机会遇到合适的。”江曼认真的说。

        陆存遇把烟捻灭,咳了一声:“很难,这个进办公室就送礼物祝我节日快乐,没记错今天是父亲节,感觉很惊悚,担心她会朝我乱叫爸爸。”

        江曼被他逗笑。

        ……

        很正常的午餐,简单的聊了一些公事和闲事,气氛愉快。

        陆存遇要送江曼,江曼说出租车很方便,他便没有坚持,帮她拦了一辆出租车,看着她上车离开。

        整个下午,江曼都把自己闷在办公室里,专心忙碌两个效果图,做不完就带回家做,熬个夜,希望明早可以弄出来。

        四点半,江曼拎着手提离开公司。

        父亲节江曼提前下班一个小时,从16岁开始每个父亲节都送老爸礼物,以前和现在能想到的东西都送过了,这几年很稳定,每个父亲节一件衬衫,买回去老爸都会穿。

        在商场买完衬衫,打包好,江曼上了出租车。

        下班高峰路上堵车,到家已经七点,路上江曼接到老妈的来电,催她快点回家吃饭。

        手上拿着东西,江曼没有自己开门,摁了门铃。

        “来了……”

        这声音过后马上就是门被打开。

        江曼怔住,怎么都没想到童沁会在这里。

        江斯年在出差,人在上海,童沁一个人来家里干什么?

        “今天是父亲节,斯年不在青城,我替斯年来给爸爸过节的。”童沁说完,转头懂事的模样看了一眼客厅里的公公。

        江曼走进去,无视童沁。

        “我们和好吧?”童沁跟在江曼的身后小声说。

        江曼走向自己的卧室,在卧室门口转身直视童沁:“父亲节,你不去你爸爸的身边?对了,还有童晓,轮不到你。”

        童沁没有反击,闭上眼睛,再睁开时换成微笑对江曼说:“江曼,我是来向你示好的,我是你嫂子,你应该有个小姑子该有的样子!”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165/112125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