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 1097.第1097章 他对孩子的渴求

1097.第1097章 他对孩子的渴求

        这天晚上,我听见外面传来了乐声,便披着一件长衣,慢慢的走到门口。

        内院中安静得只剩下了风声,但外面却非常热闹,他们像是又在大宴宾客,但我也知道这种场合是不会让我去出席的,只是看着那边的天空被映得发亮的样子,让我微微感觉到一点清冷,不由的伸手,拢紧了披在肩上的衣服。

        入秋了。

        虽然白天还是烈阳如火,但到了晚上,风中的凉意已经是单薄的衣衫所抵挡不了的,当我站在门口,感觉到凉风不断的吹过我的耳畔,连身后屋子里的烛火都摇曳起来,将我的影子投在地上,不断的摇晃着。

        和现在的世事,和我的心境一样,动荡不宁。

        不过,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妙言已经跟着裴元灏回京了。

        这对于妙言的一生,也许未必是一个最好的选择,但现在来说,是她唯一的出路,不管怎么样,治好她的失魂症都是我眼下的重中之重,我不管经历什么,又或者要去承受什么,都不能让我的女儿那样无知无觉的度过她的一生。

        至于,治好了她之后,所有的痛苦也好,快乐也罢,她都应该自己去感受了。

        而刘轻寒,萧玉声他们救出他后,也一定回了西川,不管江南再发生什么事,至少他们两是暂时不会受到影响的。

        这样一想,我也就放心了。

        站了一会儿,感到寒意渐起,人也有些累了,却反倒并不想睡觉,索性弯腰慢慢的坐在台阶上,抱着膝盖看着内院中一片漆黑的树影,随风慢慢的摆动着。

        这时,前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有人在大声说着什么,我抬起头来一看,是一队护卫提着灯笼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一看见我坐在门口,又都愣在了那里,面面相觑的说不出话来。最后,还是其中那个领队的走上来几步,小心的冲我拱手行礼,说道:“夫人,夫人这么晚了还没睡啊?”

        我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你们在干什么?”

        “我等是奉公子之命在内院中巡逻戒备的。刚刚看到这边有人影,过来查看,原来是夫人。”

        “……”

        “夫人,夜深露重,还请夫人早些歇息,不要着凉了。”

        “……”

        他们话语恳切,但见我始终没有什么反应,便也不敢再说什么,纷纷向我拱手行礼,然后转身退下了。

        我依然一动不动的坐在门口。

        夜色更深,露水也更重了,不一会儿,我的裙角都染上了湿意,而眼前那些低垂的竹叶尖上更是凝结着露水,映着屋内摇曳的烛光,反射出淡淡的光点。

        这时,前方漆黑的小路上,又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这一次,却是一个人的脚步,不紧不慢的走到我的面前,当他弯下腰来看着我的时候,感到一股淡淡的酒气袭来。

        他喝了一些酒,没有到烂醉的地步,说起来我也没有看到过他真正喝醉的模样,只是现在这样,眼角有些发红,吐息微微沉重,让他和平视看起来有些不一样。

        他看了我一会儿,说:“你在这儿看什么?”

        我没有开口,只是坐着不动。

        “为什么这么晚还不睡?”

        “……”

        得不到我的答案,他的气息更加沉重了一些,而我正准备起身回屋,刚要站起来,就感觉脚下一麻,又跌了回去。他皱了一下眉头,低头一看,才发现我是赤足从屋子里走出来的,这个时候踩在冰冷的石阶上,脚已经冻得发白,几乎失去知觉了。

        他慢慢的蹲下身,半跪在我的面前,一伸手,捉住了我露在裙摆外的一只赤足。

        原本冰冷的,没什么只觉得脚落入了他的掌心,那温热的体温立刻熨帖上来,让我一阵战栗,我下意识的要缩回去,却被他紧紧的握在手心里,又用力的捏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来看着我:“还冷吗?”

        这个时候,甚至想要起身离开都没有办法。

        我只感到一阵酸楚涌上心头,尤其看着他用手捧着我的脚,尽力温暖它的样子,开口的时候声音微微有些沙哑的:“放开我。”

        “……”

        他没有理会我,甚至没有理会我的脚微微挣扎要抽出来,而是低着头,一心一意的握着我的脚。

        过了好一会儿,他柔声道:“还冷吗?”

        “……”

        我没有说话,全身的寒意都在这个时候迸发了出来,从每一寸肌肤里往外渗透,可他手心的温度却像是一团火,熨帖在我冰冷的脚上,仿佛冰火交织一般,那种感觉让人不禁战栗。似乎感觉到了我的颤抖,他抬起头来看着我,看着我偏到一边的目光,和微微发白的唇瓣,就在我的脚踝落入他的掌心,完全无法自制,甚至连退避的余地都没有的时候,他突然倾身过来,一下子吻住了我的唇。

        冰冷的唇瓣被他擭住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往后倒去,却被他另一只手更快的挽住了我的腰,牢牢的将我锢在怀中,加深了这个吻。

        风,带着深夜的凉意和露水的气息,吹过我们的身体,但两个人之间已经一点间隙都没有了,他的唇舌更像是带上了火焰的温度,那种炙热感几乎要将人灼伤。

        我“呜呜”的呻吟着,挣扎着,两只手撑在他的胸前用力的将他推开,也许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他的力气远比平时大得多,但在我根本无法撼动他的情况下,他在我的唇舌间肆虐了一番之后,却很快的退出了,只是吐息间全都是他的味道,他开口的时候,两个人的呼吸也完全黏在了一起。

        他带着笑,轻笑道:“你看,我不在你的身边,你连照顾自己都不会。”

        “……”

        “青婴,只有我能照顾你。”

        “……”

        “也只有我,会好好的照顾你。”

        我咬着下唇,一言不发的看着他,感觉到他的气息里全都是愉悦,那种愉悦似乎不仅仅是来自刚刚的那一个吻,更像是酒精的纵容下,一种情绪上的放松和欢愉。

        我蓦地想起刚刚那边传来的晚宴上热闹的声音。

        虽然,我不知道那晚宴上到底来了些什么客人,他们又是否做出了什么决定,但看着眼前他微微弯起的眼角,就能大概明白,眼前的境况对他来说,是极为有利的。

        又或许,唯一让他不安的,就是这个在内院里安安静静的我了。

        即使这个时候,夜深人静,周围只剩下风声,我也能感觉到周围有层层守卫保护着我们,他会突然从那晚宴上离开,回到这个内院,来到我的身边,似乎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

        就在我一时间的恍惚中,他已经继续说道:“青婴,我们的一切都会好起来,有一天,你会明白我做这一切都是值得的。青婴,如果我们能有一个儿子……”

        儿子……?

        听见他说这两个字的时候,我微微的有些怔忪。

        当初他曾经给韩若诗的承诺,一旦我生下他的第一个儿子,他就会迎娶她,但现在事情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根本不用等待我生育,他们已经准备要成亲了,这个儿子,还有什么意义吗?

        我说不出话来,只淡淡的看着他,而我的目光,也几乎将我的态度说得一清二楚了。

        他也完全懂得,但这个时候,他根本容不得我的拒绝,甚至容不得我再有一丝一毫的推拒,一伸手将我从石阶上抱了起来,两三步便走进了屋子里。

        大门,在他的身后被关上了,当我被他放在床上,感觉到他火热的身体如山一般压下来的时候,外面的风声愈发的急促,将这个宁静的夜,也撩拨得那样动荡不宁了起来。

        |

        接下来的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了。

        他似乎比之前更加忙碌了一些,不仅三天两头就要在府中大宴宾客,在书房里度过的时间也比之前的多了很多,但不管他有多忙碌,每天都一定会抽出一点时间来陪我用饭。

        而到了晚上,他也都会留宿在内院。

        我们之间的床|事变得愈发的频繁了起来,我抵抗不了,也完全无从抗拒,虽然他还是非常的温柔,但这种温柔里,多少有些急切和不安。

        不管他和韩若诗的婚事是否定了下来,但他对我和他的孩子,都一如既往的,迫切的渴求的。

        几天之后,采薇终于恢复了。

        当她回到我身边的那天早上,正是我刚刚起床,洗漱后坐在梳妆台前梳头的时候。她进屋后走到我的身后,直接接过那个小丫头手里的梳子,小心的给我梳理长发,我从镜子里看到她还有些苍白的脸颊,连下巴颏都瘦尖了,也没有多说什么,就这么平静的坐在那里。

        我们两都绝口不再提那天的事,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得。

        虽然我不肯把夫人的位置让出来,但不管夫人也好,妾室也罢,我在这里终究还是没有什么事可做,吃过早饭之后,我在竹林里来回溜达了几圈,实在无所事事,便又回到屋里,捡了一本书靠在卧榻上翻看。采薇一言不发的跟着我,这个时候便摆了一杯热茶,一碟果子和一碟糕点在我的手边。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

        !!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464/113469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