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意绵绵 > 有归属感

有归属感

        对于江曼提起的冯安雅,陆存遇只平静的说了一句“记得。”便再无下话。

        江曼明白,这和自己问他的方式和有关,他回答一句“记得”,其实也没有什么错。对于这个夜里去他公寓的冯安雅,江曼好奇归好奇,但江曼并不想言辞激烈的去质问陆存遇,那会让感情的一开始就相互不舒服。

        疑心过于重的男人江曼觉得很可怕,反之,疑心过于重的女人应该也会让男人觉得很可怕,久而久之,也让对方厌烦的只想避而远之。

        陆存遇对江曼说,他马上就要登机回国,抵达青城大概已经是国内的第二天下午,几点到达还不一定。

        江曼对他说:“在飞机上尽量休息,注意身体。孤”

        他“嗯”了一声,却迟迟的都没有挂断。片刻后,他的声线透着满足地说:“江曼,感谢你来到我的身边。”十几年了,在外出差没有一个人可以让他联系,他需要这种联系以后自己开口说一说归期,换来对方一声温柔关心的感觉。

        江曼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突然感谢自己,但是,温柔的男人他最没抵抗力了。

        “好了,你先登机,明天晚上我们一起在外面吃饭。”江曼安慰了他几句,然后不觉微微地笑了,低头,按下挂断键。

        陆存遇问过了江曼参加饭局这家酒店的地址,江曼问他干什么?他说,你如果被哪个男人拐跑了,我也好掌握女朋友准确的失踪位置。

        江曼不禁失笑。

        等江曼回到包厢中没多久,饭局也就散了。

        冯安雅出来时刚好走在江曼的身边,转过头笑着问江曼:“你开车了吗?”

        “没有。”江曼摇头,说:“出租车也很方便。”

        冯安雅和江曼这时已经进入电梯,冯安雅按了一楼按键,对江曼说:“你家住在哪里?我送你吧。”

        江曼眼中,冯安雅的热情是极不自然的,即使冯安雅在努力伪装的很自然。

        “冯小姐,你其实有话要对我说?”

        江曼抬眼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冯安雅,选择直接地问出口。

        冯安雅的脸上化了淡妆,皮肤保养的也不错,但是,仔细看冯安雅的皮肤也能看的出来,对比二十几岁的女性皮肤很不一样,气色不好。

        江曼心里在想,冯安雅的年龄有没有过30。如果过了30,那冯安雅多大的时候跟陆存遇在一起的。

        现在有些男人和女人的年龄,真的不太容易被看得出来。

        冯安雅那一次深夜登门去找陆存遇,陆存遇应该是不知道的,因为陆存遇如果知道就不会那么傻的把自己也往他公寓里带。所以,江曼看冯安雅真的亲切不了,潜在的占有欲在心里膨胀。

        江曼不排除冯安雅可能曾经是陆存遇的前女友,或是性/伴侣,也许两人早就断了,但冯安雅那次找上门去是干嘛?还需要他?这在江曼不想质问陆存遇的原因当中占了10%,若是问了,跟陆存遇对峙起来较真起来很有可能逼出真相,难道要让他承认那是我床/伴,那次她来只不过是想念我的身体?江曼不要,那会有一种亲眼看他曾经和别的女人亲吻的恶心感。

        眼下,江曼可不觉得自己能大方的跟陆存遇的前任成为朋友,因此,没熟到像朋友一般的人,有话还是直说吧。

        冯安雅点了点头,依然友善:“对,有话要跟你说,出去说吧。”

        江曼点头,跟冯安雅不分前后的一起走出酒店大堂。

        刚出酒店门口,江曼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许就打来干什么?

        “怎么了,有事?”江曼觉得许就像个听话的弟弟,跟谁关系都那么好,所以通话时语气都温柔了下去。

        冯安雅等在一旁,点了一支女士香烟,吸了一口,视线四处看了看。

        许就的意思是,陆存遇登机之前给他打了电/话,让他开车来酒店接她,安全送回。江曼本不想麻烦许就过来接送,但许就执意要过来接江曼,许就的意思是,他不想完不成陆总交代的任务。

        最后江曼投降,对许就说:“好的,那你来接我吧。”

        江曼让许就把车不要停在酒店门口,停在其他地方,等她打电/话了再开过来。

        许就开车行驶在大街上,拿着手机,虽然他不确定曼姐如此吩咐的用意,但也遵照着办。许就心里已经猜测出七八分,很有可能曼姐在跟冯安雅聊天,不然面对其他人曼姐有什么可避讳这辆跟陆总有关的车的?

        “进去坐下聊吧。”江曼挂断以后转身对冯安雅说。

        酒店大堂里有休息的区域,沙发还算舒适。

        江曼点了两杯咖啡,这里的咖啡很一般,不太好喝。

        冯安雅笑着看对面的江曼:“既然江小姐这么直接,那我也就开门见山了。以前我就听说过你的大名,接着在影剧院的那个项目上我们是第一次见,你回答陆总问题的时候其实我很想笑,但原谅我那

        天心情不好,心里笑了,脸上却僵硬的很。江小姐,我诚意的想挖你过来到盛韵这边。”

        说完这些,冯安雅换了个很优雅的坐姿看着江曼。

        ……

        江曼回到苏青公寓的时候已经十点多。

        让许就路上开车小心,江曼上楼。

        苏青问她:“怎么跑我这儿来了?”

        江曼洗完澡换上睡衣,对苏青说:“心里有一堆事,不跟你吐槽跟谁吐槽?”

        “说吧!”苏青拿过来一盘切好的水果,准备好了要跟江曼促膝长谈。

        江曼先说了冯安雅这个人。

        苏青听完,叹气:“既然你选择了信任陆存遇的人品,那你就要不示弱的面对。男人是你的了,你们开始之前他是单身,你没抢又没偷,对不对?这个冯安雅呢,很有可能跟陆存遇有过关系,但我觉得陆存遇看不上她吧?我在外面见过她一次,气色很差,谁知道这跟她吸烟吸什么的这些坏习惯有没有关?”

        江曼又说了冯安雅要挖自己跳槽的事,开出的条件很不错,为了保障她跳槽后的利益,盛韵会跟她签一份雇佣协议,挖她过去的首笔保障金,就已经足够她一下子还清房贷车贷了。

        “如果世界上压根就没有陆存遇这个男人的存在,那我对这个待遇其实是很心动的。”江曼对苏青说。

        苏青一把抱住了江曼。

        “啊!你不能跳槽啊!我需要你们,以后一个都不能少……”

        江曼躺在床上,表面上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但其实心里挺乱的。

        苏青说:“赶快,抠着手心告诫你自己,不要拿出你那些不好哄的小脾气吓跑他。”

        “OK,我一定告诫自己,就算跟他发脾气也要等给他生完孩子的好吗?他跑我就指挥儿子女儿抱着他大腿一起哭好吗?!”江曼玩笑的叹气说。

        ……

        一夜好眠,因为江曼喝了苏青的独门安眠汤。

        第二天,上班中江曼不停的在看时间,等待着陆存遇抵达青城机场的时间。

        中午的时候,陆存遇打来电/话江曼很诧异,他那里辗转飞到青城中午根本就到不了。

        陆存遇说,他的那趟航班中途因为天气原因迫降了,本打算天黑前如果能到青城就不给江曼打这个电/话了,但预计天黑前到不了。

        江曼失落,问他是一个人还是几个人?

        他说公事出差怎么可能是一个人,好几个,算他总共三男一女。

        江曼这个时候只觉得有个女人在他身边很好,虽然不是自己。

        女人的心思一定都是细的,比男人会照顾男人。

        一天江曼就在等他中度过。

        下班没有回家,他重新登机了,据说半夜才能抵达青城机场。

        他没让江曼去接他,晚上女人还是多休息比较好,有许就就行了。不过陆存遇说到了市中心会去苏青那找她。

        夜里23:15.

        江曼接到他的来电,放了震动,怕吵醒睡着的苏青。

        江曼披了一件衣服出去,下楼,拢了拢身上的衣服,感觉夏日的这个夜晚到处都有点凉意。

        市中心外面车水马龙的街上,繁华中一杆路灯下,陆存遇脱下西装外套拎在手里,倚着路灯在抽着一根烟。

        “我下来了!”江曼开心的跑过去。

        陆存遇第一次面对女人突然跑向自己,除了对她张开双臂他不知道还能怎么做,江曼直接就钻了进去,脸贴着他的胸膛,他的身上真的很舒服很舒服。

        陆存遇低头,舔了下薄唇,手指抚摸着她的脸颊轻声说:“别动,你的体温让我很有归属感。没有回家,我直奔你来了。”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165/138286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