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 1347.第1347章 护国法师,招魂之法

1347.第1347章 护国法师,招魂之法

        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只转过头去继续看着里面,平静的说道:“这件事是我做错了,陛下也可以明正——”

        话没说完,他沉声打断了我:“朕说过,朕不会伤害你!”

        “……”

        我微微蹙了一下眉头,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里面的那些太医已经听到了他的声音,一看到皇帝驾临,慌得急忙走出来,跪拜在地:“臣等恭请圣安。”

        裴元灏这才上前一步:“公主怎么样了?”

        其中一个太医跪伏在地,颤颤巍巍的说道:“回禀皇上,臣等已经查看过了,公主殿下除了脸上,还有胳膊上有一些擦伤——臣等已经为公主上药包扎——其他的地方,并未见有伤。”

        裴元灏急忙道:“没有伤到骨头?”

        “臣等查看过了,并没有。”

        他这才松了口气,我也松了口气,急忙撩开帘子走了进去,看到她安安稳稳的躺在床上,能感觉到她的呼吸平顺,被子也随着她的呼吸而慢慢起伏,这样看起来,就像是她寻常时候在睡午觉一样。

        不过——

        我下意识的回过头:“那,她怎么还没醒?”

        一听我这么问,那太医的头埋得更低了一点。

        裴元灏原本松了一口气,一见这样,立刻又皱起了眉头:“说,怎么回事?!”

        那几个太医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那个先开口的断断续续的说道:“臣等——臣等查验了许久,公主殿下的身体是真的无恙……但,就是一直未能醒来……臣等只怕,只怕公主殿下受惊吓过度,旧患发作了。”

        我的心猛地跳了一下,急忙坐到床边。

        她脸上那处擦伤已经抹了药,仔细听她的呼吸,绵长而平静,也的确不像是承受着什么疼痛的样子,但她真的就是没醒,从头到尾,不管太医如何给她诊治,她都没有睁开过眼睛。

        这让我一下子想起了之前,裴元灏跟我说过——最后一次招魂之法,如果她接受,那么就意味着她要再一次经历那让她失魂的记忆,如果她撑不下,后果可能就是一直沉睡,永远也清醒不过来,难道就像现在这样?

        我顿时焦急的俯下身去,抚着她的脸,轻轻的道:“妙言!妙言!”

        既然刚刚那些太医已经这么说了,我现在这样呼唤,肯定是没有办法叫醒她的,但我还是希望我的能声音她能听到,哪怕一点……

        那几个太医跪在地上,唯唯诺诺,生怕一点不对又要让裴元灏大发雷霆,不过这一次,裴元灏倒像是很快就平静下来,他走进来几步,也不看跪在地上的那几个太医,只一挥袖:“都下去。”

        “是。”

        “遵旨。”

        几个人顿时大松一口气,急忙起身退了出去。

        门被虚掩上了,也暂留给了这个房间一点短暂的平静,我听见他的脚步声缓慢而沉重的走了进来,走到我的身边,低头看了许久,他轻轻的说道:“你不要太担心。”

        我抬起头来看着他。

        他的目光显得有些凝重的看着沉睡不醒的妙言,过了一会儿,慢慢说道:“这一天,不过是来得早了一点。”

        “……”

        “朕,知道,你也一直在犹豫,犹豫到底要不要让她行这最后一次招魂之法。”

        “……”

        “但现在看来,老天帮我们做了一个决定。”

        我的心头沉重得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连呼吸都觉得那么困难——他说得没错,虽然表面上,我和他维系着平和,甚至愉悦的关系,气氛,为了给妙言一点坚强的信念,但其实,维系这一段关系的背后,是我们谁也不愿去触碰的,如果招魂之法后,妙言没有撑过去,那不堪的结果。

        所以这些日子我不提,他也不提,甚至连急于见到护国法师的我,都没有再说过这件事。

        可现在,妙言坠马,昏迷,我和他无法做出的决定,上天替我们做出了。

        我用手背轻轻的滑过妙言的脸颊,沉默了许久,慢慢的说道:“既然这样,那陛下——”

        “朕已经安排好了。”

        “……”

        “明天,就会给妙言行招魂之术——最后一次。”

        “……”

        “你想要见护国法师,就一并见了吧。”

        我的喉咙哽了一下,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但眼泪已经有些控制不住的涌上来,模糊了视线。这时,一只温热的大手覆在了我的肩膀上,他抓着我,微微的用了一点力,像是想要把自己的力量传递给我一般,沉声道:“你也不要太担心,至少这些日子,妙言一直都很快乐,朕相信,她能撑得过去。”

        我哽咽着,又点了一下头。

        他用力的捏了一下我的肩膀,然后放开了。我以为他会立刻离开,但他却没有,反而在我的身后又站了一会儿,虽然是安安静静的,但那种欲言又止的气息,就算没有回头,我也感觉到了。

        我回过头去看着他,看到他的眉宇间淡淡的忧虑,对上我的目光,他轻轻的说道:“她——”

        我一怔,以为他还要说什么关于妙言的事,但看着他有些为难的样子,才恍然明白过来,他要说的“她”,是南宫离珠。

        我垂下眼:“陛下有什么话,请直说。”

        不过,他还是没有直说,沉默的看了我好一会儿,才说道:“没事。”

        “……”

        “你没事就好。”

        说完,便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我坐在床边,慢慢的回过头去看着床上安稳合目而睡的妙言,心里说不出的安静,却也是说不出的翻涌。

        |

        到了傍晚,吴嬷嬷他们送来了汤药,我让他们扶着妙言,一勺一勺的喂给她喝,一碗药,大概喝进去了大半碗,我算着量剂也差不多了,便没有再喂。

        吴嬷嬷收拾了碗勺,又走到我的身边,轻声说道:“姑娘在这里也坐了好久了,出去走走,散散心吧。”

        “……”

        “不要太闷了。”

        我摇摇头,还是想守在床前,吴嬷嬷沉默了一下,才轻声说道:“贵妃娘娘一直在宜华宫外面站着。”

        我一愣,抬起头来看着她。

        她小声道:“好一会儿了。”

        “……”

        这一回,我沉默了许久,将手里的帕子给她,然后站起身来——果然坐久了,腿脚都有些发麻,她急忙伸手扶着我才站稳,我轻轻说道:“那你先看着这边,我出去看看。”

        “是。”

        我走了出去,外面暮色降临,只剩最后一点夕阳还斜照在赤红的墙上,晃眼一看,像是燃烧的火焰一般,透着一点热气。我慢慢的走出去,一直走到大门口,果然看见前方不远,南宫离珠正站在那里,身后还跟着她的宫女蕊珠。

        一看到我,那个蕊珠立刻一脸愤恨的表情,不过大概也不敢真的说什么,只狠狠的瞪着我。

        我慢慢的走了过去。

        一直走到她的面前,才看到南宫离珠被夕阳照着的脸,其实也是苍白的。

        和蕊珠的愤恨不同,她在看到我的一瞬间,眼中也闪过了一些情绪,嫉恨,伤痛,甚至还有说不出的耻辱感,但当我一走近,她的气息还是立刻乱了。而我平静的,甚至带着一点冷漠的看着她:“你来,是有什么要说吗?”

        “我……”

        她刚一开口,我就打断了她的话:“还是我说吧。”

        她望着我,眼中多少还是有一点怒意,我淡淡的说道:“我知道今天发生的事了。”

        “……”

        “不过,我不会认错,也不会道歉。”

        “……”

        “若你不跟着她,你不多事,我的女儿不会有此一劫。”

        一听我这么说,南宫离珠的脸色更苍白了一些。

        “况且,”我冷冷的看着她:“论起你以前对她做过的那些事,这一巴掌你挨得不冤枉,只是太晚了,太轻了。”

        “……”

        “今天会挨这一下,无非是因果报应而已。你要认。”

        她的脸上,我留下的指印一直没有消散,这个时候她的脸涨红了,那指印也变得越发显眼起来,好像又被人无形中狠狠的抽了似得。

        听见我这么说,蕊珠终于按捺不住,指着我道:“你敢对贵妃娘娘无礼——”

        “闭嘴!”

        话没说完,我冷冷的低喝了一声,像是又一巴掌打过去,蕊珠一下子被我吼得愣在那里,话也说不出口了。

        我连看也没看她一眼,又继续看着南宫离珠:“现在,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她的脸一阵红一阵白,那种掩饰不了的屈辱已经清楚的浮现在了她的脸上,眼睛里,我甚至看到她狠狠的捏着拳头,手背上青筋都鼓了起来,是一直在压抑自己。

        但最终,她咬着牙,憋着似得,慢慢说道:“妙言——她怎么样?”

        “……”

        我原本冷硬的心肠,这一刻也有些坚持不住的,微微软了一下。

        不管我和她之间有太多的龃龉,但今天的事,我知道念深没有骗我,她是因为担心妙言才会冲出去阻拦,说她好心,不为过。

        只是办了一件坏事。

        不过,我的心也只是软了那么一下。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464/121857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