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意绵绵 > 肚子没了

肚子没了

        终于开车回到了家中,陆存遇并没有耐性先开灯,而是直接借着月光把江曼稳稳地打横抱起走向了楼上的卧室。

        江曼被放下,四目相对,炽热的谷欠望早已在两人体内迸发。

        陆存遇薄唇紧抿着,望着江曼时喉结上下滚动,他脱了外套,衬衫,身上的所有衣服,他要转身开灯,江曼却在他怀里摇头制止。陆存遇全都依着她,一条手臂紧揽着她的纤细身体,一只手轻柔上了江曼的臋,柔了柔后坏坏地在臋上面捏了一下阙。

        他开始亲吻她,从额头亲到了她微微扬起的皙白脖颈,呼吸粗浊急促,男性大手迫不及待地伸入她的衣服内,挑起一点,手指缓缓钻入,用粗糙微凉的指纹慢慢磨索女人独有的滑腻温热皮肤孤。

        陆存遇的身体空虚地叫嚣着需要得到满足。

        卧室床上。

        陆存遇精壮的身体始终不敢彻底全压在江曼身上,大手也只敢轻轻地抚过江曼依旧平坦着的小腹。

        陆存遇哄着江曼让江曼坐起身体靠在床头,江曼做了,这个姿势或许更安全。

        男人修长手指捻弄着她丰滿上硬起的颗粒,江曼微微地皱起了秀眉,感觉强烈,微张着粉润唇瓣不断地对他吐息呼吸。

        陆存遇柔韧的薄唇吻上了江曼,灼热视线盯着她的脸颊,胶合的吻由轻转重,唇舌含在一起吮着。

        他费力地脫下她下身的毛织长裙,大手此时伸向了她的腿内侧,手指慢慢地抚上她早已湿了的內裤。

        江曼咬唇,拧眉痛苦并快乐地朝他低吟着,抬起搂住陆存遇脖颈的双手去抚上了他的脸庞。

        陆存遇的脸已经很烫,悸动不已。

        无比安静的夜里,不开灯的房子里此刻只有两个人,昏暗的视线下江曼比较能对陆存遇放得开,更多程度的满足他的索求。

        江曼的身心早已被谷欠望所俘虏。

        陆存遇适度地打开了江曼的双腿,方便着他的进入,吻的呼吸一片絮乱,他缓缓推入皱眉道:“湿成这样怎么还是这么紧,别夹着,快不能动了。”

        “嗯…好胀…”江曼皱眉,喘着气伏在陆存遇结实臂膀之间。

        陆存遇轻柔地吻着她的肩,她红了的耳根,她软软的唇瓣,大手覆上她因气息而起伏的乳,用十指捻柔,她敏感的顶端从他指缝中露出,随着他腰臋的推动动作,身下床单已经湿的不成样子。

        第二天早上,江曼压根就起不来床了。

        陆存遇洗漱完毕换好了衣服,黑白搭配的西装衬衫,没系领带,一丝不苟的严肃模样站在江曼床边,捧起她的脸吻了又吻:“我去公司,中午接你一起吃饭。”

        “好的。”江曼迷迷糊糊的回他一下。

        江曼八点四十起床,郑婶早上六点半就已经过来了,郑婶说自己岁数大了,睡眠很少,早上五点准时就醒,醒的时辰比老家鸡叫都准。

        江曼吃了早餐,要去公司,打给了赵阳过来接她。

        上班之前,江曼问了问郑婶:“十五最近怎么样了,没瘦吧。”

        郑婶笑着说:“不用担心十五,在那头平时吃的好着嘞,原先饲养十五的人两三天就过去一趟,检查十五的食欲怎么样,检查眼睛,检查牙齿,我和你郑叔亲眼瞧着,可比咱们人检查的都还勤。”

        江曼点头,陆存遇养的犬的待遇真的很好。

        创州大厦,C座。

        苏青接起江曼的来电,江曼问起她什么时候去医院打掉孩子,再拖下去要拖到何时。

        “我心里有数,再等等,快了。”苏青对江曼说。

        江曼只好点头,希望快了是真的快了。

        苏青想什么江曼也不能百分百完全知道,江曼担心,万一苏青有生下来的想法怎么办,的确有知道孩子畸形仍然还坚持生下来的准妈妈存在。

        苏青知道孩子畸形,到现在,不少天数了。

        上个星期苏青查到了童刚的出差日期,两天后童刚会去美国。童刚的秘书对苏青透露,童刚在美国养着一个年轻孕妇,到了查这胎是男孩女孩的日期,童刚说要亲自过去,怕被女人蒙骗。

        童刚原本打算不带秘书一起过去,因为上个星期童刚还对苏青不百分百信任,让秘书留在国内,监督着C

        座这些人的一举一动。

        经过童晓和江开这件事,童刚认为自己已经铲除了所有背叛公司的人,信任苏青,苏青怀着他的孩子,拿着公司股份,将来苏青的孩子会是公司的继承人,孩子妈妈是实际性的创州老板,没理由背叛创州。

        童刚临时决定让秘书跟着一起过去,秘书是童刚熟悉欣赏的下属,到美国那住几天,童刚有秘书帮忙办事和翻译能方便许多。

        苏青到C座当这个市场部总经理之前就已经试着跟童刚秘书接触,奈何秘书很不配合。升职到C座以后跟秘书的接触才多了起来,童刚和她的关系秘书知道,秘书对苏青就越来越低眉顺眼。女人看女人有时候很准,秘书认为苏青真的生了儿子后,肯定做大,美国那个女人根本不成气候。

        秘书年轻,想要前途就要认准一个未来的主子。

        但是秘书很有分寸,嘴严的紧。会说出童刚在美国养了一个孕妇这事儿,苏青也是付出了一个三万多块的名牌包包。

        童刚出差的这天,江曼和夏薇怡约了苏青意在让苏青这天去医院处理孩子。

        考虑到的是童刚此次要去美国四天,苏青可以休息四天。

        苏青以有约会为由拒绝了江曼和夏薇怡,让她们两个去逛街购物吧。

        江曼担心,苏青去跟谁约会,是许就吗?

        许就每天会接苏青下班,不会明着把车停在创州大厦门口,躲避着认识的人。苏青跟许就没有任何进展,不给机会,但是许就年轻气盛的认为这世上没有什么不可以,喜欢她除了追还能做什么。

        苏青开车自己走了,经过许就每次停车的位置。

        许就打给苏青:“那不是回你公寓的方向。”

        “别跟着我!”苏青态度很差,说完把手机扔在了副驾驶座位上。

        许就脾气上来恨不得摔碎手机发泄,他启动了车,悄悄跟上了苏青。

        苏青约了张跃,自从张跃知道她和童刚可能有关系,就一直约她出来见一面,但是苏青没有见,两人见面还不是时候。

        童刚出差了,苏青打给张跃说有时间。

        张跃还是最关心苏青的,童晓于他,更像是合作的关系。只是如今,时过境迁苏青已不在乎张跃的关心。

        许就不认识张跃。

        酒吧里,气氛正热,但不属于劲/爆的热,台上女人扭着腰肢再唱一首抒情的歌曲。

        苏青跟张跃约在这里。

        见面以后,张跃让苏青坐下,视线一直盯着苏青的脸颊,但却不敢看一眼苏青的眼睛,怕那里面都是他不熟悉的陌生。

        张跃喝了杯酒,瞧了一眼酒吧里远处的人,问苏青:“童晓说的是真的?你跟我说的不是气话?”

        苏青看向这个男人,“我们分开也有几年了,你的事我不过问,我的事你也没有资格过问。”

        许就站在远处,望着那桌上的一男一女,走到吧台点了杯酒,望了过去,抽着一根烟。

        不知不觉,就这样情绪低落着依赖上了烟这东西。

        苏青看了一眼时间,拿出手机,黑着屏,她对张跃说:“没电了,用一用你的手机。”说着就已经伸手拿了。

        曾经张跃的手机就是苏青可以随便拿着玩半宿的东西,现在,拿着他的手机苏青手指发抖,心里一闪而过的是那些回不去的曾经。

        走到安静的地方,苏青找到童晓的手机号码,拨了过去。

        张跃坐在位置上喝东西,苏青十几分钟之后回来,坐在原位,没还给他手机,而是随便在他手机里找了一款游戏玩了起来。

        张跃把烟捻灭,对她说,“你以前就爱玩这些小游戏。”

        苏青讽刺地笑了笑,低着头,“别这样说,好像你都记得一样。这弥补不了你对我的残忍行为。”

        “我知道。”张跃说着拧眉。

        苏青过关就是过不去,玩了大概二十几分钟,两人总共坐了有四十几分钟了,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童晓来了,眼睛在四处找人。

        走近以后童晓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苏青拿着张跃的手机在玩游戏,而张跃的视线已经粘在了苏青的身上。

        “怪不得我打了几遍电話都不通。”童晓瞧着两人道。

        苏青并未抬头看童晓,继续闯关,手指在张跃的手机上来回动着。打给童晓以后,苏青把童晓的号码加入了免打扰里面,童晓气愤的打给张跃质问时,应该提示的语音都是暂时无法接通。

        <

        苏青告诉了童晓地址,相信童晓一定会来,被放假这件事童晓还恨着她,种种综合,童晓的心理想法恐怕是想撕了她。

        张跃指着位置,对童晓说:“你坐。”

        “为什么要坐?”苏青抬头看童晓,对张跃说:“童晓坐下我立刻就走。”

        张跃想不到苏青会这样说,突然带刺的苏青好像回到了大学时期,看到跟他走得近的女生,转身就指着他的鼻子玩笑并带刺地问,“你是不是移情别恋了,她好看?比我还丑,真的,身材也不好!”

        每回张跃都被苏青气笑,背着她说:“背着媳妇,世界上所有女人都是路人。除了我妈。”女朋友的占有欲张跃能理解,就像他也不希望苏青的身边有男生围绕一样。

        临近毕业,到底还是背道而驰了。

        面对苏青的挑衅和张跃的不言不语,童晓失望,“苏青,你别太过分了。”

        “我怎么过分?”苏青闯关成功,这才垂眼撂下张跃的手机,站了起来,面对面地望着童晓。

        童晓毫不犹豫地伸手给了苏青一巴掌。

        张跃迅速站了起来,护着苏青。

        “你有什么资格打我?”苏青小拳头攥着,眼泪流了出来,说话时一股浓浓的悲腔,张跃瞧见,不禁心疼万分,苏青是个很少会掉眼泪的人。

        只有苏青自己知道,这眼泪不是因为张跃更不是因为童晓,而是为了肚子里畸形的可怜的孩子。

        想一想就疼的无法呼吸。

        许就去洗手间的功夫,苏青她们这边就吵了起来,动起了手,酒吧里本就很乱,苏青倔脾气的要还给童晓一巴掌才能罢休。

        张跃能控制一个女人,却不能控制另一个。

        扯着童晓,就是童晓吃亏,但是这种情况下他顾不得考虑这些,而是扯着苏青,但真的是为了护着苏青。

        酒吧保安闻声过来,张跃扔下钱。

        张跃禁锢着苏青的身体出了酒吧,童晓跟着出去,保安驱赶。

        苏青撒起泼来跟其他发疯的女人一样,力气大,而且哭的很凶。

        张跃心疼,安抚着,分手那天苏青都没有这样激动。

        “张跃,都是你欠我的!”苏青哭着对张跃歇斯底里。张跃想起以前的事和现在的苏青,不禁抱紧了苏青的身体。

        童晓气的骂起苏青,失去理智。

        “你装什么可怜,苏青,是你让我失去工作,现在又来抢我的男朋友,你这个女人的心是什么做的?”

        苏青挣脱开张跃,对他说:“我不动手,我只想跟她讲理。”

        张跃稍微松开,抬手抹了一下苏青脸上的眼泪。

        苏青缓慢地走向童晓,唇角是苦涩的泪水,“童晓,你说我装可怜,你问我的心是什么做的?你他妈最好先分清楚!张跃以前是我的正牌男朋友,如果你抢走了他就变成了你的,那我抢走了他以后他是不是就是我的?你脑子里是不是这样一个可笑逻辑?为了稳定你的感情断了我和张跃复合的机会,你设计你爸跟我?童晓,你惹错人了,我不是什么好女人我坏起来其实很坏,我瑕疵必报张跃没跟你提过?不搞死你和你爸我不会罢休!我无牵无挂一个烂人我怕什么!”

        酒吧外面吹着风,却吹不干苏青的眼泪。

        张跃皱眉,不敢置信地望向了童晓。

        “这一巴掌我不该还回来?”苏青突然抬手打向童晓,童晓本能地用力一推苏青,躲避巴掌。

        ……

        第二天早上,江曼起床后才知道苏青住院的消息。

        夏薇怡比江曼早知道半个小时,赶到医院,不久江曼也到了。

        苏青的孩子没有了,肚子没了,张跃在,许就也在,但是没有旁人了。

        苏青闭着眼睛,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不说话,手指无力地搁在被子上也一动不动,好像死了一样毫无生气。

        苏青的手机响了,手机在张跃的手中。

        张跃出去接听,童刚暴怒地问张跃究竟怎么回事,童晓打电話说自己不是故意的,是苏青她自己不注意。

        苏青不接电話,这一便才通了。

        童刚这几天才知道张跃是苏青的初恋,恍然大悟,原来童晓跟苏青还是情敌,不是好校友翻脸成仇?童刚一方面觉得荒唐,一方面又觉得这很有可

        能就是童晓突然被判公司的原因,他把股份给了苏青,童晓怎么能看得下去这样的事情发生?

        张跃被童刚骂了一顿,张跃回击了,父母都从不舍得骂一句,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有什么资格骂他?!甚至他想揍童刚一顿!

        张跃没有挂断,眼睛通红的想着昨晚苏青手术之前哭着指责他的那些话。张跃承认,自己欠了苏青的,许给她婚姻和幸福的未来,却一样没给成。

        “童晓和苏青的矛盾根本就解不开,童晓失去了工作,没得到公司股份,会让你这个爹的儿子顺利出生?”张跃这一番话把责任都推给了童晓。

        童刚在美国那边听着。

        儿子没了,是真的没了,童刚这不是在做梦。

        ……

        张跃回到病房,把手机搁在了病床一旁,附身在苏青耳边说:“睡着了吗,我按照你让我说的跟童刚说了。”

        张跃很想吻一吻苏青有些干的嘴唇,却没勇气。

        分手以后,张跃没有想过退出苏青的生活里,苏青坚强的朝他笑时,他以为苏青真的很坚强,才不会哭,她很独立,现在想来并不是这样。

        苏青的眼睫毛动了动,还是会哭,拧着眉,手指抓紧了被子不发出一点声音,不是还爱张跃,只是心酸。

        许就听着这一切,看着这一切,他所认识的苏青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但是讨厌不起来,他很想一巴掌打醒自己。

        许就嫉妒张跃还有资格在苏青耳边说上几句话,嫉妒的很,这一点证明他醒不了了,打也醒不了了。

        夏薇怡推开张跃,冷着一张脸瞧着张跃:“你离她远一点。”

        转身,夏薇怡给苏青擦掉眼泪,劝她刚手术完别哭,引产等于生了一回孩子,要好好的养,哭对身体太不好了。

        ……

        病房外面。

        江曼和张跃站在一起,这两个人其实很熟悉了,毕竟在南林读书的时期苏青是江曼形影不离的朋友,张跃是苏青的男朋友,三个人一起拍照,吃东西,逛街,一起经历过的事情玩过的东西很多。

        “我听许就说,童晓从你那拿了什么东西给她爸?”江曼看张跃的眼神很嫌弃很嫌弃,

        张跃单手插在裤袋,站在窗边,“我和苏青同居过,你知道的。那个时候她洗澡我玩笑的拍过她出浴照,不觉得这有什么过分的。我没给人看过,分手后我舍不得苏青,就存在了电脑里,我不知道童晓怎么看到了。童刚看过这些照片才对苏青产生兴趣,我以前完全不知情,昨晚问童晓,童晓说她是误传到她爸手机里的。”

        “她说误传,你信?”江曼恨恨地盯着张跃,“你眼中的爱情是什么,苏青是什么,她人在你身边为什么还要拍这种东西。没出事你觉得这是情侣情/趣没什么问题,但是出了事张跃你良心上过得去吗。苏青什么样的性格张跃你不清楚?这个傻瓜,怎么让你拍这些东西!”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165/138288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