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意绵绵 > 当我老婆

当我老婆

        顾楷从归国工作以来就一个人独身单住,躲避父母的逼婚,不工作时,他最大的嗜好就是叫上三两个朋友来家里玩牌,搓麻将。

        陆存遇和顾楷为江曼介绍了其他两位朋友,关系很好。第一次见,江曼只能笑脸地说一些场面话阙。

        四个男人在搓麻将,所以就免不了要抽几根烟。江曼觉得呛,顾楷见此让江曼随意,当自己家里一样,千万别客气。

        陆存遇伸出三根手指用力地捏着一张麻将,皱眉在摸,而后拇指一松,笑了似的。他的眼睛专注于麻将桌,不耽误打牌地伸手摸了摸小表弟的脑袋,对江曼讲:“把他这就当咱们家,别跟他客气。让表弟随便玩。”

        其他两位朋友头次见到江曼本人。光听说,还不了解江曼在陆存遇眼中究竟什么地位,听了他这声“咱们家”,心下也有了点谱,看向江曼,又看了看陆存遇。他的神情平静的很,就像在跟自己的亲老婆平常对话一般孤。

        江曼本身跟顾楷就很熟,加上顾楷是陆存遇的朋友,关系因此更觉得近了。她带着小表弟在顾楷的双层公寓里自由活动,可以看电视,可以在这里玩桌球,顾楷这里供消遣娱乐的东西倒很齐全。

        麻将桌上顾楷问起了江曼的小表弟。

        打麻将的偏厅里灯光如昼,陆存遇吐了个烟圈,讲了讲江曼小表弟的遭遇实情,顾楷和其他两友人感到非常意外。一个4岁的小男孩突然没了爸妈,这……在座的其他两位皆是属于晚婚晚一族,一个儿子才3岁,另一个女儿刚满6岁,作为疼爱儿女的好爸爸,听说这类事情自然心生同情。

        顾楷伸手拿起陆存遇的打火机,点了根烟,问他:“伯母最近怎么样?”

        “还是老样子。”陆存遇打出一张牌,抽了口烟,语气不咸不淡地问了一句:“你弟弟最近醒过没有?”

        顾楷摇头。

        说来也巧,陆存遇的母亲昏迷多年一直不醒,这症状其实很普遍也正常。而顾楷作为陆存遇的朋友,家中竟也有一个弟弟间歇性昏迷不醒,跳伞发生意外之后留下的奇病,国内外医院去过无数愣是无法根治。偶尔醒了,清醒一段时间又突然昏迷,如此的反反复复。

        弟弟暂时无法娶妻结婚,家中传宗接代的重任也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他一个不婚主义者,平时吃素不吃荤,女人男人都没有过,多年来从不被父母接受到渐渐被父母接受,这中间他不止一次对父母朋友们表达过将来准备收养一个孩子。对江曼也聊起过,现在他听了陆存遇说的,便多看了几眼在玩耍的江曼的小表弟,当真活泼可爱,长得也好。

        离开顾楷这里已经将近10点,孩子困了,陆存遇抱着困到闭眼要睡着的小表弟,江曼跟在他的身后。

        其他两人也走,彼此依次打了招呼。

        顾楷几次想张口对江曼说点什么,但一想,以后机会成熟再讲。现在孩子那边可能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或者,孩子的亲属中有愿意抚养的人,他一个陌生人其实不好贸然提出收养的要求,这也会让江曼难做。

        陆存遇把江曼和小表弟送回了江曼的家。

        小表弟很乖的让姐姐帮忙迅速洗好了澡,钻入被窝,闭眼睡觉。

        洗澡期间小表弟问起:“爸爸妈妈什么时候来接我回家?”

        “你爸爸妈妈现在很忙,这几天没有时间来接你回家,先住在姐姐这里,姐姐白天可以带你去玩。你大姨也很快就回来了,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江曼心里乱糟糟的难受,努力的哄小表弟。

        小表弟开始想爸爸妈妈了。

        江曼心理的压力越来越大,等过两天小表弟玩的新鲜劲儿过了,更会找自己的爸爸妈妈,却见不到,哭个不停怎么办。

        事实跟江曼想的一样,四天之后,小表弟开始不爱吃饭,找爸爸妈妈。

        江曼开始夜里睡不好,小表弟闹起了小孩子情绪她也束手无策。爸爸妈妈去世,跟爸爸妈妈去外地赚钱让孩子长期寄住在亲属家不一样,如果小表弟的爸爸妈妈在世,也能通个电/话让离小表弟乖一点,这么小的孩子,闹几天也就适应新环境能习惯。可是,小表弟永远都不能再跟爸爸妈妈说上一句话了。

        江斯年和童沁在那边处理后世处理了整整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后回了青城。

        小姨的家里原有外债,债主找上了门,不管这人是死是活你们家属亲人必须得给一个说

        法,把钱还了。陈如糟心的把人一顿痛骂,谁欠的你去跟谁要!江斯年理智的跟债主理论了几句,让债主去告,法院应该是个能为你做主的地方。

        债主回去以后再没找上门,最后这件事不了了之。但丢下一句话:“你们给我小心着点!”

        一般情况下对方这话只不过是空口说说的,要面子丢句狠话。就像人是跟不太熟的人碰面客气的说一句“下次有机会请你吃饭”,几乎是一个意思。

        江曼催自己老爸老妈处理完尽快回来,叮嘱老爸老妈晚上就别出去了。报复心重的疯子毕竟还是时常有的。

        江曼正式离开创州还有一个星期左右。

        交接的东西开始变多,她却不知道要跟谁具体交接,公司里并没有新聘请来的设计师,从下往上提拔的设计师也一个没有。

        ..........................................................................................................................

        星期一,江曼要去公司开例会。

        老妈老妈要星期二才能回来,她只好把小表弟一起带到公司里去。

        抵达A部,江曼让小表弟在她的办公室里等着,可以随意在这间办公室里走动,但是不要到外面乱跑。

        小表弟乖乖点头,男孩子好动,碰碰这个,碰碰那个,但是水灵的大眼睛一直盯着姐姐,看姐姐是否有不高兴他碰这里的东西。

        江曼找了小张:“看着他,别让他乱跑。”

        “好的,曼姐。”小张马上进去,跟江曼的小表弟沟通,一起玩。

        夏薇怡和江曼一起离开A部。

        “舍得走吗?“夏薇怡在电梯里伤感起来,曾以为三个人会一直混在一栋大厦,一个部门,是哭是笑都一起工作作战,有一天直到有的嫁了,有的生了小孩,到不得已各自离开这最初相识的职场为止。

        江曼摇头,低头扯动嘴角苦笑了下:“肯定不舍得。但我不能跟江斯年在一个部门里工作,现在我是刻意躲着他不来公司里坐班,如果我每天正常上班,和他这个直属领导牵扯就会很多。我舅舅儿子结婚,我在那边只呆了一天不到,看见他相处上就已经觉得很不自在了。B座那边,童晓童沁江开都在,我根本就去不成。童晓做我的领导,一定会变着法的要吃了我,工作的这几年我们跟她们那边结怨太多。”

        “还好吧,我们工作的地方又不是格子间。”夏薇怡的意思是,江斯年想见江曼也不能厚着脸皮一趟趟往楼下跑,毕竟公司那么多人无数双眼睛在看着。

        江曼摇头,不行。

        与此同时,B座的童晓在C座偶遇了一位风韵犹存的中年女人。

        “嫂子!”童晓记得他是林经理的太太,其实论在公司里的地位,一切外姓的领导都不如童姓的人地位高,主动打招呼的永远应该是别人,除非童姓的人有重要事情需要外姓人的帮助。

        林太太刚通话完毕收线,还没看到童晓,听见童晓打招呼,转头对童晓殷勤地说:“童小姐,好久不见,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林太太也是!”童晓笑了笑。“林太太,你怎么来了?找林经理?”

        林太太点头:“哦,他母亲病了,家里人早上刚通知,这不一大早我就撂下我那摊儿,来这等他处理完工作的事一起过去。”

        童晓点了点头,了然。

        突然古怪地对林太太说了一句:“我还以为,林太太听说了什么……”

        林太太听了这话,眉毛一挑。

        这当中有事儿啊!

        童晓了解林经理的生活作风,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但凡在林经理手下工作的小姑娘,都要被他吃点豆腐,轻的就只是被突然摸一把,重的就睡了。这人一把年纪却色胆包天,但他家中老婆也不是一个善茬。

        林经理吃喝piao赌都好,这样的人怎么被父亲重用的童晓心里也清楚,油嘴滑舌很会来事,童刚给了职位林经理一干就这么多年。

        林太太自己做买卖赚的钱,一个月的恐怕要高过林经理一年的工资,婚姻不倒的一个原因是林太太不准备放这个男人,另一个原因是

        林经理也舍不得这么能给他赚钱的老婆,出去体面,人人都对他刮目相看。

        林太太每一次发现丈夫出轨都会大闹,她怕谁?人到中年不光攒下了财富也攒下了无数有用的朋友。闹完她就愿意享受丈夫回家跪下道歉的那副没出息的死德性!

        童晓一脸为难地对林太太说起了江曼,27岁,这两年才买了房子和不错的车。

        林太太去年陪同丈夫参加过一次公司的庆祝酒会,见过江曼,当时童晓就对林太太说起林经理在公司很照顾江曼,不巧的是,江曼当晚很快有事离开了。

        自己老公在外面有人林太太清楚,没想到真是个小年轻的女人!林太太心里暗骂:怪不得每次晚上要都不愿意给,喊着累,没那个心思,偶尔给了,也是几分钟就完事,很多时候刚进去就软了下来。

        林太太越是得不着越是想要,现在知道,丈夫根本不是身体不行,他都给了外面的小妖/精!想想就一肚子火!

        童晓说完很后悔的样子:“林太太,你可别说这是我对你说的,我今天说这些话,就是看不惯她年纪轻轻的套别人丈夫的钱财,给自己买房子买车。我妈当年就是被这样的女人给设计了,最后丈夫和钱都成了其他女人的。”

        “我明白。”林太太的脸色已经难看到极点。

        童晓看到了过来的江开,就说:“林太太,我先去准备开会了。”

        “去吧。”林太太眼神凶狠地盯着丈夫办公室那边紧关的门。

        童晓走向江开,两个人站在会议室的外面,童晓对江开说了自己刚才对林太太说的话,江开听完笑了:“你这招借刀杀人高明啊!”

        “希望林太太别说是我说的。”童晓心里忐忑,但是,她觉得女人要干点什么大事,不动这种坏心思怎么能行?公司是父亲的,只能暗中耍耍别的心机。以前只是看A部的人不顺眼,抢B部的业绩。现在看A部的人不顺眼,是她觉得苏青和江斯年很有可能已经达成共识在联手对付她,苏青以前稳坐A部经理一职靠的是谁,靠的是夏薇怡和江曼,消灭一个是一个,瓦解她们三个人才是当务之急!

        江曼即将滚出创州,临走这前,童晓就是想要江曼当众出一回丑,永远没脸再回到创州,滚的彻底一些。

        ........................................................................................................................

        江曼和夏薇怡来了C座,刚一出电梯,就看到林经理和一个中年女人在说话,好像在争执。

        “他老婆?”夏薇怡小声的问江曼。

        江曼摇头,不认得,没什么印象了。

        江曼反感林经理,还记得林经理不停向自己伸出的咸猪手,恶心极了。

        林太太一直盯着江曼,见自己丈夫也朝江曼看了几眼,而江曼这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看都不看她一眼,不打招呼的就走了过去,这是什么意思?

        总该打个招呼对不对?就算不跟她打招呼,和同一公司的上司林经理总是认识的,这也不打一个招呼?不是心里有鬼就是在挑衅她正室!

        江曼走向会议室,林太太大声骂了一句:“姓江的小狐狸/精!”

        姓江的眼下只有江曼一个在会议室外,江曼转头,拧眉看向林太太。

        “我骂的就是你!”林太太见丈夫拽自己,脸上也凶,就更气愤了,指着江曼警告:“我告诉你小狐狸/精,别打他的主意!他背着我给你买的房子买的车,你一分不少的都要给我吐出来,否则我就让你没脸再见人!”

        “你是疯狗吗?”夏薇怡指着林太太。

        林太太笑了:“一路货色!”

        夏薇怡看向林经理这个不吭身的老男人,早就想骂一骂他了:“你他妈哑巴吗?你家泼妇逮谁咬谁有病带去治啊!!”

        听见吵架声音的两人从会议室里出来,江开和童晓都上前拉着,让林太太消消气。

        林太太这会儿觉得自己不占上风太没面子,对江曼更是骂的难听了,人也往前冲,要动手打江曼。

        “你就是个卖/淫的!也不怕遭报应得了绝症!”

        “

        靠出来卖给自己买的房子住着舒心?开他给你买的车你也不怕出车祸撞死你?!”

        骂的越来越难听,江开哪有真的拉住林太太,把气头上的林太太往江曼面前推还差不多,一片混乱,有江开和童晓在,加上气恼的林太太力气也大,江曼和夏薇怡根本就不敌她们。林太太老远的朝江曼扑来,举起手上的挎包就朝江曼的脑袋重重砸了下来。

        包上的装饰东西擦伤了江曼太阳穴位置,江曼气得脸都白了,抢过林太太手上的包朝林太太扔了过去。

        夏薇怡看着江曼流血的地方,立刻打电/话叫保安上来。

        “你敢摔我的包?呵呵,我里面的东西恐怕你赔偿不起!”林太太冷笑地看着江曼,一只手被江开拽住,但林太太轻易地就抽了出来,站在原地指着江曼:“我不光要打你,我还要你今天开始人财两空!”

        “林太太,快消消气!”童晓拉着骂江曼的林太太。

        林经理也是来拽住自己时常撒泼的老婆,忽然他考虑到江曼认识陆存遇这一点了,而自己老婆却不知道。

        夏薇怡身上没带纸巾,小心查看着江曼太阳穴位置流血来的鲜血,红红的很惊悚,一滴一滴淌到了皮肤甚白的下巴上。

        旁边不知谁递过来一包纸巾,夏薇怡接过,赶紧捂住了流血的地方。

        江曼疼的难受,拿开纸巾朝林太太走了过去,气的脸色很不好,“你老公他算个什么东西?我什么货色了?我比你好,比你年轻比你漂亮你嫉妒?只有你这种货色的老女人才把他当成个宝,你自己难道不清楚?我的房子车子是我自己买的,跟你老公不发生一毛钱关系,别冤枉人!他就算给我一百万,一千万,一个亿,他也是入不了我眼的脏东西!我卖/淫卖给谁了?你亲眼看到了?说话要负责任!“

        林太太一巴掌就要朝比自己高的江曼打下来,看着自己老公外面养的女人这张漂亮明艳的脸蛋就就冒妒火!

        江曼纤细的手指抓住林太太戴着黄金戒指的手,用力把林太太推向了窗子那边,脑袋磕在立着的垃圾桶上。

        “哎呦……我的脑袋……”林太太开始捂着脑袋喊。

        是不是装的谁都看得出来,林太太一副要江曼吃不了兜着走的样子!

        “别过去了。”夏薇怡怕这人真讹江曼,回头报警讨个说法就OK了,反正有陆存遇江曼在警察那边吃不了什么亏。

        “我怕她?”江曼情绪失控看着拉住自己的夏薇怡,豁出的指着喊叫的林太太:“我不是人你是人?谁规定的你打了我我不能打你?不要仗着自己年纪比我大就随意的开骂欺负人!你丈夫在外面偷腥你管不了你把他阉了啊!”

        “江曼!”同道而来的童刚,童沁,江斯年,朝这边走了过来。

        这一声铿锵有力的呵斥来自“童刚”。

        江斯年看到江曼的脸上流血,皱眉看向了那位林经理,还有躺在地上捂着脑袋的中年女人。

        童刚发话:

        “都别闹了,今天的例会取消!”

        “江曼,你先冷静!”

        江曼眼睛红红的,疼的,也是委屈的。“我冷静?我已经够冷静了。这口气我得安安静静的咽下才算冷静?林经理他是个什么人公司里谁不知道,我跟他没关系!凭什么要骂我那么难听的话?我流血白流?”

        在场的几个人几乎都明白各自怎么回事,心里的小九九怎么算的也都清楚,江曼觉得自己反正要离开公司了,怕他干什么?

        她指着林经理,微红的小嘴儿张开说:“你对我有什么心思你心里知道,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上个项目标会出来你警告我还记得吗,你说我不识好歹!你是我领导,我实质上没吃什么亏也就算了。今天你老婆莫名其妙的打我骂我,林经理,我一个要辞职的人我什么都不怕!我在外面客户面前装孙子可以,谁让我是吃着碗饭的!回到公司这边我还要在你面前装孙子?今天你必须要给我一个说法!”

        夏薇怡一直盯着江曼脸上流血的地方,用纸巾捂着。转头对林太太说:“你家这位潜了公司不少无知小姑娘,江曼一根手指头他都没碰过,光妄想了!她有男朋友,林太太你那些话被他男朋友听见了,他男朋友可高兴不起来。谁愿意自己女朋友被人骂是卖/淫的?”

        童刚和林经理第一反应想到的都是“陆存遇”。

        “行了,皮

        外伤皮外伤,谁错谁对先到我办公室,该道歉的道歉……”童刚这话是对江曼说的,言下之意,会给江曼道歉。

        童刚有意帮自己这位姓林的老朋友,两个人在一起找女人的时候太多,兄弟感情还是有的,不想因为这件事再把陆存遇招惹来。

        江曼也不是傻瓜,林太太那么冲的女人会道歉?道歉的恐怕就是这个窝囊的林经理。况且,不管这对夫妻谁道歉,打伤她了就是打伤她了,道歉能顶什么用?

        江斯年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江曼的脸,碍于人前,他无法过去护着江曼。

        在场幸灾乐祸的占多数,比如童家姐妹,还有江开。

        江曼手指气的直发抖,血淌在脸上从温热变得冰冰凉的,黏在皮肤上开始发痒,头晕的很。

        小张突然来了C座这个楼层,叫江曼:“曼姐,陆总派车过来说……”

        江曼抬头,小张欲言又止的没再继续。

        ......................................................................................

        苏青到公司已经迟到,在楼下听见保安说夏薇怡打给保安部,江曼和公司的人在C座会议室外打了起来,动手了,还流了血。

        苏青没犹豫的打给了陆存遇,江曼需要一个能为她有效出头的人。

        ……

        上午9:40,江曼离开公司大厦走到外面。

        陆存遇刚到一分钟左右,下车就看到了朝自己走过来的江曼,脸上有血。

        他上前,皱眉心疼地伸手摸着她的脸颊,视线盯着还在流血的地方。

        “先去医院。其他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陆存遇抱了抱江曼,手轻轻搁在她的腰际打开车门让她上车。

        公司里童刚和林经理出来,准备跟陆存遇解释解释。

        陆存遇看到出来的人,出于愤怒眼神也不禁狠戾了几分,语气很淡的吩咐司机开车,留给出来的几个人一阵尾气。

        “小表弟我已经让许就送到了我那,郑婶在别担心。”陆存遇拍了拍她的背,动作很轻的把她搂到自己怀里,不敢用力抱,怕她难受。

        江曼点头,努力撑着自己的情绪:“谢谢你。”

        陆存遇不知道如何让她别哭,心疼的用手拥紧了她的纤腰,嘴唇贴在她的耳边哄着说:“江曼,我把你当我的老婆一样疼,实话。”

        江曼忍了很久的眼泪掉了出来。

        好端端的过来开个例会准备新一轮进度交接,莫名的就挨了打,还流血了,几乎是躲都躲不开。

        最近因为老爸炒股的事,小姨小姨夫又接着去世,小表弟让人心疼的同时又不知道一天天过去还怎么继续骗小孩子,这几天虽然有陆存遇在身边,但她心里的压力还是没有减一分,一肚子的火气不知道朝谁发,沾火就着的一个状态。

        ....................................................................................................

        二十多分钟,卡宴停在XX医院门口。

        陆存遇熟知市公安局验伤指定的医院单位,来此就并不打算接受事后道歉,或是轻易放过伤人者,陆存遇也深刻记得冒犯过江曼的林经理,当时江曼还没有跟他在一起,现在,在一起了,容不下谁碰她一根头发。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165/138287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