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 1214.第1214章 今夜,能否全身而退?

1214.第1214章 今夜,能否全身而退?

        玉公公哆嗦了两下,慢慢的走了过来,附在裴元灏的耳边轻声说了什么。

        周围的人都看着他们俩,常晴一边安抚着两边的那些嫔妃,一边往这边看着,我也看着他们俩,因为刚刚裴元灏就站在我的面前,所以这个时候玉公公跟他说话,我也是离得最近的。

        不过,玉公公的声音实在太小声了,我几乎也什么都没有听到。

        只在最后,隐隐听到了三个字——

        太上皇。

        我的心里咯噔了一声,而听完玉公公说的话,裴元灏的脸色也变了。

        他算是一个很沉得住气的人,但这个时候,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惊怒来,看着这个样子的他,大殿上其他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倒是玉公公,毕竟是跟在他身边的老人了,这个时候还试探着开口道:“皇上,要不要去看看。”

        裴元灏脸色越发的沉了下去,也没说话,就立刻起身往外走。

        一见他这样走过去,周围的大臣全都唬得跪了下来。

        我还站在原地,因为刚刚听到的那几个字而心乱如麻,倒是旁边的那些嫔妃,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不知所措,只有常晴还算稳得住,左右安抚着他们。

        而就在裴元灏已经走到大殿门口,都要走出去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回过头来看着我们。

        玉公公上前了两步,裴元灏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便转身走了。

        大殿上顿时哄然。

        这一晚是新年的酒宴,可宴席才到一半,皇帝居然连说都没说一声,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了,这是怎么也说不过的,但说不过也没办法,因为只一转眼,裴元灏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夜色当中,只留下大殿上一个个目瞪口呆的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这个时候,玉公公走了回来,他跟身后的小福子他们几个吩咐了几句,然后便微笑着走到大殿上,说道:“各位大人,皇上今日累乏了,下去休息了。奴婢看各位大人酒也满了,今夜不如就散了吧。”

        那些大臣们一时没了话。

        皇帝已经走了,这酒宴自然就喝不下去了,但他们心里的疑惑却不是皇帝一走就能消除的,有几个便磨磨蹭蹭的走上前,意思是想要跟玉公公打听怎么回事,玉公公是笑脸迎人,却一个字也不肯轻吐,还是小福子他们几个上来,又劝了几声,大家才纷纷散了。

        我也跟着常晴走了出去。

        外面风雪正盛,刚一走出大殿,就感到一阵凛冽的风夹着钢针一般的雪沫吹到脸上,顿时一阵生疼,我急忙抱紧了妙言,杨金翘在一旁,她的随从正在给她理着衣摆,她问道:“你没事吧?”

        我摇摇头。

        杨金翘又看向了我身边。

        一转头,就看见南宫离珠走了上来。

        她穿着一身厚厚的雪白的狐裘大衣,寒风吹过,雪沫落在她身上那蓬松丰茂的皮草上,倒也不落,映着大殿里的灯火,倒像是无数点的星点,衬得她格外的晶莹剔透,雪堆出来的美人一般。

        这位美人冷冰冰,清凌凌的看了我们一眼,好像风都更急了一些。

        我和她这样对视了一眼,我看着她发冷,她看着我似乎也并不愉快。

        不过,当她的目光转向我怀里的妙言的时候,那冷意仿佛也褪去了一些,像是想要说什么,但一阵风吹过,吹得周围几个嫔妃惊叫连连,尤其是奶妈抱着的三皇子念戎,被风一吹,顿时哇的一声嚎哭起来,急的闻丝丝和身边的宫女急忙围上去,乱糟糟一团。

        南宫离珠回头看了一眼,脸色更加苍白了一些。

        然后,她什么也没说,只看了妙言一眼,便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时,常晴也走了过来,问道:“没事吧?”

        杨金翘道:“娘娘放心,没什么事。”

        我也摇了摇头,她这才点头道:“好了,夜深了,你们也喝了不少,都快回去歇着吧。”

        “是。”

        周围的嫔妃应着,便走进了风雪里。

        |

        我带着妙言,和吴嬷嬷一起回到景仁宫,常晴还不放心的又嘱咐了几句,才放我们回去。

        回到屋里,素素守着一盏烛火枯坐到现在,一见我们回来,立刻阿弥陀佛的乱叫着,庆幸我们能平安的回来,急忙过来接过妙言,几个人身上都是一身寒气加雪沫,将屋子里的暖意都浸凉了几分。吴嬷嬷也顾不得自己,急忙和素素上来要帮我换衣服。

        我伸手阻拦了他们,说道:“别管我,先给妙言把衣服换上,暖暖。我要先喝口茶。”

        于是,素素去给妙言换衣服,吴嬷嬷倒了杯热茶给我。

        一口下去,整个人都鲜活了起来。

        吴嬷嬷站在旁边看着,眼角含笑:“姑娘今天——可算是过来了。”

        我噙了一口茶,腮帮子都暖了才吞下去,然后淡淡的一笑:“是啊,过来了。”

        说着,抬头看着她:“多亏嬷嬷那个时候拦着我。”

        她笑道:“姑娘聪明伶俐,其实也不用人帮的,不过当娘的遇上孩子的事,总不能完全的冷静。”

        我笑了笑:“是啊。”

        说着,回头看了一眼,妙言像是有些瞌睡了,素素给她换衣服的时候,她的脑袋直点,想小鸡啄米一样,好不容易换好衣服,又拿来热水给她洗手洗脚,抱上床去,吴嬷嬷说道:“姑娘还不换衣服吗?”

        我说道:“我——”

        话没说完,就听见外面的风雪声中,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笃笃笃。

        吴嬷嬷和素素望着门,都愣了一下。

        我的心里也微微的一跳,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自己预料的黑暗当中慢慢的爬将出来,要抓着我的脚踝一般,是已知道,却不知来的会是什么。

        我说道:“去开门。”

        吴嬷嬷急忙走过去,一打开门,一阵风卷着雪吹了进来。

        吴嬷嬷顿时愣住了:“玉公公?”

        抬头一看,果然是玉公公,身后连一个跟的人都没有,只他一个站在门口,满头满脸的雪,此刻见到我们,只朝我一颔首:“颜小姐。”

        “公公。”

        我也起身走了过去,看得出来他的神色凝重,便也不多寒暄,只问道:“有什么要吩咐的?”

        玉公公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打扰了。咱家特地过来请颜小姐的。”

        素素下意识的问道:“去哪儿?”

        她显然还对今晚的酒宴心有余悸,好不容易我们都平安回来了,板凳还没坐热玉公公居然又来请,在她看来有些不对劲。不过吴嬷嬷到底老练得多,大概也是想起了大殿上发生的事,也没有多问,只立刻过去给我取来了刚刚才脱下来的厚重的风氅。

        玉公公一看我连衣服都没换,似乎也明白过来,对着我笑了笑。

        于是,我交代了吴嬷嬷和素素两声,又看了一眼已经睡着了的妙言,便跟着玉公公出门了。

        风雪,似乎比刚刚出大殿的时候还更大了一些。

        玉公公就领着我,两个人在已经完全漆黑的宫中走着,他手里提着一盏灯,在这样的风雪之夜其实也没什么作用,全靠他凭着自己往前走,一边走着,玉公公一边说道:“看来,姑娘是知道,老奴要过来接姑娘的?”

        我笑了一下。

        “姑娘如何知道的?”

        “我猜的。”

        “……”

        实在就是猜的。

        我听到他跟裴元灏说话的时候提到了“太上皇”,下意识的就感觉这件事可能多少会牵扯到我,不为别的,因为这些年来一直在深宫当中守着太上皇的言无欲,在我去赴宴之前,刚刚来跟我喝了一杯茶。

        却没想到,真的猜准了。

        见我没有多说,玉公公也不多问,只笑了一下:“姑娘还是和当年一样,聪明伶俐。”

        我却有些苦笑:“聪明伶俐,就不会举步维艰了。”

        “姑娘要这么想,那可就没什么意思了,”他回头看了一眼:“不是任何人,在碰到今晚的事情,都能像姑娘这样全身而退的。”

        我看着他,说道:“那公公觉得,待会儿,我还能全身而退吗?”

        玉公公道:“姑娘知道咱家是为什么来寻姑娘的?”

        我没有说话,只一抬头,我们已经过了皇帝的寝宫。

        这里冷冰冰的,连一盏灯都没有,显然,裴元灏也没有回来休息。

        这样的冰冷似乎也染到了我们两个的身上,玉公公自己都在风中打了个哆嗦,刚刚的问题,他问过之后,就像是自己也忘了,只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能不能全身而退,就看姑娘的造化了。”

        说完,他转身往前走去。

        过了皇帝的寝宫,再往前走,是一条有些蜿蜒的回廊,走到尽头,是一条小河,周围有假山堆起来的风景,只是在这样的夜色中看起来格外的嶙峋狰狞,过了小河,沿着一排红墙往前走,一直走到了一个大门口。

        里面,隐隐听到有人声。

        这里,似乎是我从来没有到过的所在,而此刻我也明白,那传说中,太上皇深居颐养之所,就是在这里。

        玉公公走上前去,轻轻的推开了大门。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464/113470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