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 1230.第1230章 只要你们两都平安

1230.第1230章 只要你们两都平安

        一问起皇后,周围的人全都安静了下来。

        扣儿原本缩在一边站着,这个时候皇帝问起她的主子来了,也就避无可避的上前了一步,轻轻的说道:“回皇上的话,皇后娘娘还在歇着。”

        “还歇着?”

        裴元灏听了,往四周看了看,带着一点说不出什么滋味的笑,说道:“她倒是,比咱们还清闲。”

        我想了想,正打算上前告诉她,皇后娘娘已经派人送了贺礼过来了,但还没来得急开口,旁边却已经有一个人站起身来,微笑着走到裴元灏身边,柔声说道:“皇上可千万不要怪罪了皇后娘娘,娘娘并不是清闲,而是咳了一晚上,现在才刚刚好一点。”

        说话的,是南宫离珠。

        我原本要说的话哽在了喉咙口,有点不可思议的望着她。

        她,竟然又在裴元灏的面前为常晴说话。

        如果说上次,在御书房的门口,她是碰巧进来,那这一次就不同了,而且——她是如何知道,常晴咳了一晚上,刚刚才好一点的?

        似乎裴元灏也显得有些意外,看了她一眼:“珠儿怎么知道的?”

        南宫离珠笑道:“臣妾和几位妹妹一起过来看望小公主,到底是在景仁宫,自然应该先去向皇后娘娘请安,所以才知道的。”

        “哦……”

        裴元灏一只手放在桌上慢慢的敲着,脸上露出了一丝了然的神情,慢慢说道:“倒是朕冤枉她了。”

        南宫离珠笑道:“皇上一定是断公案断得太多了,所以连这样的小事,也当公案来断了。”

        裴元灏也笑了起来,看了我们一眼,道:“不是朕断的公案多,而是要朕来断的公案,太多了。”

        这话说得大家更安静了些。

        气氛,一时有些僵了起来。

        其实他们也看得出来,我并不善于待客,对应付他们也没什么心思,只是皇帝在这里,她们大概也舍不得走,跟在南宫离珠身后的另一个嫔妃又走过来,送了妙言礼物,裴元灏看了她一眼,倒像是第一次才注意到她一般,笑道:“惠嫔今天这一身,倒是鲜艳。”

        我回头看了一眼,果然,她穿着一身颜色鲜亮的袍子,刚刚一直站在南宫离珠身后,倒也不觉得,这个时候走出来,就显得格外的亮眼了。

        这位惠嫔娘娘面上一红,笑道:“今天日子好,臣妾也穿鲜亮些。”

        “朕看这料子,倒像是有些眼熟。”

        “正是前些日子皇上赏赐的那一批。”

        “哦,”裴元灏点点头,转头看着周围的几个嫔妃:“怎么都没见你们穿上呢?”

        南宫离珠听见他问,却又看了我和妙言一眼,然后笑道:“臣妾的还在做呢。”

        “哦。”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看我一眼,不由的皱起了眉头,而裴元灏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又转头去看向宁妃那边,杨金翘见他问着自己了,便微笑着说道:“那缎子倒是好,只是颜色太鲜亮了,所以,臣妾还留着。”

        “留着做什么?颜色鲜亮,你就穿不得了?”

        “是。”

        裴元灏说道:“马上开春,朕今年要躬行亲耕之礼,到时候——你们都要好好的准备一番,切不要失了礼。”

        杨金翘抬起头来看着他:“皇上今年要行亲耕之礼啊。”

        “嗯。”

        “那,皇后娘娘……”

        我一听他的话,再看见杨金翘有些犹豫的模样,立刻回过神来——亲耕之礼,是天朝一项重大的礼仪,而伴随着皇帝的亲耕之礼,还有皇后要行亲蚕之礼,这两项礼仪活动都是相匹配的,但裴元灏刚刚那么一说,却没有提起亲蚕之礼,所以杨金翘才会有此一问。

        裴元灏回头看了她一眼,又像是看了一眼皇后休息之所的方向,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就看皇后的身体,若她的病一直好不起来,朕就再做决定了。”

        几个嫔妃两两对视着,一时都没有开口。

        亲蚕之礼是只有皇后才能躬行的,如果皇后不行的话,自然亲蚕之礼是不能进行的。

        可是,他说——再做决定?

        这话,怎么听起来有点不对劲?

        不仅是我觉得不对劲,连旁边的杨金翘,刘漓她们都感觉到了不对,杨金翘的脸色都微微的苍白了一些,我看见她伸手捏了一下膝盖上的衣摆。

        就在大家都有些沉闷,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旁边的南宫离珠笑道:“臣妾想,皇后娘娘的病大概也是因为近来连降大雪,天气寒冷所致,只要开春天气转暖,皇后娘娘的病自然不药而愈。”

        裴元灏也笑了一下:“希望如此。”

        我的心里一时有些乱,接下来他们几个又说笑了些什么,我都完全听不清楚,也没有在意,只是过了一会儿,就看见杨金翘他们站起身来,向我告辞。

        我也有些浑浑噩噩的,送他们走了出去。

        临走的时候,奶妈怀里那个肉团子一般的三皇子念戎突然嚷嚷了起来,一双白白胖胖的小手努力的伸向妙言,好像要抓着什么似得不停的扒拉,嘴里还一个劲的叫“包包”,问过闻丝丝之后才知道他是要“抱抱”,裴元灏心中大喜,觉得他们姐弟能这样亲热是再好不过的,便让那孩子过来抱了抱妙言,还让闻丝丝多带着孩子过来看我,对闻丝丝,我倒没有什么抵触的情绪,所以也不置可否。

        等到他们都走了,裴元灏转过头来看着我。

        我也看着他。

        比起刚刚那些嫔妃们都在,屋子里还有些热闹,我跟他这么一相对,就完全没话好说了。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他还是走回来,低头看了看妙言,然后说道:“今年她的生日,你是打算怎么安排?”

        “没什么安排?”

        “你们西川的女孩子过生日,是怎么过的?”

        “……”

        我沉默了一下,他这话倒是让我不由的回想起了过去,但突然觉得那些记忆也开始模糊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轻轻的说道:“也没有什么好过的,十岁又不是什么重要的生日。”

        “哦?”

        “只是,一家人一起吃个饭,平日里不吃肉的,会在那一天给孩子开个荤。”

        “……”

        “若是家境好的,就给孩子做一套新的衣裳,买些玩具,也就罢了。”

        “是这样啊。”

        “小孩子,还是少疼一些,让她将来多一些福气。”

        裴元灏听了,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也对。”

        “所以,”我说道:“宫里的娘娘们对她这么好,原说民女是没什么好挑剔的,只是——还是那句话,少疼她一些,只怕还好些。”

        裴元灏这一回没有立刻说话,只是转头看了一眼桌上那只盒子,南宫离珠送来的一盒书。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还介意贵妃吗?”

        我微微一蹙眉,转头看着他。

        裴元灏道:“你是不是对贵妃,还有芥蒂?”

        我笑道:“谈不上芥蒂。”

        说是“芥蒂”,也实在太轻描淡写我和南宫离珠之间的发生的一切了,当初她如何在东州对尚在襁褓中的离儿下手,害得我们母女分离多年;后来,又是如何给我下药,让我半疯的在冷宫里度过了两年多囚禁的岁月;而那之后,我又是如何步步为营,原本要害申柔,却最终阴错阳差的让她流掉了腹中的胎儿,这一桩桩一件件的,若还说是“芥蒂”,那这世上就没有仇怨了。

        我不可能做到傅八岱所说的那样,我不是圣人,南宫离珠在我面前,我不会对她刀剑相加,但如果真的有一天,她落到我手里,我未必不会去做什么我自己都不敢想的事。

        看着我的笑容,裴元灏似乎也不相信我的话,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他又说道:“虽然,她想要教养妙言,这件事你是一定不会同意,但朕要说的是,她是真心疼爱妙言的。”

        “……”

        “或许你还不知道,”他看着我,慢慢说道:“好几个晚上,她做梦都叫着妙言的名字。”

        我的眉头一皱。

        “朕知道,你们之间发生过太多的事,但现在,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

        “贵妃她,也已经悔过,想要痛改前非,对妙言更是真心疼爱,朕——你在这里,朕当然不会把妙言交给别人,只是,她来看望妙言的时候,是真心的,你也不要太小家子气。”

        我的眉心都拧出了几道深深的褶皱。

        虽然刚刚他的话一出口,就几乎让我心中的无名火燃烧起来,但他的话说到最后,我反而有些茫然了。

        如果说平时,人说什么做什么,是会掩饰,甚至演戏,可在梦里,就怎么都装不了了。

        南宫离珠会在梦里,都念起妙言的名字?

        我一时有些惶然。

        裴元灏又打开那盒子的盖子看了一眼,然后说道:“这里的书,就算没有有用的,你也先收着,到底是贵妃的一片心意。”

        “……”

        我沉默的看了他一会儿,没说话。

        裴元灏又看着窗外,那一片白皑皑的雪景,晶莹剔透,将这大地上所有的污秽都遮掩,看不到任何的丑恶,他慢慢的说道:“朕知道,这后宫向来不会安宁。”

        “……”

        “但,只要你们两个都平安了……”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464/113470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