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 第848章 尘封往事 薛家二小姐

第848章 尘封往事 薛家二小姐

        湖心小筑,是颜家的一处避暑别苑,当年改建颜家主宅的时候,从千秋湖西岸浇筑了一条长长的堤坝,一路延伸到了湖心,然后再在湖心浇筑出了一个巨大的岛。

        湖心小筑,便在这个岛上。

        这里三面环水,岛上绿柳成荫,每到夏日凉风自湖面吹来,带着温润的湿气,万千碧绿的柳条垂落在屋檐外,随风轻摆,柳叶梢头轻点着水面,引得湖底的鱼儿成群结队的浮出水面竞相追逐,是一处如诗如画的风景。

        每次到这里来避暑,都让人感觉说不出的心旷神怡。

        只是,这一次,我在这样的风景中醒来,第一感觉却是背后火辣辣的疼。

        “唔……”

        意识尚未清醒,便控制不住的呼痛,立刻就听到离儿带着哭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娘,你醒了?你是不是还很痛啊?”

        我茫然的愣了一会儿,转头一看,就看见她跪坐在床边看着我,眼睛哭得红红的,像只可怜的小兔子一样。

        这个时候我也清醒了过来,怕她担心,急忙做出一个笑容:“娘没事。”

        她委屈的瘪了瘪嘴。

        我微笑着伸手去摸着她的脸,又安抚了她两句,这才得空打量了一下这周围。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宽敞的房间里,雕栏玉砌,锦绣从容,摆设得简单又雅致,正是湖心小筑里的一个敞轩,而我已经换上了一件宽容柔软的长裙,正趴在精致柔软的床上。

        依稀记得,从大堂被颜轻尘的人带走,刚刚踏上湖心小筑,我就因为后背的伤太痛而失去了意识,也来不及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现在看天色应该是第二天中午了。我从床上咬着牙慢慢的撑起身来看了看门口,那里站着手持刀剑的武士。

        果然,我们是被软禁了。

        湖心小筑三面环水,唯一通往外界的道路就是那条狭窄的长堤,自然是个避暑胜地,但同样,也是个软禁人的好地方。

        不过……

        我朝屋子周围看了看,心里猛地一沉:“离儿,你阿爹呢?”

        离儿道:“阿爹被他们关到另外的地方去了。”

        “什么?!”

        我一急,立刻要起身,却扯得后背一阵钻心的痛,又狼狈的跌回床上,离儿吓坏了,急忙抱着我的胳膊:“娘,娘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下意识的伸手扶着后背,才发现伤处已经上了药,而且嘴里也是苦苦的,似乎昏迷的时候被人喂了药。看来颜轻尘让那些下人“好好服侍”,倒真的没有白说。

        只是,裴元修,他没有跟我们关在一起。

        我心里又是担心,又是着急,还有一丝——无法宣之于口的焦虑,更像是在一团火在炙烤着我的心一样。我咬着牙,勉强撑着下了床想找守在门口的武士询问,可对着他们喊了半天,这些人纹丝不动,只客客气气的朝我拱手作揖,但别的事一概不应。到了晚一些的时候,又有人送来的膳食,还有侍女来给我换药,我问她们,这些人也一样不发一语。

        我这才明白过来,这些人全都是又聋又哑,无法交流,我自然也没办法通过他们施展什么手段。

        颜轻尘,果然想得周到。

        给我上的应该是好药,到了傍晚,虽然背后还是火辣辣的疼,倒也能走动走动。

        可是,这一整天,除了来服侍我们的人和门口的护卫,我连颜轻尘都没能见一面。这不由让我想到了昨天大堂上,他接到的那头鹰隼传来的讯息。

        看得出来,他之前的安排是将裴元修和刘轻寒他们逐出西川,单留下我,可收到那个讯息之后,他就将他们都一并留下,软禁起来,这前后截然不同的安排,显然是因为那条突如其来的讯息让他改变了主意。

        问题是——

        那条讯息到底说了什么,会跟我们有什么关系,能让颜轻尘彻底改变自己之前的安排?

        一直到深夜,仍旧百思不得其解。

        怀里的离儿已经睡熟了,可我还睁着眼睛看着窗外的流动的水光透过窗棱照在屋顶,一闪一闪的,好像此刻起伏的心情,始终无法平静。

        等到夜更深了,离儿也睡得更熟了,我却更加清醒了起来,索性小心的将她放到床上盖好被子,自己起身走到窗边,吹一吹凉风,平复一下焦躁的心情。

        这里的窗户没有封死,只加钉了几条窗棱,防止我们逃走,我一推开窗,就看到了外面的湖心映着一轮明月,荡漾着灿烂的流光。

        就在这时,旁边也传来了推开窗户的声音。

        我一愣:“是谁?”

        周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一个熟悉的低沉的声音道:“夫人?”

        刘轻寒。

        我沉默了一下,才轻声道:“是你啊。”

        “是我。”

        “就你一个人?”

        “凤析也在我的隔壁。”

        “那,元修呢?他在哪里?”

        “原本他也被送到了这里,听说颜轻尘是准备一人一个房间把我们软禁起来,只有离儿可以跟着你,但就在我们刚刚关进来一会儿,就有人把他带走了。”

        “是什么人?带去了哪里?”

        “看样子,像是昨天大堂上那个让人动手的人。个子很瘦,好像姓——韦。”

        韦正邦?

        他算是颜老夫人的人了,他来带走裴元修,难道说——是颜老夫人的意思?

        可是,他们有什么目的,又会怎么对待他呢?

        夜凉如水,我却心急如焚,颜老夫人把裴元修带走了,她到底有什么目的?是她不愿意顾全大局,而执意要处理这个对于西川来说算是敌人的江南之主?还是,西川和江南,会藉由这一次的机会——

        这,才是最可怕的!

        我一沉默,一墙之隔的那个人也沉默了下来,两个人好一会儿都没有再出声。夜色中只剩下窗台下的流水潺潺,便是一片寂静。

        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又说道:“你的伤——”

        “没什么大碍了。”

        “那位颜老夫人,看起来对你很不客气。”

        我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冷笑:“娘打女儿,当然用不着客气。”

        “你恨她?”

        “当然,从小,就觉得她可恨。”

        “……”

        “也可怜。”

        仿佛听到那一墙之隔的人轻叹了一声:“可怜?”

        我猜也能猜到他现在所想的,那位老夫人不仅位高权重,还身强力壮,打起我这个还算年轻的晚辈来也一点都不含糊,三杖下来几乎把我废了,而且在颜家,在西川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样的人,也会可怜?

        我淡淡笑道:“你觉得我在说反话吗?”

        他沉默了一会儿,慢慢道:“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也许,可恨的人,也有可怜之处吧?”

        “不过,你不知道她到底哪里可怜,对吗?”

        “嗯。”

        我靠坐在床边,看着湖心倒映的那一轮明亮的圆月,这轮明月已经不知在这片苍茫大地上见证了多少悲欢离合,爱恨情仇,也许眼前我们有过的,几十年前,它都曾见证过,也见证过所有的努力,被命运的车轮碾压得粉碎。

        所以,它越来越冷,越来越无情。

        我轻笑了一声,说道:“如果你是她,被原本有婚约的未婚夫悔婚抛弃,你会不会恨?”

        “……”

        “如果你是她,即使被抛弃了,却仍旧枯守了许多年,被所有的人嘲笑,唾弃,你会不会恨?”

        “……”

        “如果你是她,等到形容枯槁,才终于等到那个男人回心转意,将已经名誉扫地的自己迎娶进门,你会不会恨?”

        刘轻寒一直没开口,直到这个时候,才听见他倒抽了一口冷气。

        “你是说——”

        “先对不起她的,是颜家。”

        “……”

        我不知道他过去的记忆还保留了多少,就算他忘记了当初在大殿之上,刘漓说过的那个“故事”,但处于各方面的安全考虑,长公主都可能会把一些事情先给他说清,分析透。

        只是这一点,知道的人并不多。

        甚至我,都是在离开红颜楼,准备启程入京的时候,才听我娘郑而重之的说起。

        对不起她的,是我爹和我娘。

        虽然,我并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算对不起。

        我爹和她是青梅竹马,对她并没有男女之情,不过是兄妹情谊,两家却因为一些利益联姻,将原本不属于他们的命运硬生生的加诸在了他们的身上。但我的父亲,他断然不是一个会任人摆布的人,所以那个婚约他从来就不放在心上,更在西山遇见了我娘之后,不顾所有人的反对,毅然决然的悔婚。

        可是,他却忽略了一点。

        她对他却是一往情深,甚至到了即使被他抛弃,仍然固执的守候,不惜名誉扫地的地步。

        所以,她的苦和恨,我多少能够明白。

        如同当初南宫离珠对我不顾一切的报复。

        这样一想,我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原来我和我娘的命运,竟是如此的相似,甚至连遇见的人,遭遇的事,都仿佛是一般模样。

        听我说了这些话,刘轻寒也沉默了下来。

        我不知道他是否受到了和我当初一样的震撼,只是在沉默了很久之后,听见他轻轻的说了一句:“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

        我将头靠在墙上,轻轻的一笑。

        一墙之隔的他,似乎也靠在墙上,那低沉的声音响起的时候,仿佛就在耳畔,虽然清冷,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让人安心的感觉。

        “不过,听说那位颜老夫人也是出身不凡,能够这样为未婚而悔婚的夫婿守节,不顾世人的眼光,倒是难得。”

        “是啊,更何况,她还有一个曾为皇后的姐姐。”

        刘轻寒仿佛怔了一下,半晌,轻轻道:“果然……”

        “你也知道了。”

        “听说过。这位老夫人……”

        “薛芊,薛家二小姐。”

        m.pi.co

        !!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464/113466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