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情意绵绵 > 棉棉番5家世门当户对了,脸不门当户对啊

棉棉番5家世门当户对了,脸不门当户对啊

        除夕夜,周兆民被带去了住院。

        并非多么严重的惊动了家人,他只是被棉棉一个人给带去了医院。

        去医院的路上棉棉接到老爸打来的电話,棉棉只好沮丧的撒谎:“爸,我出来逛一下就回去,下雪了,我看看雪……”

        挂断电話之后棉棉觉得很没脸,无法面对开车的那位男人,多希望再有人打电話过来说新年快乐,这样就不用对他(愧疚脸)了孤。

        ~~~~(>_<)~~~~

        为了要脸,棉棉指路去了不是自己上班的医院。

        两人一路上零交流,某男的脸要比黑炭还要黑,在确定他安然无恙之前棉棉是咬着嘴巴不敢说话的。

        除夕夜值班的人少,漂亮护士为他检查了肩膀上的伤,隔着衬衫,捏了捏他的肩膀骨:“疼不疼?”

        周兆民闭眼,摇头。

        漂亮女护士又关心的问:“需要为您看一下嘴上的伤吗?”

        棉棉坐在一旁,低头,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双手捂着脸,眉毛拧着,彻底无脸见人了……这个护士一定想多了吧……

        检查一番,最后给开了点药拿走。

        周兆民为了不给辛苦值班的护士增加负担,执意拿着药离开,自己处理肩上和嘴唇上的那点伤。

        他走在前,棉棉跟在后面。

        受伤的周先生心情差的直皱眉,把药物袋子递给陆棉:“你先拿着。”

        棉棉点头,立马狗腿遵命的样子接了过来:^^

        到了外面车里,他说:“去哪儿给我上药?”

        什么?

        棉棉提醒他。“你跟护士说要自己上药啊。”

        “我回去自己上药,你确定?”周兆民眼神似乎有些危险,颇为凌厉,棉棉觉得比以往都要凌厉。

        棉棉懵了一下:“哦,我给你上,我是护士我会上药。”

        周兆民“嗯”了一声,开车。

        棉棉全程都乖乖赔着笑脸:^^

        内心已泪奔,只要不告诉我爸就好……

        到了前面的一个路口,周兆民征询棉棉的意见:“去你家里,还是去我家里?或者你有更合适的地方?”

        棉棉慌了:“呃,合适做什么的地方?”

        周兆民眉头不禁舒展:“除了上药,你觉得我们还能做什么?”

        “去我家吧。”棉棉嘴太快了,说完又不停的朝他摇头:“不,还是去你家吧,”

        “你确定去我家?”他怕她哭。

        棉棉纠结啦。“还是我去家吧TT”

        主要是考虑到:他家里她人生家不熟的,不好混啊,要是他再有什么坏企图,岂不是他全家都会帮着他一起对付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么(此时的棉棉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暴力一面,手无缚鸡之力的情况下,一边接着吻一边拿起钉柜子用过的小锤子狠狠地锤了他肩膀一下,还一并把他嘴巴咬伤了……)。

        棉棉租的房子不大,他进来了。

        他脱下大衣,递给了她。

        棉棉接过,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沙发上:“你坐。”

        沙发上有一个小猴子,还有三个可爱的抱枕,周兆民人高腿长的没坐下在这可爱的沙发上,而是拿起抱枕,一个,两个,三个,全都搁在了沙发的一头上,然后整个人躺在了沙发上,舒适地枕着三个抱枕。

        棉棉在心里头鄙视了他一下‵′!

        一副大爷的派头!

        棉棉专业的拿出袋子里的药水之类的,站在沙发前,对他说:“你这样躺着,我没办法给你的肩膀上药。”

        “先处理嘴上。”他的视线深深地望着棉棉。

        棉棉:o(╯□╰)o

        周兆民的嘴唇好看,颜色粉,但又不是特别的粉,很man!他的嘴唇是棉棉喜欢的那种样子,很像是她喜欢的某男明星的嘴唇,看上去就想让人咬住不放来着,上天也的确给了她一次这样的机会,被她咬了,咬出血了……

        话说棉棉带他回家之前只顾着想(去他家里人生家不熟)了,完全没想到在自己家里他一个大男人若要做点什么(她才真的是孤立无援)呢。

        周兆民何曾如此哄过女孩子,接触过的女人一般都是成熟型,主动往身上贴的十根手指数不过来,但他只对这种简单白的女孩子钟情,相处上毫无压力,组成家庭,想必今后家会是个他喜欢回的地方。

        生活中其他事情已够复杂黑暗,总要留一块纯白的期待。

        他望着她,一时凝神想事想的完全忘了嘴上的疼,他这深刻炙/热的眼神棉棉察觉到了,小白手上不禁发抖,心和肝儿又不受控制的颤了起来,脸上微红,忍不住攥拳锤了自己一下,周兆民第一反应便是阻止,攥住她手直接就把她拽到了怀里,近距离问:“怎么又锤自己?以后不高兴可以捶我。”

        棉棉囧的想把脸埋起来却发现没处可埋,脸红透了:“你放开我。”

        周兆民攥着她的手腕,额头几乎是在抵着她的额头,男人嘴唇贴着她的鼻尖问道:“告诉我,你喜不喜欢我?”

        棉棉觉得,自己现在张口说话肯定会咬到舌头!所以不说!

        周兆民笑了笑,轻轻亲了一下棉棉的脸颊。

        “我,我还没给你上完药。”棉棉结结巴巴的只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他坐起来,脫了衬衫,棉棉恨不得掐死自己咯……他此时站在客厅里的挺拔背影,扯下领带以及脫衬衫的姿势,还有露出的臂膀,优雅的动作,拎着领带扔在沙发上的修长手指,棉棉突然发现自己……………………长大了!

        这不得不说真的是一个令人害羞的发现>0<

        上完了药,他穿上衬衫。

        .................................................

        周兆民坐下,开始跟她谈正经事。

        他说:“棉棉你今年23岁,虚岁24了,结婚可能的确是小了点,但碰上合适的人,早结婚,也算是早收获一份疼爱。”

        “可是,我有我爸疼我,”棉棉还是害羞,想恋爱,当然想恋爱,被老爸逼着去相亲的感觉恨不喜欢,有自己喜欢的男朋友,就不用相亲了。

        周兆民纠正:“你爸不能疼爱你一辈子,总要有个接/班的男人继续疼你。”

        棉棉低头,心里说:是你是你是你?

        他继续道:“由我做你的男朋友其实很合适,我们门当户对,双方父母都不会反对,我跟你爸认识,你爸很放心把你交给我。”

        棉棉心里理顺了一下,他看上的护士确定就是自己?

        虽说他追这个护士追了很久挺用心思的,还把自己亲妈妈弄病了送去医院原本过年都不打算让亲妈妈出院,但是毕竟不了解他为人啊,他有没有前女友N个,备胎N个,这些问题很严肃,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棉棉总觉得自己长得其貌不扬而他却风度翩翩,家世门当户对了,脸不门当户对啊~~~~(>_<)~~~~

        周兆民耐心地等着棉棉回答,他从未想过,自己跟女孩子谈个恋爱竟要以谈判的严肃方式表达。

        棉棉想了半天,总结的就是:人要自信,盲目自信也是自信的一种。

        你觉得我长得不好看你干嘛追我,谁会傻兮兮的追丑的人,所以,肯定是因为我长得漂亮才追我!

        但是,一般见色起意的男人靠不住。

        棉棉吸气,坐在沙发这边冒死给出回答:“我还不了解你,但是我要对你公平一些,给你一个机会。”

        周兆民点头,觉得他看上的这个简单白很上道儿。

        棉棉继续:“你先做我的备胎吧,反正我还一个也没有。”

        周兆民瞬间黑了脸,扬眉道:“备、胎?”

        棉棉要哭了,要求过不过分先不管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不处拉倒TT”

        周兆民:……………………

        ————

        PS:16号的【正式交往ing】已更完,翻前一章。这个是17号的更新,更了之后17号半夜没有更,除夕前的17号一整天mm都没时间码字,下次更要到18号才更,群么。


        >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165/138289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