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意绵绵 > 下回结婚

下回结婚

        大街上行驶中的出租车里,江曼打给了陆存遇,很快接通,江曼轻声地问他:“你在哪里?”

        仔细听能听得见他那端有翻阅纸张的声音,听见他说:“我在公司,你呢?”

        “出租车上,马上到你公司找你,我一个人在家很无聊。”

        他点头说“好”阙。

        江曼听完就低头按下了挂断按键。

        先告诉了出租车司机师傅转去陆氏投资大厦,就在XX航空公司大厦对面不远。司机师傅点头。江曼叹气,手里拿着手机低头出起了神。

        陆菲竟然会是陆显彰的女儿。

        陆家这些丑事当中,最最无辜的莫过于如同一张白纸般来到这世上的新生命陆菲。不怪陆家人不敢说出当年的事,如今16岁的陆菲若是知道自己乃大伯和妈妈的“丑事产物”,怎么会接受这个难堪事实孤。

        大人还好,早已面对并接受。

        按冯原说的,冯安雅实质并不喜欢女儿陆菲,还曾很过陆菲的到来。不管以前还是现在,冯安雅对陆菲的关心更是聊胜于无。

        江曼再次叹气,不懂,既然恨,为什么要生。

        江曼的脑子里特别的乱,假设当年冯安雅偷偷地去打掉这个孩子,不被陆家的人知道,不被陆存遇知道,悄无声息地解决掉这一切,冯安雅现在可能还是会被陆存遇呵护在婚姻中无比幸福。

        出租车抵达陆氏投资大厦,江曼给了钱下车。

        江曼从街边往大厦门口走的时候,经过喷泉池,喷泉池旁边停着一辆跑车,江曼看到大厦门口另一侧走出来一个女人,黑色套装,长发随风飘扬,手里拿着的文件塞进包里,接着上车,独自驾车离开。

        她是上海的那位戴茗。

        跑车从另一侧离开,戴茗没有看到这一侧站立的江曼。

        早已过了下班时间,这个时间从大厦内离开的人只能说是“加班”。戴茗什么时候离开上海来了青城,江曼并不知道。

        怀着有点闷闷的心情江曼准备上楼,陆存遇之前告诉她,到了记得打给他,他下来接。但是江曼现在懒得打给他。

        大厦一楼里有两名保安站着。

        “江曼,来之前跟你们陆总打过招呼。”江曼对保安说明白来意。

        保安了解这位江曼小姐跟陆存遇关系匪浅,陆存遇事先让秘书交代过,保安点头,很恭敬地给江曼按了电梯。

        江曼走了进去,转过身在电梯门合上之前对两位保安说了句:“谢谢。”

        陆存遇工作的办公室里还有人在,茶几上散着一堆文件和别的纸张,秘书孟迪正蹲在茶几前小心整理。陆存遇拎起西装外套正往出走,视线正好撞见江曼。

        “忙完了?”江曼问他。

        江曼接过陆存遇伸手朝自己递过来的西装外套,他的眉宇间流露着疲惫,站在电梯门口点了根烟,转身问她:“晚餐吃了吗?”

        “还没有。”江曼跟他一起进了电梯。

        两个人离开大厦,那两位保安还在一楼守着,手中拿着电棍,对电梯里走出来的陆存遇礼貌点头:“陆总。”

        陆存遇隐约地“嗯”了一声,直接往外走。

        江曼怀里拿着他的西装外套,一般人眼里都会想歪了。

        江曼上了陆存遇的车,很快离开。

        “今天加班?”江曼在车里起了话茬:“我看到了戴茗,上海那个,不过她离开的很,没来得及跟她打个招呼。”

        陆存遇点点头,视线专心致志地盯着前方:“是她。”

        江曼没再言语,这时陆存遇一边开车一边把目光投在江曼的侧脸上:“戴茗下午以出差之名过来青城,晚上才有时间到我这转一圈。我忙的脱不开身,她就先走了。等她正式过来我的公司,我们一起吃个饭。”

        “好啊。”江曼点头,在看到秘书孟迪也在楼上的时候就没有任何在意了。

        会有点醋意,主要是因为上海见面那个吻的打招呼,加上今晚下班时间戴茗又出现在陆存遇这里。

        说得清楚,江曼也不是个无理取闹的人,就不介意了。

        陆存遇虽说不是阅女无数的男人,但是他也看得出江曼对待感情上的最敏感之处,他能理解。江曼跟江斯年在一起十年,从不怀疑,造成了后知后觉惨被抛弃这个后果,再面对新的感情,加倍小心是对的。

        晚餐两个人在餐厅匆匆吃了一口,便急于躲回公寓里享受二人世界。

        江曼身体不便,所以两个人只能看电视随便打发时间。

        陆存遇躺在沙发里,江曼被他扯着趴在他的身上,脸颊被迫地枕着他衬衫下的温热胸膛,手指抚摸着他宽厚的肩膀。电视里播放着一个访谈节目,两人时不时地扫一眼,不感兴趣。陆存遇最后干脆闭上眼睛,把江曼完全压在怀里。无时无刻想在一起,哪怕一句话也不说,只明白身旁有这个女人一直都在。

        江曼问他:“你一个

        37的男人,究竟怎么熬过来的。”

        陆存遇嗤地一笑,一手枕搁在脑后,一手往下,恶意地揉了揉江曼紧身铅笔裤里包裹的臀:“早就说过,肾不太好,不熬也不行不是。”

        江曼也笑:“是吗,我看你倒不像肾不太好的。”

        江曼声音轻轻的,女人柔柔的气息就在他的鼻息间,弄的陆存遇半个身子直酥,他接着辩驳:“感情青城这么多男科医院,都没本事开着门玩儿呢?”

        “嗯!你肾不好,很不好。”江曼边说边在他怀里忍笑。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哪有男人口口声声强调并且要别人也承认他肾不好的。

        江曼又说:“给我看看你的身份证吧,证件照上帅不帅。”

        他顿了顿,并没有立刻回答,过了半晌才应了一声:“有什么好看的,我帅不帅就在你眼前,随便你摸,随便你看。”

        “我就想看一眼你身份证上的照片。”江曼跟他较起劲来。

        陆存遇蹙眉,无法,只得把身份证亮出来给江曼看一眼,江曼看了看证件照,怀疑他是不是直到照满意了才让人往上用的,就是很帅。

        江曼的视线看向身份证另一处,眉毛皱了一下:“身份证上,你怎么,显示已经39岁了……”

        陆存遇瞧也没瞧那身份证,闭着眼眸,微顿了顿说:“结婚,没到合法登记注册的年龄,叫人改了一回年龄。”

        江曼了解,冯原透露陆存遇打算结婚跟爷爷报备,挨了爷爷吩咐的一顿痛打,20岁,在那种家庭来说还是个孩子,凡事听老子的话办。没有老爷子叫人改年龄,陆存遇当时靠自己根本就办不到。

        “能不能改回来了,好端端的就多了两岁……”江曼心里酸楚仍在,只能用撒娇的样子掩饰。

        他当初跟冯安雅结个婚可真是没少做事。

        陆存遇很吃江曼这柔到骨子里的一套,微敛眼眸,手指探向了她的內衣边缘,不咸不淡地扯了句:“头回结婚改了,下回结婚再把它改回来。一定改!”

        江曼满意了。

        陆存遇公寓里住了一夜,各自上班,江曼正好要把自己的车开走,汇合跟苏青夏薇怡一起吃早餐。

        苏青说:“离月末也没几天了,曼曼,你争取在月尾前多拿下几个单子,攒够你跟夏夏去B部的资本。至于夏夏……”

        夏薇怡害怕地看向苏青。

        苏青笑了说:“你不用有压力,人往高处走,你还做你自己,没事拿点威严出来吓唬吓唬人就做够了。以前A部的单子也是曼曼和她的小组负责,市场部这边我罩着曼曼,曼曼手里还能差得了单子接?”

        “怎么吓唬人,我不会。”夏夏觉得这是要上战场一样。

        苏青勉强喝了一点米粥,胃口不好,皱眉处理了一个微信消息才又抬起对夏薇怡说:“不用刻意,等你到了那个位置上,遇上什么不顺心事儿你自然就火气来了,保证谁拦你都拦不住。也别胆怯,有什么可怕的呢,凡事不都得有个头一回。”

        夏夏无语:“升一回职当个老大,原来我就是去上火的!”

        江曼笑了笑:“这十几天我比你难多了,从江斯年的手里往出撬单子无异于虎口拔牙。”她低头在看今天的报纸,上面说林经理的案子还在调查当中,包括林经理夫妇在内,已经拘捕了7个相关的作案人员。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165/138287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