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 > 第564章 有人跳楼了吗?

第564章 有人跳楼了吗?

        【第二更,全订阅的同学请加一下九星vip书友群哦:328225388,欢迎捕捉~】

        一个时辰以后……

        唐正觉得自己还是想得太简单了。

        半路捡一套针对极北妖蝶的装备,那也要看他有没有那个能力。

        看来,星主的铸造笔记里,那种真正的极品铸造,从理论上看很漂亮,但是实际执行起来,竟然连第一步材料处理都能出问题!

        “呼……”唐正看着被自己处理失败的一张鱼皮,摇头叹了口气。

        “好了,我来试试吧。”花盈袖认真地看唐正处理,就这么看了一个时辰,才开口道,“我觉得我应该可以试试……”

        唐正索性也没藏私,直接把皇甫瑄落的笔记上,关于如何处理的图解,给花盈袖也看了一遍。

        花盈袖点了点头就开始动手。

        她的身上带着从西瓜刀那么大,到手术刀那么小的刀具,大概二十多把,当她拿出这些刀的时候,唐正才知道什么叫做专业。

        花盈袖的星力在她的一把把小刀上蔓延开,她的动作不快,但是她的星力能轻松地判别那看上去只有保鲜膜一般厚度的内膜上不同的部位,厚度的不一样。

        她熟练地换着刀,时而快,时而慢……

        两个时辰的时间过去了,天都有点蒙蒙亮了,她才抹了一把汗:“你看,是要这样的吗?”

        一块鱼皮,已经完全被她处理好了。

        “好。”唐正也看明白了花盈袖是怎么做的,她的星力流转和刀锋的配合,并不是唐正之前和罗非比斗之前所练的那种比较硬性的星力掌控,而是。适当地放出一点星力的活性,手法柔和,更加灵巧。

        “嗯,这里还有几块皮,也可以用的。”花盈袖将唐正漏过了的几块完整的皮给切了下来。

        “好,那就这些了。准备诱捕独目朱雀了。”唐正站起身来……

        他需要的东西都已经取下来了,虽然还没有处理完毕,但是,剩下的鱼肉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用了。

        好好睡一觉,再起来的时候,以他的实力。处理速度会比花盈袖快很多。

        否则,等花盈袖这样慢慢处理,估计他们得在这里停上三五天……

        “现在开始诱捕吗?”靠在一边打盹的郑前,听到唐正这句话立刻就惊醒了。

        “嗯,现在诱捕。捕完睡觉。”唐正率先切开鱼肉,朝着天空就扔了一块上去……

        嘎嘎……

        一只独目朱雀反应很快地叼住了半空中的鱼肉,又往上飞了好一段。

        然后,唐正他们开始安营扎寨了。

        那上空盘旋的独目朱雀。就像是看到了狮群没吃完,遗留的斑马残骸似的。猛地扑了下来。

        唰唰唰……

        唐小糖手中的荆棘鞭立刻甩了出去,星力分散成了十股,直接将那些独目朱雀扯落在地,任由它们怎么扑腾都起不来。

        另外的几只。也都被郑前他们一手一只地逮住了。

        唐正从纳物袋里取出几根“破星绳”,把十几只独目朱雀捆在了一起,拍拍手道:“嗯,这下可以了,我们也不用再查地图了,跟着它们。肯定能找到最近的一支极北妖蝶的部落。”

        “嗯。”郑前他们都点头。

        已经是清晨了,唐正就算要就地更新装备,也不可能现在立马就动手。

        所以,睡觉。

        一行人原地安营扎寨,花盈袖的两拨“瑶山兵蚁”绕着营帐守成了一圈……

        沙漠之中的寂静绿洲里,越来越静,最后,只剩下了均匀的呼噜声。

        他们经过了昨晚的两场战斗,身心疲惫,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顶着正午的大太阳了。

        极北荒原的温差很大。

        一个地方零下四十度,另一个地方就可能零上五十度,极端恶劣的自然环境,也琢磨出了各种各样奇葩的妖族。

        不过,唐正他们现在的实力,无论是零下四十度还是零上五十度,也都不会构成什么问题了。

        更何况他们现在所处的这一块绿洲,还是相对而言气候比较好的……嗯,也就零下十几度,还真的是“比较好”的!

        “啊……哈……”唐正迎着正午的阳光起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不管温度怎么样,至少,阳光非常好。

        如果是在前世的游戏里,这就是最适合杀人放火的好天气。

        突然,砰地一声响动。

        唐小糖像只兔子一样窜了进来:“夫子,夫子,你快过去看看。郑前劝不住啊!”

        唐正眨了两下眼睛。

        这丫头说话的方式,还是这么没有前因后果。

        什么过去看看?郑前劝谁劝不住?

        “劝不住?有人要跳楼?”唐正下意识地就问道。

        “哪里有楼!”唐小糖直接拽起他就往营帐外面去。

        “等一下,裤子,裤子……”

        “又不是没穿裤子,快点啊。”

        “我哪里穿了裤子啊……”

        唐小糖一根手指指着他的短裤:“有一条不就够了?你好歹也是个五星强者啊!”

        没错,五星强者在零下十几度的的温度里确实跟玩儿似的。

        可这丫头难道就不知道,裤子除了御寒之外,还有遮羞的作用吗?

        果然,唐正刚跟着她跑出去,就听到花盈袖一声尖叫:“呀……”

        “没事没事,我去看看郑前……”唐正说道。

        “不是,是去看江勿言。”唐小糖纠正道。

        “怎么又变成江勿言了?”

        “郑前就是在劝江勿言啊……”

        “要跳楼的是江勿言?”

        “哪里有楼!”得了,这个混乱的话题又绕回来了。

        ……

        唐正不准备跟唐小糖纠结这个问题了,反正,见到江勿言也就真相大白。

        江勿言的营帐距离他的营帐也没几步路,两个人很快就过去了。

        “看,他的伤口好像有点问题。”唐小糖指着江勿言的脸。

        江勿言正在处理右脸上一块青黑的伤口。

        伤口的边缘泛起浅浅的粉红。就像被独目朱雀粉红色的血的颜色一样。

        看上去,还真的有点严重。

        郑前在一边劝着:“我给你分析一下,你看,万一伤口有什么毒,你现在回去找萧叹止还来得及,万一毒素深了。萧叹止都无力回天,那个时候……”

        “怎么搞的?”唐正走进来打断了郑前的话。

        “没事,应该就是昨天极北剑鱼的冰箭,有一道我没躲开。”江勿言摇头道。

        本来他还没什么感觉,被郑前在旁边这么一鼓捣,倒是让他都有点紧张了。

        唐小糖就更不用说了,看到郑前大呼小叫的时候。她进来一看,就被他脸上这道伤口吓了一跳。

        “怎么这么严重?”唐正朝江勿言问道,“伤口很深?”

        “不深,”江勿言摇了摇头,“昨天只是蹭破了一点皮。我刚才查看了星脉,没有问题,最多两天就能好。”

        江勿言不是逞强的人,有一说一。虽然脸上的伤口看上去已经覆盖了半边脸,形容有点可怖。

        但是。既然星脉无损,那对于一个四星武者来说,就没有别的可担心的了。

        花盈袖刚好走进来,看到江勿言脸上的那道狰狞的伤口。低低叫了一声:“呃,难道是……”

        江勿言无奈地点了一下头。

        “昨天打极北剑鱼的时候,我站在后面……看到唐正引动极北剑鱼跃出水面的时候,水花遮挡了几道妖力十分浓郁的冰箭,和之前的冰箭不一样……它攻击的是唐正、郑前、小糖和江勿言自己。”花盈袖昨天就觉得那道冰箭可能有问题。

        但是,当时看着江勿言好像是躲开了?

        唐正一听就知道了,原来,极北剑鱼的虚招里有实招,实招里有虚招,站在整个团队最后面位置的江勿言,看出来了那几道冰箭和之前的冰箭不一样,那是实招!

        可是,和江勿言一起打过学宫论武会的唐正和唐小糖都知道,江勿言的‘生塔’秘传武技,一瞬间最多只能保护三个人……

        极北剑鱼一口气攻击的是四个人!

        “如果真的有事,我肯定就走了,我可以确定没事,不用大呼小叫的了。”江勿言笑着道,“这么多人看着我上药,我不习惯。”

        “不,就算是有毒素,伤口也不会恶化这么快。”唐正摇了摇头,还是觉得不对。

        江勿言脸上的伤口附近,有一颗颗不明显的小水泡,伤口有肿起来的迹象。

        再看他手指的指节,也有一点红色的小水泡。

        唐正突然脑子里闪过了一个念头:“伤口有没有麻痒的感觉?”

        江勿言意外了一下,然后点头。

        “有恶心、呕吐和腹泻的感觉?”唐正又问。

        “呃……有。”江勿言更意外了。

        唐正顿时很无力地看了郑前一眼……

        然后,他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瓶药,扔给了江勿言。

        郑前眼睛都直了:“老大!这是什么?难道是什么能解百毒的灵丹妙药……”

        “他过敏了……”唐正一脸的无语。

        一大清早就被郑前咋咋呼呼的,连带小糖都被弄得语无伦次了,他还真以为江勿言出了什么大问题。

        如果江勿言真的出了事,那唐正可没法跟摘星宗交代了!

        因为,这个冬假,江勿言完全是没必要跟着他们,跑来极北荒原吃这趟苦的。

        不幸中的万幸,只是一个过敏!

        “那我们继续处理材料,争取明天中午之前,把鳞甲打出来,之后就出发吧!”花盈袖也一下松了一口气,对唐正道。

        “嗯。”唐正又给江勿言留了一些外伤的药,就跟着花盈袖出去了。

        (未完待续。)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677/121698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