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意绵绵 > 你二选一

你二选一

        对童沁,江曼从心里永远不愿意承认她是自己的嫂子,江斯年也从来不是自己的哥哥,江曼不跟童沁吵,不跟童沁打,不哄,也不套近乎,童沁只是一个路人甲,毫无预兆的走进了她的家庭和生活里。

        早在江斯年回到家说要娶童沁的那一刻,江曼就没有打算跟谁生气跟谁争,因为争回来的也脏了。

        每天正事那么多,没有时间孩子脾气的跟谁扯。

        江曼没有理会童沁,进了卧室,把手提放在了化妆台上,然后转身拿着衬衫走到客厅,直接递给了自己老爸:“爸,节日快乐。”

        平时江曼跟老爸经常生气,就为一个炒股,但是父女感情特别好溲。

        “每回都给他买,你问问你爸,他自己这些年赚来穿衬衫的那份钱了吗?!”陈如从厨房出来,瞪了一眼江征。

        童沁过去挽住陈如的胳膊,撒娇地说:“妈,别跟爸生气。”

        “懒得跟他生气!”陈如气恼恼的恧。

        童沁牢牢地挽着陈如的胳膊,看向江曼,脸上和眉眼都带着十分友善的笑意。

        晚饭之前,江斯年在上海打了过来。

        先跟江征说话,祝老爸节日快乐。

        随后江斯年又跟陈如说话,让老妈别生气,年纪大了,该享享儿女的福,一切家里的困难有儿子担着。

        陈如叮嘱儿子在那边一定要注意身体,别熬夜,三餐要按时吃。

        童沁盯着陈如手里的手机,希望下一个轮到自己。

        “小曼,你哥要跟你说话。”陈如把手机直接递给了江曼。

        江曼和童沁挨着坐的,在爸妈面前江曼不得不接过手机。

        童沁起身说:“我去厨房倒一杯水。”

        “去吧。”陈如根本没察觉到什么。

        江曼把手机搁在耳边,没先说话。

        那边传来江斯年颇为磁性的声音:“听说,你相亲了。”

        “嗯。”

        “人怎么样?”

        “很好。”

        “有嫁给他的打算?”

        “……”

        江曼没有回答,当着爸妈的面也不好吵。

        听不到江曼回应,江斯年阴鸷的声音遥远的传过来:“曼曼,我们才27岁,等到我30岁,最晚不过35岁,我会离婚娶你,那个年纪的我,可以给你很幸福的生活!你为什么不懂得体谅体谅我,我的最终目标是让你做一个有钱人的妻子,而不是嫁给一个姓江的穷小子。”

        江曼受不了现在的江斯年,想法不同,交流上有了障碍!

        “你可以相亲,但是你别逼我做出伤害你的事,江曼,你可以试一试,我倒要看看哪个男人敢从我的眼皮底下娶了你!”

        “在吃饭,我要挂了。”江曼按了挂断键。

        陈如看女儿:“怎么了这是,气冲冲的,斯年说你什么了?”

        “没有……”江曼抬头,把手机递给老妈。

        童沁从厨房出来,没看江曼。

        江曼放下碗筷说:“妈,我胃有点疼,先不吃了,你们慢慢吃吧。”

        ……

        晚上八点半,江曼还在卧室里研究生态木的造型设计,但是,所有的灵感和心思都被江斯年的那番话给破坏了。

        童沁站在江曼的卧室门外,徘徊不进。

        陈如看到,问童沁:“沁沁,你找小曼有事?”

        “哦,我想问问她饿不饿,晚饭她都没怎么吃东西。”童沁对婆婆说。

        陈如表面上没什么,但在心里就不明白了,上回嫂子小姑俩人闹得手都流血了,现在当嫂子的也的确是真关心小姑子,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开门问。”陈如走了过来。

        童沁开心地说:“我去把饭菜端来。”

        陈如看了积极的儿媳一眼,摇头叹气,看来和年轻人的思想真有代沟了。

        江曼对于童沁的热情很意外,童沁亲手端来晚饭到她面前,有鱼有肉,并且还有在她卧室看着她吃完的意思。

        陈如下楼散步去了,家里只有江曼和童沁。

        童沁对江曼关心地说:“你好歹吃一点,江曼,我们毕竟是一家人,你不应该这么防范我,我以前的确不懂事,但是我希望你能原谅,因为,我们以后可能一直都要住在一起了。”

        “住在一起?”江曼听完站了起来,眉心微皱。

        “是啊。”童沁抬眼看江曼:“我和斯年的婚房要重新装修一下,很多地方都要精心改一改,为了以后有孩子的安全考虑嘛。我家有三个露台,护栏看上去很不安全,不适合养孩子。家里准备装修,我这个儿媳妇的来我的婆婆家里住,不合理吗?咱爸咱妈已经同意了。”

        “……”

        江曼无话可说。

        童沁是故意的,所以她能说什么?说什么都改变不了童沁的这个决定,相反,自己越是生气,童沁越高兴。

        “今晚你就不打算走了?”江曼盯着童沁。

        童沁点头:“对啊,从今天开始,一直到我那边房子装修完毕,我会把这里当成我自己的家,嫁鸡随鸡,嫁给了江斯年,我就打算拥有他的一切一辈子的。”

        “也对,我们是一家人了,他现在唯一的优点就是特别孝顺,住在这里,你要记得孝顺公婆,早点下班回来做做饭,洗洗衣服,就像今天这样。”江曼以一种‘我看好你’的模样在说。

        回身江曼合上自己的手提,装了起来,在家没有办法赶效果图,总被打扰,所以只能去苏青那。

        拎着手提出了卧室,门口换鞋,江曼没想到老爸老妈竟然已经同意了,不过她并不担心童沁住过来会欺负得了自己的父母,老妈也不是一个好惹的茬!

        童沁如果要一直住在这里,江曼不会同意,但是,能请走童沁的人恐怕也只有江斯年。

        江斯年两天后从上海回来,她打算找他谈一谈这件事。

        童沁看着江曼离开家里,面带微笑。

        出小区,上了出租车以后江曼打给老妈,说要赶一个设计稿,没有苏青的帮忙不行,今晚住苏青那。

        陈如心里不高兴女儿这么忙碌,但也理解。

        ……

        苏青和夏薇怡都在外面玩儿,并不在家,江曼拎着手提直接过去跟她们汇合。

        父亲节江曼拎着手提出来,不在家赶设计,苏青和夏薇怡一看就是有事。

        江曼跟两个好姐妹吐槽童沁,躺在酒吧包间的沙发里说:“等江斯年回来,无论如何我要说清楚,别的我可以忍,但童沁住到我家我忍不了,我辛辛苦苦供个房子给她住?”

        “能怎么办,童沁现在是你爸妈的儿媳妇,儿媳妇和婆婆住在一起也天经地义,除非童沁跟你妈不和,你妈才会把她赶出去住!”苏青说。

        夏薇怡抿了一小口酒,点头:“你是女儿,早晚要出嫁,你爸妈还指望儿子和儿媳妇养老呢。”

        苏青想了想,抬头跟江曼说:“要不,你就搬出来住算了。”

        江曼摇头:“早就试过了,我妈不让。”

        “还好阿姨没让,你要是自己在外面有个窝,江斯年那家伙早就过去找机会把你吃干抹净了!”

        夏薇怡说完,看见江曼闭着眼睛念了一句:“可能老天开眼。”

        ……

        坐了片刻,苏青的手机响了。

        “金科?”苏青接起之前看了一眼江曼和夏薇怡。

        “金总经理,嗯,不在家,在外面玩。”

        “对,我们都在。”

        苏青跟金科说了半天,完全不懂金科要干什么,挂断以后,苏青对江曼和夏薇怡说:“金科他要过来一起喝一杯,理由是,父亲节一个人过很寂寞,他有病吧?”

        “寂寞就去领养一个孩子呗。”夏薇怡哼了一声。

        江曼在这噪杂的环境里看着手提屏幕,也能做到专心的赶设计图,比在家里工作效率高多了。

        苏青琢磨了一会儿,看夏薇怡:“金科不是看上谁了吧,曼曼不可能,陆存遇对曼曼什么心思他清楚,那就剩下你我了。”

        “咳——”夏薇怡用手捂着心口:“别是我,我不爱应付金科这类油腔滑调的花心男人。”

        苏青拧眉,对夏薇怡一摊手:“薇薇,我跟你说,真的不会是我,他平时称呼我叫姐,有板有眼的弟弟架势。”

        ……

        金科坐在自己的车里,开出一段距离,又靠路边停下。

        手里攥着手机,金科有点不敢一个人过去,万一,哪个小姑奶奶心情不好把他赶走怎么办,开始没有自信能hoid住三个女人在喝酒的场面。

        他想了很久,才决定打给陆存遇一试。

        一手搭在方向盘上,通了,金科一脸算计地说:“陆总,在家?”

        “哪个家?”金科又问。

        “对,差点忘了今天是父亲节。”

        金科觉得自己找错人了,陆存遇未必会离开。

        陆家洋房,晚饭还没有结束。

        陆家的三个兄弟都在,还有陆老爷子,陆菲,陆苏。

        金科突然打过来,陆存遇直接就在饭桌上接了,见金科犹犹豫豫不说主题,陆存遇便问:“有事?”

        金科豁出去了。

        “听苏青说,江曼在外面喝酒,喝了不少。”金科边说边想着措辞,撒谎脸都不红:“跟陆菲在家过节,过去管管江曼,你二选一。”

        担心他不动摇,金科补充一句:“这个时间,您老人家也该过完节了吧?”

        ……

        十点半,金科跟苏青她们一起走出酒吧。

        金科要送夏薇怡,苏青跟着上车,绝对不给金科追求夏薇怡的机会。

        节过完了,陆存遇过来接江曼,但他没有在此停留,以工作为由先把江曼带走,苏青和夏薇怡并不担心江曼,那两个人,要出什么事肯定早就出过了。

        黑色卡宴行驶在街道上,陆存遇对江曼解释了一下:“金科说,你喝醉了不走,我就过来看看。”

        江曼看他:“谢谢,不过我真的一滴酒没沾。”

        陆存遇点点头,车里很静,他心情不错的在开着车。

        江曼在他的车里感觉到他温柔的一面,很不适应,不知为何会紧张的心跳如鼓。

        红灯之前,江曼的手机响了。

        她低头看了一下号码,钟晨打来的,接与不接都很尴尬,江曼接了,还过得去的打着招呼:“下班了?”

        “没有,我要加班。”

        ……

        “你刚上班?哦,原来这两个时间段都是你的。”

        ……

        “在车上,这你都听见了?好啊……”

        江曼被逼的不知怎么办,就看了一眼陆存遇,陆存遇感觉到江曼的目光,也看向江曼,但他并不知道江曼在跟谁通话。

        江曼的手指小心地指着车上的收音机开关。

        陆存遇疑惑,但也点头。

        江曼打开,找到钟晨主持的那个频道,对钟晨说:“我打开了。”

        “好,你先去忙。”江曼如释重负的挂断。

        陆存遇没有问江曼为何打开收音机,江曼不安的说:“如果你觉得吵,就关掉。”

        一边说着,江曼一边伸手要去关掉,但是却被陆存遇突然拦下,他不着痕迹地攥住江曼的手腕,认真说道:“我不嫌吵。”

        他以为江曼喜欢听这东西,努力迎合。

        江曼深吸了一口气看向车外,算了,就听着吧,再去强行关掉就此地无银了。

        ……

        陆存遇明天凌晨4点要出差,和公司的人到准备开工的影剧院那个城市,有事处理,今晚他带江曼去别墅,一起加班,心平气和的定下方案。

        江曼点头同意,两个人一边研究一边工作,会快很多,相信经过那天自己明确的拒绝,他也不会再做什么。

        他在家没吃晚餐,只陪父亲和女儿聊天,问江曼吃了没有,江曼摇头。

        由于时间很赶,不能在外面安静的享受一顿晚餐,只能选择外卖。

        到了别墅那边,江曼和他都不想麻烦郑叔和郑婶这么晚还跟着忙活,陆存遇推荐给江曼一家外卖,上回他买完,最终却扔进垃圾桶。

        抵达外卖店,江曼听着收音机里钟晨的声音,对陆存遇说:“这家我听过没吃过,外卖中来说,有点小贵。”

        陆存遇看着她的侧脸,把车开向购餐车道。

        点了两份,江曼从包里找钱的时候,陆存遇的手机响了。

        他降下车窗,点了根烟,接起。

        “在买外卖。”他看着车窗外。

        金科说:“我到了苏青家楼下,送了俩人回去,你猜,在车上我听说什么了?”

        “什么?”陆存遇语气里没有多少耐心。

        “苏青和夏薇怡说,江曼相亲的对象是一个广播电台主持人,钟晨,你平时不听可能不认识,但是这人不错,江曼的妈妈对这个未来女婿很满意,登门去家里吃过饭,那天早上鲜花就是这人送的!”

        金科把第一手消息透露给陆存遇。

        陆存遇抽着烟时眼眸微眯,一片深邃晦暗。

        外卖好了,江曼伸手接过,可尴尬的是自己包里的现金不够,就在江曼找卡的时候,陆存遇拿过自己的西装外套放到江曼腿上,示意他皮夹在里面,自己取。

        “……”

        江曼的脸微微地红,拿过他平整的西装外套,手伸到口袋里,找出皮夹,笨拙的打开他的皮夹,在窗口付钱给外卖店的服务员。

        外卖拿到手里,陆存遇的电/话也接完了。

        陆存遇开着车,江曼不好意思的递给他外套,他仿佛没有看到,总之没接。

        江曼尴尬,只好收回来。

        车刚驶离购餐车道的出口,陆存遇就面无表情的伸手关掉了广播,钟晨和女主持的声音一瞬消失,车内变得无比安静。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165/112125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