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意绵绵 > 合法夫妻

合法夫妻

        由于陆存遇躺在沙发上,所以江曼说话时要微微地弯下身体,男士衬衫大大的领口下一对白皙饱滿的双乳呼之欲出。

        “过来,坐我这。”陆存遇叫了声她,声音暗哑。

        等她坐下,他半起身把人就带向怀里。男人眼眸专注地盯着女人身体的某一处,一只手搂在了她的腰上,一只手从衬衫下摆伸了进去阙。

        闭着眼用手掌握住揉捏了会,手掌发热,男士衬衫扣子也被他手指来回窜动挣开了两颗孤。

        江曼在他怀里颤抖不已,目光紧紧地盯着他的视线。他低头含住了圆润饱滿上那朵绽放的粉红樱花,反复舔弄。

        江曼克制,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再刺激他,他也克制,吃了几口就放开她,但手掌揉搓在她的一对饱滿上却迟迟不放开,甚至她越是躲他越是想揉搓。陆存遇身下已经高高支起,凶猛的有要撑破那条男士內裤之势。

        外面阳光正好,温暖和煦,微风吹风窗前透明纱帘。

        陆存遇鼻息间喘着粗气立在露台上抽烟,半支烟下去,气息方才逐渐平复。

        江曼穿好了衣服,确定自己的户口薄在包里,又去找他准备的户口薄,一起放好搁在包里。

        下楼以后,陆存遇带她去吃了早餐。

        九点整,江曼拿出手机打给了已到公司的夏薇怡,请半天假,她说她要去登记。

        男女登记注册结婚是很神圣的事,过程并没有江曼想象的那般复杂,带来的紧张情绪也完全多余。民政局里跟他走了一趟,半个小时就一切OK。

        出了民政局,江曼拿着结婚证不禁朝他笑:“好容易啊。”

        陆存遇伸手揽过她的腰际,心里其中一块完全踏实了,终于已成合法夫妻。

        上车以后,陆存遇问:“我们是否应该庆祝庆祝?”

        江曼摇头:“又不是没有婚礼,婚礼就是最大的庆祝仪式了。我不在意这些,你不用事事都想着我会怎么对你去要求,我没有那么多的要求。坐在高档餐厅里听音乐吃东西,还不如在我家听你跟我爸妈聊天幸福。最实在的庆祝方式,就是晚上去我家吃饭。”

        陆存遇点了点头:“谢谢。”他不擅长刻意安排浪漫,倘若她能不介意,他心中认为最温暖的场景就是跟她一起吃顿热饭,地点随意都行,反正有老婆孩子伴着。

        ......................................................................................................................

        陆存遇送江曼抵达创州大厦,他手机响了。

        “是陆菲。”他说。

        江曼暂时没下车,听他接起陆菲的电話。

        陆菲先开口说话,具体说了什么江曼也听不清楚,过了一会,陆存遇问:“跟你妈妈住在一起真的开心?”

        陆菲似乎又说了什么,他不高兴。

        陆存遇又说道:“感冒了在家休息一天没事,记得看医生。”

        江曼盯着他挂断了电話:“陆菲怎么说?”

        陆存遇面上忧虑地开腔:“陆菲坚持要跟她妈妈一起生活,这种情况下谁也不能把陆菲强制性的带回陆家,16岁的孩子她有自己的主意。只是我担心,她妈妈未必会用心管教她,一个问题是她妈妈有没有时间教她,二是,她妈妈的教育方式问题。”

        陆菲在陆家,虽然他不经常回去,但从小陆菲就怕他,早出从不晚归,生怕晚归碰上他正好在家撞见。

        长到16岁,陆菲从不犯让家长难以处理的错误,很自律。但若换了一个环境,青春期的孩子难免性情放纵。

        ……

        陆菲在她妈冯安雅的公寓里待着,感冒睡了一觉变得严重,发烧,咳嗽,嗓子里痒,声音也哑的厉害。

        跟她爸通完电話,陆菲打给了她妈,通了后问:“妈,你几点回来?”

        “哦,那我自己弄点吃的。”

        按了挂断键,陆菲把手机放在一旁。

        额头很热,眼睛冒火了一样难受的走路开始打晃,浑身无力地进了

        厨房,打开冰箱找食材。冰箱冷冻那边打开后有一股凉气,她忍不住把发热的额头凑过去,顿觉凉爽许多。

        拿出鸡蛋,黄瓜,午餐肉,白米饭,她打算做炒饭吃。

        一边炒饭一边叹气,抓了抓头,陆菲不想再在陆家住了,住的舒服吗,其实并不舒服。始终被她爸她妈两边撕扯来撕扯去,她做任何事说任何话都要小心翼翼。现在她爸要再婚了,她妈更看陆家的人不顺眼,而她就又成了夹心饼。在陆家就避免不了接触她爸的新妻子,惹她妈生气,现在来了她妈这边住,顶多接触也就是偶尔接触她爸,再也不用担心会做夹心饼了,做够了他爸妈中间的夹心饼。

        吃炒饭时,她觉得没什么胃口,难以下咽,但是不吃饭怎么吃药。

        陆菲并不是很会做东西吃,在陆家的日子里学会做一些家务,洗碗收拾卫生,这些都可以。

        到厨房里做东西也仅限是简单早餐,烤面包片,热牛奶,煎个蛋。

        别的不会,炒饭吵得盐不均匀。

        放学后,同学给她打电话,问她能不能出来?

        陆菲睡了一小天,睁眼接电話已经是接近六点,她们高中夏季是5:35放学。

        陆菲一般不会出去跟同学们玩,忌惮她爸,她爸不在家她也怕她爷爷告诉她爸。

        现在身处她妈这边,她妈相对来说不怎么管她,一天没见人影,快六点了仍是没有回来。她打给她妈,问一问可不可以出门去玩。

        冯安雅接起电話,倒是问了孩子感冒好没好,吃了什么。

        陆菲从小跟她妈不亲近,心里多是敬和怕,摇头说吃了药好多了,自己做了炒饭。

        ...........................................................

        夜晚的大街上,几个穿着高中校服的男女同学走在一起。

        陆菲没有穿校服,生病请假一整天没去上学。她同学问她:“菲菲,你在你妈这比你爸那自由多啦。”

        陆菲笑了笑,自由归自由,但好像一个人在生活。

        同学又问:“很奇怪你爸究竟是干嘛的,有一回去学校接你,车很气派。诶,你长得像你爸还是像你妈?”

        陆菲想了想,拧眉:“像我爸多一点。”

        男同学搭腔:“那叔叔应该很帅的。”

        陆菲不好意思地笑笑,点头,她爸很帅!

        同学几人要去市中心逛逛,吃点东西,有好电影再看场电影。一个女同学问陆菲:“你还没跟我们一起去K过歌吧?”

        陆菲摇头,对这方面陆菲表现的还比较害羞,她没在人前唱过流行歌,只在家里独自一人悄悄地哼唱过。

        陆菲对外面的世界很好奇,带有探索心理。

        这个时间空出租车很难碰到,学生四五个,更不好打车。都是撒谎骗家长出来玩的,所以更珍惜机会,都愿意站着等公交车。

        公交车站前,还有其他学校的学生,女生扎着马尾,看上去比陆菲她们个子矮,但却勾肩搭背,男生还时不时地低头亲那女生的嘴,看的陆菲转过头去。

        看校服应该是一高的学生,胆子好大,也不怕被熟人给撞见了。

        ……

        陆存遇在江曼家吃完晚饭走了。

        江曼把结婚证搁在了老妈面前,咬着唇笑,回了家开始就没停止。陈如瞧着自己女儿的脸:“把你美的,在人家男方面前一点出息没有。”

        “嫁人了,你还不让我高兴不让我笑?”江曼拿过结婚证。小心的保存了起来,亲了亲结婚证,仿佛那就是陆存遇坚实的怀抱。

        陈如低喝一声:“脏不脏!”

        ……

        江曼手机响了,是许就。

        “喂,许就?”她接起。

        “曼姐,苏青姐手机关机,她这个时间会在家吗?”

        “你找她有事?”

        “哦,我路过这里,顺便想上去给她送欠条。”

        江曼看了看时间:“应该

        在家,这个时间她一般都在家看书,或是休息。”

        以前苏青她们这个时间正是在外头应酬,现在夏薇怡应酬最多,而她和苏青,都因为怀孕问题无法出去。

        江曼把应酬的事情交给了手下的人,有不能应付的客户她再想办法,不过至今还没有不好应付的客户出现。

        苏青升职到了C座,不是特殊的项目饭局她不露面,出席的饭局也是一般员工都去不成的。

        许就站在苏青家楼下,准备上楼。

        苏青在楼上做面膜,牛奶黄瓜,手机没电了她不知道,半天没碰过手机。盯着电脑,QQ响了,是江曼发过来的消息。

        ——许就在你家楼下,说是给你送欠条,你手机关机他才打到我这里。

        苏青拿过手机,马上插上充电器,开机。

        许就在楼下接到苏青的来电,他说:“马上就上去,我在超市买点东西。”

        许就问:“苏青姐,需要我帮你带点什么?”

        苏青想了想,家里缺什么,缺水,缺客人喝的水,许就上来她真的不知道给他喝什么,冰箱空空。

        最后许就买了一些喝的拎上去。

        苏青弄掉了脸上的面膜,洗了下脸,给他开门,此时住公寓对门的人打开了门,许就和苏青下意识的都望过去一眼,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瞧了一眼就关上了门。

        苏青没理会,让许就进了门。

        “怎么买了这么多?”苏青接过超市的袋子。

        许就拿出一瓶自己喝的,其他的苏青一瓶一瓶全都放到了冰箱里。

        苏青回到客厅以后,让许就坐。

        许就坐下,尴尬的不知如何开口,他说:“苏青姐,谢谢你在医院里帮我缴费。六万块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得上,但我会还给你。”

        “带了欠条?”苏青坐下后问他。

        许就摇头:“不知道欠条怎么写,我在超市买了纸和笔。”

        苏青真就看到他拿出了纸和笔,推到她的面前。苏青摇头:“许就,说实话我也不会写,欠条应该是什么格式的老师从没教。”

        许就抬头瞧着苏青,白皙的脸,比骨感的女人肉多一点,她刚好,不胖不瘦,或许是已经怀孕四月有余的关系,人丰满了不少。

        他拿过纸笔,写下“许就欠苏青六万元整”,他在底下签了名字。

        拿起欠条瞧了瞧,问苏青:“签了字,还用按手印吗?”

        “不用,你非要写欠条,那这样就OK了。”苏青无奈接过了欠条,随手搁在一旁的沙发上,没太理会。

        苏青的厨房里有食材,已经切好备用,许就瞧见了。

        苏青是一个人在家切完食材又突然没了胃口,索性就做面膜看书,困了就准备直接睡了。

        许就点了根烟,两人都沉默,苏青觉得许就应该有话要说,但苏青猜不出许就到底要说什么。

        许就吸了半根烟,烟草能麻痹人心,他不常吸,他问:“苏青姐还没吃晚饭?我也还没吃晚饭。”

        他这样说了,就是有意留下吃晚饭。

        苏青见过了太多人,职场上酒局上男女她也应付过无数,许就这样说,却让苏青有一瞬的不知道怎么办,留下吃饭?是有话说才留下吃饭?

        厨房里,苏青炒菜,夏薇怡她们三个当中,她厨艺最棒了。

        三菜一汤,菜每一盘都很少,剩下扔了可惜,苏青特别喜欢吃隔夜的米饭粒,偏偏就从不吃隔夜的菜。

        许就坐第一次在苏青家里吃饭。

        他赞赏:“苏青姐厨艺很棒。”

        苏青的脸色不太好看,平时不太喜欢别人夸赞她的厨艺,厨艺都是跟张跃在一起的那几年练的。

        苏青忍不住抬头问:“许就,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

        许就根本不饿,放下了碗筷,欲言又止,他低头点了根烟,嘴上叼着,用打火机点上,他今晚上没戴鸭舌帽,整个干净的男生脸庞露出来。

        他吸烟的样子,不同于一些年龄稍大的成熟男人。


        “苏青姐,我……”

        他开口后却说不下去。

        “要说什么?”苏青受不了听半截话,朝他追问。

        桌上的菜成了陪衬,苏青一口没吃,真的没有任何胃口。

        许就站了起来,捻灭了烟,皱眉拎起外套就要走。

        “你什么意思?我怎么你了?你现在是在对我发脾气?”苏青对他的举动很无语。

        许就站住,低声说:“对不起,我想我就不该来。”

        苏青捂着额头走向了他,摇头道:“许就,你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你把话说半截很吊人胃口。”

        “没事,我放弃!”许就突然情绪化地道。

        许就往门口走,苏青脾气比他更胜,“你说清楚!”

        什么放弃?没头没尾的一句话!

        苏青气的头晕:“许就,我最讨厌你这样的人,年龄不大,心事一堆,话说一半考虑过别人的感受吗?”

        “真要我说?我说我想让你打掉这个孩子!他配不上你!”许就挑眉回头低吼,压抑克制,终究按耐不住,把她向前扯了一把,闭眼吻住了她。

        苏青双手无力地垂下。

        半晌,他慌张地放手,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这么做了。

        他站在门口讲:“我不觉得这很荒唐,我不想看你作践自己所以上回在餐厅里骂了你,可你还是要了他的孩子。苏青姐,认识你有一百天了,我心里有一种感觉它很猖狂,我想我的感情是善良的,什么都不介意,你愿意为了我放弃他吗。”

        苏青久久无语。

        许就皱眉说:“你明明就那么讨厌他!”

        苏青摇头,低头说:“你别激动,你先听我说。”

        他意识到自己失败了。

        苏青说:“许就,我谢谢你能喜欢我。我比你大,就算不论年龄你在我眼中也只是个孩子。你现在的感觉只是冲动,你这个年龄的男生大概都会有,等过几年,成熟起来了,你不会记得今天。”

        许就望着她抬起都不敢的脸,恨恨道:“别拿我跟你的前任比,我不是他,我经历的就一定不会忘。”许就打开了门,气息难平的离开。

        苏青站在自己家里,被剧烈的关门声吓了一跳。

        ……

        第二天早上,江曼要去见客户,这些客户她都要在结婚之前安排妥当。

        打给许就,许就接了电話,说他今天请假了在医院,不方便过去。

        江曼说那就自己开车去见客户,一次两次陆存遇应是不会知道在意的。

        许就拦住:“曼姐,我身体不舒服不能过去,但公司还有其他司机,九点之前车一定到你小区门口。千万别自己开车,陆总会责怪。”

        江曼无法,陆存遇面前谁都难做。

        躺在沙发上,江曼背着老妈悄悄捂着小腹,心说孩子你真矜贵,你爸在乎你在乎的好像全世界都是要打你的小怪兽一般,派来一个个的奥特曼保护着你。

        八点五十,江曼出门,不想让司机等她。

        小区门口路旁停着一辆黑色卡宴,江曼走过去,不等她敲车窗人已经落下车窗。

        “你怎么来了,我是要去见客户的,不开玩笑。”江曼心想我不是要跟你约会,今天真的没有私人享受时间。

        陆存遇眼眸里流露出几分诚意,低沉的嗓音非常悦耳:“充当一天你的司机,我保证不吓走你的男客户们。”

        江曼迟疑地说:“我恐怕还要跟他们吃饭的……”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165/138287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