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意绵绵 > 一盒套套

一盒套套

        陆存遇这话江曼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接下去。

        江曼看得出来陆存遇的情绪稍有些不对劲,以前其实都看不出来,认识起初他会把心事藏得略深,她也一样。现在两个人心里在想什么,表情上几乎都蒙蔽不住对方那双眼睛,即使猜不对也没多大偏差。

        陆存遇情绪转变,江曼觉得或许是因为他昏迷不醒的母亲,或许是因为中午他父亲和陆菲妈妈外婆她们,更或许是,他的心中一直真的日复一日如此期盼。他想要一个真正属于他的孩子,那个孩子的身上流淌着他的血液,叫他爸爸孤。

        陆菲懂事,听他的话,叫他一声爸爸,但陆菲到底是陆显彰的女儿阙。

        未来的某一天,陆显彰会不会做出要认回陆菲的举动,谁也不知道。现在顾及陆菲年纪小受不了,到陆菲工作了,成熟了,那个亲生爸爸还会不会顾及。

        绿灯了,他也正接起一个来电。

        金科打来问陆存遇,明天谁去机场接戴茗,陆存遇指派让金科开车过去,带束鲜花。下午或者晚上的安排明日临时再做决定。

        陆存遇一边讲电/话一边开车,江曼试探着把手伸过去触上陆存遇握着方向盘的那只手,他的手背。

        陆存遇转过脸看她,她低下头有点脸红,收回了手。

        江曼心里很没有谱儿,真的怀孕,比较想象中的怀孕,一定会有差距,恐怕会对着自己腹部又慌又乱。不过,江曼望着他的迷人侧脸转念豁出去的一想,这能慌到哪里去,这个男人做了愿意负责,她愿意为他生,两个人走到一起再生个小孩,这是很美满的一个结局。

        中间碰上的困难,其实都难不倒有心坚持的人。

        到了陆家,陆存遇和江曼洗了手坐下吃饭。

        一家人都在,除了陆存遇不想见的,陆菲听话的低头吃饭,一个字不敢说,等爸爸问,才抬起头好好回答。

        江曼不禁惭愧,想起自己16岁那年可比陆菲这叛逆得多。

        晚饭后江曼接了一个来电,就到外面了。

        他们陆家几口在房子里继续聊着陆菲的事情。

        江曼和苏青说着公事,说完公事,又提起私事。苏青如今怀孕了,肚子里有个马上四个月的宝宝,江曼就问她,怀孕的感觉好不好。

        苏青答:“还行,主要也看怀的是谁的,童刚的我心里一百个不愿意要,但是谁让我怀孕难呢。万一检查说是个女孩,要和不要我还犹豫着。不要吧,怕以后真怀不上,要了也真厌恶,昨天我还想开了,这次都能怀上,指不定将来还有机会怀上。大学里怀张跃孩子那阵子我是真开心,阴天往外看好像都能看见大太阳。算了,不提我这事,提起来我又难受。”

        江曼说起自己着急嫁了,着急生孩子了,抽风一样的小孩子心性了吧。

        苏青说她这是对陆存遇死心塌地了。江曼还不承认。

        苏青又说:“你跟江斯年没有发生过关系,我跟你说,男女之间发生过关系和没发生过关系,很多感觉上都会不一样的。有一天即使你跟陆存遇分开了,想起来他难过的滋味和想起江斯年难过的滋味一定不一样。陆存遇实实在在占有过你,你也占有过他。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上辈子都不易。”

        苏青继续:“怀孕你说你怕什么,不要甜蜜着还想将来分道扬镳这些不吉利的。能分开的人一定是有一方不够爱了,比如我和张跃,我是爱他爱到死去活来走不出来的那个,他是觉得无所谓的那个。曼曼,你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将来你也养得起自己和孩子,即使有一天他抛弃你了,你还有孩子,起码基因不差,你照样可以跟孩子把生活过的潇洒快乐,你又不是一个不独立的女人。”

        江曼沉默了一会儿。

        再比如自己和江斯年,从来没有觉得是爱的死去活来,如果真的爱的死去活来了,江曼未必是今天放得下一切的江曼。

        没有爱的死去活来却还能维持关系,这似乎也没什么稀奇,随便选个小区敲开门采访一百对夫妻关系的人,爱到死去活来那个程度的,恐怕连十对都不会凑满。

        苏青说的关于最坏打算是分手自己抚养孩子的事情,江曼稍稍有往心里去。

        但是江曼听过也就完了,不会再把这些话说给别人听,尤其身边那些同事小姑娘们。个人情况不同,盲目崇拜上司职位和生活的下属们会认为你说什么做什么都有道理,从而失

        去正确的分析能力,被熏陶被扭曲。

        恋爱结婚生子总归还需慎重。

        结束了跟苏青的通话,江曼进去。

        陆菲在客厅里,江曼问她:“你爸爸和爷爷呢?”

        “都在楼上,不知道说什么去了。”陆菲声音很小,觉得爸爸和爷爷都有点火气,没在她面前发脾气而已。

        座机响了,陆菲接了起来:“好,四爷爷,我去太奶奶的房间找一找。”

        陆菲撂下电/话对江曼说:“四爷爷打来的,让我看看太奶奶吃的进口药是不是掉在太奶奶住的屋子里了。早上匆匆接走了,都没人注意。”陆菲说完就去了太奶奶房间。

        江曼坐在沙发上,拿过了自己的手提包,打开,拿出了那瓶胶丸药在手里,想了想,起身走向客厅的垃圾桶,弯腰准备扔进去。手指一顿,她又攥紧了药瓶,抬头看向楼梯口方向,闭上眼一狠心到底还是把药扔了进去……

        二楼的书房里,陆存遇和自己的父亲在对峙着。

        保姆刚出去,老爷子坐在沙发上啜了口茶。

        陆存遇立在茶几前,脸色不好,虽遏制着脾气但却难掩眉宇间显露的几分愤怒情绪:“这口气何时轮得到她冯韵来争了,抚养冯原和Anya她有她的私心。生意场上混的不错,她靠的是从前得的一笔见不得人利益。爸你老了,只管享福,喝喝茶下下棋别竟搞些小辈看不惯的,我妈还没死。冯韵就算再端上五十年的高脚杯,她也学不来我妈身上一分仪态。”

        老爷子又啜了口杯里浓茶,头不抬,气正腔圆:“你爸做了什么?就跟你冯阿姨喝喝茶下下棋,为的都是陆菲的事!你冯阿姨一辈子没嫁个人,到了这五十多岁,更不会打你心里想的那个龌龊主意!”

        陆存遇笑,说了句:“打我妈这个位置的主意,我让它盛韵变衰运。”

        老爷子终究心虚,没再多说,出在事儿上的证据儿子手里都有,儿子不捅破那些见不得人的也是觉得到何时这个家都不能散。

        陆菲这事算是定了,陆存遇准她每天自己决定去哪一边,16岁,是非判断能力该有,但是也讲了行踪必须报告,不准隐瞒。更不准和男同学一起出去,特殊情况要说,跟女同学出去也要报告去了哪里,同行的都有谁。

        陆菲心说这爹真够啰嗦。真的老了老了,真配不上年轻的江曼阿姨。

        走时陆菲小声对江曼说谢谢,江曼摇头,这事儿还真不是她的功劳,她没提一个字,顾忌着自己身份实在不合适。

        陆存遇这严肃外加严厉的架势是从楼上带下来的,江曼心里揣揣不安的跟在他后头,恐怕他是跟他父亲吵过了。

        他车前边,听她说:“今晚回你公寓跟你一起。”

        陆存遇本是紧锁着的眉目此刻不禁舒展,瞟她一眼,半晌没移开目光,她却模样闪躲的低着头不敢看人。他一乐,跟老爷子生的气也迅速消了一半。

        “上车。”男人的手按在她肩上,恨不得车就是床。

        江曼脸红地给苏青发了条短消息,说自己不怕怀孕了这事。

        苏青回复说:你吃了那么久的避孕药你暂时还不能要孩子,最少三个月,最好六个月,否则你身体里残余的药物肯定影响孩子。虽然照样有怀了生的健康的,但是咱们得提倡优生优育啊。

        江曼半天没回,苏青给她来了一条消息:“今晚你停药做了怕不怕有?马上让陆存遇找家药店靠边停车买一盒套套。”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165/138287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