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 344.第344章 你能给的,我都不稀罕

344.第344章 你能给的,我都不稀罕

        皇后和——申柔,她们都来了?

        我慢慢的抬起头看向了门外,一片明晃晃的阳光,我在心里笑了一下——他们果然,还是来了。

        一个失去了孩子的嫔妃在这宫里要遭遇到什么,我过去从来没有想过,可从失去这个孩子的那一刻起,我也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天。迟早都是要来的,只要裴元灏一天不放过我,这一切我就躲不开,也躲不掉。

        吴嬷嬷叹了口气,走过来轻轻的扶着我靠坐在床头,又把柔软的枕头放在背后,让我靠得更舒服了一些。

        等做完这一切,就闻到一阵香风袭来。

        常晴,背后跟着申柔,还有其他宫里的那些妃嫔们全都走了进来,这个并不算太宽敞的屋子里顿时挤满了人,倒有些春光明媚的感觉,浓烈的脂粉香气顿时把整个屋子都熏透了。

        陆淑仪一进屋,先就捂住了鼻子,皱眉道:“唔,好大一股药味。”

        “就是,难闻死了。”

        我慢慢的抬起头,看着门口的那一群女人,外面的天气很好,阳光灿烂的照在白雪上,映得屋子里也是亮堂堂的,却也掩盖不住她们身上的珠光宝气,过年的时间,每个人都恨不得把所有的珠宝都戴在头上穿在身上,争宠斗艳,也华丽得刺眼。

        水秀已经上前去请安叩拜,然后轻轻的说道:“皇后娘娘,各位娘娘,才人就在里面休息。”

        之前太医说我不能见风,屋子的中央垂了一道纱帘,这个时候这道纱帘被撩了起来,常晴慢慢的走进了内室。

        因为是过年,她的衣着还很隆重,金灿灿的衣裳配上头顶沉重的头饰,让人觉得有些不敢仰视的感觉,可人却还是淡淡的,那张清丽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既不难过,也不高兴,仿若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神祗,淡淡的什么都没有。

        她慢慢走到床边,看了看我苍白的脸:“岳才人,你好些了吗?”

        我木然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见我沉默着不开口,陆淑仪他们立刻恼怒起来,指着我道:“岳才人,你这是干什么?皇后娘娘亲自来看你,你不说起来请安,皇后问你话你也不回答,你要造反啊!”

        “就是,太没规矩了!”

        “……”

        我依旧沉默着,吴嬷嬷他们急忙跪了下来,连连磕头道:“皇后娘娘恕罪。才人她自从——自从那件事之后,身子一直很不好,精神也不好,请皇后娘娘饶恕才人失礼。”

        常晴叹了口气,说道:“本宫都知道,不会怪罪的。”

        “谢娘娘。”

        吴嬷嬷他们这才松了口气,慢慢的站起来,就在这时,一个柔媚的声音又接着响起——

        “皇后娘娘真的是宅心仁厚,可有的人却未必知道进退,否则,也不会有这回事了。”

        这个声音像是一根针,扎进了我的心里,让我原本已经麻木的身体都开始抽搐着发疼,我一抬眼,就看到了人群中那个最刺目的女人。

        那天在清音阁,一身雪白的她宛若仙子,但今天却是一身明红色的长袍,越发衬得她肌肤如雪,眉目如画,娇媚得好像春天的花园里最艳丽的牡丹,头上的金步摇不停的晃动着,被阳光照耀着发出一闪一闪的金光,刺人眼。

        我平静的脸上微微的有了一丝裂痕。

        似乎是感觉到了我的颤抖,站在她身后的陆淑仪立刻说道:“贵妃娘娘说的是,怀着身孕的人还这么急着邀圣宠,也难怪这个孩子会……”

        常晴回头看了她一眼,沉声道:“胡说些什么!”

        陆淑仪一听,急忙低下头去:“臣妾失言了。”

        常晴说道:“本宫是让你们一同来看望岳才人,不是让你们来胡说的。”

        “是。”

        周围的嫔妃见她变了脸,都急忙起身应了,可是刚刚才一坐下,申柔却又淡淡的笑道:“要臣妾说,陆淑仪是心直口快,可有的话还是听得的。”

        常晴微蹙眉尖,看了看她,申柔轻轻一笑,说道:“要说小年夜那晚,皇上原本是要去皇后娘娘的景仁宫的,不过是留了残步过来看看,谁知岳才人就把皇上留下了。也不知道是皇上太心疼岳才人了,还是岳才人太不知道进退了。如今孩子没了,皇后娘娘怜悯没有怪罪,可也不该由着她这样下去,可怎么给六宫的姐妹做表率呢。”

        水秀他们站在床边,看了看那些嫔妃,又转头看了看我苍白的脸,急得都要哭了。

        申柔继续说道:“许才人怀孕比她还早些,就知进退明事理,否则皇上这些天每天都去看许才人,怎么就没听见她的孩子出什么事呢?”

        这时,朱婉仪朝四周看了看,问道:“咦,说起来,怎么许才人没有来啊?”

        水秀急忙说道:“许才人刚刚已经来看了我们家才人,说了一会儿话,看见才人有些累了,所以就先会去了。没有和皇后娘娘还有各位娘娘一起。”

        “哦,看起来许才人倒是有心。”

        “什么有心啊,”陆淑仪冷冷一笑,说道:“刚刚碰到御膳房的人,听说皇上中午要过去陪她用午膳,所以才早早的来,早早的走吧。”

        常晴皱了一下眉头,刚要说什么,这时,坐在她背后的刘昭仪突然大声说道:“你们看岳才人!”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到了我的身上,只见我靠在床头,一丝殷红的血从唇边流了出来。

        “才人!”

        水秀吓得大叫了一声,急忙扑了过来,周围的人也全都围上来,七手八脚的护住我,吴嬷嬷手里拿着一张丝帕托着我的下巴,鲜血立刻将丝帕染红,可嘴里的咸腥还不断的往外涌,我抑制不住的咳了两声,顿时连雪白的衣裳都被染红了。

        “哎呀,小心点!”

        那几个嫔妃全都尖叫着躲开了,一脸嫌恶的表情,常晴站在床边看着这一幕,急忙回头道:“赶快去请太医!”

        “是。”

        芳草堂里顿时乱成了一团,不一会儿太医匆匆忙忙的赶来,给我诊脉之后又灌了一碗汤药,好不容易平复下来,吴嬷嬷他们吓得脸都白了,常晴看着我苍白的脸色也有些心惊,问太医道:“岳才人到底怎么样了?”

        “回娘娘的话,岳才人这是肝气郁结,加上——流产之后的心病,才会吐血。不过吐出来就好了,微臣刚刚给才人看了看,倒也没有大碍了。”

        “那她的身子呢?”

        “这——”太医看了我一眼,有些为难的一抬手,请皇后走到了外间,虽然说话的声音那么轻,可我却还是清清楚楚的听到他低声道:“才人这一次流产,委实伤得重,只怕要静养很长时间,否则,这病根儿……”

        我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听到这句话,惨然一笑,慢慢的失去了意识。

        。

        闹到了什么时候,又闹成了什么样子,我都不知道了,等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屋子里一片昏暗,睁开眼睛了好一会儿,才隐隐的感觉到床头的烛火摇曳着。

        昏暗的光线下,那张熟悉的脸孔近在眼前。

        他就侧着身子躺在我的身边,一只手拥着我的腰,一只手还搭在我的身上,厚重的锦被连同我被他抱在怀里,抱得那么紧,好像要紧紧的守护一样。

        我无力的睁大眼睛,看着那张脸。

        浓黑的眉毛,挺直的鼻梁,单薄的唇,棱廓分明的脸上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睁开眼在眼前,闭上眼在梦里,好像呼吸一样纠缠着人,一刻也不放开。

        让我,一刻不停的痛。

        有一滴泪从眼角无声的滑落,他的睫毛突然颤了颤,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一下子睁开了眼。

        看见我眼角的泪水,他像是猛地震惊了一下,但立刻那双眼睛又慢慢的平复了下来,只是拥着我的手更紧了一些,将我抱着一直贴上了他的胸膛。

        我一动不动,连挣扎都没有,只是这么躺着。

        “你怎么样?”

        “……”

        “朕听说你出了事,就立刻过来了。”

        两个人近在咫尺的躺着,鼻尖几乎贴着鼻尖,呼吸纠缠,吞吐着彼此的气息,如果是在平时,空气一定会炙热得让人心颤,可这一次,不管贴得多近,我的指尖都是冰冷的,好像血液凝结得无法融化。

        慢慢的,他也感觉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了一丝黯然,拥着我的双手也更加用力了。

        “你到底要朕怎么样?”

        “放了我。”

        “你知道,不可能。”他将脸埋下来,紧紧的贴着我的脸颊,滚烫的脸颊贴着我冰冷的肌肤上,带来了一阵异样的感觉,我在他怀里僵硬着,听见他一字一字的说:“朕绝对不会放你走,不管什么时候。”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居然不觉得难过了,也可能是因为已经痛得麻木,慢慢的,连疼痛的感觉都消失了。

        “你要什么,朕都可以给你,不管什么。”

        “我不要。”我在黑暗里看着他,慢慢的,认真的说道:“你能给的,我都不稀罕了。”

        !!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464/113461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