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 第904章 行凶 血染天目寺!

第904章 行凶 血染天目寺!

        无畏和尚的脸色也沉了下来,回过头对着我,倒是难得的放低了声音,说道:“洒家先进去看看,大小姐在这里稍等一下。”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点点头:“嗯。”

        无畏和尚匆匆的走了进去,只一会儿的功夫便沉着脸走了出来,我急忙迎上去:“无畏叔,怎么了?是住持出了什么事了么?”

        “也不是,出什么事。”他怏怏的回头看了一眼,然后有些没好气的对我道:“师叔他,禅定了。”

        “禅定?”

        我顿时一片愕然。

        无畏和尚叹了口气,又说道:“他这一禅定,就不知道何时醒返了。”

        “……”

        “大小姐,你要不,进去看看?”

        “……”

        我又沉默了一晌,才点点头,跟着他走进了禅院。

        这里还是和前天来的时候一样,仍然简单干净,只是——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比之前更增添了几分寂静和清冷,明明是盛夏的天气,当我走进来的时候,却蓦地打了个寒战。

        无畏和尚放轻脚步走到窗边,招手让我过去,小心翼翼的推开了窗户。

        透过一点缝隙,我立刻看到了禅房的里面。

        正觉和尚,我的二叔,正端坐在蒲团上。

        也许,仍是我的错觉,他的面孔枯老,须眉斑白,似乎比前天夜里见到他的时候,更加苍老了些;他盘坐在蒲团上。穿着一身灰色的僧袍和大红色的袈裟,越发显得身形干瘦。屋子里一丝风也没有,他的脸上也静默得没有一丝表情。

        我看了好一会儿,只觉得看着的好像都不是一个活人。

        我轻轻道:“这,就是禅定?”

        “对,就是咱们大伙儿说的,入了定了。”无畏和尚探头看了两眼,道:“师叔这一次是以莲花盘坐入定的。”

        莲花盘坐,我曾听人说起过。是佛教徒修行静坐的无上**。以莲花盘坐而入定的人会封闭五识,坠入精神境界的最深处,一切外物皆不能侵;而入定者不食不饮,也能维持许久的时间。

        不过,入定者只能等他自己醒返,而不能施加外力去弄醒他。否则很有可能造成他精神上的损伤,直至疯癫成魔都有可能。

        想到这里,我不由叹了口气:“这样的话,我是没办法跟住持道别了。”

        无畏和尚似乎也不甘心让我白跑一趟,回头对那两个僧侣道:“你们俩,就不能想想办法?大小姐难得来一次。”

        “这——”那两个僧侣为难的道:“无畏师叔。住持每次禅定,规矩您都是知道的。”

        “可他前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开始禅定了?”

        “住持的事,我们也不好多问。”

        “哼!”

        他的脾气管不住,声音也渐渐的大了起来,我回头轻轻的扶着他的胳膊,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既然这次来住持禅定了,那是我跟他的缘分仅到于此。也罢。今后若有机会,我再来吧。”

        那两个僧侣恭恭敬敬的朝我行了个礼。

        我又回头看了那禅房里静默的人影一眼。也没再说什么,轻轻的关上的窗户,便和无畏和尚一起走出了禅院。

        院门在我们身后慢慢的合拢,砰地一声关上了。

        我看了看这间安静的禅院,还有周围那高高耸立的,如同囚牢一般的灰墙,突然问道:“无畏叔,住持他经常这样禅定么?”

        “倒也不是经常,一两年有一次。”

        “那,时间长么?”

        “有的时候很短,几天就醒返了,有一次,他整整禅定了半年!”

        我微微的皱紧了眉头。

        无畏和尚还有些不甘心的,对我说道:“大小姐,你来一次可不容易,要不,洒家再进去看看,看能不能想想办法。”

        我一听,唬得急忙摆手:“无畏叔你不要乱来,这入定的人哪能随便去动的。”

        “可是,你就这么就要走了。”

        看着他不舍又不甘的样子,我忍不住叹了口气,笑着安慰道:“无畏叔,你别这样。也许将来还会有机会——”

        我的话还没说完,一阵急匆匆的脚步从身后传来,就听见一个人喊道:“大小姐。”

        回头一看,却是安阳公子,连一个随从都没带,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大小姐,终于找到你了。”

        我急忙迎上去:“怎么了?”

        “裴公子有事,让您马上过去一趟。”

        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应该是裴元丰,之前才在斋堂别过,他们也应该要回去准备收拾行装了,怎么突然让安阳公子跑得气喘吁吁的过来传话,不知道有什么事。

        不过我还是立刻点点头:“好。”

        虽然这么说了,但看着他一路跑得气喘吁吁的样子,还有些匀不过气来,我也没有立刻动身,只微笑着道:“可惜这次没带什么侍从上山,这天目寺又大,辛苦公子亲自跑一趟了。”

        他摆了摆手,脸色微微有些发红,道:“大小姐这么说,在下不敢当了。平日都习惯了骑马,只是这寺院里不能走马罢了。大小姐,我们走吧”

        “哦……”

        我又回头看了那禅院一眼,便转身道:“走吧。”

        |

        我和他还有无畏和尚一路往回走,不一会儿就到了我们住的南厢房的院门口,发现那里竟然已经挤满了人,几个窃窃低语的小沙弥回头一看到我们,都变了脸色,急忙双手合十退到大门两边。

        无畏和尚先就走了过去,大手一挥道:“都挤在这里做什么。闪开闪开!”

        那几个小沙弥顿时溜得影儿都不见了。

        我和安阳公子这才走进去。

        我们几个人休息的厢房都在这里,但此刻所有的人全都聚集到了一间厢房的门口,而我一看就认出,是他们关押佔真的那一间。

        顿时,我心里咯噔了一声,难道——佔真出事了?

        我一想,急忙跑了过去,正好裴元修也站在门口,回头一见我。急忙说道:“青婴,你来了。”

        “嗯,出什么事了?”

        “你来看。”

        他拉着我走过去,刚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原本干净整洁的厢房竟然是一片狼藉,桌椅全都翻倒在地上。甚至连床帐都被割得稀烂,门正对着的那扇窗户大开着,从外面封上的木条已经完全断裂,风吹过,窗户拍打着两边的墙壁,发出嘭嘭的声音。

        而屋子的中央。一大滩鲜血,刺红了我的眼睛。

        一个年轻的僧侣躺在血泊当中。胸口霍然插着一把短刀!

        那正是昨天在南厢房门口,跟我遇上的,给佔真送饭的那个年轻和尚,此刻他脸色苍白如纸,没有一丝血色。

        身后的无畏和尚已经大声怒道:“这怎么回事?!”

        裴元丰站在旁边,看着薛慕华和另一个有些年老的僧人跪在血泊当中,薛慕华用两条绷带在那个僧侣的两臂上狠狠的扎紧。然后对那个老僧道:“我喊一二三,你拔刀。”

        “好。”

        “一——二——三——!”

        话音刚落。那老僧利落的将短刀拔了出来,立刻鲜血从那个僧人的胸口狂涌而出,他整个人都反射性的抽搐了起来,薛慕华急忙摁住了他两边的胳膊,大声道:“元丰!”

        裴元丰一个箭步上前,直接用双手伸过去按在那人的胸口上,要堵住血流。

        鲜血从他的指缝中不断涌出。

        我在旁边看着那僧侣身下的血泊慢慢的染开,几乎快要漫到我的脚边,只觉得手脚一片冰凉,而裴元修立刻伸手握住了我冰冷的手,紧紧的包在掌心。

        ……

        经过他们一番努力,终于止住了血。

        裴元丰和无畏一起,小心翼翼的将那个僧侣就近抬上床去休息,那人从头到尾都没有清醒过,只是脸色更加灰暗,苍白的嘴唇微微闭合着,仿佛吐息都已经没有了温度。

        薛慕华沾着两手的血红站在床前,脸色苍白得跟床上的那个人相差无几,突然一个趔趄,差点跌倒。

        裴元丰急忙上前将她揽在怀中:“慕华,你没事吧?”

        薛慕华回头看了他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没事。”

        “你辛苦了。”

        “……”

        这一回,薛慕华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轻轻的摇了一下头。

        裴元丰急忙说道:“你快回去休息一下。”

        薛慕华看了看床上的伤者,低头想了想,便对裴元丰道:“记着,每一刻都要试试他的脉搏,千万不要给他喝水。如果他醒了,立刻让人过来找我。”

        “好。”

        薛慕华说完,便转身往外走,可看她每一步都走得艰难得很,刚刚走到门口,离儿立刻走上前去搀着她道:“我来扶你!”

        薛慕华低头看了她一眼,脸上终于浮起了一丝微弱的笑意:“谢谢你。”

        两个人慢慢的走了出去。

        这个时候我已经来不及去感慨离儿的懂事和薛慕华的辛劳,转头又看了看这个房间,立刻发现了不对:“佔真呢?”

        裴元丰回头看了我一眼,沉声道:“逃了。”

        “什么?!”

        “刚刚我们回来收拾东西,结果发现他门上的锁开着,但门口没有人,就立刻进来看,才发现这位大师,刀入胸口,差一点就丧命了,而佔真,不见了踪影。”

        我顿时眉头皱紧了。

        无畏和尚站在旁边,此刻脸已经气得铁青,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他***!”

        裴元丰的脸色比他也好看不到哪里去,回头对安阳公子和唐婷道:“你们辛苦一点,在这里守着,如果这位大师醒了,立刻传人来叫我,但一定记得,这里不能没有人!”

        安阳公子和唐婷都立刻点头:“是。”

        我们几个人慢慢的走出了南厢房,铁门外已经有几个僧侣又站在那里了,大家都沉默着没说话,一直往外走着。

        虽然没有人开口,但我知道,所有的人心里都一定有太多的话想说,有太多的疑惑需要解释。尤其是我,心里突突乱跳,好像有什么东西一直盘桓着,已经成了一片阴霾,可真正想要去拨开迷雾的时候,又发现无从着手。裴元丰走在最前面,明显是带着大家走出了天目寺的大门,走到了大门外那处小亭子里,才坐了下来。

        我知道他应该是有话要说,等坐下之后,便轻轻道:“你有什么看法?”

        他没说话,只将手中的一样东西举起来给我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464/113467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