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 553.第553章 暗夜中的炙热呼吸

553.第553章 暗夜中的炙热呼吸

        南宫离珠说完那句话之后,整个荣静斋都安静了下来,连外面风吹落树叶的声音都能听到,每一个人都屏住呼吸看着裴元灏,像是等他做最后的裁决一般。

        而我,就是真的在等裁决了。

        他坐在那里,一只手拿着那个名牌,在桌子上慢吞吞的磕着,发出单调的夺夺的声音,衬得这个屋子里更是一片寂静,连人的心跳声几乎都能听到,而他低垂着眼睑,也看不出那双深黑的眼睛里到底是怎样的神情。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慢慢的抬起头,看着南宫离珠,微微一笑:“珠儿的话,有理。”

        南宫离珠一听,立刻像是松了口气似的,站在一旁的申柔脸色沉了下来。

        裴元灏又说道:“不过,贵妃的话,也不无道理。”

        “……”

        大家一听,原本松缓了一下的神经又紧绷了起来,我的心虽然也跳得厉害,但脸上还是没有多余的变化,只静静的站在那里,常晴上前一步:“那皇上,打算如何裁断?”

        裴元灏又低头看了一眼那名牌,嘴角像是微微的勾了一下,然后说道:“这件案子事关人命,朕也不能就这么算了,自然是要让详刑寺彻查清楚,玉泉,你传令下去,三天之内,朕要知道真相!”

        一旁的玉公公一听,立刻俯身道:“遵旨!”说完,便匆匆的下去传旨给详刑寺了。

        “至于,岳——青——婴。”

        他说这个名字的时候,声音拖长了一些,好像刀锋割在沙砾上一样,让我心里有些发颤,他慢慢的抬起眼来看着我:“虽说有嫌疑,但既然皇后和丽妃联名保奏,朕也不为难你,但是这三天,你哪儿也不能去!”

        这,算是一个最折中的法子,没有驳皇后和丽妃的面子,也没有让申柔难堪,只是——

        三天时间。

        一件十几年前的无头公案,让详刑寺三天就要查出结果?

        三天时间,能查出的,到底是这个案子,还是其他的什么?

        我站在那里,心里一片了然,轻轻的俯身一拜:“是,谢皇上恩典。”

        抬起头来的时候,对上的,是裴元灏深得几乎不见底的眸子,和一旁的申柔,近乎森冷的目光。

        。

        离开荣静斋的时候,我的后背还有些发麻,也许是被那么多奇怪的,警惕的眼神看出来的,走到院子里的时候,一阵风吹来,才感到一阵彻骨的凉,后背的衣裳都被冷汗浸透了吗,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常晴回头看了我一眼:“没事吧?”

        我急忙摇头,她淡淡一笑,继续往前走。

        身边的人都像是有了默契,退得离我们有好几步,连念深都是他们带着,我和常晴就这样走在红墙下,两个人沉默着,只能听到脚步的回响声,那种声音却衬得周围一片难捱的寂静,我正要开口说什么,却听见她头也不回的说道:“刚刚,丽妃怎么会突然帮你说话的?”

        我怔了一下,立刻道:“微臣前些日子,去找过她一次。”

        “哦?”常晴回头看了我一眼,赞赏似的点头微笑了一下,一边往前走,一边轻叹了口气:“她,也是个可怜人。”

        “……”

        常晴未必不知道,南宫离珠背地里对她做过些什么,可她说这句话,却没有任何讥讽,也没有往日的淡漠,甚至,是真的带着一些惋惜的情绪。

        算起来,她和南宫离珠,还有申柔,同是名门之女,想来应该自小就认识了,裴元灏和那位天下第一美人,他们到底有过什么样的曾经,也许常晴会知道,才会在被她算计得那么险之后,仍然说出“可怜人”三个字。

        但,那又如何?可怜人,就是可怜人……

        想起她刚刚不顾一切对着申柔的样子,我只觉得心里一阵一阵的发酸。

        我想了想,终于开口:“皇后娘娘……”

        “嗯?”

        “您,不问我?”

        “问你?”

        常晴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看着我,那眼神显得有几分飘忽,但并不是糊涂,上下打量了我一番之后,她微微一笑:“没什么好问的?”

        “……”

        她慢慢说道:“本宫信你。”

        我的心狠狠的跳了一下。

        当初,她赐饭给被关在冷宫里的我,后来力荐我保护念深,又在裴元灏面前一力担保我,我曾经问过她,她当时说的是,她信的不是我,后来我也知道,是因为黄天霸的关系,所以她一直帮助、保护我。

        而现在,她说的是——她信我!

        听到这几个字,我突然觉得有一股暖流从心底里涌了出来,一瞬间四肢物体都被这股暖流淌过,连指尖都暖透了,我站在原地看着她,眼睛微微的发红,过了好久才开口,哽咽的道:“多谢……”

        她又笑了笑,正要往前走,就看见玉公公站在岔路口,上前来毕恭毕敬的行了个礼:“皇后娘娘。”

        常晴一看到他,立刻皱了下眉头:“玉公公还有什么事吗?”

        “回娘娘的话,皇上的旨意,这三天时间,岳大人就不能回景仁宫了。”

        “……”

        我一听,脸色立刻僵了一下。

        但,我很快明白过来,虽然裴元灏是给足了皇后和丽妃的面子,但到底,我身上的案子是杀人案,他再怎么大度也不可能让我再回景仁宫,再去接近大皇子,既然不明白的羁押我,自然是要软禁起来的。

        常晴回头看着我,眉头一蹙,道:“你们要带她去哪里?”

        “这……皇上吩咐,娘娘就不要过问了。”

        “……”

        常晴也明白了过来,她看着我,而我已经低下了头。

        她沉默了一下,便说道:“玉公公,刚刚丽妃说的那些话,也是本宫要说的,岳大人这些日子照顾大皇子,可是尽心尽力,现在虽然身有嫌疑,但本宫还是相信她的清白,可不要委屈了她,伤了人心,也凉了本宫的心。”

        玉公公一听,急忙俯身道:“奴婢知道。”

        说完,常晴又看了我一眼,终于轻轻的叹了口气,转身走了。

        我站在那个岔路口,只觉得穿堂风吹得人全身的血都要冻僵了一样,玉公公已经朝另一头一挥手:“岳大人,请吧。”

        “……”

        我想要问他们要带我去哪里,但这个时候再要问什么都是多余,只能跟着他们往另一头走去。

        越走,路越熟。

        当他们走到一处大门前停下的时候,我抬头看向那门上的匾额,心里也是一沉。

        芳草堂。

        曾经,许幼菱的居所,也是我曾经的居所。

        没想到,竟是用这个地方来软禁我。

        我沉默了一下,看着他们推开大门,还是乖乖的走了进去,这里打扫得倒是干净,玉公公领着我一直走到了当初我的那个屋子门口,才说道:“岳大人,这三天时间,就先委屈你了。”

        我淡淡一笑:“玉公公言重了。”

        他看着我,欲言又止的样子,我也知道他一定有许多的问题想要问,关于那个名牌,那条人命,在许多人心里不啻晴天霹雳,所有人都想要知道真相,但像他这样的老人,自然也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终究,没有问出口,只是一挥手,身后走过来一个小宫女和一个小太监。

        我倒是有些惊讶,他说道:“这三天,就由他们来服侍岳大人。”说完,回头对着他们俩道:“你们可要仔细,岳大人有半点委屈,莫说皇后娘娘和丽妃娘娘,就是咱家,也轻饶不了你们!”

        “是,玉公公。”

        “奴婢知道了。”

        我站在那里没说话,玉公公已经朝我一揖:“岳大人,有什么事就传人来说一声,奴婢告退了。”

        “劳烦了。”

        我轻轻的一颔首,他便退了出去。

        那个小宫女和小太监,两个人有些不知所措,对我倒是十二分的客气,我心里也不由的有些好笑——像我这样身上有案子,又被贵妃针对,遭到软禁的人,还有这样的待遇,倒真是少见。

        不过,——颜轻盈,颜轻盈……

        回想起他看到那个名牌,一字一字念出那个名字时深邃的眼睛,我似乎也能明白什么,这样一想,人像是可以松一口气,但却觉得更累了,连那个小宫女都看了出来,上前来小心的扶着我:“岳大人,您不舒服吗?”

        我低头看了她一眼,倒是个年轻又干净的孩子,也许刚进宫不久,还懵懂的什么都不知道。

        我勉强笑了一下:“没什么,我想休息。”

        “哦?那奴婢扶大人过去休息。”

        “嗯。”

        我点点头,由她扶着我走到床边坐下,她还要帮我整理床铺,我只轻轻的挥手:“你们都下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他们俩对视了一眼,很乖的便退了出去,门也关了起来。

        屋子里,便就剩下我一个。

        我躺在床头,看着这屋子里熟悉,却又陌生的环境,空气中还有冰冷的味道,让我想起曾经在这里度过的那段岁月。不知道为什么,我兜兜转转了半辈子,以为可以躲过的,没能躲过;以为可以避免的,没能避免,到现在两手沾满了血,肩上背满了孽,却原来,只是让自己,过得更难了……

        嘴角还挂着恹恹的笑意,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任倦意如潮水一般袭来,一个浪头,将我卷了进去。

        像是陷入了一个天罗地网,不管怎么挣扎都无力逃避,连呼救都没有办法,我只觉得每一次呼吸都被人扼制,身体和心一样,累得无法再动,只能在呼吸最难的时候,才呜咽一声,而那呜咽,也是无力的。

        可是,黑暗还是笼罩在周围,不管我怎么挣扎,都无法逃脱。

        好像,好像当年……

        “唔……不要……放开……”

        我皱着眉头,下意识的挣扎,却觉得四肢都无法动弹,有一种莫名的压力将我禁锢住,我越来越难受,呼吸也越来越难。

        就在这样窒息的感觉里,我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一眼,就看到那个熟悉的男人,坐在床边,正低头看着我,而他的一只手,正扼住我的脖子。

        这一刻,我的心跳都快要停住了一样。

        天,已经黑了。

        屋子里也是一片漆黑,只有窗外的月光寒寒的透过窗纸照了进来,在我的眼前勾勒出了他高大的身影,而那只手扼在我的颈项上,虽然没有用力,但每一次呼吸都能感觉到掌心炙热的温度,让我的肌肤也微微的发颤。

        是……裴元灏。

        他来,我不算太意外,但这样出现却实在有些意外,我倒吸了口冷气,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一下,想要摆脱他的手掌。

        但下一刻,他的指尖一用力,我立刻感觉到一阵窒息,顿时连动也不敢动了。

        两个人,就这样在静默的夜里,他坐在床边扼住我的脖子,而我也就这样躺在床上看着他,像是一种沉默

        !!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464/113463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