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意绵绵 > 改成老婆

改成老婆

        陆存遇心有底,许就看到江曼在车上有过一笑,这说明她并没有真生气。

        金科中午匆忙过来送紧急文件给陆存遇,陆存遇接过文件翻开看了两眼,忍不住抬眼说道:“我要做爸爸了。”

        金科不以为意地问了一声“什么?”接着迟钝的反应了过来,瞪大眼睛问:“你要做爸爸了?啊?阙”

        “暂时保密。”陆存遇轻声说,表情转而深沉严肃了孤。

        金科直接“我靠!”一声,来回搓着手掌靠近陆存遇面前的办公桌,惊喜道:“你厉害啊,都要做爸爸了。”

        ……

        戴茗下午两点半过来,她的手上在忙着一个股份收购的案子,以前这些都是陆存遇亲自经手,现如今他都推给了她,最终做一些决定还是要他批准。陆存遇在专心看资料,戴茗等在一旁为他解答关于收购案的各种问题。

        谈完公事,戴茗起身收拾桌上的资料。

        “我要做爸爸了。”陆存遇闭着眼眸,手指轻轻捏着眉心嘴角扬起笑容。

        戴茗收拾资料的手顿住:“江小姐怀孕了?”

        陆存遇点点头。

        戴茗继续整理资料:“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好多人都在等着喝你的喜酒。”

        “有了消息我一定先通知你们。”陆存遇起身,拿了西装外套准备出门,去一趟创州,等了几个小时她应该消气了。

        戴茗拿着文件,跟随着在陆存遇身后一起出去,转身轻轻带上了门。

        陆存遇出了办公室简直走向电梯,秘书孟迪对老板点头:“陆总。”又对老板身后的戴茗微微笑了笑。

        中午在办公室里的这几个小时,陆存遇先后把自己要做爸爸的消息告诉了可靠的朋友兼下属金科和戴茗,中间打给了关心自己婚姻大事的四叔四婶,又给远在Z市的弟弟打了个电話,其他的人,暂时他并不打算说。

        江曼腹中有他的骨肉,今天起,并不算在欺骗医院中病情严重的奶奶了。

        陆存遇拨打江曼的手机号码仍是“关机”。

        创州大厦A座,夏薇怡在办公室里接到金科的来电,听完回答道:“这个我不用去27层看就可以回答你,曼曼出去见客户了。”

        “为什么不能见客户,不就下雨了吗。”夏薇怡觉得金科真是大惊小怪,难道陆氏投资的员工下雨天都不用上班?

        金科最后说:“谢谢夏经理,对了,请你吃饭有时间没?”

        “对不起,最近我们公司好忙,等不忙了我请金总。”夏薇怡委婉拒绝,不想多聊的撂了电話。以前因为签约项目,才顾忌陆氏投资的这些管事的人,现在以曼曼和陆存遇的私人关系,还怕跑了什么项目不成?

        过了几分钟,金科问夏薇怡江曼在哪里见客户。

        夏怡薇问金科,你打听这个干什么?

        金科撒谎说,陆存遇和江曼上午吵架了,陆存遇现在要去哄着江曼认错,担心江曼一个人在外面出事。

        夏薇怡说:“你说什么,我不听见了,信号不好你动一动好吗?”

        夏薇怡以最烂的借口挂断,立即打给江曼,问是不是吵架了?

        江曼在餐厅的确是见客户,对夏薇怡说:“不用理他,再打过来别接,我和陆存遇没有吵架,但我现在就是不想见他。”

        “那你下班之前回来公司吗?”夏薇怡问。

        江曼说:“回去,我这忙了,先不说。”

        江曼挂断电話,那位中年女客户去洗手间已经回来了。

        公司这边,夏薇怡交代门口的秘书,来了电話就进去接,如果是姓金的找她的,就说人去开会了还没回来。

        小秘书点头,在外面仔细听着里头座机电話。

        江曼见完客户已经下午四点,单子轻松谈成了。

        回公司的路上,望着车窗外的阴雨天她的心情还不错,又苦笑自己为什么还能做到心情不错?怀了孩子是一定不愿意打掉的。可是,怎么回家跟老妈交代,突然说怀孕了,老妈会不会以为这是在逼长辈。

        就好像小杉犯了错,长辈们下意识把责任全部怪在了陆显彰的身上。

        她怀孕了老妈

        也会把账全算在陆存遇的身上,无论你怎么说是自己同意愿意怀的,长辈都会想成自己女儿糊涂,是外面男人引誘才会造成这个局面。

        心里一堆无法应付的事情压着,但江曼还是在心里悄悄为此感到开心。

        心情复杂的抵达了创州大厦门前,江曼正要把车开向地下停车场,却听见一声鸣笛,接着奥迪A5被前方一脸卡宴截住。

        江曼望着对面车里的男人,看不清楚,但是心里有小小的甜蜜。

        陆存遇下了车,撑着一把雨伞走了过来,直接走到奥迪A5驾驶室车前。

        江曼落下车窗,看他,陆存遇把伞举在自己头顶和车顶,不让雨水吹进江曼的座位,一手撑在落下的车窗上问她:“下班了吗?”

        “快了。”江曼看着他的眼睛说。

        陆存遇点头:“那我等你。”

        江曼点头,陆存遇拿着雨伞让开,江曼把车开进了地下停车场,人从停车场直接上楼。

        回到A座27层,江曼放下出去见客户带的资料,望着窗外还在继续的小雨,总想着要为难为难他,但是脑海里有一个声音在说:“他发烧刚好也许会反复,他很辛苦,他也是太急着想要一个孩子了,必须原谅,值得托付终身。”

        江曼拿了手提包离开办公室,下楼找他。

        陆存遇举着一把雨伞等在创州大厦外面,就站在卡宴旁边抽烟,时不时地抬头瞧一眼大厦门口,当见到江曼的身影,他笑着把烟按灭在车上上,用纸巾抱起烟蒂,雨水瞬间冲刷干净了沾了烟灰的车身。

        陆存遇举着雨伞走向江曼,路过垃圾箱,扔了纸巾烟蒂。

        江曼在他手臂拥着的情况下上了车,他护的很好,她的身上一滴雨水没有淋到,反倒他的左手臂衬衫淋湿了。

        两个人回到了公寓,车停在了地库。

        地库到楼上着一段距离,由于雨天,吹着微凉的风,陆存遇完全把江曼当成了脆弱的准妈妈,脱下还沾有他身上温热体温的外套,披在她身上。

        到了公寓江曼先去洗热水澡,陆存遇的衬衫湿了,身上其他地方也潮的很,他倒是没着急洗澡,只是想进去照顾江曼洗澡,别滑倒了磕了碰了,四婶听说她怀孕的消息在电話里叮嘱了很多,他记得最牢的是洗澡问题。

        江曼站在花洒下,他公寓的花洒是江曼用着最舒适的,可比这些年在家用的那个好多了。洗澡的时候瞟了他几眼,没害羞但是稍有遮掩。陆存遇站在一旁盯着她,身体怎么会没有反应,尤其看到她身上都是泡沫,她的手指揉过她丰滿的胸部,接着水流冲掉了那些泡沫,身体皮肤白皙绽放,特别誘人的样子。

        江曼快速的洗好了澡,穿上睡衣,把微潮的一身套装扔进了洗衣机。

        陆存遇接着洗澡,脱下身上穿了一天的衣服。

        江曼打开了手提包,拿出手机,在回复几个工作上的消息,回复完消息又拿出医院检查的单子查看,怀孕了,这几个小时里每次想起都感觉做梦一样。

        正出神之际,陆存遇出来了来到她的身后,拿过单子瞧了半晌,最终搁在一旁。

        江曼站在客厅里,低头沉默。

        陆存遇明白江曼现在安静时在想什么,把她轻轻揽进怀里,闭上眼眸吻着她额头道:“怀了就生,你父母那里我会努力,相信我。”

        江曼相信陆存遇,缓缓伸手搂住他的腰:“如果不是你发烧刚好,我不会就这么放过你。”

        “知道,你最关心我了。”陆存遇哄着。

        江曼把脸贴在他胸口,脸红地问:“那个措施,我不知道你怎么,”

        聊起这方面的话题,江曼就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问的结结巴巴,句不成句。

        陆存遇跟她讲的也直接:“往进推之前撸下来扔了,你没经验感觉不到。曼曼,我是真想再要个孩子,你跟我的,我会珍惜你和我们的宝宝,”陆存遇的唇滚热地突然压下来,江曼被吻的微微仰起了头,迎接着他的唇,辗转纏綿,他的气息和吻浓烈地熨烫着在她的皮肤。

        额头抵着额头,他一遍遍低喃:“我要做爸爸了……”

        江曼听了,在心里替他改正:“这回你真的要做爸爸了。”

        江曼不会生气他认陆菲,也不

        觉得陆菲是障碍,挺喜欢陆菲的,16岁了,两人相处跟妹妹和年长几岁的姐姐一般,谈得比较来。如果陆菲做陆存遇一辈子的女儿,江曼不反对,陆存遇一辈子不说自己女朋友被大哥強暴执意生下陆菲,江曼也不打算问,

        那过去恐怕是他最抬不起头的一段。

        陆存遇不让江曼上班自己开车了,暂时先安排许就接送她上下班,见客户提前给许就打电話。许就很闲,有事情才去办一趟,陆存遇身边办事的人好几个,许就是最年轻的,值得陆存遇信任又跟江曼认识,方便一些。

        夏薇怡和苏青没两天就感觉出什么,不过都没往怀孕那上面想,还以为陆存遇有什么仇人,或是谁要对江曼不利才让许就来当上了司机。

        江曼没说怀孕的事,孩子还小,需要在肚里里好好养着。

        江曼介意陆存遇户口薄上的不实年龄,陆存遇点头,这不是问题。江曼说,只是不想孩子的爸爸比妈妈大太多,陆存遇听了点头,并不急于来求婚那一套,稳住孩子稳住她的心情最主要。

        陆存遇更改户口薄上年龄的事情正在办理,他却提起了要买房子。

        江曼不明白,陆存遇这么多套房子还买什么房子,但是听他讲,别墅环境的确不错,装修却太简单,不适合长期居住,装修来不及了,对孕妇的身体伤害太大。陆家的房子正在装修,他本意也不打算带江曼回去跟长辈同住,市中心的公寓做临时住所可以,若当成家,太过敷衍。

        陆存遇找人帮忙物色房子,最好靠近市中心。

        江曼不想住别墅,距离市区太远很不方便,她不讲究空气这些问题。

        第二天,陆存遇那边就有了消息,朋友帮忙找了一整天才算找到两套,房子在市中心,精品装修,装修完工已经一年多,开发商的亲属自己留的两套,打算年底之前搬来这个城市居住发展,陆存遇这边想了办法,当天晚上请人吃饭,又帮人介绍了两个涉及生意方面的掌权人士,一顿饭人情换来对方让出一套房子。

        江曼对房子特别满意,但是,好像太贵了。

        苏青查了,二百三十平米的跃层,总房款共约计要一千四百万。

        夏薇怡直说:“曼曼,你要靠牢了这个陆存遇,我看他是对你真上心,突然的大张旗鼓,搞得跟要跟你结婚了一样。有钱人买东西就是痛快,第一天相中,第二天就是自己的了,第三天直接打扫卫生往里住,人比人真想撞墙啊啊。”

        江曼几次想张口说怀孕了,但还是忍住了,陆存遇四叔四婶这两天总说不能跟外人说,有讲究的。江曼心想我这边真的没有那个讲究,陆存遇更不懂,已经跟戴茗和金科说过了,朋友应该不算在外人之内吧。

        许就找了人测量新房子甲醛问题,结果是很安全,可以放心住。

        怀孕后江曼连着两天回家陪老妈,第三天跟陆存遇在一起,上班时间出来逛街买东西。

        陆存遇经过珠宝店,有了意思,江曼心知却不道破,只觉得还不是时候,在他要开口之前把他带向别的地方。

        陆存遇给江曼买了很多衣服,鞋子,他做了主,等她自己挑选太难。

        江曼觉得这种购物方式真畅快,大概任何女人都会觉得畅快,但是,畅快过后江曼心里是不踏实,不想东想西的买东西是为了麻痹自己,为了证明自己怀了他的孩子是他的人,吃他做的东西,睡他的床,用他的钱。可是麻痹过后总会清醒,拿着他的卡难过的想哭,又幸福的想笑,冷静下来江曼就告诉自己,要对他充满信心,要对未来一样充满信心。

        老妈也不是冥顽不灵的人,等江斯年离婚这事儿闹过去家里安静了,陆存遇一定会被老妈认可。

        第四天夜里,江曼扭扭捏捏地把他手机里存的“曼曼”,改成了“老婆”二字。

        得知自己怀孕以后,江曼更离不开他,占有欲可怕的自己都吃惊,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心病。

        两个人的相处,每一天都在发生变化,全因为江曼肚子里突然到来的小生命。

        十五在别墅里许多天没见到过忙碌的主人,许就把十五带到了陆氏投资大厦顶层办公室,江曼也在。

        十五一副面瘫的冷酷样子不搭理人。

        陆存遇不让江曼靠近十五,怀孕了少碰,从别墅接过来的十五身上很干净,中途许就带十五去全身修理美容了。

        <陆存遇上午一直在忙,忙完了也中午该吃午餐了,拿了外套起身走向等了他十几分钟的江曼。

        走到十五身边,十五突然伸出了一只前爪,大圆脑袋一动不动眼睛装无辜地看向别处。陆存遇心想,这十五是心情多差,竟然敢伸腿给主人下绊子,他蹲下身,这段时间忽视了十五,伸出手摸了摸它的头:“听话,你要有小主人了。”

        陆存遇抬手把西装外套递给了江曼。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165/138287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