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意绵绵 > 怕伤孩子

怕伤孩子

        **俱乐部,司机下车跟立在俱乐部门口的几名保安说了几句话,接着拨了一个号码,讲了两句,司机把手机递给了面前的保安。

        江曼在车上看到保安拿着手机搁在耳边,听了吩咐,频频点头阙。

        收线后,保安跟把手机还给了陆存遇的司机,手上拿着对讲机说了什么,其中一个保安迅速转身跑进了俱乐部。

        司机回到车上,说道:“陆总,保安稍后会把人带出来。”

        江曼看了一眼老爸江征,心放下了孤。

        来俱乐部的路上,谢谢与感激之类的话江征对陆存遇说了不少,由心而讲,还有老婆陈如的叮嘱。江征现在听了这个好消息,忍不住对司机又道谢,司机听完,顿时坐立不安的笑说:“您别客气,我为陆总和江小姐办事这是应该的。”

        江曼的视线紧紧地盯着俱乐部门口,而车内陆存遇的深邃视线也一直望着江曼,两人无声。江征瞧向女儿和女儿的这个男朋友,在家中见面和在外头见面完全是两种感觉,江征此刻有一种求人办事的卑微感!

        陆存遇薄唇紧抿地望着江曼不发一言,神情内敛且不失锋芒。

        几个人在车里等了十几分钟,江斯年终于出来。

        他走到俱乐部外面吹了微凉的晚风,猛地一下清醒过来,皱眉挥手,身体虽摇摇晃晃但意识却很清醒。

        保安朝江斯年指了指路旁那辆黑色奔驰。

        江征就要下车,江曼见此立刻拦住:“爸,你别下去,我下去叫他吧。”

        江征准备打开车门的手顿住,对女儿点头。

        江曼对视了陆存遇一眼,担心他想偏。

        “去吧。”陆存遇点头。

        江曼打开车门下车,看样子江斯年是喝醉了,如果他是因为其他事情喝醉江曼就不管了,让老爸下车,但是他恐怕因为童沁那些话而喝酒,吸没吸什么东西江曼并不清楚,不会看这个。她朝江斯年走过去。

        江斯年手上拿着手机,脸色难看。

        江曼说:“爸来了,童沁给家里打了电話,是我接的,爸妈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爸妈只关心你好不好,是不是真的碰过了毒品?”

        江斯年望向别处,突然一皱眉,酒喝多了,难受,却浑然不知自己到底哪里难受,心痛占据了身体上全部知觉。他手指攥紧了手机,开口:“你打给我了,对不起,没有听见。”

        “没关系。”江曼看他脸色说话。

        江斯年笑了,瞧了一眼路旁陆存遇的车,他见过,认得。

        他眼睛里红红地,指着路旁那辆黑色奔驰,笑说:“每次看到你和他在一起,我就恨我自己,我问我自己,为什么要跳级,为什么不等一年把你一起带走?什么时候我正式对你说一句‘对不起’,能听见你回应一声‘没关系’。我害怕被人抛弃,害怕变得在这世上好像已经可活可不活,我知道我是可耻的,一直知道,但我不知道爱情竟不会长久。我让你等太久了,你想靠岸,这个岸如今却变成了别的男人,”

        江曼打断,眼眶发热地瞧着他:“我们别一见面就谈这个好吗,过去了。”

        陆存遇坐在车内,视线望着车外交谈的两个人,眉目不动,突然江斯年不知说了什么后激动地一转身用力摔了手机,手机裂碎在路边,他整个人情绪极不好。

        江征见此要打开车门下车,陆存遇却先低沉一声,对司机:“下车。”

        司机是个办事稳重的聪明人,不明白陆存遇的用意但是知道肯定有用意,点头,拦住了江曼的父亲,然后打开车门,下车,走向江斯年。

        陆存遇不方便参与江家的家事,仅能做的就是把人从俱乐部里带出来,对此家事没有任何发言权。

        江斯年的情绪抑制不住,摔了手机后整个人开始有眩晕感,人站不住。只听见耳边有人关心,隐约听清楚声音像是江曼的,他伸手试探着往那方向抓,却失了重心。

        陆存遇牢牢攥住江曼的手,眼神略沉,盯着她让她上车。

        附近的医院正是陆棉上班的医院,车上,陆存遇给陆棉打了个电話。

        到了医院,江斯年立刻被抬下车推了进去。

        江征暂时先没敢打给陈如,不知道儿子这突然是什么情况,想到毒品,江征

        的心里更是害怕起来。

        医院走廊上,江曼心里不能平静,怎么回事?难道真的吸那东西了吗?

        陆存遇面前,江曼收敛着对江斯年的关心,自己清楚自己这关心是什么角度上的,但陆存遇未必会全部理解。陆棉叫同事倒了几杯水送过来,管江曼父亲叫叔叔,尽力安慰,陆存遇坐在休息区,表情一如往常,但是身旁的水杯他没动过,脱掉了西装外套,搁在一旁,他看了眼手表,此时医生出来。

        陆棉过去问:“周医生,他怎么回事?”

        周医生看着家属解惑道:“酒精中毒导致的呼吸困难休克,里面正在抢救,送来的很及时,家属放心。”

        所有人松了一口气。

        酒精中毒先治疗酒精中毒,其他的谁也没在医生的面前提起。不管他又碰没碰过,回头出院回了家,家人总要时常给予劝诫。

        时间晚了,陆存遇让司机开车先送江征回家。

        江曼也让老爸回家,老妈一个人在家,还提心吊胆着。

        陆棉双手插在护士服口袋里,跟江曼说:“和我哥先回去吧,别熬夜了,小宝宝的健康最重要。明天他醒了我挨个通知,今天值班,我能帮忙看着他。”

        “曼曼?”

        陆存遇虽是询问她的语气,眼神却是让她听话的气势。

        江曼点点头:“谢谢小棉。”

        陆棉甜甜地笑:“你是我哥的女朋友,我帮你照顾你的哥哥没什么不对,而且,我本就是护士啊。”

        陆棉把人送出去。

        陆存遇是把人从家里接触来的,当然要完好无损的再送回去,陈如对儿子放下了心,对女儿肯定也是担心,等她回家。

        许就开了车过来,留在医院,车被陆存遇开走送江曼。

        回去的路上,江曼挑了一张CD播放缓和心情和气氛。

        她说:“你别误会。”

        他伸手用拇指摸索着她的脸颊,摇头。

        陆存遇停车买了宵夜让江曼带回去吃,把她送到小区内,他手上拎着宵夜袋子把人轻轻拽到怀里吻了起来。

        江曼觉得突然,他唇上吻的无比用力,手掌磨蹭在她的背上,微微收紧。

        “上去坐坐?”吻完,江曼睁开眼抬头问。

        脸上想必晕红,夜里也看不真切,怀孕后不敢再在一起了,江曼对自己身体的状况没信心,陆存遇也小心的很,不强调要,怕伤了孩子。

        陆存遇最终没有上楼,这让陈如面对女儿脸上稍显尴尬,好像当妈的欺负了人一样,用就找上,不用了上楼都不让。

        江曼睡前听老妈在客厅说了一句:“改天再带他回来吃顿饭。”

        江曼躺在床上,把手搁在小腹上答道:“嗯。”

        第二天一早,陆棉发现病人醒了,支撑着让眼皮别打架,进了病房。

        江斯年面色惨白,四肢无力,他不认得陆棉只当成普通护士,询问自己情况:“我怎么了,谁送我来的医院。”

        陆棉回答:“你好,我是这里的护士,我哥陆存遇送你来的医院,你酒精中毒,休克。再稍微严重就会呼吸衰竭而死亡。你身体有不适随时叫我。”

        江斯年意识欠清伴有头痛,点头。

        “有烟吗?”他问。

        陆棉摇头:“不能吸烟,不能饮酒,饮食要以清淡为主,暂时忌刺激性的食物。”

        病房的窗子打开,在保持着空气的流通。

        江斯年感到轻微心慌,这可能是酒精中毒后的暂时症状。

        陆棉要出去打电話通知他的家人,但时间还早,才五点多。出去前又对他说:“切记不能偷偷抽烟,后果严重,每年的年二十九到初六,医院酒精中毒呼吸衰竭死亡的很多。哦,对了,你如果感到心悸难忍小便失/禁,要叫我。”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165/138287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