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 1840.第1840章 被你们阻截的,到底是谁?

1840.第1840章 被你们阻截的,到底是谁?

        谢烽说,西边的一座山,山上还有宫殿庙宇。

        难道是——

        冲云阁!

        感觉到我的呼吸一下子沉重了起来,裴元修和谢烽立刻转过头来看着我,而我已经顾不上他们两的目光,急忙问谢烽:“有伤亡吗?有没有伤害到他们的人?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谢烽当然也知道我在担心什么,沉默了一下,才说道:“目前,还不清楚。”

        “……”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原本宋宣已经以为追不到了,所以让人回来传信,结果传信的人前脚刚走,那支队伍就横插出来截住了那些人。他们交手没一会儿,那些人就开始往山上退,宋宣追赶之际,立刻让人赶回来报信,但具体的情况就——”

        也就是说,一切都是未知。

        但是,未知才最恐惧。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冒出一支人马来截住他们的路,宋宣之前的追赶虽然只是做个样子,消除裴元修心中的疑虑和对他的怀疑,但现在被这样一搅乱,事态就已经完全不受他的控制了。

        裴元修沉默了一下,立刻说道:“让他们立刻备马!”

        谢烽道:“公子?”

        “我要过去。”

        “公子,那边具体情况如何,宋宣还没有传消息回来,万一有危险——”

        “……”

        “还是我先过去,弄清楚情况,再给公子传递消息回来吧。”

        这一回,裴元修只犹豫了一下就立刻摇头道:“不必了,这一次,我要亲自过去看着。”

        “……”

        “你多加带人手跟着我,让郑同他们几个守住京城。我出城的消息,不必让太多人知道。”

        谢烽明白过来,立刻说道:“是。”

        他正要转身下去吩咐,我急忙说道:“我,我也要去。”

        他们两转过头来看着我。

        裴元修的脸上并没有露出太惊愕的神情,似乎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会有这个要求,但看向我的目光中还是有几分忧虑,他皱着眉头说道:“轻盈,你的身子,如果再这样颠簸下去的话——”

        我看着他,平静的说道:“就算今晚我留在这里,恐怕我的心里会比跟你一起去,更煎熬。”

        “……”

        “任何你给的答案,都不及我亲眼看到。”

        “……”

        听见我这么说,他长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但你要答应我,跟去了之后,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能轻举妄动。我——我会让他们全力保证她的安全,前提是,你还平安!”

        “……”

        我咬着牙,用力的点下了头。

        于是,他转头对着谢烽点了点头,谢烽也看了我的肚子一眼,终究没有说什么,还是下去了,不一会儿,马车就准备好了。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我已经非常的疲倦了,但还是强打起精神跟他们一起去。

        没有韩子桐和韩若诗跟着,我和他之间就更安静了一些,两个人的心里都有着各自的心思,这个时候一句话都不用说,似乎也能感觉得到彼此心中的煎熬。

        我曾经跟踪吴彦秋去过西郊,那时就走了不少时间的路,这一回因为路上可能有危险,加上大家都非常的谨慎,不管裴元修和我心急如焚,前进的速度都不是很快,眼看着过了寅时,裴元修和我都有些支撑不住的开始闭目养神的时候,终于听到前面传来了除了车轮碾压过枯叶发出的沙沙声之外的其他的声音了。

        有一些人在说话。

        一听到那声音,裴元修立刻睁开了眼睛,而外面也传来了靠近的马蹄声,他伸手一撩帘子,就看见谢烽策马走在马车的一边,俯身下来说道:“公子,快到了。”

        裴元修往外看了一下:“外面是怎么回事?”

        “有一些人受伤。”

        “哦……”

        我也转头往外看去。外面漆黑一片,只有队伍里的人手里的火把发出的光照亮了周围很小的一块区域,火光闪烁着,隐隐能看见外面很多密密的树干,如果我没记错,这里是一片白桦树林,树叶已经完全变成了金黄色,在这样的深夜中被火光一照,有些耀眼;斑驳的树干、树枝上压满了白雪,原本应该是一处极为安静的所在,但现在,这里的安静已经完全被打破了。

        这个,应该就是之前他们说的,发生战斗的地方。

        果然是一片狼藉,树干上、雪地里能看到沾染了不少鲜血,还有几具尸体也横在雪地上,一些受伤严重的伤病就留在这里,有几个靠在树干上给自己包扎伤口,那模样都非常的狼狈。

        裴元修只看了一眼,就说道:“去问问。”

        谢烽应着,便让人去问了。

        不一会儿,消息传回来——果然是在这个地方追击到那些人的,而横插过来的那支人马现在跟宋宣的人马已经一起到前面去了。

        裴元修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现在还没结束吗?”

        看来,他是希望能在自己到的时候,战事就有一个结果。

        谢烽说道:“宋宣带过来的人马原本不算多,而且之前以为追不上了,所以是仓促应战。虽然围住了那座山,但两边的人马都不够,未能完全的合拢包围圈,所以现在,还在对峙。”

        裴元修沉默了一下,说道:“走吧。”

        谢烽点了点头,立刻吩咐下去,我们的队伍又继续前进。

        但这一次,就要比之前更小心了。

        然后,马车又走了一段之后,就停了下来,因为前面的声音已经非常嘈杂,虽然听着应该还是有一段距离,但刚刚谢烽说,既然战事还没有结果,裴元修这样的身份,当然是不能离险境太近的。

        不过,我们两个都没忍住,马车刚刚拐过一道弯,我们就分别撩开帘子往外看去。

        刚过寅时,周围都伸手不见五指,天色漆黑如墨,好像整个都被一个巨大的,黑色的手掌笼罩住,可这个时候,眼前却出现了一大片橘红色的光,将我们的眼睛都映亮了。

        仔细一看,是那些围住山脚的士兵,他们全都手持火把,不知道有几百上千只,在我们面前已经连城了一片火海。

        我紧张不已,而沿着那火光慢慢的往上看,满山的清脆松柏这个时候也都被镀上了一层红色的光影,显得有些晦暗难明,而在山顶上,还有一处露出来的房檐屋角,也就是我曾经无数次肖想过的冲云阁了!

        护国法师,她还在这里吗?

        我当然知道,她的这个冲云阁不是一般的地方,她豢养的那些僧兵连查比兴都占不到什么便宜,可还是那句老话,一个人的厉害,一些人的厉害,再厉害也有限,遇上战争,遇上这样庞大的军队,成千上万的兵马冲击而过,再厉害的人也连一根完整的骨头都留不下!

        如果他们真的硬冲的话,这座山上所有的生灵,都不能幸免。

        我现在更担心的是,到底是被阻截的是谁,难道真的是裴元灏和他的那些人吗?

        妙言,也在上面吗?

        一个又一个的疑惑和担忧像沉重的石头一样不停的往我的心上压,我只觉得呼吸都困难了起来,而这个时候,裴元修往外看清了整个局势,便要准备下车。

        谢烽急忙拦住了他:“公子,千万不可。”

        裴元修看着他:“嗯?”

        “公子,现在事态未明,而且这座山上——”他回头看了一眼山顶青松翠柏间露出来的华美的房檐屋角,沉声道:“这上面应该还有人,他们本身也带着军队,万一他们孤注一掷冲下来,那这里就会变成一片混乱的战场。”

        “……”

        “公子,你最好不要涉险。”

        “……”

        “你如果想要知道什么消息,我已经让人去叫宋宣了,他立刻就过来。”

        原本他这样的考虑和做法是万无一失的,但这一次裴元修却反而没有听他的,坚持下了马车,说道:“这一回,我不能坐在这里等,我要先过去,见一个人。”

        他说完,又回头看着还趴在窗边的我,说道:“你在这里不要动。”

        “……”

        “你放心,我却会确定后,再跟你说的。”

        说完,他便转身往前走去。

        不过,他也并没有走出多远,因为我看到火光中,有一道雪沫烟尘腾起,是一队人马朝着这边飞驰过来。

        领头的那个,我一眼就认出了,是宋宣。

        他策马过来,在离裴元修还有十来步距离的地方就停下,翻身下马走过来,朝着裴元修拱手行礼,还说了几句话,应该是交代刚刚这里发生了什么,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色阴霾,火光忽闪的关系,他的脸色并不太好看。

        说了几句话之后,他侧过身去,因为身后,另一个下马走了过来。

        火光一闪,照亮了那个人的轮廓,但他的脸还陷在阴影当中,可我的心一下子剧烈的跳动了起来,那个名字,已经在我的脑海里猛地蹿了出来——

        南宫锦宏!

        我瞪大眼睛看着那个身影,果然是他,虽然那么久不见,虽然他的肩膀似乎也因为奔波和疲倦,不再像过去那么挺拔,而微微的耷拉下来,可那熟悉的轮廓,我还是一眼就把他认了出来。

        南宫锦宏,裴元修的——亲生父亲!

        我之前被掳去金陵时,也曾经想过应该会见到这个人,但只在金陵见到了南宫离珠,后来听南宫离珠一席话,也明白他曾经为裴元修的大业四处奔波,后来的事态那么紧张,到了千钧一发的时候,他只怕也没有可以停留歇息的机会。

        现在我才知道,他真的没有!

        他竟然在这里出现,阻截了那些人的去路!

        难怪刚刚谢烽一说这个地方有一支队伍出现阻截,裴元修立刻就说他知道是谁了,看来,他们父子两也应该是早就有了一些约定的。

        我慢慢的下了马车,花竹阻止不了,只能搀扶着我一步一步的走过去,走近的时候,我刚听到裴元修说了一句“您辛苦了”,南宫锦宏就越过他的肩膀看到了我,目光忽闪了一下:“颜轻盈?”

        裴元修立刻回过头来,一看到我,他的眉头一蹙:“你怎么过来了?”

        我没有应他,而是看着南宫锦宏,之前在京城掀起的那一场大乱之后,我们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了,我发现他老了很多,尤其是那一头花白的头发,在远处火光的映照下,闪烁着斑驳的银光,再走近两步,就能看到他眼角唇边的皱纹了。

        他,虽然一直没有在金陵跟我见过面,但我相信,我在裴元修身边的事,一定有人传消息给他,所以,他并没有太意外。

        但,脸上那种愕然的神情,还是有些挡不住。

        而顺着他的目光,我也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肚子,脸色微沉。

        他立刻也明白过来什么,道:“你也来了。”

        我看着他,说道:“既然是在这里见面,想来,我也不应该再称呼你为——南宫大人了吧?”

        我这句话里,多少带着一点讽刺的意味。

        但他们两父子却都很平静,南宫锦宏沉默了一下,才说道:“颜小姐聪慧过人,想来,也是早就猜到我的身份了吧?”

        我说道:“可惜,不够早。”

        “……”

        我看着他们,慢慢的说道:“如果能早一点猜到的话,很多事情,我都能想明白了。”

        “……”

        裴元修站在一旁,看着我们两个人沉默的对视着,虽然他对于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未必完全清楚,但大体,他应该都是明白的。

        他沉默了一下,然后用尽量温柔的口气对我说道:“轻盈,你不应该下车来。”

        “……”

        “这里太冷了。”

        “……”

        “你还是先回车上去,有任何消息,我都会立刻让他们告诉你。”

        说起来,我也从来没有在凌晨的时候待在冰天雪地的野外,的确是寒冷刺骨,可看着眼前不远处几乎绕了那座山一圈的火海,倒也不觉得太难受,我收回自己的目光看向他,平静的说道:“我至少应该可以问一下,被你们逼得退到山上去的,到底是什么人?你们接下来要做什么吧?”

        说完,我看向南宫锦宏,还有站在一边的宋宣:“被你们阻截的,到底是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464/196157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