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意绵绵 > 控制能力

控制能力

        陆存遇把车停在了公寓的地下车库,打开车门,牵着十五,让十五动作小心地下了车,然后他关上车门。

        打开车后备箱,拿出十五的这个行李箱阙。

        锁完车,准备带十五上楼。

        十五对这里并不陌生,以前来过,往往是陪工作中的主人熬夜到很晚,直到它自己玩闹着累了自然的睡过去。

        进电梯时,十五因为四处张望不老实走路差点被电梯门夹了大圆脑袋,遭到陆存遇一声呵斥孤!

        十五灰溜溜的进了电梯,站在主人旁边,摇着尾巴证明自己不是一只大傻狗。

        公寓客厅的灯开着,刚一进门,陆存遇便觉得哪里不对劲。

        放开十五,让十五自由活动,也把行李箱放下在一旁,陆存遇直接走向了卧室,十五乖乖地跟在他的身后。

        浴室的灯和门都开着,地上一片水渍,还有沐浴液散发的淡淡香气。

        简约风格的卧室里,床上/床下此刻皆是一片狼藉,女式套装,高跟鞋,单色的内/衣,扔的随处可见。

        这幅暧/昧景象,实在容易让成年人多想。

        江曼的身体上只裹了一条白色的浴巾,趴在他的大床上,半湿不干的长发披散着,遮住美背的一部分。

        她没有盖被子,应该是洗完澡之后累的直接躺下的,白皙的腿和胳膊陷在了被子里。

        身体上白皙细腻的肌肤大部分都裸/露着,浴巾下面只遮住了臀部,上面遮住了半个胸部,充满诱/惑。

        江曼的手机响了,在他手上。

        陆存遇看了一眼号码,显示(客户吴先生),他走向客厅的方向,直接按了静音,没有挂断,随手把手机搁在了沙发上。

        明天早上再告诉江曼,她对客户解释一句睡着了没听见便可。

        江曼的手提包,手提电脑,都在客厅里放着。

        十五一直跟在他的身后,他把十五的身体擦了一遍,保持干净,然后他让十五在公寓里自由活动,十五也乖乖的没有叫。

        陆存遇站在沙发前,点了一根烟,俯身扔下打火机和烟盒在茶几上,嘴上叼着烟,脱下西装外套随手撂下。

        脱完外套,他侧头用手指夹着香烟,恐怕烟灰会掉在沙发她的手提包上面。

        脑海里一片混乱,他闭上眼眸舔了下薄唇,喉结也随之上下滑动,眉心皱起,修长的手指慢条斯理地一颗颗解开衬衫纽扣。

        脱下衬衫,扔在西装外套上。

        陆存遇抽着烟走向书房,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红酒,夹着香烟的手指取出一只杯子,放下,倒了酒液在里面。

        十五在卧室里一直没出来,他以为,也许十五找了个舒适的地方趴下睡了。

        陆存遇光着上身,露着他精壮的上身,紧绷的肌肤匀称的身材赏心悦目,肌肉纹理看上去性/感结实。

        他站在公寓半开放式的书房大片落地窗前,深邃视线盯着远处卧室门口的方向,背后窗外的夜色无边绚烂。

        一根烟抽完,他的神经稍微冷静了下来。

        走到办公桌前捻灭了烟蒂,吐出最后一口烟雾。

        陆存遇手上以拇指和食指握住的那杯红酒,在灯光下散发着妖冶的颜色,他心情不错的把酒杯举在眼前倾斜大概45°,目光认真的欣赏着杯中酒液的颜色,在他眼中,红酒也许可以比作女人,同样都需要男人优雅懂礼的慢慢细品。

        动作熟练地摇晃几下,看着红酒沿着杯壁优美地旋转,再渐渐停下。

        好的红酒才适合与味蕾做最亲密的接触,弥漫在口腔中的酒香自然也会不同,容易使人沉醉其中。

        浴室门口,陆存遇抽出腰带,也解开了裤链上方的一颗纽扣,却听见卧室里有声音动静,一次你,刚准备拉开裤链的修长手指顿住。

        他的卧室里,十五两个前爪牢牢地扒着床沿,大脑袋扣着。

        陆存遇不懂他在干什么,便走了过去,身高腿长的裸着上身站在床边,盯着十五,床上的江曼动了动,但是并没有醒。

        十五的嘴巴咬住了江曼身下的灰色床单和白色浴巾,正准备扯。

        <

        陆存遇见此,俯下了身,一手抚摸十五的大脑袋,一手从十五的嘴里轻轻扯出了床单的一角。

        “……”

        十五。

        嘴巴咬住的还剩下浴巾,主人没扯,十五以弱智的姿态思考中。

        陆存遇去外面关了客厅的灯。

        再走回来,只见十五嘴里扯着白色浴巾,扯了一半,担心江曼会彻底醒来一般,十五缓慢的后退,嘴巴咬着浴巾扯了一下,江曼动一动,又熟睡了,十五再扯一下,反反复复,浴巾终于从江曼的身下被全部扯了下来。

        叼着浴巾,十五摇着尾巴站在门口位置。

        陆存遇叹息,俯身拿起浴巾走出卧室,去了客厅,他看见十五在跟着自己。

        他把浴巾扔在了客厅,十五过去,踩在浴巾上面玩了起来。

        陆存遇关了客厅的灯,开了半开放式书房的一盏小台灯,供十五玩,如果十五休息也不会刺眼影响。

        回到卧室,他关上了卧室的门。

        江曼昏昏沉沉地睡着,脑海里天旋地转,只觉得这张床非常舒服,柔软适中,有一种好闻又安心的味道。

        身体在被人扳动,像是每次醉酒后妈妈和苏青她们的照顾,腰际和脖颈上均有一只大手,较比往次有力,江曼缓缓地睁开眼睛,还没看清人,就又闭上,她的脸颊摩擦着那条搂着自己脖颈的手臂,感觉舒服。

        “已经天亮了?”她低喃着。

        陆存遇俯身说:“还没有。”

        江曼感觉到热热的气息喷薄在自己的脸颊上,痒痒的,接着有人抬起她的手臂,在她耳边轻声询问:“穿上睡衣再睡?”

        她摇头:“不。”

        身体已经被人搬起,上半身离开了床,背上多了一只大手,她也因此失去重心,上身依靠向了这个人的身体,脸颊贴着的是坚硬的什么,她动了动,双手不禁去摸了这个坚硬的什么,不知自己手指轻轻搭上的是男人的结实臂膀。

        她的身体被套上了一件男式衬衫,长发还在衬衫里。

        被那条手臂揽在怀里,脸颊和嘴唇贴着他的肩膀,感觉到一只手伸进了衬衫里,把贴着背的长发一点点全部弄了出来,在衬衫外。

        男性手指的触感不同,她鼻息间闻着的气息也不同,所以身体轻微颤栗着,靠着他的肩膀,声音听上去软绵绵带着微喘:“你是谁?”

        “我是陆存遇,不不得我了?”男人温润的声音入耳。

        他扶起她,一手稳住了她纤细的背部,手指隔着衬衫按着她的肌肤,前面一只手在一颗颗系上衬衫的纽扣。

        系的颇为费力,很不容易。

        衬衫下摆的纽扣很好系,她的腰很细,一只手足以让纽扣合上,但是,她埋在被子里的身体什么都没有穿。

        他视线里的江曼全/裸着。

        或许她已经不记得这是哪里,当成了自己的家,自己卧室,关上门就可以毫无防备。

        在他稳住她的身体系上衬衫下摆第二颗纽扣时,她难受的屈起腿,顿时蜷缩着进了他的怀里,吸着气咬着嘴唇:“啊,啊,”

        “怎么了?”他关心地问。

        看着趴在自己怀里的江曼,陆存遇声音不禁温柔了好几度,闻着贴在鼻端的女人发香,他乱了呼吸。

        江曼觉得小腿抽筋了,疼了几下,很快又好了。

        陆存遇完全不知道她怎么了,就听见她轻轻啊了两声,便消停了。

        她扑上来的太快,以至于他的手还按在她的小腹位置,那颗纽扣大概没有系上,但他摸到了她的敏/感部位。

        那里是那么的神秘。

        “江曼,你这是在考验我的行为控制能力。”

        陆存遇轻叹着把她重新扶起来,忍受着自己下腹凝聚的yu望力量,无视一切让人血脉喷/张的地方,专心地系着衬衫纽扣,从下往上。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165/112125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