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意绵绵 > 看你儿子

看你儿子

        陆存遇听他四婶说江曼肚子里的是他儿子,当即一怔。

        且不说陆存遇他现在身体不好,就算很好,也一定比欣慰更开心几个程度,总归是盼子心切。

        江曼带着胎儿图来医院,一刻都等不了的想让他瞧一眼他儿子照片。

        他四婶在病房里跟侄子说:“你昏迷后手术那天,四婶不乐意让江曼总往导管室跑,怀着陆家男孩,谁不担心辐射有个万一。但这江曼心里就全是你,你病在那,怎么能忍得住不去看着。孤”

        医生说,辐射也不是无所不能,每个胎儿的敏感程度不一样,B超检查她腹中胎儿发育极好,而且只有经常性的接触放射原才会导致胎儿发育缺陷等情况出现。她接收辐射的时间不长,问题不大。

        江曼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回事,医生那话她听了不甚在意,不比他四婶。

        潜意识里,两者相比还是太过在乎他。

        手术说有风险,她明白,但若他真的脑出血没救过来,那时还什么孩子不孩子的,估计整个人也就跟着他一起崩溃了,理智全无,不受控制。

        江曼来了,他四婶就出去了。

        陆存遇现在身体状况极差,得恢复一阵子,医生安排让他暂时住着重症监护室,观察治疗之后再转到其他病房。

        江曼觉得只要他在身边就有安全感,能感觉到他的气息就好,不管他现在能不能站得起来。

        她指着胎儿图给他讲:“你儿子的手指甲完整地形成了,指关节也在开始运动。看到了吗?”

        他点了点头,却是始终瞧着她。

        “看我干什么?看你儿子。”江曼说了他一句。

        陆存遇看过了他儿子,影像看不真切。

        他心中惟愿能病好如初,看着儿子出生,陪伴儿子直至他长大,呵护教育儿子到他懂得如何做人,如何与姓陆的兄弟姐妹们和平相处,不可吃亏与被牵制。

        这会儿他多瞧了江曼几眼,艰难地说:“倒下之前,最放心不下的是你。”

        江曼眼眶湿润,攥住了他的一只手,却反被他攥紧。

        陆存遇叹息道:“我真死了,还有我弟弟来照顾我母亲安度余年,陆菲有个舅舅,陆家这一支脉的长辈不会亏待她,再过些年也会嫁人。而你,丈夫死后次年生下孩子,你后半生一个人带着孩子要怎么过?再嫁他人倒是个好的选择,只怕这人待你不好。我再一想,又实在不愿我孩子朝别人叫爸。倘若期望你始终一个人,跟我孩子过剩下那后半生,这又是一自私为难你的想法。二十七、八岁的女人单一辈子,你父母也会不忍心的劝你找人再嫁。想了几回,你我认识这不到一年的情分要随下一人出现而远去,我应不应该祝福?到现在我醒了,还是没有一个对心的答案。”

        “你不要想那些。”江曼又哭,这几日眼泪为他流了很多。

        陆存遇虽没有脑出血后遗症致残那么严重,但术后行动也是稍有不便,肢体麻木,甚至疼痛,需要时间来恢复。

        他摩挲着江曼的手指,“不能不想,这病大概随时有危险发生。现在能说的话都要跟你说完。我不愿你跟我不到一年搭上你今后一辈子,碰上好的人别错过,孩子可以送回陆家。议论你的流言蜚语也别听,就让他们去说。”

        江曼低头,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别说了。”

        陆存遇立下的遗嘱出现在她视线里时,她心里的滋味实在难受。

        从没把遗嘱当成是母子二人的救命稻草,仅是无奈、无助,人在生死边缘徘徊定是十分痛苦,被逼必须去想那些他不敢想,不愿想的事。

        ——————

        江曼现在不与他多说,让他休息。

        陆存遇醒的第一天该来看他的都来了,有的不至于是虚情假意,但也是敷衍的很,这样的亲属他四婶没给好脸色,直说存遇很累,医生叮嘱得多休息,不劳你们这样一遍遍的来关心着他了。

        第二天下午,江曼和陆菲一起来看陆存遇。

        只见陆存遇表情平和闭着眼睛,嘴角噙着若有似无的笑,江曼进去后问他刚才笑什么呢,他却不承认自己笑过。

        清晰的视线凝望着她的腹部,没失望,是个儿子。他记得自己喜欢江曼时就想着无时无刻靠近,占她便宜,那大概是想快点拥有她。可以一同入眠,

        一同用餐,一个床上同一被子。当然也少不了幻想与她做愛。现在瞧着她小腹,就想着儿子出生,再到长大,被他领着出去玩,买各种玩具,儿子委屈了他得护着,总之,脑海中描绘的幸福画面一幕一幕。

        陆存遇问陆菲,想没想好什么时候走?

        陆菲本都该走了,打算去那边适应适应,跟亲属住一段日子磨合磨合关系。

        先前犹豫是怕她爸有个万一。

        如今手术完毕,人醒了,心总算放下了不少。

        陆菲拿出手机查看,算了算日子,她说:“再在国内呆一个月,过完圣诞节再走也行。”心里是想,那时她爸的身体应该会稳定了,她出去国外能更无忧无虑。

        ————————

        江曼在陆存遇清醒一个星期后,把县级市那边的事跟他说了,全对得上。江曼也不是全猜,靠谱的线索在他办公室里搁着,恰好到了她手里,仔细一想,反正就那么回事。

        既然这些事就是这样,江曼便先揽下了,跟金科联系完全是她来做。

        陆存遇现在百分百的精力都搁在了养病配合治疗上。江曼跟金科联系也不觉得累,打打电話,接接电話,一切那边都有金科处理。金科听说陆存遇醒了,高兴得很,在那边突然轻松的认为每天就是吃吃喝喝谈谈事,美差无疑。

        周闻扮作金科的下属很快过去,酒桌上或是别的外面场合上,周闻比金科会来事,行事更老道,可助金科。

        江曼对金融投资一窍不通,公司那边的事她不过问,也不管,倒不担心戴茗如何,公司有大小动静金科都会与她说。

        戴茗是个什么心思,江曼同为女人自是了解几分,戴茗只认一个人,便是她的上司陆存遇。而陆存遇的妻子不管是谁,在戴茗的眼中也许她都只是爱陆存遇的钱超过了爱他这个人本身。一张帅脸和花不完的钱比较,后者输的几率未必就大,后者甚至更吸引人,江曼有时也会这样想,世俗人,都免不了俗。

        陆存遇却两者兼有,财富权势,智慧外表,这些他所拥有的一切就像春/药一样迷惑着爱慕他的女性们,让她们变得欲罢不能。总归是爱他身上一样的,或是钱,或是人格魅力,江曼是戴茗眼中的其中一个,而戴茗,何尝不是江曼眼中的其中一个。

        陆存遇躺下,若没有戴茗,金科一个人扛着也紧张。江曼每次跟金科通话,聊到公司,金科都怕她对戴茗怎么样。

        其实不会,甚至都不会因此生气。江曼虽年纪小,却也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几年,见得人多,见过的爱慕已婚男人的女人的确不少。她们的思想和精神往往无法自我约束,但这其中能做到只心里悄悄爱慕不行为逾越的,大概就是无错的。

        经过上一回,戴茗已收敛许多。江曼一直都想跟戴茗联系,但不得时机。星期五晚上,戴茗的来电打到了陆存遇的号码上,江曼接了。

        戴茗知道接电話的人会是江曼,故作不知是谁,说道:“你是江曼?”

        “是我。”

        一个需要台阶,一个需要时机,聊了片刻便试着一心了。

        江曼听戴茗说话不免有一种预感,戴茗不会在青城时日长久,也许戴茗曾经以为可以留在陆存遇身边,只当下属,但现在陆存遇病中无法理会公司大小事宜,由她跟戴茗接触,对于戴茗来说恐怕是一种煎熬。

        戴茗会以为陆存遇是把大权交给了老婆,其实没有,等他病好再无危险,这些事情都要由他亲自管理。江曼对这行太过门外汉,皮毛都不懂,就像她给戴茗一把尺子戴茗都不知道朝房子哪先量一样。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165/138288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