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 395.第395章 战,治 裴元灏的南北策略

395.第395章 战,治 裴元灏的南北策略

        “你哪来这么多钱?”

        听到我问这句话,不知为什么,刘三儿的脸色倒有了几分黯然,低声道:“家里是没钱了,我去镇上的当铺里当了个东西,才有一点钱。不过——”他说着,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似乎也不想再提,便摆了摆手,道:“没什么的,都过去了,你现在没事不就好了。”

        说完,对着我笑了一下。

        看着他澄清的眸子,我突然觉得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刚刚在里屋,刘大妈对我说的那些话,许多戏文里都会有那样“救命之恩以身相许”的戏码,虽然我并不觉得刘三儿会对我提那样的要求,他也不可能是打着这个主意来救我的,但这些日子,他对我这样无微不至的照顾,不管怎么说,我都觉得自己已经欠下了一笔还不清的债了。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一个柔柔的声音——

        “三哥。”

        刘三儿一听,急忙走出去给开了门,就看见芸香穿着一身簇新的蓝布裙子站在门口,一见他开门,脸颊笑得微微透着粉红。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回到屋子里,我也扶着桌子站了起来,微笑着道:“芸香,你来了。”

        “啊,轻盈你也在啊。”

        这话说得有些白说,但我也没在意,只干笑着站在那儿。芸香又关切的问刘三儿:“你的伤怎么样了?我说这两天让我来帮帮你,你又不肯。”

        刘三儿爽朗的笑了起来,动了动那只受伤的手,道:“看,真的没事,不用担心。大夫都说了,不要拿太重的东西让伤口裂开就不碍事。我还打算明天去镇上一趟呢。”

        “你要去镇上?那太好了,我们一起去吧。”

        “你去做什么?”

        “我娘要带着我去镇上找算命的写一封信,给我哥他们。”芸香高兴的说着,看向刘三儿的眼睛水汪汪的,透着光芒。

        刘三儿却皱了一下眉头:“何必要去找那个算命的,他写一封书信要收二十文呢,多不划算。我帮你们写不就好了。”

        “可你的手——”

        刘三儿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才想起自己还受了伤,顿时叹了口气。

        我一直站在旁边默默地看着,这时上前一步,轻轻的说道:“如果不嫌弃的话,让我来帮你写吧。”

        他们俩都同时转过头来看着我:“你——?”

        “嗯。”

        “轻盈?”刘三儿惊愕的:“你识字啊?”

        “认得一些。”

        刘三儿惊喜的笑了起来,说道:“你真厉害。我认识的人里,还少有女子会识字的呢。”

        他光顾着这么说我,却没注意到旁边的芸香脸有些发白,尴尬的低下头去。我急忙打圆场:“芸香姑娘,你们要写什么,告诉我就好。”

        “我回去问我娘吧。”说完,芸香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我回头看着刘三儿,想要说什么,又觉得不知如何开口,只能轻轻的叹了口气。他听见,立刻转头看向我:“怎么了?”

        “没,没什么。”我随口问道:“你也念过书?”

        他点点头:“嗯。我小时候,爹娘送我去念过几年私塾。”

        在我暂居吉祥村这些日子,发现这里的人念书的极少,整个村子似乎只出过一个秀才,现在也已经老去,他家里堆着不少的书,居然都被家人用来点火烧炉子,也实在可惜,而其他大多数人都和芸香一样是目不识丁的。

        倒没想到,刘三儿居然识字。

        “我看这村子里,好像没有多少人念书的。”

        “是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爹娘会供我去念书,明明他们自己都不认识字。不过我也没念几年,我还记得,先生刚刚讲完《大学》,我就没再去了。”

        “为什么?”

        他淡淡一笑:“没钱,念不下去了。”

        我一愣,看到他虽然笑着,可那笑容并不像平时那样爽朗,反而透着几分淡淡的落寞。但,也只是一瞬间,立刻被他掩饰了过去,笑道:“不过也还好,幸好认识了几个字,不至于当个睁眼瞎子,被那些贪官污吏随意糊弄了。你大概不知道吧,他们之前还欺负村里的人,拿一些废的公文来,要大家缴纳一些乱七八糟的税,幸好那会儿我刚从扬州回来,识破了他们的奸计。”

        他说着,又咬牙道:“那些人这样鱼肉百姓,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

        看着他充满愤怒的神情,我有些说不出话来。

        南方的事,不是一朝一夕的,也不是他们这些平明百姓所能理解的,裴元灏身在上位,虽然有心好好的治理南方,但行政和施政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一蹴而就的,尤其现在他破坏了胜京跟江南的谈判,也就间接地表明了他的态度。其实,只要稍微明白局势的人也都能看得出来,胜京是不可能看着中原坐大,或者舍弃江南赋税给他们带来的荣华富贵和享乐,裴元灏想要创造属于中原的盛世,就必须摆脱胜京在北方对他的牵制。这样一来,他的大部分精力又多少会分散到那边去,所以现在对南方还有些无力。

        只是,这样下去,不知南方局势会走向何方。

        。

        刚聊了一会儿,外面就来了人,却不是芸香去而复返,而是芸香的母亲赵大娘径直走了进来。

        我和这位赵大娘也不能说陌生,但她平时哪怕见到我,话也很少,不至于恶言相向,也没给过什么好脸色。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不知为什么,到现在,也就能明白了。

        刘三儿一看到她,急忙迎上去:“大娘,你怎么来了?芸香呢?”

        “她呀,突然说不舒服,就不过来了。”

        “哦。”

        说着,赵大娘转头看向了我,微微皱着眉头:“听芸香说,你会写信?”

        我急忙笑道:“是的。”

        “你一个女孩子,也会识字?”

        “从小家里教了一些。”

        “……”

        看着赵大娘的表情似乎不太相信,但我还是让刘三儿去村里那个过世的老秀才家里借来了笔墨和纸。在桌上铺开纸,我拿着几乎快要秃掉的笔蘸了点墨水,问道:“大娘,您要跟令郎说什么?”

        赵大娘一直看着我发冷,这个时候仿佛突然回过神:“啊?就是告诉他们,打仗要小心,别光顾着拼命。我和芸香还等着他们回来呢。”

        “嗯。”

        “还有,我之前托人给他们带了两件棉衣过去,问问他们合不合身,捎句话回来,如果不好,我再做。这北边可冷的……”

        “好的。”

        我点点头,一边答应着一边提笔书写,这时一旁的刘三儿道:“大娘,之前不是说,赵大哥和赵二哥今年就该回来的吗?怎么还要打仗啊?”

        “哎,天杀的啊,也不知道北边又出了什么事,不但没让他们回来,听说还加派了好多人,所以他们俩今年是不能回来啦!这一入冬,北边要下大雪的,听说连人的耳朵都会被冻掉啊!可怜我的儿子们……”

        赵大娘还在絮絮的叨念着,我握着毛笔的手不由微微紧了一下。

        北边还在打仗?还在加派人马?

        禁渔令颁布,也就是说裴元灏一直在扬州,事情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他和南方的谈判怎么样也该有个结果了,虽然我没有再刻意的关心那边的事,但扬州城近日来却十分的平静,不见任何****,这也说明,他们的谈判,应该是有进展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加上之前裴元灏炮轰殷皇后的船,那么皇族和胜京,应该是已经走上决裂的道路了!

        现在,还在往北方加派兵马,难道说——北方有大的战事了?

        我正愣神的想着,刘三儿看着我:“轻盈,你怎么了?”

        “啊?”我猛地回过神,看了看他们,立刻笑道:“没什么,我这就快写完了。”

        一封信不一会儿就写完了,我拿起来吹干墨迹,然后折成一个盘扣交给赵大娘:“您老拿好,可以交给驿路的人了。”

        赵大娘看了看手里的信笺,又看了看我,倒是十分的惊愕,她沉默了一下,一伸手,从怀里摸出二十个钱塞到我手里:“给你。”

        “您这是干什么?”

        “不能让你白忙活啊,你身体又不好。”

        我看着她生硬的表情,心里隐隐有些触动。其实我知道她并不太喜欢我,因为她女儿芸香的缘故,可刚刚那句话,却仍旧透着一丝关心。这就是最淳朴的老百姓,没有阴谋,没有算计,该爱就爱,该恨就恨!

        我急忙要拒绝,她却一定要我收下,两个人坚持了一会儿,我终于说道:“这样吧大娘,我收您十个钱,您也别再坚持了好吗?”

        她想了想,也答应了。

        我拿了那十个钱,转头递给了刘三儿。

        他愣了一下,还没开口问,我说道:“你去跟那家人说,笔墨和纸咱们就买下来了,将来村里有人要写信,不用赶集去找那个算命的,我给大家写,一封信十个钱,不拘字数多少。”

        他一听,眼睛都亮了一下,立刻笑道:“好!”

        !!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464/113461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