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 1120.第1120章 驿站奇遇

1120.第1120章 驿站奇遇

        被嘚嘚的马蹄声和车轮碰在石板路上的声音所惊醒,我打了个哈欠,睁开眼睛的时候,正好看见采薇趴在窗户上往外望着。

        她的脸上映着明亮的光,连眼睛里也是。

        阳光照进了她的眼睛,也照在她的脸上,那些累累的伤痕都清晰可辨,但却掩不住她脸上淡淡的笑意。听见我打哈欠的声音,她急忙转过头来看着我,说道:“夫人,你醒了!”

        我靠在褥子上,一时间有些犯懒,只轻轻的点了点头。

        阳光从窗外透进来,很快便填满了这个小小的车厢,但我却并不想立刻起身,安静的躺了一会儿之后,又闭上了眼睛。

        我想起了昨夜的梦。

        我梦见那个男人站在江边,送我离开,千里远行的身影,不知为什么,明明是一个那么长的梦,明明是睡在这个颠簸了一夜的车厢里,完全没有一点安稳的感觉,可我的梦境却那么的平静,就一直是那个身影,安安静静的站着,我甚至能感觉到他的目光,和星光一样璀璨,和流水一样温柔,在梦境中一直注视着我。

        越发的,不想起了。

        但,也由不得我不起,听见采薇叫我的声音,外面的车夫老钟便大声说道:“夫人,咱们前面就要到驿站了。”

        “哦。”

        “马跑了一夜了,也快要撑不住了,夫人,我们要不要去驿站休息一下。”

        我原本的计划是今天早上从吉祥村出发,差不多晚上到第一处驿站休息,但因为临时提前了出发的时间,现在有些打乱了节奏,不过马还是要休息的,我便点了点头,采薇急忙凑过去说道:“那好吧,咱们就去休息一下吧。”

        “哎!”

        老钟答应着,又赶紧的甩了两鞭子。

        不一会儿,我们才马车进入了一个小镇,说是小镇,其实不过是围绕着一个驿站修筑起了几个店铺,这些人倒是很会做生意,扬州是各种贩夫走卒商旅的汇集之地,在离扬州还有一段距离的这个驿站修起这些店铺,也的确有不少生意,马车一路过去,就听到周围不少人在吆喝叫卖着,倒也是十分热闹的一处所在。

        老钟赶着车一路走过去,倒也看到不少的旅店立在两边,他一边轻轻的抖着缰绳,一边回头道:“夫人,我们挑哪一家?”

        我让采薇撩起帘子的一角,前后看了看,就看见前面一座二层的小楼,二楼外挂着幌子,门庭显得干净大方,一个店小二踩着门槛往外望着,倒是一副翘首以待的模样,像是在等候着来往的客人,我点了点头,采薇说道:“老钟,就这一家了。”

        “好嘞!”

        话音一落,就听见马低嘶了一声,车子停了下来,老钟立刻跳下车驾,过来将我和采薇扶着下了车。我刚一站定,抬头看着那家旅店,还没来得急开口,就看见那店小二殷勤的迎了上来。

        老钟道:“小二,我们住店!”

        话说了,可那店小二却意外的没有立刻热情的招呼,反倒是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我们一番,突然眼睛一亮,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几位,几位是扬州来的客人吧?”

        我们对视了一眼,老钟点头:“嗯哪。”

        “这位夫人,可是青婴夫人?”

        “……!”

        我立刻惊了一下。

        如果说我在扬州,在金陵,还算得上名声在外,可这里是荒郊野外,一处驿站,怎么这个店小二都知道我是谁?

        我疑惑的看着他,没说话,倒是旁边的采薇愣了一下,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夫人的?”

        那店小二一听这话,就知道问对人了,急忙陪笑着说道:“几位莫怪,几位莫怪,小的冒犯了夫人的名讳了。”

        采薇道:“你要干什么?”

        店小二点头哈腰的说道:“是这样的,小店已经准备了上好的房间,还有酒菜,就恭候夫人,还有几位的大驾。刚刚看着几位老不来,还当几位已经走过去了,小的眼珠子都快望穿了,哈哈,哈哈哈哈。”

        他自认为说了一个笑话,哈哈的笑着,可我的眉头却皱紧了。

        他们给我准备了房间和酒菜?

        我可不认为自己声名远播,到这样的小店都会来迎接我的地步,我问道:“谁让你们准备的?”

        店小二笑道:“是一位贵人,特地来吩咐我们,为夫人准备好一切,万不可让夫人操心劳力,否则就是我们的罪过了。”

        一位贵人?

        我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什么人?”

        “这,小的就不知道了。这一切,也是老板交代的。”

        “……”

        “几位,先请吧,不然酒菜就凉了。”

        “……”

        采薇和老钟大概也没遇到过这种事,都转过头来看着我,等我定夺,我想了一会儿,便抬步往里走。

        走到旅店的大厅,这里当然算不上豪华,但也收拾得干净整洁,一楼大厅里摆着五六张桌子,有两桌都有客人在坐着吃东西,老板原本站在柜台后面拨算珠,一抬头看见店小二迎着我们进来了,那小二飞跑过去,小声的说了一声,那老板立刻迎了上来,陪笑道:“夫人,夫人可算到了。快请坐,请坐!”

        他一边说着,一边引着我们走到高处中央大厅的一处窗边的座位上,等我们坐下,一回头,那店小二已经麻利的端上了几道菜肴,倒都是热气腾腾,色香味俱全,在这样只提供给人住宿换马和草料的驿站周围,这样的菜品已经算得上难得了。

        更难得的,是还有一壶烫好的桂花酒。

        老板立在我的身边,赔笑着道:“荒野小店,粗茶淡饭的,夫人莫怪啊!”

        我看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便坐了下去,采薇还不敢跟我同座,我只说出门在外不必太拘礼,她便告罪,斜斜的坐在凳子的一角上。

        老钟这个时候跑出去照料他的马,但店小二也跟了出去,似乎也把一切都照顾妥当了,当他走进来,也不敢跟我同座,只问老板要两个馒头,我也把他叫了过来,他告罪之后,也小心翼翼的坐在了另一边的椅子上。

        采薇一脸疑惑的,趴在桌上,小心翼翼的问我:“夫人,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摇了摇头。

        “那这些东西——”

        “先吃吧。”

        我说完,自己拿起筷子,夹了第一筷,他们两这才开始吃。

        不一会儿,酒菜用过,我刚一起身,那老板又迎了上来,陪笑着说道:“几位,房间就在楼上,几位请随我来。”

        我们跟着他上了二楼,果然给我们准备了两间房,老钟那一间是普通的客房,但想来老钟这样被人雇佣的车夫,过去的客人哪会给他租房住的,都是随便在下人房去凑合了便罢,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有这样的好运,千恩万谢的走了进去,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我的房间是这个旅店最好的上房,采薇跟我同住,是在上房中一张紧贴着床铺的床榻。

        她也是疑惑不已,有满腹的疑问,但也不好多问,只能带着行李走进去,自顾自的开始收拾起来。

        老板站在门口,对着我笑道:“夫人,可还满意。”

        我看了一圈,微笑着道:“辛苦了。”

        “不敢,不敢。”

        “这房钱——”

        “夫人德高望重,贵不可言,哪里还用操心房钱这样些许小事?”

        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老板,你开店,不就是为了这样的些许小事吗?”

        他被我一堵,立刻呵呵的笑了起来。

        我也笑了:“说吧,是怎么回事?”

        “夫人是明眼人,我也不瞒夫人,”他陪笑着道:“日前有一位客人来这里,跟我们交代了,扬州府要来一位青婴夫人,身边会带着一些随从,让我们一定要好酒好菜的招待,房间也要准备最好的。所以,我们才事先给夫人备下来这些。”

        “那酒菜钱,还有房钱呢?”

        “那位客人已经先付过了。”

        “……”

        “夫人,这可是夫人德高望重,才会有人这样礼遇夫人啊。还望小店粗茶淡饭的,没有委屈了夫人。”

        我没有理睬他的奉承话,沉思了一会儿,然后问道:“来交代这一切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那老板想了想,说道:“也不是个什么样的人,就是一位普通的客人。”

        “三十来岁,短打扮?”

        “对对对。”

        “……”

        听老板这么一说,我也明白了。

        那应该就是在岐山村托付老钟给我带来那支箭镞,还吩咐老钟一路上好好照顾我的人,我原以为那件事已经了结了,却没想到,他居然还在这一路上也给我安排好了!

        上好的酒菜,上好的房间。

        看来,我之前的猜测没错,这个人,或者说这股势力对我并没有恶意,至少目前看来,他们是非常希望我平安的,甚至舒舒服服的回到京城。

        但这样的话,那个藏在遥远的千里之外的京城中,让我疑惑不解的谜团,就越发的深重了起来。

        他们,到底是谁?

        他们又为什么,要我回到京城去?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464/113469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