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意绵绵 > 心头一热

心头一热

        “你这算是在对我进行***/扰吗?我并不想接听你的电/话,在任何时间,说任何事情!”江曼毫不留情面地说。

        陆显彰不怒反笑,声音不轻不重地:“江曼小姐,你可以告诉存遇,你就说我***/扰你,让他马上把我变成一个哑巴不就好了?”

        江曼也笑了一下:“陆先生,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习惯了有事情一个人解决,不给自己的男人添麻烦。阙”

        “你这么好?真想你是我的……”陆显彰的声音更轻了,像极了是对情ren的一声亲密低喃孤。

        江曼敛眸果断地按下了挂断按键,把手机攥在手里。

        一手握着方向盘,眼睛惶惶不安地四处都看了看,上班高峰,此刻街上正是车水马龙喧嚣无比。

        面对自己根本就不了解的陆显彰,江曼也担心自己的处境,不过这担心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重。可能参加工作的这几年来接触的男性太多,什么路数的人物都有,多难缠性格的男人都交过手了,便不会觉得陆显彰有多可怕。

        除非陆显彰他能吃人。

        命数天定,不是有那样的一句话,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尽人事,听天命,还是当个干净利落的人别节外生枝再生枝比较妥当。有一种人,惹不惹得起你都要选择躲,否则就没有安生,比如陆显彰就是这类的人。

        陆存遇越是被他激怒,他恐怕越是会感到暗爽!

        江曼心里忌惮的还属陆存遇发脾气时的性情,打断他大哥的双腿,要多愤怒他才能下得了手?

        ................................................................................

        陆显彰没有再打过来。

        江曼开车抵达陆家老洋房的门口,停好了车,打开车门下车。

        视线看到陆存遇的黑色卡宴也停在外面,那么,他就是已经来了。

        “你在哪里?”江曼走进去,见洋房的门咔地一声开了,就知道他一定看到她进来了。

        声音似乎太小,江曼又提高了一点声音:“人呢?”

        偌大的洋房院子内还是没有任何的回音。

        江曼拎着手提包走进去,细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的声音很有节奏很好听,一楼客厅里面没有人,江曼站在门口向外又望了一便,确定院子里没有人。

        “陆大总裁?”江曼玩笑似地朝二楼方向叫了一声。

        这个洋房一共高四层,顶楼有两个阁楼和成片的大露台,陆显彰的身体行动不便,所以这里的电梯几乎成了陆显彰自己的专用。

        江曼从一楼走楼梯上二楼,期间又仔细看了看这房子的构造。

        “没人在,我就走了?”江曼知道,陆存遇一定身处这房子里的某个地方在等。

        还有两个楼梯台阶她就到了二楼,江曼低头看着台阶,高跟鞋踩在了软软的楼梯毯上,走过两个楼梯台阶,一抬头准备拐向走廊那边,措不及防地整个身体就被坚硬的身躯稳稳压住,一条手臂,揽住了她的腰际不放。江曼惊呼一声后,闭着眼睛感觉到身前一片阴影,xiong口起伏地呼吸着男人身上的味道,缓缓睁开了眼睛,眼睫眨动,他的唇就立刻压在了她的唇上,沉溺地含住了她的唇,舌头向里面温柔地吮了起来……

        江曼心头一热,身体也随之一软,手一松手中的手提包就掉在了地上。

        纤细的十根手指抬起,搂过他的脖颈,向后伸去,用力地攀住他厚实的肩膀,江曼喜欢地迎合他给的所有亲密。

        当彼此都喘不过了气,方才停止。

        江曼的手指重新地搂上他的脖颈,呼吸着这个男人身上那么好闻的味道,轻轻地问:“每次吻我,你是什么感觉?”

        “就好像,拥抱着最温暖的人,一起在天堂里走了一圈。”男人深邃的眼眸透出一股真挚,随即,又给了女人一个绵绵的长吻。

        江曼意识到他动作上隐约地是在褪她的半袖上衣,心头一紧。

        “你干什么……”她喘着停止,唇贴在他的唇边询问。

        江曼的整个身体都在他的手臂禁锢当中,纤细的程度让他一把就可以搂

        在怀里,握住那柔软的腰际。

        “做。”陆存遇蛊惑地朝她鼻尖吐出一个字。

        “这是……地点不合适……”

        江曼顾忌地看了看这洋房,来过几次,但她对这里依旧感到陌生,总觉得,下一秒钟就会有人上来一样。

        陆存遇的唇扫过了她潮热的脸颊,额头,白白的颈,一路向下,一边说这里不会有人来,大门遥控器在他手上,一边已经褪下了江曼身上的上衣。

        文xiong露在外面,随着她心跳加速的一起一伏,格外让人身体感到雪脉喷张。

        江曼穿了一条裙子,过了膝盖,但是很包身,尤其tun部,紧绷地包裹着,显得尤其风满,他的手在上面反复柔着。

        在江曼感到难耐的时候,陆存遇拦腰把她抱起走向自己在这边的卧室。

        室内已经没有任何家具,只有一张床,一张床垫。

        江曼的身体刚倒在上面,床垫就配合地发出了‘咯吱’地一声,江曼不禁紧张地脸红心跳起来。

        陆存遇抬手松了松领带,薄唇紧抿,不一会儿他精壮的身体上便光的只剩一物,他的身体很棒,见过碰过抚过他的身体,和他做过这种亲密的事情,做的投入,全身全程都会忍不住地颤栗。在ci激下相拥,他给的,她得到的,质量真的就会很高。

        他说他没有跟其他女人跳过舞,不要相信。

        江曼讶异。

        冯安雅撒谎的吗?

        “自己跳过,闭着眼睛,假设对面就有一个人,不知男女。和好哥们一起跳过,陪他们练,但当年他们是为了舞跳得好可以泡到更高质量的妞儿。”他拉她起来,把她抵在墙边哄到:“你知道了我和她的事?”

        他知道了?

        对,昨天晚上自己强调的那句话,可能他事后有回去仔细地琢磨,才发现了。

        江曼身体靠着墙面,心口依旧在起伏的厉害,磨蹭在他温度很高的身体上,看着他的眼睛点头:“她对我说,94年的世界杯决赛那晚你们见到彼此,她还说,《老友记》播出的那天中午你们滚在草地上很亲密。她还夸你跳舞跳得很好,她甘拜下风。”

        “怎么了?”陆存遇抬手,摸了摸她的眼睛周围皮肤,突然红红地。

        江曼深切地知道自己在嫉妒,冯安雅亲口说出来的时候心里堵得慌,回过头自己想来想去依旧堵得慌。现在面对陆存遇本人,他主动询问的情况下把这些话都说出来,眼泪就控制不住地在眼圈里转了转,这是嫉妒,特别嫉妒。

        陆存遇怜惜地吻了下她的额头,手扣住了她的tun,大手磨在她包身裙的料子上,低声安慰:“17岁不到认识,不久我彻底离开学校离开青城,紧接着后来发生的一些事难以启齿,不想再提,我们分道扬镳。我会跳舞,她可能只是在哪里不经意看到过,记忆中我们没有一起跳过。我青涩年龄时的恋爱和如今社会上的暧/昧直接不同,我爸对一个又一个女人不负责,而我想证明给我爸看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一个德行,最终,是她不配合。我爸骂过我妈,说将来你的儿子也会随自己的爸,一样有很多女人,我听到了。17到37这整整20年里,一个男人的心理变化没有经历过的人都没有发言权说它究竟什么模样,真实的经历远远比现在说出来的更煎熬。”

        他的眼神叫她十分心疼。

        江曼踮起脚尖搂住他的脖颈主动地亲吻他的唇,陆存遇则是紧紧地把她揽住,一手扣着她的性gan腰窝,一手抬起,吻着她的唇,解开了她文xiong背后的扣子,把纤柔的她压在身下。“以后我们跳舞……”

        江曼点头,用力地点头。

        “年少轻狂的年纪,会高傲的认为跟女生跳舞才能泡到妞这很土。”

        “一开始,你还不是非要带我跳舞,调/戏了我……这就不土了?”

        而他的理由是:“不对,是再不泡/妞就老了……”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165/138286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