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意绵绵 > 美丽景色

美丽景色

        到了晚上,小杉又打来电話问江曼。

        “姐,你问过姐夫了?”

        “问什么,陆显彰公司资金危机?”江曼装起糊涂。

        “对啊,我惦记一整天了。”小杉对江曼哀怨的讲:“我在陆显彰的公司里工作,待遇不错,也不累,但是我才上班不到一个月,钱赚的还少,远远不够。姐你也知道,我是跟我爸妈还有你吵架非要来这里的,我的目的是赚钱。公司万一真要破产了,我也好早点谋划下一步的出路对不对?”

        江曼对小杉的话不全相信,小杉在她眼中就是个特别爱耍小聪明的女孩子孤。

        “內衣公司如果真的要破产,肯定瞒不住。这件事我不能去问陆存遇,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一直都不是很好,我不能总在他面前提起他不想听到的名字。”江曼随便敷衍过去。

        有意劝小杉别搀和,但想想又没开口,明知说了也会被小杉当做废话处理。

        陆显彰公司资金危机的事,陆存遇回家一句没有提起。

        他主动提起的话题永远是她,孩子,婚礼,这些两人的私事。

        第二天一早,江曼被赵阳开车送去创州上班。

        公司人议论纷纷,背后指指点点,已经不是第一回,江曼并不在意。

        江曼进了电梯,外面的三两人开始小声掩嘴笑着说:“不知道她得上了那病没有?”

        “怎么可能幸免,只要做过就一定也得上了。”

        “那她怎么还每天高高兴兴的上班?表情上好像一点都没有为自己的病担忧?”

        “那病分好几种呢,淋病,梅毒,有的早期发现可以治愈,有的延误了治疗,恐怕就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她一定是早期发现治疗好了。”

        “这还用想,一定是这样,陆存遇那样有钱有势还有外貌的男人,只要治疗好了,以后行为上再多加注意,她跟着他还是很赚的,起码我们嫁什么样的人都比不了她这一辈子,人家不愁吃穿,即使没名分也和阔太太无异!”

        苏青从公司门口进来,其中一个女人嘀咕一句:“江曼还真是一个会为自己打算的女人!苏青来了,嘘。”

        苏青经过,所有人闭着嘴巴。

        等苏青进了电梯,大家又开始掀起眼皮一脸嫌弃地议论:“苏青也不是什么好鸟,升职升那么高,不是被董事长睡了还能有第二种原因?”

        ……

        中午十一点三十分,陆存遇的车低调的停在创州大厦喷泉池旁整有十米远。

        经过的人眼中,他的低调也是招摇,久而久之,谁不认得这是江曼男人陆存遇的车。

        陆存遇带江曼离开,苏青和夏薇怡也出了公司。

        夏薇怡放下包,开车,在车上看到公司门口有人瞧着陆存遇那辆车消失的方向在喋喋不休的议论,笑着分析:“她们用嫉妒的眼神和言语表达着表面上的不屑,心中却多数在想,为什么江曼会有这样好的机会认识陆存遇这种男人,而且关系还维持了几个月不变。她们想来想去,都不会愿意认为是这个男人专情,把恋爱当正经事,一定是更愿意想成江曼这个狐/狸精招数太贱,留得住男人。”

        苏青点头,的确就是这样,比她们命好的女人都会被叫成狐/狸精。

        到了餐厅,夏薇怡点了东西。

        三个人的口味三个人各自都十分了解,餐前订好去哪家餐厅,去了基本就不用再看菜牌,直接点就成。

        苏青低头拿手机查看邮件,对夏薇怡说:“下午有没有时间?”

        “有,什么指示。”

        “陪我去医院做四维彩超,五个多月了,我还没做过,心里害怕,不敢一个人去。”

        “没问题。”夏薇怡朝苏青点头。

        ……

        陆存遇没有带江曼去餐厅吃东西。

        他四婶家里,已经做好了四个炒菜,两个营养汤。

        坐下以后,一家人边吃边聊。

        陆四婶对江曼和陆存遇说:“下午你们两个有没有空闲时间?”

        “我有。”江曼端起饭碗点头,说完她看向陆存遇。

        陆存遇点头:“随时都有时间,四婶你要让我们干什么。”

        “窗帘,卧室地毯,等等,这些你们

        有时间最好亲自挑选,以免别人拿主意的东西看着不合心意。”四婶指出。

        陆存遇笑了:“我什么都行,主要听她的。”

        最终决定吃完午饭就去挑选一下,先定下来。

        本打算就用房子刚买到手装修的原有那些新东西,但婚期还有将近一个月,不是十分合适的东西换换也确实有必要,在原定计划上再精益求精。

        饭后,陆存遇开车,带四婶和江曼一起去挑选。

        江曼不是很懂,帮人筹备婚礼的经验她也没有,她以为结婚就要挑选红色的窗帘,但是被他四婶拦住了。

        陆存遇的四婶基本做主选了,让她来,只是怕她意见太大,做主也是看着江曼眼色做主。

        江曼和陆存遇都特别不解,为什么不能挑选红色?俗是俗了点,但是结婚红色这多喜庆。

        陆四婶很激动的像是在张罗自己儿子女儿的婚礼一样,尽心尽力,一点也不马虎。

        “你去问问吧。”江曼悄悄推了一下陆存遇。

        陆存遇点头,朝他四婶走了过去。

        “四婶,红色怎么了?有什么不方便说?”陆存遇一个人过来打听,表面上的意思就是四婶说了原因他也不会去告诉江曼。

        陆四婶瞧了一眼远处站着看别的东西的江曼,对侄子说:“四婶老家有这个说法,结婚选红色的窗帘新娘不生儿子,生女儿多。”

        “这边没有这个说法,没问题。”陆存遇还是钟情红色,主要是喜庆。

        陆存遇年纪不小,37了,难免在意婚礼的每一个细节,希望万事都能如他和她的意。他本是不迷信的人,但是由于过分在意所以倍加小心。始终相信缘分,但又不被缘分眷顾,渐渐他开始只相信自己的直觉,比方第一回江曼帮她玩牌,抓了张红心6,他认为红心6的寓意顶好。

        人与人之间,从陌生认识到揣摩透对方,也只是有两个结果,一是满意,二是失望。他对女人失望过一回,因此不想再有第二回。害怕开始,害怕再一次的失望,感情的过程甜蜜却也伤人,付出的爱最能毁人心智,他也不例外的无法逃脱幸免。那天若不是一张红心6,他未必会愿意对江曼深入了解。

        不再年轻,思想情感上洁癖,没有那个闲情逸致去试探一段又一段的感情。

        思绪闲散时,陆存遇也曾想过,怎么会因为一张红心6就决定深入了解她、追求她。总结后认为,那大概是因为江曼十分合自己眼缘,若是对的人,怎么甘心就那样错过无交集。好似看到一朵花,清新淡雅,亭亭玉立,靠近后闻一闻花香,甚是满意,唇角微弯,认定这是走入到他眼中最美丽的景色。

        ……

        布置婚房,男人多半听女人的,二十几岁的女人布置自己的婚房更多的只是注重时尚。陆四婶这位年纪稍大的长辈,注重的是习俗讲究。

        离开的时候,陆存遇去马路对面取车,把车开过来接她们上车。

        坐在店内休息区沙发上,店员送来两杯白水。

        陆四婶喝了口水,跟江曼解释:“小曼,四婶也都是为了你们两个好,可别嫌弃四婶管的多。存遇他的婚事没个人管,这孩子我从小疼到大,跟他亲妈没两样,喜庆的事人多张罗有气氛。”

        “不会,四婶你帮我们分担了很多。”江曼感激地讲。

        陆存遇把车开了过来,并未鸣笛,店内还有其他客人在挑选东西,有陪同挑选的年轻妈妈在抱着正熟睡的小婴儿。

        他把车停在门口,下车,进来叫四婶和江曼。

        江曼和他四婶一起出去,四婶上车的时候说:“四婶帮你们定的这些东西,等婚礼结束了你们不喜欢就全都撤下来,再换上你们年轻人喜欢的款式。婚礼完事就没那么多讲究了,别有压力你们。”

        江曼从心感激他四婶,婚礼这些事情上帮了许多的忙。

        ……

        下午三点,江曼回到了公司。

        她听说了夏薇怡陪苏青去医院,做四维彩超。

        江曼给她妈陈如打了个电話,就是说窗帘这些新房的东西重新定了一套,他四婶拿的主意。

        陈如以为自己女儿生气了,安慰一番,说一定不能跟他四婶闹不和,人家也是为了你们两个好。以后嫁过去了,那家庭人多,人心复杂,有人照应比自己要好。尤其你这婆婆昏迷在医院,这个四婶顶一个好婆婆了。

        江曼一听,老妈八成误会了,赶紧解释:“你女儿不是那样挑刺的人,放心吧,关系只会往好了处。”

        聊了几分钟,江曼就挂断了。
        陈如在去市中心的车上,不知亲家关凤何时来的青城,总之今天才电話联系她,主要是见面谈谈两个孩子离婚的事。

        江斯年虽然不是陈如亲生,可陈如早已经待他如亲生的儿子。半辈子没为这孩子操过心,现在就因为离婚这事,惦记的经常睡不着觉。别的倒好,就是童沁三两天头的回到家里闹,邻居听了准是笑话。

        关凤坐在餐厅里,陈如见亲家也打扮了一番,女儿给买的新衣服每当这类场合才拿出来穿一穿。

        童沁也在,精神瞧着不大好,好些天没上班了。

        关凤优雅大方的对陈如笑着讲:“亲家,咱们还是第一回见,原谅我实在是忙,要不是斯年和沁沁闹离婚这事,我也没时间回来这边。”

        “亲家是个大忙人,可以理解。”陈如以笑脸对人,却对关凤没好印象。

        当初两个孩子草率决定结婚,亲家没见过面。之后度蜜月更没双方父母什么事儿。陈如一听对方是富家千金,心想对方是只瞧上了她儿子这个女婿,没瞧上她儿子的家庭和老爸老妈这一双凡人。

        表面上不讲,陈如心里可一直不痛快。

        童沁迫不及待的开口,期期艾艾:“妈,斯年,我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让他不离婚,但是斯年他,他婚后跟另一个女人偷偷在一起,背着我。他就是因为那个女人才跟我离婚,妈,你儿子出/轨,我希望你能管管。”

        “哪个女人?”陈如惊讶,那个打掉孩子叫什么可的姑娘?

        童沁说不是王若可,王若可已经离开了青城。童沁如今整日不上班,已经跟踪到了那个女人和江斯年的约会地点,每天下午五点左右,江斯年的车肯定会出现在咖啡店门口,接那个女人,连续一个星期都是这样。

        童沁开车,决定带着关凤还有陈如过去咖啡店门口堵人。

        她要让那个女人知道,江斯年还没离婚,还是一个有妇之夫!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165/138287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