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学霸之路 > 第142章 番外一

第142章 番外一

        吃完饭,招个店小二,打打赏,问问话,沈旭辰和程以华就把京城中的势力分布大致弄清了。这年代的店小二要没有一点机灵劲儿,没一点眼力劲儿,没一点嘴皮上讨喜的本事,还真不好混。反正,沈旭辰和程以华也不往深处问,只想知道一些流于表面的信息,这就足够了。

        当朝的天子已经有四十来岁,膝下有六位皇子,十六位公主。虽然没有人敢说皇上克妻,但估计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因为他已经克死三位皇后了,算上未登基之前的正妃,那一共就是四位。

        大皇子,哦不,应该说是太子,他是皇上的第一任皇后生的。这太子品性不十分坏,但能力也不十分突出,只能说是平庸。当然,在很多老臣眼中,太子不功不过就已经赢了,毕竟大家都是万分看重嫡长的。

        第三任皇后也在十年前被皇帝“克”死了。这以后,后宫无主,贵妃娘娘就是最大的。由贵妃娘娘抚养长大的二皇子只比太子小了一岁,却比太子优秀很多。但二皇子如今远走西北,基本上没有上位的可能性了。

        剩下的几位皇子估计都虎视眈眈地盯着太子之位呢,只年纪最小的六皇子除外。六皇子如今十二岁,是德妃所生,子凭母贵,在众皇子中地位倒是挺高。但他心宽体胖,是个小胖墩子,整个人颇有些没心没肺,根本玩不转那些勾心斗角的事儿。

        至于公主们,当然是贵妃娘娘所生的八公主地位最高,还未出嫁就已经得了长公主的封号,比她的姐姐妹妹们都风光。(当朝皇帝给封号时颇为任性。)

        再说昌宁侯府,这昌宁侯真是痴情种啊。亡妻故去,他无心再娶,只从旁系过继了一个男童作为世子培养,这男童如今也有九岁了。而纪氏给他生的女儿受封了明珠郡主,常常被贵妃娘娘这个姨母接进宫里去,也很是风光。

        再说贵妃娘娘的娘家定国公府,是个人都要竖个大拇指,那真是满门忠烈啊。多少纪氏男儿都是战死沙场马革裹尸的啊!到了这一辈,十二年前,这一代定国公(也是贵妃娘娘的弟弟)战死沙场以后,定国公府再无男丁。

        如今,定国公府里还住着老夫人(贵妃娘娘的母亲)和国公夫人(贵妃娘娘的弟妹),看在这两位夫人的面子上,定国公府外面还挂着公府的匾额。等夫人们一去世,公府就彻底不存在了吧。

        “为什么不过继一个孩子呢,昌宁侯府不也过继了么?”沈旭辰问。

        店小二傻笑了两声。

        沈旭辰恍然大悟,想必是兵权了。哪怕最后一任定国公都已经死了有十二年了,人们还是习惯把西北的兵称之为纪家军,这已经能透露出很多讯息了。只怕皇帝也不愿意看到纪家后继有人吧?就算他对贵妃很宠爱,他也不愿意把兵权再交给纪家了。

        这话反过来说也可以,哪怕皇帝对纪家如此忌惮,他依然很宠爱贵妃娘娘,由此可见这位贵妃真是不简单啊。

        围着十二年前这个点,沈旭辰和程以华理了理思路。首先是贵妃怀孕,然后是定国公战死沙场。接着是昌宁侯夫人纪氏听闻兄长噩耗难产而亡,生下明珠郡主。两个月以后,贵妃产女,八公主刚刚出生就被皇上封为了长公主。八公主的受宠确定了贵妃娘娘的地位无可动摇。就连差不多时候生下了六皇子的德妃都没有贵妃这么风光。

        第二天,沈旭辰和程以华在京城的街上逛了一圈。在现代生活久了,初次见到古代热闹的街市,夫夫俩还是觉得很新奇的。京城中最热闹的街在南面,在这里做生意的,针对的主要人群就是京中那帮达官显贵们。夫夫俩去了生意最繁华的银楼,他们照样做出一副不差钱的样子,装作对好玉很感兴趣。

        还别说,他们这样子挺能糊弄人的。程以华自不用说,他一直是那种高冷的“你们这群凡人哪里能看懂老子的寂寞”的样子。而沈旭辰呢,虽然他为人温和可亲,但这些年的阅历不是白得的,他可是敢就原则性问题对着某国总统拍桌子的人啊。正因为这样的,虽然他们的口音听上去不是景朝最标准的官话,却没有人敢小瞧他们。

        店伙计苦着脸说:“二位爷,你们若是想来银楼淘上一块湘妃玉,那可是打错主意了。那东西本来就稀罕,哪怕民间还存着几块,谁舍得把湘妃玉卖了换钱?有这个功夫,直接捧着玉去昌宁侯府求个打赏,不更利索?你们可知道庄家?就是那个江南第一商,就是用一块玉换了皇商的资格……”

        沈旭辰佯装失望,不过没忘了给店伙计打赏。

        约莫是这打赏够厚,店伙计转了转眼珠子,压低了声音故作神秘地说:“二位爷不如去对面的锦绣阁转转,那是昌宁侯府的铺子,里面很是有些稀奇的玩意儿。说不得就有什么合二位爷眼缘的。”

        “如此,倒是谢过你了。”沈旭辰笑着说。

        出了银楼,沈旭辰和程以华站在街上,看了眼锦绣阁,果然人来人往,生意很是兴隆。他们抬脚进了锦绣阁。然后,沈旭辰呆了一下,他和程以华对视一眼。这铺子……装修风格很有现代风啊。莫非,在这个时空中,还有谁穿越了?

        对着货架上的东西扫了几眼,沈旭辰基本可以确定这个时空的确有人穿越了。穿越者多少还算有些本事,弄出了很多新鲜玩意儿来。那些卖得很贵的水晶不就是玻璃么?那些很受女客喜欢的香胰子不就是用现代工艺做出来的香皂么?那些设计新颖的首饰……不就是把未来的审美带过来了么?

        那么,到底是谁穿越了?

        有些事情算不得隐秘,不消多打探,沈旭辰就知道了,锦绣阁这铺子名义上是属于昌宁侯府的,但它其实是定国公府给纪氏的陪嫁。这时代男强女弱,女人没什么地位,但律法对正妻还稍微有些保护政策。作为纪氏的陪嫁,她既然已经死了,那么这铺子如今就该属于纪氏的女儿明珠郡主。

        所以,明珠郡主是穿越的?或者可能是明珠郡主身边的某个丫鬟婆子穿越了?

        其实,是谁穿越了,这并没有什么关系,反正沈旭辰和程以华只是想知道到底是谁出于什么原因要害死何明而已。如果这事儿和那个穿越的人没关系,那么这人是重生也好,穿越也好,夫夫俩都不在意。

        回客栈的时候,路过一个书坊,沈旭辰顺手就买了一本昌宁侯去年新出的诗集。这人毕竟是探花郎啊,想必文采极好。沈旭辰通晓一些心理学的东西,觉得可以从昌宁侯的诗词文字中揣测一下昌宁侯的为人。

        结果打开诗集随手翻了几页,沈旭辰呆了。他默默地把诗集递给程以华,面无表情地说:“难道穿越的人是昌宁侯?十年生死两茫茫什么的,苏轼会哭的。”

        程以华接过书,快速翻了一遍,说:“先不管他是不是穿越的了。在这诗集里面,剽窃抄袭的只这一首,其余的都是昌宁侯原创,可见昌宁侯本身的才学还是不错的。不过,他既然这么有才华,悼念亡妻的诗词,就更应该要自己亲自动笔写了,怎么会用一首剽窃来的?所以,要么是他江郎才尽了,要么……他对亡妻的感情八成是假的。”

        说好的十几年如一日的深情爱妻男呢?原来其实是大渣男吗?沈旭辰觉得自己已经预见了好大一盆狗血。他当机立断地说:“从系统中兑换一个仿生微型昆虫机器人出来,我们就通过机器的人的眼睛查看一下昌宁侯府内部的秘密吧!总觉得这里面很有问题呢!”

        回到客栈,沈旭辰从系统中拿出了一个微型的昆虫机器人。这个机器人可以通过远程遥控来操作。并且,机器人自带了扫描场景并收集声音的功能,它可以把自己“看到”的图像和“听到”的声音进行远途传输,让操作者可以通过一个大屏幕看到。

        要是搁在现代,沈旭辰可能还不会轻易把这个机器人拿出来用,以免打草惊蛇让人发现端倪,但这里是古代,谁能想得到这么一只小飞虫会有如此强大的功能呢?就算是那个藏在暗处的穿越者也想不到吧。

        沈旭辰操控着微型机器人从客栈的窗口飞了出去,沿着已经探寻好的路线,径直朝昌宁侯府飞去。也是巧了,等机器人到达目的地时,正遇到昌宁侯从外访友归来。沈旭辰赶紧操纵小飞虫跟了上去。

        老实说,昌宁侯的确长得挺好看的,毕竟是好一个风度翩翩探花郎啊。不过,这年代的美男子似乎很流行往脸上涂□□,于是……沈旭辰赶紧朝程以华的方向看了两眼,洗洗眼睛要紧!

        程以华偷偷戳了一下自己的腹肌,不错,虽然已经有几天没有注意运动了,但肌肉手感还是极好的,不怕沈旭辰会嫌弃。今天的程天才依然是这么迷人呢!

        微型机器人跟着昌宁侯进了一间屋子,看摆设该是书房。沈旭辰操纵着机器人在高处蛰伏起来。昌宁侯似乎是从友人那里带了两本书回来,刚一坐下,他就把书本摊开放在了桌子上,一边认真翻阅,一边吟咏出声,一边细细回味,一边拍案叫绝,整个人都沉浸在书本中了。就这么看,昌宁侯似乎是个爱文如痴的人啊!

        “要是真爱文如痴,那又怎么会把苏轼写的《江城子》放到自己的文集中去?文人应该有文人的风骨。我就不相信,他能和苏轼的脑子长得一模一样,所以随机就写出了和苏轼一模一样的词来。所以,这人八成就是个伪君子吧。”程以华面无表情地说。

        沈旭辰也是这么认为的,为程程的一针见血点一百个赞!

        夫夫俩就这么盯着昌宁侯看了几天。然后,他们都觉得这个人不像是穿越的,更像是土生土长的。这一点其实透过昌宁侯的为人处世很容易就能看出来。如果他是穿越的,那么哪怕他在人前伪装得非常好,等到一个人相处时,总会漏出一点什么来。

        就沈旭辰和程以华目前看到的来说,自发妻去世后,昌宁侯没有再娶妻,身边也没什么妾侍,但却是有通房的,还不只一个,只不过通房丫头不被允许生孩子罢了。再看他教导过继来的小世子时,那也一副典型的封建家长面孔。然后,他对皇权非常敬畏,隐约似乎还有些惧怕贵妃娘娘。还有,他非常看重上下尊卑。

        问题来了,如果昌宁侯不是穿越的,那他抄的那首苏轼的词,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到了这个时候,沈旭辰和程以华才终于觉得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

        很快,明珠郡主也被夫夫俩排除在穿越者名单之外了。很简单,因为锦绣阁中的新奇玩意儿从十年前就开始卖了。

        明珠郡主现在不过才十二岁,哪怕她是胎穿的,生而知之,她敢在六七个月前就开口说话吗?哪怕她头顶玛丽苏光环,早早学会了说话,可通过方子真正研制出玻璃和香皂来,不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吗?但锦绣阁早早就开始卖那些东西了。

        也就是说,有一个人,应该在明珠郡主出生之前就穿越了。

        “会不会……是宫里的那位贵妃娘娘?”沈旭辰问程以华。

        程以华皱了皱眉头:“资料太少,无法判断。不过,这位贵妃娘娘倒的确是非常果敢,这心性和手腕都不是一般人可比的。”

        “这些日子在京城中逛着,听了不少关于贵妃娘娘的事情,那些传言或许有真有假……但我现在已经很佩服这个女人了。只是,也不能因此就说她穿越了,毕竟古人的智慧也是不可小瞧的。别忘了,在我们原本的那个时空,还有一个武则天呢!”沈旭辰说。说真的,如果有个妹子穿越到武则天皇帝身上,呵呵,这妹子不一定能玩得比武则天更漂亮了啊!

        犹豫了一下,沈旭辰又说:“要不要再兑换一个微型机器人出来,查探一下宫里的情况?”

        说完,还不等程以华说什么,沈旭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自嘲说:“忽然觉得我们有点变态啊……整日窥伺着别人。这完全是拿着高科技欺负古人吧!”

        程以华正玩着沈旭辰的长发呢,发尾在指尖绕了一个圈。

        听见沈旭辰这么说,程以华面无表情地表示:“非常时期非常手段,只要我们最后不放过一个恶人,不冤枉一个好人……我们就问心于愧了。”

        也许是觉得自己这话说服力还不够,程以华又说:“你得知道,在这种皇权高度集中的古代,我们不用点特殊的方法,就等着分分钟被人弄死吧。你要是觉得用高科技监视他们不好,那我们就直接装神弄鬼吧,那也不错。否则,等我们慢慢科举,慢慢走上权臣之路,再反过来用正常手段调查这件事情,这得花多少时间?我可没那个耐心。”

        “说得也是……我尽量保证客观吧。”沈旭辰说。

        说句实话,夫夫俩对这个时空中的人都还没有建立起真正的联系来。所以,他们现在还是把自己当成旁观者的。这并非是出于穿越者高高在上的姿态,仅仅是因为他们还没有付出感情。于是,在这个时空里,他们并没有什么在乎的人。

        哪怕是何明呢?即使夫夫俩怜惜他的遭遇,又因为系统的缘故,希望他能好人得好报,但也只是这样而已了。其实,夫夫俩对何明并没有什么感情——感情比较是从相处中获得的啊。对于夫夫来说,他们只是在完成任务而已。在这样的基础上,他们能做的就是尽量客观。

        皇宫很大,沈旭辰操纵着微型机器人飞了很久,转了好几圈,依然没找到贵妃娘娘的寝宫。最后,微型机器人一头扎进了御膳房。好在,贵妃不愧是贵妃,御膳房的大太监都捧着她呢,特意小火慢炖煮着贵妃娘娘最爱喝的汤。沈旭辰索性就让微型机器人躲在御膳房里了。等到汤终于煮成,他就操纵着机器人跟在了送汤的小太监们身后。

        宫里的规矩是极严苛的,送汤的太监一共有四个,一路上却都没有说话。入了贵妃娘娘的宫殿,透过机器人的眼睛,沈旭辰看到了一室的富丽堂皇。果然不愧是宠妃啊!沈旭辰不理会那些小太监们,让机器人径直朝内殿飞去。

        透过机器人的眼睛,沈旭辰一眼就看到贵妃娘娘了。对于这个时空中的人而言,贵妃娘娘其实已经不年轻了,但她依然很美……美得很有味道,眼角眉梢都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风韵。哪怕沈旭辰是gay,他也是有欣赏能力的。在他看来,如果满分是一百分,那么这位贵妃娘娘可以打九十六分!

        贵妃娘娘似乎很愁烦,揉着太阳穴对身边的嬷嬷说:“瑾儿又去逛园子了……”

        那嬷嬷低着头说了一声是。

        “这孩子……晓儿哪点不好?做晓儿正妃难道委屈她了?她偏要上赶着去太子面前寻不自在……若不是、若不是本宫妹妹就留下了这么一点骨血……若不是、若不是我纪家就剩了这么一点骨血……”贵妃娘娘的语气中带着一种说不上来的惆怅。

        这话可不好回,那嬷嬷虽然是贵妃的心腹人,却也知道不能妄议明珠郡主的不是,因此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愈加恭谨地站在一边。

        好在,贵妃娘娘也仅仅是要感慨一句而已,并未真的打算让人回答。她略有些疲惫地说:“派人去侧殿,让眠儿带着伺候的人去园子,装作赏景的样子,顺路把瑾儿招回来。罢了罢了,晓儿现今已经去了西北,没个十年八年的,该是回不来了……就当是瑾儿和他没这个缘分吧。你说,都是本宫一手教出来的孩子,晓儿和眠儿哪个不是好的?偏偏瑾儿这就总是出状况……”

        沈旭辰听了一会儿,就基本能分辨出贵妃口中的人物都是谁了。那个瑾儿应该就是昌宁侯的女儿明珠郡主。晓儿应该就是贵妃的养子二皇子。眠儿则是贵妃的亲生女儿八公主。看样子,贵妃想把自己妹妹的女儿嫁给自己的养子,这说明她对于养子其实挺真心的,不打算把这个养子当成炮灰来用。可惜,明珠郡主却心系太子,古人真早熟,明珠郡主不才刚刚十二岁么……这出戏唱得真是热闹啊。

        听到命令,贵妃娘娘身边的嬷嬷就下去吩咐。待她回来,看着贵妃娘娘依然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便小心翼翼地说道:“娘娘,郡主如今还小……别的不说,郡主一直是极孝顺的,一年里头有半年都住在寺里呢。寺里日子清苦,也难为郡主小小年纪就能坚持下来。”晓得明珠郡主在贵妃心中的地位,嬷嬷自然不敢说她坏话,所以就从侧面捧了一捧。

        听见嬷嬷这么说,贵妃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你说得是,若妹妹泉下有知,晓得瑾儿一直给她抄经念佛,想必心里是极宽慰的……瑾儿现在不懂事,本宫就慢慢教吧。本宫看小六也是好的,和瑾儿年岁也相当,不如慢慢筹划着。太子……哼。”

        小六就是皇帝最小的儿子六皇子。贵妃和德妃的关系不错,对这个胖乎乎的小皇子也偏爱了三分。

        沈旭辰挑了挑眉,看样子贵妃娘娘还是打算要参与夺嫡的,否则她提起太子时的态度不会这么轻蔑……可是贵妃不已经发了毒誓了么,二皇子不是已经没有继位的可能性了么?难道贵妃私底下还和另外几位皇子有联系?

        沈旭辰又听了一会儿,贵妃娘娘却再不提及那些隐秘的事情了,她转而和嬷嬷讲起了宫务,又说起了衣服料子。这些话题都挺无聊的,沈旭辰又怕错过什么有用的消息,只能打起精神听着。

        不多久,八公主就领着明珠郡主回来了。这两个小姑娘如今都是十二岁的年纪,明珠郡主的月份更大一些。透过微型机器人的眼睛,沈旭辰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两位小姑娘并进行观察。

        八公主年纪虽小,却已经有了一身气度,不愧是最受宠的公主。她的长相没有贵妃娘娘这么艳丽,估计是随了皇上吧,也是可惜了。至于明珠郡主,看上去娇娇弱弱的,样貌倒是不错,可站在八公主面前,她那样子真像是个小丫鬟——明明她通身上下穿得都极好。可能女儿都随爹,明珠郡主的长相也随了昌宁侯,完全就是个女版的昌宁侯啊。

        在两个小姑娘面前,贵妃娘娘整个人都柔软了下来,一副慈母的样子。

        研究了一会儿,沈旭辰把贵妃娘娘和明珠郡主都也排除在了穿越者名单之外。贵妃娘娘是那种很典型的高门世家精心培养出来的贵女。而明珠郡主,看得出来这个小姑娘有些任性,十二岁没跑了,不可能是个披着孩子皮的老鬼。

        那么,穿越的人到底是谁呢?

        “有没有一种可能……某个人穿越到了这个时代,自以为带着主角光环,结果行事太高调了,被人看出了不妥来……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个人被抓了,抓的人没有把他当成恶鬼附身烧死,而是偷偷把他囚禁了起来。然后,抓他的那个人以穿越者的性命要挟,逼迫穿越者说出有用的讯息来,为自己所用。”沈旭辰问程以华。

        程以华若有所思:“你是说,昌宁侯可能在暗中囚禁了一个穿越者为自己所用?”

        沈旭辰点点头:“没错。而且,我觉得那个穿越者很可能是从这个时空的未来穿过来的,他知道历史。在原本的历史轨迹中,说不定何明顺利考上了进士当了大官,而昌宁侯因为夺嫡站错了队伍,被何明弄死了……所以现在昌宁侯想要占尽先机,反过来先把何明弄死。”夫夫俩唯一能保证的是何明的人品,既然系统要拯救他,这说明何明在过去现在未来都不会做出什么恶事来,就算当官,也应该当得是好官。

        程以华摇摇头:“你这说法中有个漏洞。如果昌宁侯真的囚禁了一个穿越者,知道了历史,那他也应该知道了何明是哪里人,父母是谁。他要杀死何明,直接派人过去就是了,不需要借着寻找湘妃玉兜一个大圈子。”

        “你忘了,何明是被何田夫妇捡到了的吗?要不是何明运气好,他早就死在劫匪刀下了。或者,就算劫匪没有当场杀死他,他作为一个婴儿,埋在死人堆里,也活不了几天。我觉得,那些劫匪应该就是昌宁侯派去的……只是后来没有见到何明的尸体,昌宁侯不放心,才又大张旗鼓地寻找湘妃玉,想以此找到可能还活着的何明。”沈旭辰说。

        程以华翻了一个白眼:“昌宁侯如果真的忌惮何明,就应该派最可靠的人去杀了何明。所以,如果当初那些劫匪就是为了杀死何明而去的,他们不可能会失手。我觉得那帮劫匪只是个意外而已。”

        沈旭辰其实已经被程以华说服了,去又忍不住负隅顽抗了一下:“这倒也是……那么我的假设就不成立了。不过,我还想再任性地挣扎一下。在很多时候,事情的发展不一定会符合逻辑,也许小何明就是运气好呢?”

        程以华看了沈旭辰一眼,转而提起了另一个话题,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差不多有两百天,明珠郡主是住在宫里的。剩下的日子,还有一百五十天,她住在寺庙里给亡母念经祈福。每年中,她只有十几天的功夫会待在昌宁侯内。先不考虑昌宁侯是不是渣男,看他教导世子时,作为父亲,他还是很负责的。贵妃娘娘更不是没有脑子的。照理来说,他们教导出来的明珠郡主不应该这么小家子气吧……所以,我怀疑那个寺庙有问题。”

        沈旭辰若有所思。

        程以华又说:“对了,前些天,我们在街上转悠时,我还听到了一个消息。说是昌宁侯因为追念亡妻,这些年迷上了佛学禅法,每个月都要去一趟寺庙中,听和尚念经,并给亡妻点一盏长明灯……”

        沈旭辰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咦……”

        程以华一边玩着沈旭辰的头发,一边说:“据我所知,那寺庙一开始应该算是昌宁侯府的家庙。十几年前,昌宁侯府招待了一位路过挂单的和尚,听说那和尚修行极好,昌宁侯府再三挽留,他才答应住进了昌宁府的家庙中,为当时的老夫人念经祈福。因为这和尚本事太大了,慢慢名声就传开了,再加上昌宁侯府大度,特意把家庙扩建了一番,后院的部分依然不开放,却建了专门用来招待外人香客的前院,这庙中的香火才逐渐鼎盛起来。”

        沈旭辰从程以华手中抽回自己的头发,说:“又是十几年前啊……看样子,十几年前发生了很多事情嘛。”

        程以华尤有些不甘心地盯着沈旭辰的头发。

        沈旭辰抽了抽嘴角:“别玩了,你要是真养成了玩头发的习惯,等我们以后穿回现代去,没有头发给你玩了,你该多郁闷啊。而且,我和你说,这也就是头发尾儿了,这要真是我的尾巴,天天被你这么摸着,该脱毛了!”

        程以华一本正经地说:“如果你有尾巴的话……脱毛了也好看。”

        沈旭辰忍不住顺着程以华的话想象了一下自己有条秃尾巴的样子,然后,他的嘴角又忍不住抽搐了一下。瞧着程以华那一副弱智儿童欢乐多的样子,沈旭辰面无表情地说:“那我真是……谢谢你的夸奖了。”

        程以华的眉毛都要飞起来了:“不、不用谢……等穿回现代时空时,我们去情/趣店买一条尾巴吧,真的很好看!”

        这话题太污,不好意思,刚刚风太大了,我什么都没有听到。

        也是巧了,夫夫俩将视线锁定在那个寺庙之后,很快就到了昌宁侯例行去寺庙的日子。沈旭辰和程以华自然不会亲身上阵去跟踪昌宁侯,还是用了微型昆虫机器人。透过机器人的眼睛,夫夫俩能很清楚地看到昌宁侯在做什么。

        这寺庙原是昌宁侯府的家庙,因此距离侯府不远,坐落在一片住宅区中。哪怕现在扩建了前院,依然不是很大。当然,香火是极旺盛的。沈旭辰和程以华甚至看到了一些穷苦人,约莫是出不起香油钱,所以只在寺庙外面跪着磕头祈福。

        昌宁侯进了寺庙。

        昌宁侯进了寺庙中不对外开放的内院。

        昌宁侯四下看了看,见周围没什么,钻进了内院墙角一个不起眼的小门。出了这个小门,其实就是寺庙外面了。这是一条宽度不足半米的小巷子,非常窄,两边都被砌上了,任谁也想不到,这里还有一条暗巷。昌宁侯敲了敲另一扇小门。很快,门开了,昌宁侯挤了进去。

        沈旭辰和程以华对视一眼,总觉得有什么秘密就要揭开了呢。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686/115592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