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 627.第627章 最幸福的负担

627.第627章 最幸福的负担

        轻寒……

        你,不要有事。

        你千万不要有事!

        我一边在心里祈祷着,一边哆嗦着,慢慢的低下头去,用鼻尖贴近了他的鼻尖。

        一缕淡淡的,几乎淡不可闻的熟悉的气息,幽幽传来。

        下一刻,滚烫的眼泪像开了闸的洪水一样汹涌而出,我睁大眼睛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面孔,泪水一滴一滴如断了线的珠子一点滴落下去,落在他的睫毛上,轻轻的一颤,便沿着他清瘦的脸颊滑落。

        轻寒,你没事!

        你没事!

        太好了!太好了!

        初时的高兴过去之后,我慢慢的从他还活着的狂喜中冷静下来——这个时候,真的不是可以值得高兴的时候。

        虽然他还活着,可刚刚看到他后背的伤,加上那几乎弱不可闻的气息,我也知道他伤得极重,若不好好的医治,那结果——我立刻不敢去想。

        而抬起头来看看周围,心情就越发沉重了。

        这里,是一片山谷的谷底。

        我和轻寒,应该是从瀑布上落下来之后,随着河水一直漂到了这里。我往上游看了看,已经看不到那个瀑布了,不知道被我们被冲走了多远,因为这个地方地势较高,河水清浅,两个人才勉强搁浅停留下来。背后是高得几乎看不到顶端的山壁,前方一片浓郁的树林,远远的听到鸟鸣悠长,加上潺潺的水流,越发衬得这里静谧如斯。

        一看也知道,这里必然是没有什么人烟的。

        这样的话,轻寒的伤——

        我低下头,看着躺在我怀里的这个毫无知觉的男人,苍白的脸庞没有一丝血色,就连嘴唇都白得像纸。从来没有看到过他这样虚弱的样子,我咬了咬牙,用力的抱住了他。

        这个河滩太潮湿,只怕到了晚上就会被河水淹没,也不适合轻寒养伤,我稍事休息了一会儿,等到有一点力气之后,就慢慢的将轻寒拖起来,背到了背上。

        事实证明,我太高估自己的力量了。

        刚一背上他,我就立刻被压垮了下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膝盖和下巴传来一阵剧痛,怕是摔破了。

        但这个是我已经顾不上自己,只怕万一轻寒滚落下去,碰到背上的伤就糟了,于是急忙反手护着他,幸好他毫无知觉,只重重的压在我的背上,冰冷的脸颊擦过我的颈项。

        我回头看了看他,咬了咬牙,抓起前面一棵小树的树干,往前挪了过去。

        这一路,我就这样沿着山壁,半背半拖的往前走着,还没走出几步,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一低头,就看到河边一个小东西也在慢慢的往前挪动,仔细一看,竟然是一只小乌龟。

        这小东西像是也看到了我,慢吞吞的伸长脖子对着我,咧了一下嘴。

        我看着那乌龟的样子,又回头看看自己和轻寒,不知怎么的有些好笑——我的样子,不也像个乌龟一样吗?

        背着沉重的负担,不知道自己的目标还有几多远,却固执的,一步一步,不肯停歇的走。

        不同的是——我的背上,是我最幸运,而已是最幸福的负担。

        想到这里,我回头看了他一眼。

        苍白的脸颊无力的贴在我的肩膀上,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清朗的额头和浓密的睫毛,安静得仿佛一幅画。

        我忍不住露出了一点淡淡的笑容,用力的把他往上托了一下,喃喃道:“没事了。”

        一边说,一边往前爬了一步,撕拉一声,裙子好像被石头磨破,膝盖磕碰在石头上,痛得我嘶了一声。

        “轻寒……”

        “再一会儿,就好……”

        “你不要担心。”

        “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

        “我们……”

        说到最后,我自己也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好像颠三倒四的都在叫着他的名字,说着一些无谓的话,背上的人越来越沉,原本透过树荫洒下来的光也慢慢的黯淡了下去,河水渐渐的涌上了岸边,又一次沾湿了我的衣裳。

        就在这时,我终于背着他拐过了前面一个弯道,就看到前方山壁那边,一道深深的凹陷,透着幽幽的气息,似乎看不到底。

        是个山洞!

        我心里一喜,侧过头对着肩膀上的男人道:“轻寒!”他仍然毫无声息,眼睛紧紧的闭着,即使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他搬进了山洞里,被里面的藤蔓绊倒在地,他重重的摔倒下去,好像也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吓得脸都白了。

        这个山洞不算深,空气还是润润的,也许因为山壁吸收一整天太阳的热度,到了傍晚完全的吐散出来,山洞里反倒比外面要暖一些,我稍事清理了一下那些藤蔓和落叶灰尘,捧了一些水来将地面清理了一下,轻寒的背上有伤,我只能让他趴伏在地上。

        不一会儿,天黑了。

        全身已经湿透了,火石也早就被水冲走,我点不燃火,只能借着外面的月光守在轻寒的身边。

        白天浸在水中苍白的肌肤,这个时候泛起了淡淡的嫣红,可我知道那并不是好现象,伸出手去一探,就感觉到他的鼻息变得滚烫起来。

        他发烧了。

        背上那样重的伤,又被水泡了那么久,必然是要发烧的。

        我也不是没经历过这样的伤痛,病重起来会又哭又闹,可是,他却病得无声无息,没有呻吟,也不叫苦,就那么静静的,只有在不经意间,会看到他的眉间微微蹙起,才能感觉到,其实他很痛苦。

        我跪坐在他的身边,看着那张年轻而干净的侧脸,只觉得心痛如绞。

        你为了我,几乎把命都拼掉了。可我呢?

        现在的我,能为你做什么?

        “轻寒……”我俯下身去看着他,刚刚一靠近,就感觉到那滚烫的气息吹在脸上,烫得我哆嗦了一下,我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想要抚摸他,一伸手,就摸到了他的背上那些狰狞的伤口,有些沾黏的感觉。

        他的伤口化脓了,是那些伤引起他这样的高烧。

        一想到这里,我立刻反应过来,急忙翻身起来,他后背的衣衫之前就已经磨破了,只剩下一些褴褛的布料还挂在背上,我伸手去抓住用力一扯,就听见撕拉几声,布帛被我撕裂开来,露出了他的后背。

        上面,几乎已经没有一块好皮,伤口周围都是脓血!

        也许后背的伤口裸露出来为寒气所侵,我感觉到他像是哆嗦了一下,便轻轻的俯下身,在他耳边道:“没事的,轻寒。”

        “……”

        “你会好起来的。”

        “……”

        那滚烫的鼻息仍然绵长而微弱,我低头看了看他的后背,一咬牙便低下头去,用嘴贴上他的伤口,吸出里面的脓血。

        咸涩的味道立刻在舌尖炸开,那种黏稠的感觉非常不好,好几次我都皱紧了眉头,但还是一刻不停的吸出那些脓血吐到一边,直到他后背所有伤口里的脓血都被吸出,我还听说过,人的口水对伤口有愈合的作用,又细细的将他所有的伤口都舔了一遍。

        大半个夜晚已经过去,我的嘴唇已经肿胀麻木,舌尖也几乎破皮流血,伸手去一探他的鼻息,滚烫的温度没有退下去,但似乎并不如之前那么虚弱,稍稍的有些平缓了。

        一感觉到这一点,我的心像是也放下去,手指沿着他高挺的鼻梁,慢慢的移到了他的眉间。

        那紧锁的眉头,在我的指尖轻柔的抚慰下,舒展开来。

        “没事了……”

        “……”

        “没事的。”

        我说着,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可就在这时,一阵强烈的眩晕袭来,我眼前一黑,一头倒了下去。

        。

        这一觉,睡得很沉,但也睡得并不安稳。

        好像自己站在一块随时都会迸裂开的大地上,脚步始终无法站稳,那种感觉仿佛梦魇一般缠了我一整夜,终于在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来撒在我的脸上时,我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才发现,自己趴在轻寒的背上,睡了一夜。

        我惊了一下,急忙撑起身子:“轻寒!”

        山洞里空荡荡的,我的声音显得特别的大声,也特别的焦急。

        他的后背还是裸露着,上面的伤口经过昨夜的清理,倒是没有那么狰狞,只是一些地方还有血水渗出,而他的脸色,褪去病态的嫣红,仍旧苍白,但气息似乎没有之前那么烫手了。

        我总算松了一口气,抚着他清瘦的脸颊。

        还好,还好你没事。

        但,这个没事并不是真的没事,他的伤也不是这样简单的处理就能好的。

        一切,都要先活下去再说!

        想到这里,我的肚子就先叫了起来,咕噜一声,在山洞里格外的刺耳。

        我不知道从瀑布上摔下来之后,我们到底经过了多长的时间到这里,但至少现在是一天一夜都没吃过东西,我尚犹可,轻寒这样重伤病着,是不能饿的!

        想到这里,我勉强从他的背上爬起来,扶着山洞的墙壁慢慢的走了出去。

        在野外要找到东西并不难,但难的是我手脚发软,树上的果子摘不到,水里的鱼儿也抓不到,像个废物一样在林子里逛了半天,终于找到几丛低矮的灌木,摘下一些小浆果,还幸运的发现了一些草药,如获至宝般收集起来,捧在怀里往回走去。

        刚刚走到山洞门口,就听见里面有些异样的响动。

        是人的呼吸声。

        这呼吸声有些沉,不像是一个昏迷虚弱的人发出的,难道——

        轻寒醒了?

        我心里一喜,急忙跑了进去:“轻寒——!”

        一跑进山洞,我惊喜的声音戛然而止,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立在山洞中,正站在轻寒的身边,低头看着他,一听到我的声音,便回过头来。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喉咙口。

        !!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464/113464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