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 1779.第1779章 元修,出事了!

1779.第1779章 元修,出事了!

        “你觉得,裴元灏是个什么样的人?”

        “……”

        问完这句话之后,裴元修就轻轻的合上了唇,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我,竟是在认真的等待着我的答案。

        而我已经完全愣住了。

        裴元灏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个问题,不是第一次听到,我也不止一次的考虑的,但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此时此刻此地,会听到一个人向我提出这样的问题,而提问的人,竟然会是他——裴元修。

        我顿时傻了。

        裴元灏是个什么样的人……他难道,不是应该比我更清楚吗?

        他们两做了几十年的兄弟,虽然前几十年表面上看起来平静无波,但现在我知道,所有的暗流都在平静的水面下汹涌澎湃,甚至连章老太君都说,他们两从小到大就一直在争,一直在斗。

        十三年前的夺嫡大战,裴元灏登上帝位,而他退出中原,到了胜京。

        十年前,东州大战,四十万胜京兵马压境,给了裴元灏登基以来第一次重击,而他通过那一次的混乱,得以深入中原腹地。

        五年前,裴元灏在拒马河谷一举歼灭申氏一族,加强了皇权,而他则趁着那次机会占领了江南,和裴元灏分江对峙。

        ……

        这些年来,他们两的每一次交锋,都各有斩获,而现在,他更是已经兵临沧州城,打开了京津门户,大概再往前一步,他就会和自己的那个宿敌相见,这如同命运的捉弄一般,我相信对于一些生死之交的朋友而言,都不会有什么人比他们彼此更了解对方的。

        可现在,他却突然问我——裴元灏是个什么人。

        我沉默了一会儿,老老实实的说道:“你应该比我更了解他才对。”

        “……”

        大概他自己也觉得是这样,所以这句话过后,没有再说什么,但是两个人这样安安静静的坐在车子里,都一言不发,气氛都变得格外难捱,尤其是外面单调的马蹄声和车轮声,马车在出了城之后走上的大路也不像在城内那样平坦,摇晃得更加厉害,两个人之间竟然有一种山摇地动,天地崩塌的错觉。

        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又说:“那你觉得,他的底线是什么?”

        “……”

        这一回,我又愣住了。

        耳边这句话很轻的话,却让我有一种震耳欲聋的感觉,茫然了好一会儿才依稀想起来,那是曾经,黄天霸对我说过的话。

        他的底线是什么?

        后来,黄天霸又是怎么跟我说的?

        他说,裴元灏的底线是……

        我蓦地战栗了一下。

        裴元修也看着我,似乎想要从我仓惶的眼瞳中看出了什么深意来,但我的混乱目光多少也让他有些捉摸不清,他轻轻的喊了一声:“轻盈……?”

        我望向他,突然笑了一下。

        只是笑容中,多少带着几分凄然。

        他的眉头顿时皱得更紧了:“轻盈?”

        我淡淡的笑道:“我怎么会知道呢?如果我知道,如果我像你这么了解他,或者,像他那么了解你,那也许在我身上发生的很多事情,就都会不同了。”

        听见我这么说,他的眼神微微的一黯。

        接下来,两个人都没有再开口,车厢里安静得只剩下呼吸声和心跳声,我看见他将那一片小小的锦缎收回到自己的袖子里,然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我也闭上了眼睛,可心情却完全平静不下来。

        虽然我知道,宋家的人,宋宣,章老太君,他们是暂时保住了。

        但,沧州城开了。

        京津的门户彻底被打开,裴元修的军队一旦过了天津,那么京城就已经在他和胜京军队的双重夹击之下了,加上周围几个重要的军镇要塞,那里的豪强士绅都已经和宋家、崔家一样被裴元修说动,连同渤海王那边,虽然敖佳玉死了,可毕竟姻亲关系已经联成,他们都对京城形成了包围之势。

        在这种情况下,裴元灏……

        |

        回到宋家的馆驿的时候,上午已经过去了一大半。

        也是这个时候,我才真的第一次见到了我已经呆了那么久的地方。这个馆驿——说是馆驿显然有些委屈了它,占地之大,已经看不到边了,大门两边延伸出去的围墙一直深入到林地里,远处那座小山,应该就是章老太君居住的那个院子所在的地方,这样看来倒是显得格外的峻秀了。

        大概是因为沧州城开的消息早就传开了,宋家里里外外的安静也彻底被打破,还没下马车,我就听见了外面吵吵嚷嚷的声音。

        不过,一下车,才发现大门外,竟然还有一支队伍。

        宋怀义他们显然也很惊讶,立刻就下马过去,正要询问,就看见一个管家模样的人从大门里匆匆的跑了出来,对宋怀义说道:“老爷,来客人了。”

        “客人?”

        宋怀义诧异的看着他,两个人低声说了两句,立刻便往里走去。

        裴元修也将我从马车上扶了下来,因为坐得太久的关系,脚踝微微的有些发麻,我慢慢吞吞的往里走,一路上都能看到那些里外忙碌的仆人和丫鬟们。

        一直走到大堂那里,发现这里的人更多了。

        而大堂的中央,站着一个身形娇小,衣衫华美,只是显得有些风尘仆仆的女子。

        一看到那身影,我的心里就咯噔了一声,而裴元修站在门口,下意识的道:“我不是让你——”

        话没说完,那女子就转过身来。

        她的脸上还带着一些倦容和风尘,但一看到裴元修的时候,就像是有阳光穿透了乌云照进了她的眼睛里,整张脸的倦怠被一扫而空,一下子都亮了起来。

        她欢喜的道:“元修!”

        裴元修也愣住了:“子桐?”

        我站在门外,原本一只脚要迈进去,这个时候也忘了动,就看见她欣喜不已的走到裴元修的面前,几乎要忍不住扑倒他身上去一般。

        这一举动,不仅是我,连裴元修也有些惊讶。

        过去的她,情感可从来没有这样外露过。

        大概是她自己也感觉到了,伸出的双手在触碰到裴元修手臂的一刹那缩了回来,只是脸上的笑容却是收不回去的,仍旧望着他:“我终于,赶上你们了。”

        “子桐?真的是你?”

        他大概还有些不敢相信,而这个时候,目光的一角落在了一旁的一个身影上,正是被留在金陵的云山,正在这个时候,花竹也走了进来,一看到云山,顿时高兴的扑了过去:“云山,你来了!”

        “花竹!”

        她们两个小姑娘就没那么多顾忌,自然是抱在一块又笑又跳的,一解这分别数月的思念,直到谢烽走进来,咳嗽了一声,她们俩才恍然醒悟过来自己还在别人的家里,立刻安静下来,规规矩矩的到谢烽面前来行礼。

        这一回,我也才真的相信,来的人果然就是——韩子桐。

        裴元修还有些愕然的看着她,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才又说道:“你,你没事了?”

        之前她留在金陵,就是因为那一晚内院的大火让她受了伤,而且我想,不仅是伤了人,更是伤了心,在那之后,我就被裴元修带到了船上,也一直没有再回金陵府,并不知道那里又发生了些什么,但想来,裴元修应该是也为她的安全担忧过的,否则也不会分开花竹和云山,让后者留在金陵专门照顾,或者说是保护韩子桐。

        一听见他这样问,韩子桐的眼睛也微微的红了一下。

        但她立刻用手指拂过眼角,作出笑容来对着裴元修,柔声说道:“我没事。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站在你面前吗?”

        说完,她甚至还转了一圈。

        她,的确没事。

        一身的华丽梳妆,虽然风尘仆仆,但我看得出来她的脸上还画着淡淡的妆容,头发和衣饰也显然是精心挑选过的,如果是个行色匆匆的赶路人,这样的妆容显然并不适合,可现在她站在裴元修面前,这个样子就一点都不突兀了。

        但,还是奇怪。

        她从来没有这样外露的情感,更妄论在裴元修面前转身,那么亲密的微笑了,若是在过去,哪怕分别再长的时间,她都会顾忌着自己姐姐的感情,而极力的压抑自己。

        现在的她,好像受了一次伤之后,整个人都焕然一新了,不再压抑自己的情感,而将所有的热情,甚至她的美丽,都绽放在这个男人的面前。

        我站在一旁,心里不由的有些愕然的看着她。

        韩子桐,这是怎么了?

        不仅是我感到奇怪,裴元修自己也感觉到了,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目光带着一点探究的望着她。

        似乎是感觉到了裴元修的沉默,韩子桐安静了一些下来,抬头看着他:“怎么?你,不想看到我吗?”

        裴元修还是摇了摇头:“当然不是。你安然无恙,我很高兴。”

        韩子桐立刻就又笑了起来。

        裴元修犹豫了一下,又说道:“不过,你怎么会来这里?”

        这一回,韩子桐脸上的笑容敛了起来,她看着裴元修,低声说道:“元修,出事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464/189919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